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7章 挣了钱就要买房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鬻宅坊是这京城里有名的宅院售卖转让中心,孟珩这日一早便出了王家,租了马车来到鬻宅坊。

    七日前他曾经托人到鬻宅坊寻一处合适的宅院,现下趁着这个时间正好过来看一看。

    到得鬻宅坊后,那里的人听闻孟珩说明了来意,便立刻迎上来一个精瘦干练的矮个男子,满面堆笑地走过来,要带孟珩去看宅子。

    孟小爷您来得可真巧,眼下小人这手上刚空出来一所上好的宅子,且不说这宅子地方占得大,里面布局精巧,单说这宅子里面的花花草草,让人看了就舍不得不买呵。矮个男子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引着孟珩上了马车,两人一起往那宅子去。

    半个时辰后。

    孟珩负手站在这座宅邸的门前,抬头打量了一眼正上方悬着的匾额。

    翠微林苑。四个字苍劲有力。

    矮个男子一见孟珩的脚步顿住,忙不迭地凑上来,谄媚一笑道:哎哟,您瞧我这记性,忘把这匾额摘下来了说起来这院子啊,当时是朝中某位官老爷在京郊专门建的书斋小筑,这地址啊,选得清净,匾额也是那官老爷亲自手书,叫人拿去临了来呢。不过您要是嫌碍眼,小的这就叫人把这匾摘了去。

    孟珩摆摆手,淡淡道:不用了。他抬脚跨进门槛,走进了这院子。

    进门先是一块汉白玉照壁,而后视野渐阔,左右厢房皆是砖明瓦亮,前厅后院地方也大,足可安置百十人口。

    孟小爷您看,这宅子地方大还是其次,关键哪,是这花草树木修葺得别有章法,还有这亭台楼阁,假山流水,都跟画儿似的。哎,若不是那官老爷年事已高,辞官还乡,这宅子还舍不得卖呢这矮个男子边引着孟珩移步换景地看宅子,边觑着孟珩的脸色,一会儿眉飞色舞一会儿唉声叹气地介绍着这所院落。

    哦孟珩挑眉,朝这矮个男子指引的方向看去,果见庭中花草树木别具一格,自成风景,若是买了这宅子,定居在这里,倒是个清净之所。

    只不过么

    孟珩沉吟半晌,道:你这宅子好是好,只这位置却是偏远了些。五日前我找你时曾说过,最好寻一处京中交通便利之所,可是有也没有

    那人一听,脸色耷拉下来:不瞒您说,像您这样想在京中位置便利之处买宅子的人多了去了,可现下京中人多地少,非权势勋贵之家占不得半亩地,更别提买宅子了。而像您这样的那人说到这里,抬眸飞快地瞥了眼衣着朴素相貌平平的少年,别有意味地住了嘴。

    孟珩眯了眯眼,并不因这人未说完的半句话而气恼,他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他倒是没想到这一层,看来不仅现代人为买房问题而困扰,古人也一样。

    既是如此,那我便买下这座宅子。孟珩从袖中掏出几张银票递了过去,只是,还劳烦阁下替孟某留心着,若京中有了空缺的宅邸,无论价格贵贱,都务必告诉孟某才是。

    那人一见,立即春光满面地把银票接了过来,喜气洋洋地塞入怀中,连连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小的就是干这行的,孟小爷您有需要了,只管吩咐小的便是。

