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43:你邀请我便去(2更求月票)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萧子鸢笑,“不知七妹你知不知道,月底在寒山寺山下,有一场花灯会!”

    曾有人说,姑苏多名士才子。

    而名士才子又多风流。

    在乞巧节来之前,姑苏会有一场花灯会。

    然而,这场灯会和元宵节时的完全不一样。

    虽然都是张灯结彩,却并不是万民同乐。

    赴此次灯会的,只有各地前来寻找知己、佳人等等的名士才子。

    商人们从其中也找到了商机,对这场灯会更是乐此不彼,全力支持。

    大楚民风开放,所以这场灯会还有个‘不禁夜’的习俗。

    文人喜清雅,又自负清高。

    属于他们的花灯会无论是布局还是场面,丝毫都不比元宵节的花灯会逊色。

    “知道!”萧子鱼虽然未曾去过,但是却略有耳闻。

    当年,曾有位出名的才子,在花灯会上走了两个时辰都没有走出灯阵。之后,他感慨,若萧家二少爷萧玉轩出现在这里,肯定能破灯会上最有名的花灯阵。

    此话,一时传遍大楚。连远在京城里的萧子鱼,也听说了。

    那时,萧子鱼便在心里感慨,文人的话,当真是双面刃。

    因为这句话,既褒又贬。

    他夸萧玉轩才华出众,自愧不如。却又暗讽萧玉轩腿脚不便,是个残废。

    像瘫子一样,只能在屋里等死。

    再比他出色,又能如何!

    萧子鸢笑着说,“听说今年猜诗迷有银子拿,而且比往年至少翻了一倍!”

    银子?

    哪有那么容易拿。

    这些文人雅士可不是姑苏的豪商。

    萧子鸢继续道,“顾家人来找你和四婶,不就是想要银子吗?既然他们想要银子,给他们便好!我相信以七妹你的才学,在这次灯会上,一定能拿到不少银子!”

    说完,萧子鸢将目光落在不远书籍上。

    摆放的如此整齐。

    萧子鱼又作秀给谁看呢!

    一个武官的女儿,肚子里又能有多少墨水。萧子鱼在京城里住多了,真把自己当成了萧家那位才女萧子陌了么?

    异想天开。

    这次,她只要将萧子鱼骗去灯会上,自然会有人帮她出气。

    “上次的事,是我不对!”萧子鸢垂下眼眸,突然就转了话题,“我不该相信谣言,误会了你。”

    站在不远处的初晴惊讶的差点呼出声来,心高气傲的萧子鸢居然跟萧子鱼道歉了。

    简直和方才判若两人。

    她到底想些什么呢。

    萧子鱼说,“过去的事,四姐又何必放在心上。”

    她依旧没有提及,到底去不去灯会。

    “那么……”萧子鸢抓住萧子鱼的手,“七妹你可不许再生我气了!我啊,那一日也是糊涂了,才会对你如此!后来姨娘听说了这件事情,将我狠狠的责骂了一顿。”

    “那时我恍然大悟,觉得自己当真是太过分了。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对你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这次,连初雪都忍不住多看了萧子鸢几眼。

    而萧子鱼却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萧子鱼才柔声道,“我,不生气了!”

    这句话是发自她的内心。

    萧子鸢这样的人,不值得她动气。

    又或者说,她从未将萧子鸢放在眼里。

    不放在眼里,所以萧子鸢说什么,她不会在意。

    “那就太好了!”萧子鸢闻言,“我啊,这些日子一直担心你生气,所以想着要怎么补偿你。正好这次,我陪你去花灯会。我们猜诗谜拿的银子,都给你。七妹,你可不许拒绝!”

    她说的诚恳,神色却有些怪异。

    似乎,迫不及待?

    萧子鸢顿了顿,又带着几分遗憾,“不过,你如今住在乔家,二哥会让你出去吗?他可是……最不想去花灯会了!唉,可惜了那么多银子。”

    毕竟,萧玉轩当年曾被那样褒贬。

    换做是谁,都没有颜面出现。

    “腿在我自己身上,二哥不让我去,我便不去吗?”萧子鱼故作得意。

    萧子鸢高兴的双手合拢,她宽大的袖口往下滑落,露出一截纤细的手腕。

    此时吸引萧子鱼注意力的,并不是萧子鸢的话。

    萧子鸢白皙的手腕有些发青,上面虽然抹了胭脂,却依旧没有完全遮住青痕。

    同时她身上的那股臭味,也更浓了。

    “这样最好了!”萧子鸢笑眯了眼,“只要七妹你不生我的气便好,到时候我亲自来接你!”

    萧子鱼点了点头。

    “等在灯会上,我们多拿些银子,这样……顾家就算来人,你和四婶也不用怕!”萧子鸢说的认真,像是真正在为萧子鱼着想一般。

    萧子鸢对今日的一切,满意极了。

    她原本以为会很麻烦,自己得和萧子鱼多费些口舌。

    结果,她只是三言两语,萧子鱼便心动了。

    太简单了……

    那人还说萧子鱼聪慧,是个沉稳的人。

    其实那个人错了,萧子鱼不过是个擅长声张虚势的草包而已。

    她第一次如此期待,花灯会早点来临。

    萧子鸢又陪着萧子鱼说了话,才起身告辞离开。等萧子鸢离开后,萧子鱼才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离开的方向。

    痘印消了不少,身上的胭脂味却更重了。

    还有手腕上的青痕……

    萧子鸢可真是可怜。

    初晴见萧子鱼这样,便有些担忧,“小姐,你当真要去花灯会吗?”

    虽然,她也希望萧子鱼多出去走走。

    可是身边的人若是萧子鸢的话。

    不去也罢。

    “去啊!”萧子鱼说,“她既然邀请我了,我定会赴约!”

    初晴咬牙,“小姐你可千万别相信四小姐,奴婢觉得她怪怪的,没安好心。而且,她的法子也不是什么好法子……从前太太也给了顾家那么多银子,顾家那边也从来没有说过太太一句好。”

    她说完还看了初雪一眼,初雪立即附和,“小姐你得再想想。”

    顾家人其实就像个无底洞一般。

    无论拿多少银子给他们,也填不满他们的贪欲。

    萧子鱼笑,连初晴都看出来的事情,她怎么会不知道?

    她说,“我何时说我相信她了?不过只是赏花灯猜灯谜而已,她还能做什么呢?”

    自己能拒绝一次,还能拒绝很多次吗?

    只要她不入‘圈套’,萧子鸢是不会罢手的。

    而且,萧子鱼也很好奇。

    一直站在萧家暗处的那个人,这次到底想做些什么事情。

    现在乔氏行动不便,她不介意帮乔氏把这个人找出来。

    “小姐!”初晴沉默半响,又说,“方才,奴婢就应该将四小姐赶出去!”

    萧子鱼不禁失笑,“何必如此?咱们想在姑苏住的安稳,迟早都要解决这些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