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45:这个庸医(4更,枫雨印痕灵宠缘加更一)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主院闹出的动静太大,很快事情便传到了茶水房。

    什么有人说,老太爷晕过去了

    又有人说,是啊,这几日也不知老太爷用了什么药,一直没什么食欲,连从前最喜欢桂花糕也不爱用了。现在,还出这种事情

    更有人咬牙切齿,是哪里来的庸医真该拖出去乱棍打死老天保佑老太爷可千万别出事啊

    她们议论纷纷。

    初雪在听见她们的话语后,脸色煞白。

    乔老太爷晕过去了

    是因为用了小姐炮制的药吗

    她不动声色的拿起点心,转身出了小厨房的门。

    夜风微凉。

    初雪吓的一身冷汗。

    等走到了院外,她遇见了恰好从院内走出来的初晴,惊的差点将手里端着的点心给丢了出去。

    是我,是我初晴见初雪神色慌张,赶紧开口,怎么了,是不是吓到你了

    初雪缓缓的平复心绪,又探头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人过来才说,初晴姐,乔老太爷出事了

    出事初晴不解,出什么事

    若只是乔老太爷出事,该害怕的是乔家人,初雪在担心什么

    我方才在茶水房里听到乔家的人说,乔老太爷最近用的药出了问题,所以才会晕过去初雪一脸担忧,初晴姐,乔老太爷用的药,不就是七小姐亲手炮制的吗

    萧子鱼来乔家后,除了看书便是炮制药材。

    她的手法熟练,而且从不让初晴和初雪帮忙。

    每次初雪想要帮一把手,萧子鱼便摇头说不行,差一点都不行,得她自己来。

    从挑拣簸到捣碾挫等,都是萧子鱼亲手在做。

    正是因为如此,萧子鱼本来娇嫩的小手,也生了茧子。

    每日清晨,初晴都恨不得将香膏全部都抹在萧子鱼手上。

    萧子鱼这段日子很辛苦

    结果如今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初晴有些慌了,我们不能告诉小姐,不能

    下意识,她想暂时瞒住萧子鱼。

    能瞒多久是多久。

    不行初雪急忙纠正,现在乔家的人都知道了,怕是连乔四公子和二少爷都会惊动,我们得早点告诉小姐,让她有个准备

    初晴闻言,立即点头。

    她们进屋将这件事情告诉萧子鱼时,神情里全是惊慌失措。

    萧子鱼坐在软榻上,手里捧着一本书,眼神依旧平静的看着他们,情绪没有任何改变。

    小姐初晴有些急了,你怎么小姐,要不咱们回萧家吧

    如果回萧府,应该会比在乔家安全一点。

    萧子鱼有些无奈,她抬头看着初晴,你啊,应该和初雪学学,性子太急了

    性子太急,并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是责备的话语,她却说的无比温柔。

    初晴垂下眼眸,不是奴婢不信小姐,奴婢是怕

    怕您出事。

    有什么好怕的呢萧子鱼将手里的书又翻了一页,若是老爷子出事了,我就算回到京城,乔家人也有办法把我找出来而且,我只是个药师,并不是大夫所以老太爷就算出事,错也不在我身上

    况且,根本不会出事。

    开药方的人可是慕百然啊。

    她脑海里最深的印象,便是这个人自称一愚先生的人。

    那个人总说,是是非非谓之知,非是是非谓之愚。

    像个神棍一般。

    只是,萧子鱼完全记不起,她是何时认识了慕百然的。每次,她去想关于自己和慕百然的事情,便是一阵阵头疼欲裂,和刺骨的寒冷。

    虽是六月,却犹在寒冬之中。

    久了,她对慕百然的好奇也彻底打消了。

    没什么好想的。

    萧子鱼将盖在身上的毯子往上拢了些,夏日的夜里,她总觉得有些冷。

    当真怪异。

    初晴又要开口,站在她身边的初雪,忍不住扯了扯她的衣袂。

    初晴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萧子鱼其实说的没错。

    她们此刻逃回萧家三房又能如何如果乔老太爷真的出事,哪怕她们跑回京城,乔家人一样有办法抓住她们。

    初晴紧紧的握住拳头,祈祷乔老太爷不要出事。

    彼时,乔家的主院内,灯火明亮。

    下人们来来回回的奔走,他们手里端着的铜盆里的水,飘着一丝暗红。

    廊下,萧玉轩坐在轮椅上,神色沉重。

    过了半柱香,才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从屋内走了出来。

    他恭谨地对萧玉轩说,二公子,成了

    淤血都放出来了萧玉轩道,外祖父腿里的东西,也拿出来了吗

    他连续问了两个问题,让老者忍不住愣住。

    老者沉默片刻,点头,二公子你放心,老夫亲自看过了,老爷子腿里的东西,只有这个

    说着,老者将握在手里的锦帕打开。

    洁白如雪的手帕里,躺着一枚宛若发丝般细的暗红色针。

    针

    又不像是针。

    老夫也从未见过这样奇怪东西,像银针却又不是银针老者感叹。

    前几便被萧玉轩请进乔府内,说是有事请他帮忙。老者起初还以为,萧玉轩是请他来治腿疾的,于是想着赶紧推辞。

    他医术不精,拿萧玉轩的腿疾没有任何办法。

    结果,他推辞的话语还未讲出口,萧玉轩便和他说,需要他做的事情,其实是帮乔老太爷放出腿内的淤血。

    萧玉轩说的简单,但是老者知道,要动手却很麻烦。

    乔老太爷卧病在床多年,这腿怕是和萧玉轩一样,已经废了。

    放淤血

    那不得要了桥老太爷一半的性命。

    不过在姑苏,的确没有人能有他这样的胆量,敢大逆不道的在人身上动刀子。

    他起初还有些犹豫,直到萧玉轩提起慕百然后,他便立即应了下来。

    如果是慕百然告诉萧玉轩他敢动刀子,那么,他便不再慌了。

    毕竟他会动刀子,也是跟慕百然学的。

    虽然慕百然比他年少。

    辛苦你了萧玉轩从老者的手里接过帕子后,又吩咐下人将亲自将老者送出府。

    之前,他曾怀疑过慕百然是个江湖骗子。

    如今看来,慕百然的确有本事,而且还是个难得一见的巫医。

    萧玉轩看着帕子里的细针,若有所思。

    那么,他的腿里,是不是也有这么一个怪东西

    乔老太爷腿里的东西是慕百然放的,而他的腿里呢

    到底是谁,如此的折磨我萧玉轩喃喃自语。

    :这是第四更,第五更会晚点,啊真的是太卡文了另,继续求推荐票和月票,tt,新书成绩太差,求月票安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