    那人边说着,边面带喜色地重新又打量了一遍孟珩。

    没想到这少年虽看着平平无奇,甚至颇有些寒酸粗鄙,出手倒是爽快阔气,果真人不可貌相啊。

    他一拱手,道:这宅子的地契,小人这就差人送至府上。还有宅子的匾额题字,府上的佣人买办,孟小爷若是对小人放心的话,都可交给小人去办。那人说着,脸上笑得愈发欢了。

    孟珩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无可无不可地道:此事倒是不急,慢慢准备便是。

    那人应了一声,然后又兴高采烈地给孟珩推荐了一番匾额题字哪家的好,佣人买办去何处云云,才作罢。

    孟珩倒也不厌,听两句回两句,再时不时地套他一些京中时事情形,心中自有一番计较。

    此时天色渐晚,孟珩从新宅出来,便与那人分道扬镳,准备回王家。

    王家的那一摊子事情,他得处理完才是。

    事情是在第三日激化的。

    这两日孟珩照常早出晚归。石菖蒲的枝叶乃至根茎都仍有被人动过的痕迹,孟珩还发现自己放在枕边的一个玉佩不见了。

    那个玉佩是他随手用来当做催眠摆的,倒也不值什么。

    只是玉佩作为贴身之物被拿走,这个中含义确是值得玩味。

    而孟珩只当自己什么都没发现,依旧不动声色。

    可惜还没等他再饶有兴趣地多等几日,有人便按耐不住了。

    这日,孟珩刚刚起身,便见王世朴吵吵嚷嚷地从外面叫门,言辞不甚粗鲁,期间似还夹杂着王世孝夫妇无奈的劝阻声。

    孟珩皱了皱眉。

    他走过去一把拉开房门,便见王世朴盛气凌人地闯了进来。

    孟珩,我说你还有脸待在我们王家啊,我们王家供你吃供你住,你却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来,你还真够无耻的啊

    王世朴一进来,便劈头盖脸一顿骂,然后大摇大摆地坐在房间正中,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

    孟珩挑了挑眉,淡淡开口道:发生了何事

    他的视线略过王世朴,在王世孝夫妇身上停留了片刻,只见他们二人也都一副欲言又止面有难色的模样,不由得在心里哼笑一声。

    这王世孝拧着眉,心里颇有些踌躇,不知该如何开口。

    哥你跟他客气什么我就说这孟珩是个无耻的,事儿都做出来了倒还问咱们王世朴拍桌子站起,极不礼貌地用手指着孟珩道:孟珩,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还不清楚

    孟珩斜睨他一眼,勾唇若有似无地笑了一声:我当然知道我做了什么,只不过孟某做的是一回事,他人眼中看到的是一回事,某些人口里搬弄是非的又是一回事,岂可一概而论

    语毕,他顿了一下,转头定定望着王世朴,一字一句道:还不知世朴兄想让孟某承认的,究竟是哪类事情嗯

    王世朴一时语塞。

    少年的一双眼眸剔透澄澈犹如镜子一般,让他无所遁形,那眼睛里投出来的目光又犹如一把凌厉的剑,直逼他命脉,更让他止不住心虚。

    王世朴咬了咬牙,心下一阵盘算。

    眼下都已经把王世孝和陈氏叫了过来,事已至此,决不能半途而废。况且那天派人去跟踪孟珩竟然都被他发现了,没能得手,而且也不知这小子使的什么诡谲的手段,竟叫那人迷了心智被人送进了衙门,打了二十大板

    亏他当时花银子进去探监,也没能从那人口中套出半点有用的消息。

    这要是再不把脏水都泼到孟珩身上,谁知道他日后会不会骑到自己的头上

    王世朴思及此,便鼓了一口气,骂道:我他妈的不管你那些文绉绉的道理,我就只知你做的那丧尽天良的事儿你残害稚儿,恩将仇报,这些事儿我都看到了,你少跟我在那儿装模作样

    话至一半,王世朴几步绕过桌椅,跨到窗前,拎着长势正旺的石菖蒲到王世孝夫妇面前,振振有词地道:哥哥嫂嫂,你们看这便是证据那天我亲眼看到,孟珩正是将这东西弄进启儿的桂花糕里喂他吃下,害他晕死过去,到现在都没醒

    把石菖蒲恨恨放下,王世朴又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指着孟珩骂道:孟珩,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你他妈的就是这样对你的恩人的,把恩人的儿子弄死,下一步你是不是还要把我哥和我嫂子也弄死,嗯

    话落,王世朴激愤难平,甚至还红了眼圈。

    孟珩只挑眉不语,他的目光有些无聊地从演技拙劣的王世朴身上挪开,落到王世孝夫妇身上,道:大哥大嫂,你们也是如此看待此事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