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59:回府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走到萧玉轩身前,将包好的簪子递给他,“韩姐姐送我的,不过我方才偷看了下,并不是给我的!”

    款式并不是女孩子用的。

    萧子鱼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我还以为真的是给我的呢!”

    她的语调里带了一丝玩味。

    萧玉轩闻言抬起头,从萧子鱼的手里接过簪子。

    他本来失落的神色,也一扫而空。

    萧子鱼无奈的笑了笑,转身离去时又听萧玉轩说,“谢谢!”

    萧子鱼微微颔首,出了门。

    屋外,不知何时下起了绵绵的细雨,萧子鱼走在湿漉漉的廊下,微风夹着湿气渗入衣衫内,连肌肤都变的微凉。

    蒙蒙的雨雾笼罩着乔家院内的亭台楼阁,让夜里的景色平添了几分空寂。

    萧子鱼拢了拢斗篷,觉得今日比从前又冷了几分。

    今年,怎么会如此的寒冷,不过刚刚入秋而已。

    回屋后,萧子鱼唤了初晴打了一盆热水进屋,又吩咐初雪将行李收拾一下,不出意外明儿一早他们就该回萧家了。

    萧家的事情,该收拾收拾了。

    初晴伺候萧子鱼歇下,神情里带了几分迷茫,“小姐,要回去了吗?”

    “要回去了!”萧子鱼盖上了锦被,才觉得身子稍微暖和了一些。

    乔家再好,和她也没关系。

    如今乔老太爷的病情已经稳定,乔冕之的身子也逐渐恢复。

    她没有继续留在乔家的理由。

    其实,在哪里住都好,只要不回京城。

    初晴说,“也不知三太太的病情怎么样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萧子鱼道,“得养些日子!”

    今日,她有些乏了。

    和初晴说了一会话后,便合上了眼。

    夜里,她从噩梦中里惊醒时,尚不足三更。

    屋内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光亮。

    屏风外初雪呼吸音,十分轻浅。

    明明很疲惫,她却再也睡不着了。

    今日在薛家商铺里,她感觉到那个人在看她,似乎还唤了她的小字。那个人的声音和梦中一样,低声且又温暖……

    他到底是谁。

    明明不该去想,萧子鱼却失眠了。

    翌日清晨,初晴看着萧子鱼眼下的青痕,神色里全是担忧。

    她拿起香膏,抹了又抹。

    直到萧子鱼说不用了时,初晴才道,“小姐今儿的精神不大好,是不是因为要回去了?”

    回去,便要面对戴姨娘和四小姐。

    初晴有一百个不情愿。

    萧子鱼笑,“不是,是夜里太凉,我没睡好!”

    她越来越畏寒了。

    初晴嘟嚷,“这才刚入秋呢,小姐你就恨不得将全身都裹起来。入了冬可怎么办?”

    入了冬,约摸是门都不想迈出去了。

    不过,初晴似乎也隐隐猜到。

    萧子鱼会畏寒,可能和在京城里落水有关系。

    湖水冰冷刺骨,那种记忆太难抹去了。

    萧子鱼没有回答,而初晴也没有再开口。

    萧子鱼用了早膳后,萧玉轩身边的侍从便过来通传,说让萧子鱼准备下,晚些就要回萧家了。

    萧子鱼倒是不意外萧玉轩的速度。

    唯一让她意外的是,乔冕之派了贴身的小厮送了三百两银子给她。

    三百两银子么?

    萧子鱼这次替乔冕之炮制治眼疾的药,没有想过要收他的银子。并不是因为她心善,而是此举对她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乔冕之既然派人送来了,她便也没有客气的收下了。

    这样也好,互不相欠。

    ……………………………………………………

    姑苏萧家府内。

    萧家三爷萧应闻此时坐在待客厅内,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脑海里一片凌乱。

    今儿一早,李知府便带着一位少年前来拜访。

    李知府在姑苏多年,为官清廉且和商人们又总是保持疏远。如今他居然登门造访,这让萧三爷觉得十分的意外。

    这可是他平日里,递了无数个帖子都见不到的人。

    他匆匆地从戴姨娘的屋内跑出来,亲自将两个人迎入府里。站在李知府身边的少年一脸木讷,在见到他后,便对他说想见萧家小姐,自己有东西要还给她。

    萧三爷顿时觉得震惊。

    这个少年是谁,为何要见他的女儿萧子鸢?

    莫非两个人有什么来往?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说一定要将东西亲手交给萧家小姐。

    少年固执,而李知府也毫无办法。

    从李知府对少年的态度上,萧三爷看的出来李知府很重视这件事。于是他便吩咐下人去请萧子鸢过来。不管少年是谁,如果能和李知府攀上关系,就是将萧子鸢嫁出去又有何妨?

    不过是一个姑娘而已。

    萧子鸢拖了很久,萧三爷渐渐地有些不悦,派人去催促了几次。

    结果萧子鸢来后,少年一见萧子鸢便皱眉说,不是她。

    不是她?

    萧三爷皱眉,“公子是不是记错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

    还有两个,也早早的夭折了。

    怎么可能给少年东西。

    少年摇头,“不是她,是另一个。”

    他想了想,又说,“很小,很瘦!”

    “很小,很瘦?”萧三爷神色一僵,“是燕燕吗?”

    少年茫然,“我不知小姐的名字!”

    李知府神色有些尴尬,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为官多年,居然为这种小事跑腿。而且托付他的人,还是他从未想到过的那位。

    李知府想了想,对身边的少年说,“双天,你没问八……你没问公子,到底是谁吗?”

    “公子也不知道!”双天很老实的回答。

    他们只知道她是萧家小姐,其他的一概不知。

    李知府也忍不住皱眉。

    萧子鸢站在远处,脸色白皙如纸……她方才以为是崔家的人找过来了,吓的手足无措。

    她进屋之前问了送茶水和点心的丫鬟,屋内到底是谁,得到了答案后却依旧不放心。

    她磨蹭了很久才进了屋来。

    还好……不是崔家人。

    他们,不是来找她。

    那么肯定是来找萧子鱼的。

    莫非是萧子鱼昨日惹了什么祸?

    萧子鸢在心里咒骂,肯定是萧子鱼惹了祸,现在别人才会找上门。最好是丑事,这样崔家小姐,就能消气了。

    “只是燕燕……”萧三爷道,“她如今不在府中。”

    而且,他也不知萧子鱼和萧玉轩什么时候从乔家回来。

    想起萧玉轩,萧三爷便觉得头疼。

    残废。

    他的儿子,居然是个残废。

    双天皱眉不语,片刻道,“敢问三爷,小姐什么时候回来?”

    (PS:今晚看了下微微一笑,所以更新晚了!恩,今天大概会请假加更,用来感谢亲们的月票和打赏,谢谢你们一直支持小悟,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