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42:高看你了(新书求月票求首定)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萧子鸢神情里带了几分不耐烦,“她现在住在哪里?”

    难不成萧子鱼居然也住在荷花池边上的小院里。

    “小姐您随奴婢来!”小丫鬟没有直接回答萧子鸢而将院子的名字说出口,她得避免惹人误会。

    然而,她的说法却让萧子鸢更加不满意了。

    连院子名字都不敢说出来吗?

    萧子鸢尽量压制住心里的怒气,没有露出半分失态的模样,慢慢地跟在小丫鬟的身后。

    结果出乎萧子鸢的意料!

    萧子鸢看着眼前精致的院子,满面怒气。

    萧子鱼怎么敢……居然敢住这里……

    她是什么东西,怎么也配住在这里。乔家人都想些什么呢?难道传言是真的?

    萧子鸢没有继续想下去,而是满面戾气。

    小丫鬟没有注意到萧子鸢的神色,她转身和初晴禀告,等人进屋通传。

    初晴一脸不高兴的走进屋内。

    方才,萧子鱼便知道萧子鸢来了,还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是我高看她了!”

    初晴虽然不明白萧子鱼话里的意思,但是她对萧子鸢是没有任何好感的。

    屋内,萧子鱼在听了初晴的话后,点头说,“让她进来吧!”

    初晴虽然不情愿,却也只好硬着头皮出去迎萧子鸢进屋。

    萧子鸢和从前一样,人还未到,胭脂的香味便传了进来。

    萧子鱼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站着的萧子鸢,微微蹙眉。

    她脸上的痘印消了不少,用的脂粉也比从前少用了一些,不过身上的香味却比之前更重了。

    萧子鱼闻了闻,才闻出夹杂在这股脂粉香味里的,还有一股淡淡的臭味。

    臭味?怎么会有臭味?

    “七妹!”萧子鸢露出微笑,“我来看你了!”

    她笑的温婉,彷佛之前和萧子鱼便是亲如姐妹。

    萧子鱼没有说话。

    此时,萧子鸢一双手藏在袖口里,给人一种娴静温和的感觉。

    她们,的确是堂姐妹。

    然而人不可貌相。

    萧子鸢会改了态度,对她露出亲切的笑容,肯定是有目的的。

    所以,一直藏在暗处的那个人,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吗?

    萧子鸢见萧子鱼不开口,便又坐过去,语气温和,“爹知道了乔家表哥出事,让我过来送些滋补品,然后再问问你还缺些什么,好派人送来!”

    原来如此。

    萧子鸢会突然出现在乔家,是萧三爷的吩咐。

    这个人的确是厉害,居然能说动萧三爷,让萧子鸢特意来乔家一趟。

    “什么都不缺!”初晴忍不住说了一句话,“这里什么都有,不劳四小姐你记挂了!”

    初晴的态度不好,而萧子鸢也不介意。

    她看着初晴笑了笑,淡淡地说,“若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初晴吧?不知你可否忘了,你之前的姐妹断雨!”

    初晴心里咯噔一下。

    断雨。

    断雨不是在京城顾家吗?

    “昨儿夜里太太收到京城里的来信!”萧子鸢对初晴说,却又像是讲给萧子鱼一般,“我起初以为是祖母来信了,却不想居然是顾家送来的!也不知上面写了些什么,气的太太摔了药碗!”

    初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初雪赶紧暗暗的扶住她。

    萧子鸢很满意初晴的样子,继续说,“太太生了大气,而今儿一早曹嬷嬷便吩咐,说往后不许谁再提起断雨。真是奇怪啊,一个小贱婢而已,又能倒腾出什么风浪。是太太过于谨慎了!”

    初晴脸色煞白,而萧子鱼却依旧沉默未动。

    萧子鸢不由的看了一眼萧子鱼。

    神情里带了几分凝重。

    萧子鸢皱眉,开口对萧子鱼劝道,“不过七妹你不用担心,这次顾家再来人,太太也有法子对付他们,不会让他们进府来打扰你的!只是怕……他们若去寒山寺,四婶该怎么办!”

    顾氏住在寒山寺。

    在外人的眼里,顾二太太的死是个意外。

    府衙里的李大人,为此还驱逐了一些流民离开姑苏。

    若这次顾家真的来人,倒霉的可就是顾氏了。

    毕竟顾氏软弱无能,对顾家人时连反驳的一句话都不敢讲。

    “是外祖母吗?”萧子鱼低声说,“她是不是亲自来姑苏了?”

    萧子鱼的声音里带了几分颤抖,可见是有些不知所措。

    萧子鸢满意的笑了笑。

    萧子鱼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孩子。

    哪怕萧子鱼九节鞭练的再好,难道萧子鱼还真的敢和顾老太太动手么?

    那可是不孝啊!

    除非萧子鱼往后不想要好名声了。

    萧子鸢叹了一口气,“具体的我也不知晓,不过若是顾家再来人了怎么办?他们肯定会怪四婶,说是她害死了顾二太太!”

    顾家人出了名的胡搅蛮缠。

    会如此,也不奇怪。

    萧子鱼说,“姨母的死,是个意外,和我母亲无关!”

    萧子鸢看着萧子鱼又故作坚强的样子,不禁在心里暗笑。

    若是真的不怕顾家人,顾氏怎么会带着病中的萧子鱼,匆匆地逃到姑苏来。

    “我们都知道和四婶无关!”萧子鸢道,“可是,顾家的人会信吗?若他们在京城造谣,四婶可怎么办?”

    顾家人再不是,也是顾氏的母家。

    他们若是泼污水给顾氏,绝对会让顾氏惹上一身恶臭。

    而且这种事,顾家人如果想鱼死网破,是绝对做的出来的!

    对此,萧子鱼深信不疑。

    至于京城里的那些人?

    他们向来喜欢看比自己过的好的人出丑,至于事情是真是假,却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

    萧子鱼看着眼前的萧子鸢,问道,“那么,四姐可有法子?”

    萧子鸢点头,“我自然有法子了!”

    这便是萧子鸢的目的吗?

    萧子鱼看着吓的面色惨白的初晴,不禁失笑。

    萧子鸢终究是个孩子,所以做任何事情的原因都很简单,会被人利用也不奇怪。

    她或许只是因为厌恶。

    因为厌恶,所以没有去想过会造成的后果是什么!哪怕,这个结果或许会毁了很多人。

    只是,太冲动的结果,不止是同归于尽,还有得不偿失。

    何必如此。

    “四姐你的意思是?”萧子鱼看向萧子鸢,“我该怎么做?”

    因为自己是孩子,所以便带着恶意去伤害周围的人。

    事情发生后,更会有人劝被伤害的人,说孩子们年幼不懂事,不过是好奇心作祟,你大人有大度,就不要和他们计较了。

    不计较?因为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才会劝人大度。

    然而,很不巧。

    萧子鱼是个很计较的人。

    (PS:感谢枫雨印痕亲的打赏,小悟写了4年书,终于有第一个盟主了,开心开心!另,盟主加更十章!另,新书每天保底两更,上架第一个月,月票10张加更一章!求月票!撒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