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58:灯阵被破(月票40加更)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韩信芳叹了一口气。

    她们今日真是倒了大霉,才会遇见这个人。

    燕燕韩信芳嘱咐,你要离这个人远些

    周隐竹在白家三爷那里借了不少银子,可是从来都没有还过。

    京城里除了赌坊和斗兽场,便没有其他地方喜欢周隐竹光顾。

    久而久之,韩信芳对周隐竹也有些偏见。

    若周隐竹不是皇子,怕是早被骂死了

    萧子鱼说,我也想离的远些

    当真是无妄之灾韩信芳并没有听清楚萧子鱼的话,而是不悦的摇头。

    因为周隐竹的出现,韩信芳的兴致便有些低落,她们去看了会皮影戏后,韩信芳便想要回府了。

    韩信芳若回去太晚,韩老太爷会担心。

    她走之前将一枚包好的簪子递给萧子鱼,眼神闪躲,送你的。

    说完,她便匆匆的上了马车。

    萧子鱼没有挽留,而是目送韩家的马车离开。

    她看着手里的簪子,无奈的笑了笑。

    乔家的婆子们见萧子鱼回来后,掀起车帘伺候她上马车,突然有人说,那边,是怎么了

    萧子鱼此时还未钻进马车内,便忍不住看了一眼。

    夜空中点缀的星星,渐渐地被错落有致的飞起的孔明灯掩盖住。漆黑的天空好像被点上了无数盏泛着荧光的花灯,微光弥漫在天上,竟比繁星还要夺目。

    流光溢彩。

    有香味初雪说。

    一股清香在周围慢慢的弥漫开,那种香味让人下意识想起梅花的气息。

    这个季节,自然是没有梅花看的。

    君子如梅。

    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

    萧子鱼笑着钻进了马车,其他下人也不好继续停留。

    远处,周隐竹看着满天的孔明灯若有所思。

    从灯阵出来的他,发髻有些凌乱,神色间也有掩不住的疲惫。

    不多不少,刚刚一个时辰,他便走了出来。

    姑母怎么一直喜欢这些,我还以为她会留下一大笔银子。他撇了撇嘴,无视了身后文人们的惊叹声,而是问身边的人,六哥要是知道灯阵被我破了,会不会气的拿门栓打我

    双天想了想,摇头,不会他从不自己动手。

    那个人一般只会借他人之手。

    虽然笑着,却比冷面更让人觉得可怕。

    周隐竹闻言,神色有些无奈,我这么英俊潇洒,他自然是舍不得下手的。不过,这也不能怪我,谁让他告诉我,灯阵破了会有奇景。我这也是好奇不过,六哥说这世上除了姑母便只有他知道如何破解这灯阵,怎么还会有其他人知晓而且,还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丫头

    那个小姑娘,穿着月白色的斗篷,兜帽掩住了一半的面容。

    容貌清丽,脾气却不好。

    话很少,不知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像个随时能伸出爪子抓人的猫

    这样的小丫头,太不招人喜欢了。

    小爷还说了双天说,他的夫人能破这灯阵

    这次,周隐竹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将脸上的夜叉面具揭开,露出一张清俊的容颜,他哪里来的夫人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亲事一直都没定下。父皇前些年还想将三姐许配给他,结果三姐一听这事,急的要拿父皇的剑抹脖子。要不是我去的快,三姐这会已经去陪母妃了。

    双天这次没有再开口。

    关于皇家的事情,他是不敢轻易说什么的。

    周隐竹见双天不开口,也不强迫,不过如果六哥知道了这事,我就告诉他,是那个小姑娘非让我帮忙的。我这也是没办法对了,你明日去萧家,将这两千两银子给那个小姑娘送去。我这个人,向来不拿不属于我的银子

    双天没敢反驳。

    周隐竹不拿这些银子,是因为要将破解灯阵的事情,都推卸给刚才那个小姑娘。

    他有些头疼。

    八皇子的性子向来如此,他早已习惯了。

    只是,他们这次来姑苏,并不是来游玩的。

    于是他提醒,公子,还去找二爷吗

    不找他周隐竹嗤声,一个小蛇能翻腾出什么花样,走,我们去东街看皮影戏。我总感觉,我这次回京,估计得一年都不能出来了

    双天点头,表示赞同。

    八皇子这次擅自破了灯阵,小爷肯定会生气。

    一年不能出京

    这或许还算轻的

    小爷生气的样子,着实可怕。

    乔府内。

    萧玉轩还未歇下。

    等下人们来通传萧子鱼要见他时,萧玉轩握着书的手,微微颤抖。

    让她进来。萧玉轩声音有些沙哑。

    小厮闻言,走了出去。

    片刻后,萧子鱼从外走进来。

    她的身上还穿着月白色的斗篷,兜帽也还未来得及放下。可见是刚回来,便急匆匆的赶来了。

    萧子鱼坐下后,丝毫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口饮尽。

    用完一杯后,她似乎还觉得口渴,又倒了一杯。

    再次饮下后,她才缓缓的吐了一口气。

    二堂哥知道我为什么来见你吗萧子鱼握着茶杯,又给自己倒了第三杯水。

    萧玉轩故作迷茫,不知

    一个糊涂人想装聪明太难。

    一个聪明人想要装糊涂,那就太简单了

    萧子鱼笑,老爷子和四公子的病情应该已经稳定了吧我们得回去了

    萧玉轩听了这话,本来温和的笑容里,露出一丝失望。

    不过,这一抹失望,很快便一闪而过。

    恩,多谢你修治的药材,外祖父的病情已经快痊愈了萧玉轩说,表弟那边也没什么事,多歇息两日便好。你说的对,我们是该回去了。

    乔氏的病情还未痊愈,他身为儿子,理应在身边伺候。

    萧子鱼握着茶杯,用指尖抚摸杯沿,这次回去,便让三伯母去找慕大夫,你的腿也该治了。还有那个人,二堂哥明日便应该知道是谁了吧

    萧玉轩点头,我知道

    萧子鱼见萧玉轩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又将茶杯里的茶水饮下,站起了身子。

    此时,萧玉轩的笑容,并不似她来的时候,那么高兴。

    萧子鱼走了几步,快到门外时又折了回来。

    :第三更上传了,小悟要去上班了,继续求下月票。这本书成绩很差,所以想在月票榜多呆一段日子,有月票的亲把票票给小悟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