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57:少年无赖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少年的声音,带了几分好奇。

    韩信芳闻言,却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她抬起头,便看见少年穿着玄色绣祥云的斗篷,脸上带了一个夜叉面具,蹲在树上俯身看着她们。

    他的手里还拿了几个糖人,样子瞧着有些稚气。

    “你真的能破解?”少年又重复着问了一句。

    萧子鱼往后退了几步。

    少年笑了笑,然后从树上跳了下来。

    等他站稳身子后,韩信芳才发现眼前的这个人,身形挺拔气质不凡。

    而且,她好似在哪里见过,总觉得很熟悉。

    “那你教教我!”少年想了想才说,“我曾听六哥说,这灯阵破了,会有奇异的景象。啧,我自幼见过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所以也很好奇灯阵破了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少年虽然戴着面具,但是一双漆黑的眼在花灯的荧光下闪闪地,显得十分激动。

    萧子鱼皱眉,依旧没有开口。

    她自幼习武,早已习惯了仔细的观察周围的一切。方才,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树上居然还蹲着一个人。

    这让她很挫败,也明白少年的武艺不差。

    少年见萧子鱼不说话,便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他转身对不远处喊,“双天!”

    很快,一个穿着素衣的侍从,从不远处的地方拿着几盏灯笼走了过来,瞧着十分的怪异。

    萧子鱼有一瞬失神。

    这个侍从,就是方才她在薛家商铺里,站出来帮她将薛家掌柜的手放进盆里的那位。

    “你拿五百两银子给这位小姐!”少年又说。

    名为双天的侍从,赶紧从手里掏出银票,给萧子鱼递了过去。

    萧子鱼露出几分不解,“公子,我不能收!”

    少年有些不耐烦,看着眼前这个娇弱的小姑娘,“我想要破灯阵,这五百两银子是我的定金。若是灯阵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能破,那两千两银子的彩头,我肯定给你。我不缺银子……起码现在不缺!”

    萧子鱼说,“我不要银子!”

    她的确知晓走出灯阵的方法,但是眼前这个人,她根本不认识,没有必要和他多言。

    “不缺银子你来这里做什么?”少年声音意味深长。

    双天又走近一些,几乎将银票放在萧子鱼的身上了。

    萧子鱼没有再退后,因为她闻出双天身上散发着血腥气。

    十分的浓烈。

    “还好今天来的不是双地和双梅。”少年又道,“不然你哪有机会说这么多话!”

    韩信芳想要说话,萧子鱼却站在她的面前。

    今日的事情,是因她而起。

    萧子鱼神情认真的看着少年,“我不缺银子!”

    “啧……”少年这次生了气,他往前走了几步,几乎要贴到萧子鱼身上了。他身形高大,站在萧子鱼身前,显得萧子鱼更娇小了,“你这个小姑娘,太不老实了,居然说假话,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萧子鱼皱眉,没有再说话,而是牵着韩信芳的走,朝着另一条街走去。

    少年没有放弃的追了上来,双天拿着银票,跟在他的身后。

    “这个世上能用银子解决的事,都不算事,你说个价,不过分我都可以答应。”

    “别用你那种娇弱的眼神看着我,我告诉你这没用,小爷我今日就要破这个灯阵了!”

    “小姑娘我告诉你别动歪心思,除了银子,我什么不会给你!”

    “你今儿不告诉我怎么破这个灯阵,我就一直跟着你……你要相信,我说到就会做到!”

    萧子鱼和韩信芳走到哪里,少年跟到哪里,而且还滔滔不绝的讲话,彷佛她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一样。

    韩信芳有些目瞪口呆。

    她压低了声音对萧子鱼说,“我们回去吧?”

    她话音刚落,少年便不高兴了。

    少年的言语十分无赖,“你们回去我也跟着,我跟一年……我……”

    他话还未说完,萧子鱼便停住了脚步。

    她看着少年脸上的夜叉面具和有些微乱的发髻,觉得头疼的厉害。

    这个人,怎么如此无赖!

    她伸出手将双天手里的银票拿了过来,然后又抬起头看了看天色。

    “再过一会,便到亥时了!”萧子鱼说,“花灯阵里用的是时遁,也就是一个时辰会换一次生门。若我没猜错,亥时的生门应该在东北方,如果你能在一个时辰里走出来,那么在遇见障碍时,便朝着东北方走。当然,如果你一个时辰走不出来,我也无能为力了!”

    “对了,一个时辰后生门会变动,如果再走东北方,便是死门了!”

    少年闻言,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他将手里的糖人丢给了双天,转身就朝着花灯阵的方向跑去,脚步匆忙像是被谁追赶似的。

    双天拿着灯笼和糖人,立即跟了上去。

    萧子鱼缓缓地吐了一口浊气,终于安静下来了。

    她有些扛不住这样的无赖。

    少年跟了她一路,惹的周围的人一直看着她和韩信芳。她是不在于名誉的,可韩信芳不一样。

    韩信芳是韩老太爷唯一的女儿,也是萧玉轩未过门的妻子。

    而且,萧子鱼也很好奇。

    破了灯阵后,所谓的奇观到底是什么。

    韩信芳终于回过神来,她喃喃自语,“双天,双地,双梅……这不是……”

    她惊的脸色都变了。

    萧子鱼将银票递给身后的初雪,又转过身来看着身边的韩信芳,有些不解,“韩姐姐你怎么了?”

    “燕燕,若我没猜错的话,那个人……”韩信芳声音有些颤抖,“是八皇子啊!”

    当今万启帝的第八个儿子周隐竹,是个喜欢赌博又贪玩的人。他的母妃去世的早,一直寄养在太后身边。

    他幼年生的乖巧,太后对他也是十分的疼爱。

    周隐竹在京城里,经常闯祸。

    大家对这个八皇子,都十分的无奈。

    有一次,他不知去哪里找了一本书回来,开始在宫里炼丹,最后走水差点烧毁了太后的寝殿。

    万启帝又急又气,奈何周隐竹有太后护着。万启帝最后,也只能罚他一个月内不许出宫。

    更有人说,八皇子顽劣,所以曾经的帝师文大人,才会宁肯辞官也不愿继续教导这个八皇子。

    毕竟,朽木不可雕也。

    烂泥无论怎么样,也是扶不上墙的。

    韩信芳会想起他是八皇子,是因为曾有人说,八皇子身边的侍从,是一堆牌九。

    双天,双地,双梅……不就是么!

    而且,她也见过八皇子几次,不过都是在京城的白府上。

    那几次,八皇子跑来找白三爷借银子,说是输的连衣服都抵押给当铺了。他每次来时闹的动静都不小,惹的她随父亲都去看了几眼。

    所以,她才会记得八皇子的身型!

    难怪觉得熟悉。

    萧子鱼喃喃自语,“八皇子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