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3章 瞬间催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被称作赵老爷的男子一怔,像是没反应过来一般,呆呆地眨巴了几下眼睛,一径儿盯着少年看。

    直到少年忍不住再次出声提醒,才后知后觉地应道:噢阁下请请自便。

    孟珩点了点头,不再废话。他在这屋子里四下环顾一周,然后视线落在了一尊摆放在几案旁的低矮青花瓷瓶上。

    瓷瓶不大不小,一可拿在手中,二可吸引人的视线。

    他走过去掂起这瓷瓶,把瓶中的字画卷轴一一抽出来放在几案上,又瞥了一眼那赵姓家主,笑问道:这瓶子不是什么古董吧

    众人的目光皆是一直疑惑地追随着少年的动作,这会儿听得少年一问,更是不解其意,俱是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那赵老爷救妻心切,强自按捺下心头的疑惑,答道:并非名贵古玩,只是拿来装字画的器具而已。

    哦,这我就放心了。孟珩笑了笑,然后托起瓷瓶走到那中邪的女子面前。

    你们,放开夫人的手臂。他对着一众丫鬟命令道。

    丫鬟们犹豫了一下,然后把目光投向赵老爷,见老爷没有反对,这才略松开了一些对那女子的钳制。

    孟珩托着瓷瓶,微微倾身,视线与赵夫人平齐。他放缓了声音,一字一句地对女子低声道:夫人,在下姓孟,今日有幸与夫人结识,甚感荣幸。

    少年的声音低缓柔和,像是在吟哦一首轻快的童谣,让听者不由自主地就卸下心房,感到一种由衷的惬意。

    那一直惊慌失措自顾挣扎着的赵夫人似乎也终于听到了少年的声音,她的动作一顿,脖颈缓缓地向着少年的方向转过去。

    孟珩眉毛轻轻一挑,他极有耐心地等待着女子的脸完全朝向他的时候,才继续道:夫人,结识既是友,那么夫人可否为在下做一件事情

    他的声音里似乎还带上了几分笑意,这笑意让少年本就悦耳的声线更增添了几分难以抗拒的感染力。

    女子微微歪着头,似是在问到底是什么事情。

    孟珩把手中的瓷瓶递了过去,柔声问道:夫人可否帮在下拿一下这个瓷瓶

    听到这带有明确指令性的话语,女子的眼睫颤了颤,空洞而涣散的瞳孔微微转了转,良久,她的手臂缓缓抬起,像是要接过这个瓷瓶。

    变故就是在这一刻骤然发生的。

    孟珩眯眼笑了笑。他是不会让它被女子接过去的。

    他的手高高地抬起,看起来是要把瓷瓶送到女子手中,然而与此同时,他的脚却悄然后退了两步。

    就在瓷瓶即将触碰到女子指尖的那一刻,少年蓦地后退了一大步,双手奋力一摔,只听咣啷一声巨响,那青花瓷瓶被摔得粉碎

    在场诸人都被这一响动惊得呆愣在原地,没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那精神状态失常的赵夫人。

    然而这一巨大响动造成的震惊和手上未接到瓷瓶所造成的心理落差,却使得女子那一直涣散的双眸忽地有了焦距,并且此时正愣愣地看着少年。

    孟珩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女子的注意力全部向自己集中的时候。

    只有在这个时候,催眠的效果才会达到最佳。

    他向前跨了一大步,对地上的碎瓷片恍若未见,伸出手从女子的眼前晃过。

    女子下意识地眨眼躲避,孟珩趁着这当儿,利落地开口喝道:睡。

    女子的双眸应声而闭。与此同时,她的整个身体也瘫软下来,不由自主地软在了榻上。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瞠目结舌地看着软在榻上的赵夫人,又转过头来看着少年。

    夫人有小丫鬟忍不住惊呼道。

    赵老爷皱着眉头,沉声道:你对内子做了什么

    孟珩却是连看也不看他一眼。

    他一向厌烦自己在施术过程中有人打扰,这不仅是对催眠师的不尊重,更是对受术者的干扰。

    他走近榻上的女子,细细端详着女子的面部表情,冷冷地道:如果你们不想自己的夫人一睡不起的话,就只管大声吵闹吧。

    孟珩没再搭理他们。他对着女子,放缓了声音,再次开口道:不要害怕,全神贯注地听着我的声音,然后放松下来。

    现在,你发现你正置身于一间温暖的房间内。

    这个房间很安全,只有你能走进去,剩下的任何人也别想进来。所以,你可以很放心很轻松地待在这个房间内。孟珩不疾不徐地悠悠叙说着,少年人清澈的声线与催眠师特有的轻缓语调混合在一起,晕染上一种更加蛊惑人心的味道。

