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61:小爷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才华横溢?

    他第一次听人用这个词语来形容八皇子,而且说的如此真诚。

    这个小姑娘可真有意思。

    李知府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于是侧身掩嘴笑了起来。

    但是,他抖动的双肩,依旧将他的情绪出卖了个彻底。

    双天闻言,面无表情,“公子说,若来日再见到小姐,一定会当面感谢!”

    如果小爷发现,那么离见面的日子就不远了。

    萧子鱼笑,“公子客气了!”

    她语气温和神色平静,在双天和李知府面前,不亢不卑。

    相反,在一侧的萧三爷便太过于失态,他脸上就差写上恭维二字了。

    “李大人你今儿既然来了!便一起用早膳吧!”萧三爷今日心情极好。

    李知府没有说话。

    双天开口了,“今日打扰三爷了,双天多谢三爷的好意。我家公子还在府里等着,所以不能久留。”

    这便是婉拒了。

    萧三爷有些失望。

    在一侧的李知府站起,对萧三爷说,“应闻啊,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

    萧三爷无奈极了。

    他知道和李知府来往会十分的费神,却不想如今李知府都来了萧府里,他却依旧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知府又离开。

    他觉得不甘,但又不知如何挽留,只能起身亲自唤上萧子鱼一起送李知府和双天离开。

    萧子鱼是女儿身,在二门便留步不再前行。

    李知府不禁多看了一眼萧子鱼。

    她身形纤细,但是看着却丝毫不觉得柔弱。听闻萧家七小姐自幼跟在萧四爷身边,一直习武,尤其是一手九节鞭,挥的极好。

    他本以为是个孔武的女子,如今看来,是他想错了。

    萧家这一辈,倒是有几个不错的孩子。

    等到了府外后,李知府便和萧三爷告辞上了马车。

    他在马车内问双天,“你方才说,灯阵破了,什么灯阵?”

    “昨日夜里的花灯会上,公子破了花灯阵!”双天很老实,“不过,破阵的方法却是方才那位萧家小姐告诉公子的。她说,花灯的阵法是时遁,一个时辰会换一次生门。”

    还有的,他便记不得了。

    唯一记得的便是八皇子兴致勃勃,而那位萧家小姐,却没有丝毫兴趣。

    彷佛那个灯阵,对她没什么吸引力。

    李知府惊的目瞪口呆,“你是说?灯阵,是灯阵?”

    “对!”双天点头,“不过不能让小爷知晓……公子说如果小爷知道,会拿门栓打他的!”

    李知府露出苦涩的笑。

    小爷从不会亲自动手罚一个人。

    他是看着小爷长大的,那个人的为人处事,他最明白不过了。

    不过,今年的确是奇怪。

    小爷居然会亲自到姑苏,而且连和他来往密切的八皇子,都没有发现他的行踪。

    是因为什么呢?

    李知府疑惑着,等回到府里送走了双天和八皇子后,他才转身去了自己的书房。

    他的夫人自幼生长在姑苏,喜欢摆弄花草。

    每个时令开什么花,她比谁都清楚。

    所以他的书房外,一年四季都是花团锦簇。

    李知府站在屋外犹豫了一会,才伸出手敲门,“小爷,是我!”

    “进来!”屋内传来低沉的声音。

    李知府推开门走了进去,光线并不明亮的屋内,少年的肤色有种病态的白,隐约瞧着还有些剔透。他穿着月白色的长袍,身形挺拔如松,明明温和的笑着,却依旧让人觉得透不过气。

    这个人,根本不像传言里那般弱小。

    “小爷!”李知府走到少年面前,恭谨地说,“我已送走了八皇子!”

    少年微微颔首,“他倒是走的快!”

    李知府忍不住暗自抹了一把汗,又说,“小爷,你是不是也知道,花灯阵破了?”

    自从丹阳公主设下这花灯阵后,每年都有络绎不绝的才子前来尝试破阵,结果都是徒劳无功。后来,白家暗地里将破花灯阵的头彩设成两千两,却依旧没有吸引到能破阵之人。

    曾有人说,如果萧玉轩的腿疾痊愈,应该能破花灯阵。

    李知府闻言,只是笑笑。

    他从未怀疑过萧玉轩的学问,然而萧玉轩再聪明也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没有一点武功底子,是根本不可能破除阵法的。

    当年丹阳公主设下这阵法的初衷,其实是拿来给她的丈夫,白家前任的家主,闲暇时游玩的。

    “知道!”少年回答,“我看见了!”

    李知府心里‘咯噔’一下,“小爷,你昨儿去灯会了?”

    在他的记忆里,这个人向来不喜欢热闹,怎么会突然看去跑去看灯会?

    李知府不由的皱眉,“你是担心二爷吗?”

    少年将手里的书迅速地扫了一遍,“不担心,我只是想去灯会上看看,能不能遇见那个人。”

    “小爷你昨儿既然去灯会,应该也知道其实灯阵并不是八皇子破的吧!”李知府替八皇子解释,“告诉八皇子如何破解灯阵的,是萧家的七小姐!不过,我今日看过了,那个七小姐只不过是个小姑娘……小小年纪,处事谨慎谈吐稳重,哦,对了……”

    李知府笑了笑,“她还自谦,说自己其实什么都不知晓,灯阵能破,都是八皇子才华横溢!”

    “才华横溢?”少年唇角微挑,“隐竹在赌博上的确是比谁都厉害!”

    李知府不解,“小爷的意思是?”

    “十赌十输!”少年回答。

    李知府:“……”

    少年从多宝阁里又取出一本书,继续说,“有两件事情,需要大人你帮忙!”

    “小爷,你讲!”李知府站稳了身子。

    少年翻开手里的书,“你告诉大学士,我之前和他说的崔家,官运到此为止。还有,我想见见萧家七小姐,在你的府上!”

    …………………………………………

    晚霞褪去,天空渐渐地暗了下来,银星在云层后若隐若现。

    晚风悠然,院内暗香浮动。

    萧子鱼看着信封内的两千两银票,若有所思。

    她怎么也想到,八皇子居然如此爽快……爽快的有些诡异。

    然而,她还未来得及多想,初晴却急急忙忙的跑进来了。

    她说,“小姐不好了,四小姐失足落进水池里,醒来后说是初雪做的!小姐,这可怎么办?”

    (PS:第二更,又下雨了,不知道会不会打雷,谢谢亲们的月票。还有更新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