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62:卑劣手段(月票50加更)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萧子鱼闻言,微微蹙眉。

    其实,今日最出乎她意料的是,崔家人根本没有来送银子。

    崔明秀居然会如此失言。

    她想了想,有些心疼。

    足足五百两银子呢。

    只是如今,崔家还没有动静,萧子鸢却自己在府内闹了起来。

    又是何必。

    “怎么回事!”萧子鱼站了起来,披上一件水绿色百蝶穿花斗篷。

    初晴说,“我听管事嬷嬷说,四小姐今儿也不知怎么了,说心里烦闷想出去走走。她到了鲤池的时候,又让身边的贴身丫环去拿吃食,结果……却落水了。万姨娘一听,哭的厉害,这事还惊动了三爷。三爷生了大气,让人去查,最后管事嬷嬷和四小姐身边的贴身丫环都说看见了初雪。”

    萧家园子中的水榭建在鲤池上,那儿是夏日乘凉的好去处。

    不过,因为那儿有些偏僻,四周又没有种上时令花草,秋日的水榭,入目便是一片枯荷。因为建在湖面上,水榭四面透风,晚风冰冷刺骨,所以入秋后便很少有人去了。

    萧子鸢突然出现在那个地方已经很奇怪了,为何连初雪也一起出现?

    萧子鱼说,“我们去看看!”

    萧子鸢闹这么一出,其实真正的目的并不是初雪,而是她。

    初雪是她一手从外院提拔起来的小丫鬟,进了内院后便一直伺候在她身侧。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和初雪有关,那么被人怀疑可不就是初雪了,没准连乔氏也会被牵扯进来。

    她原以为昨日的事情后,萧子鸢会明白自己的处境。如今看来,有些人早已习惯当棋子,任人摆布了。

    “好!”初晴点头。

    初雪是个胆小又谨慎的小姑娘,她刚到内院的时候,整日都会捏疼自己,看看是不是在做梦。有一次,初晴无意撞见,发现小姑娘将自己的面颊捏的又红又肿。

    她起初以为初雪被欺负了,赶紧问初雪在做什么。

    初雪说,姐姐我没被人欺负,我只是怕在做梦。

    梦醒了,她又要回到外院。

    初晴心疼这样的初雪,便安慰她说不是做梦。只要她好好伺候七小姐,以后的日子肯定比从前好。

    初雪笑着点头,她说若不是萧子鱼,她恐怕已经看不见这么好看的天空了。

    初晴就这样看着那个长的像枯草似的小丫头,一点点的重新发芽,露出崭新的姿态。

    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萧子鱼和初晴到了萧子鸢住的小院内,万姨娘依旧哭的厉害,她一见萧子鱼过来,愤怒的像是一个被踩了尾巴的猫,“萧子鱼你还有脸来,你这个蛇蝎心肠的人!我家鸢姐儿做错了什么,你要如此对她?”

    “姨娘你怎么能乱污蔑人呢?”初晴站了出来。

    万姨娘气极,拔高了声音,“不是她还能是谁?真以为自己去乔家住了几日,自己便是乔家的太太了。心里肮脏的人,就算是再换一层皮,也是肮脏的。萧子鱼你和你娘一样,都是卑贱之人,总是想着攀高枝,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在廊下坐着的萧三爷闻言,皱眉,“闭嘴!”

    再骂,就要骂到萧四爷身上去了。

    虽然他对这个庶弟没什么感情,但是毕竟都姓萧,又是一个父亲。若自己的姨娘骂了庶弟,不也等于骂了他自己么。

    万姨娘一听这话,立即瘫痪了身子,坐在地上毫无形象。

    她哭的厉害,“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我的鸢姐儿啊……姨娘没用,护不住你。是姨娘没用啊……”

    萧三爷抬起头,看着萧子鱼说,“燕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是从前,萧三爷肯定不会问缘由,将所有的事情交给万姨娘处理。

    然而现在却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从李知府出现的那刻起,萧子鱼已经在他的眼里,已经不再是那个碍眼吃白饭的小姑娘了。来日,如果让萧子鱼多去李家走动,没准他和李知府还能有谈话的机会。

    那时,他肯定不会再似今日一般手忙脚乱。

    “回三伯父话,我也不知晓!”萧子鱼说。

    她的神情安静,说话声音又温和,丝毫看不出异常。

    反观万姨娘,坐在地上恨不得蹭一身灰尘,简直狼狈极了。

    萧三爷道,“鸢姐儿说,是你身边的丫头将她推进池子里的。那个丫头,是你从外院提拔的吧?”

    “初雪是我恳求三伯母调来我身边的!”萧子鱼说,“这件事情,说来也是巧。初雪之前是在外院做粗活的,那一日竟然在内院里被我碰见了。祖母常说,三伯父有一副慈悲心肠。我见到初雪的时候,她又瘦又小,在外院被人欺负的浑身是伤,我想到祖母说三伯父心善,就让三伯母将她赏给我了。”

    初晴微微一怔,初雪何时受过伤?她居然不知晓。

    萧三爷听了这话,不禁一愣。

    他还以为萧子鱼对他,其实很疏离没什么亲情。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想做善事来讨好他吗?

    萧子鱼能如此想,很好。

    总比养了个没良心的小白眼狼强。

    不过外院的小丫头,怎么会让萧子鱼在内院碰见呢?

    他想了想才问,“你说,你是在内院遇见初雪的?”

    “是!”萧子鱼回答。

    萧家虽不是什么贵族世家,但是礼仪尊卑却很苛刻。外院的小厮和丫鬟,没有内院主人的允许和管事妈妈领路,是不允许轻易踏入内院的。

    然而,萧子鱼却在内院遇见了外院的初雪。

    当真奇怪。

    至于初雪那个小丫头,的确是个骨子强硬的。

    方才万姨娘抓住了她,拿起棍子打的她浑身是伤,她也没有说萧子鱼的半句坏话,只说自己是被冤枉的。

    他那会只觉得厌烦,哪里还愿意多听初雪说了什么!

    乔氏如今病着,内院里的事情,他本想丢给戴姨娘去处理。

    但是,万姨娘一直在他屋外哭泣,说有人要害死萧子鸢,求他救命。

    她哭的久了,萧三爷便也烦了。

    如今他既然来处理这件事情,就该弄个水落石出,不能让萧子鱼记恨他偏心万姨娘。

    萧三爷想到这里,便对身边的王管事说,“去将那个小丫头带上来,让燕燕亲自问她吧!”

    (PS:今天一张月票都木有,亲们看看我T.T如果有亲今天丢给我月票,就4更好不好?T.T)(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