    对于这种注意力无法集中精神状态极度失稳的应激障碍者,眼神催眠是无用的,甚或可说是危险的,因为对方由于精神无法集中而不会受催眠师目光的引导,然而催眠师却可能经由直达眼底的目光交流,而一不小心,被强行拖入对方四分五裂的精神世界,从而遭到反噬。

    在他任职精神科催眠医师的时候,曾见过不少这样的例子。

    眼神,就是这样既直接又危险的东西。

    因此他现在正通过声音和催眠话术的建构力量,来一步一步诱导女子走进自己为她搭建的精神世界。

    女子本来那不正常的急促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她那一直挡在胸前的左手也终于松懈了下来,缓缓地耷在身侧。

    赵老爷也发现了夫人的这一变化,皱着眉头半是狐疑半是惊喜地望着她。然后又转过视线紧紧地盯着少年的一举一动。

    孟珩扯了扯嘴角,似是满意地笑了笑。他稍停顿了几息的时间,接着道:你安全了,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到你,所以你大可不必蜷缩在房间的一角,你尽可以站起来四处走动。

    他说这话时,眼睛紧紧地盯着女子的脸庞,不放过她一丝的表情变化。

    女子的脸部肌肉慢慢放松下来,紧咬着下唇的牙齿也略有松动。

    于是你站起来打算在房间内四处逛逛,比如看看窗户外面的世界。现在是晌午,窗外阳光正好,晴空万里。

    孟珩加重了后面几个字的读音,他略一停顿,问道:那么,现在你告诉我,你在窗外看到了什么

    女子的眉头皱了皱,她的嘴唇紧紧抿着,似乎是不愿意回答,喉咙里也发出含混不明的声响。

    孟珩眼睛眯了眯,转而用命令式的口吻道: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桂树绿柳荷塘还有天空女子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终于回答道。

    这是孟珩见到这女人后,听到她说的第一句话。

    而比孟珩更兴奋的,显然是在场诸人。

    夫人她开口说话了丫鬟们捂着嘴惊呼,又惊又喜地看着少年。

    赵老爷的目光也变得复杂,脸上的表情似是动容。

    他已经很多天没听过夫人说一句正常的话了。这期间他请了很多名医道婆,可都只是杯水车薪劳而无功。

    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竟然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便能让夫人开口说话。

    并且这看诊方式自己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若是他能治好夫人,自己一定重金相酬

    孟珩听了女子的话,脑子里飞快地思索起来。

    桂树绿柳荷塘刚刚走过这宅第的庭院时,虽然光线不甚分明,可他隐隐记得确有这几样景观。

    不出意外的话,女子描述的正是她平日里待在闺房中看到的场景。

    孟珩点了点头,继续道:很好。可是你已经在这个房间里待得时间太长了,你该出去走一走了。走出房间,亲眼看一看外面的风光。

    走出房间不不要女子听到这句话后,突然皱起眉头来,本来放在身侧的手又迅速地抬起,死死地护在胸前,甚至肩膀也微微地颤抖起来。

    孟珩的神色里划过一抹了然。

    女子紊乱失常的精神状态只是表面,内里的原因则在于房间外的那个令她深感恐惧的东西。

    然而若只是惊吓和恐惧,倒也不会使她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都神志不清无法恢复。更关键的,还在于女子为了躲避恐惧,自己为自己建造了这么一个房间,隔绝了自己与外界的接触,从而获得心理上的安全感。

    对于这种患者,只需诱导他们走出房间即可。

    孟珩再次放低了声音,道:没关系的,你忘了现在是白天吗外面阳光普照,晴空万里。什么危险都不会有。

    可是那东西会女子迟疑着说道。

    相信我,不会的。孟珩斩钉截铁地说:现在是白天,那家伙不敢出来。

    女子默默地,并不出声。

    孟珩耐心地等待了一会儿,见女子没再有过激反应,才继续道:你一步一步地走到房间门口,缓缓推开了房间的门,然后,走了出去。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