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8章 催眠师牌洗白剂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我王世孝只应了一声,便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王世孝从心底是难以相信孟珩会做出这等事情的。少年言行举止不似常人,通身贵气,又动辄拿得出百十数千两的银子,犯不着对他们一平民老百姓的小儿动手啊

    可是转念一想,又不那么确定了。一则有世朴作证,自家的堂弟总比外人要可靠,二则孟珩此人行踪不定,也没听乡间邻里说起他在哪儿做工,便能赚得如此巨额的银两,行事确是有些邪门儿

    也许指不定是启儿哪里得罪了少年,便被他

    想到这儿,王世孝更是不能发一言,心里对少年又畏又怨。

    陈氏这会儿更是被王世朴煽动得偷偷抹泪儿,见少年看过来,心里怨气一翻,别过眼不去看他,还忍不住冷哼一声。

    随后又咕哝道:还不承认世朴都说了,启儿的房间里还有你遗落的贴身玉佩呢

    孟珩见此,对他二人的态度已经了然。

    他似是轻笑又似是长叹了一声,道:既是如此,那便允许孟某先问各位几个问题,各位听过之后,再决定如何处置孟某,可好

    王世孝心下正烦,便胡乱点头道:你问吧。

    孟珩在屋子里缓缓踱了几步,负着手徐徐说道:

    第一,我记得世朴兄之前并不曾光临寒舍,更不曾和孟某有过深交,当是不知孟某屋内物品摆设,更不知孟某佩戴何种玉佩,怎地这一进屋就直奔窗台,取了那石菖蒲当做物证了又怎的能指认出启儿房间内的玉佩是孟某之物难不成世朴兄先前就预料到孟某会带着那块玉佩,拿着自己窗台上的石菖蒲,不辞辛苦地跑到王启的房间里,去暗害他若果真如此,世朴兄真乃神人也。

    孟珩说着,嘴角挑起了一个讽刺的弧度。

    你王世朴张口结舌,脸色发窘。孟珩却像是没看见一般,自顾开口说下去。

    第二,听刚才世朴兄所言,王启似乎也只是晕死过去。这可是奇了,孟某若是心存歹意,要害启儿,为何不直接害死了他,反倒留他一条命,好让他日后指证孟某那孟某也未免太过愚蠢了些。

    大哥大嫂,你们说是也不是

    话说到这里,孟珩适时地住了嘴,唇边只噙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目光平静地看着众人。

    逻辑分析也是催眠师必备技能之一,只不过都分析到这里了,若是他们还看不出谁是谁非,那他也只好暴力解决了,顺便教训一下始作俑者。

    孟珩唇边的微笑变得狡黠。

    那到底是谁害的我儿陈氏听完,已按耐不住性子,上前一把抓住孟珩的袖子

    王世朴见此,脸色更是黑得能挤出水来。

    哥哥嫂嫂,你们别听这小子瞎扯,启儿现在昏迷不醒,又在他屋里发现了铁证,还有什么可怀疑的我看就该把这小子押到衙门,让他跟官老爷去吆喝吧王世朴咬牙切齿地道:再者,启儿可是我亲侄子,我难道还能害他不成而孟珩这小子可是自从住咱家开始,就心思不正,早晚都他妈的得干出伤天害理的事儿

    世朴王世孝面色不善地低喝一声,打断王世朴的话。

    王世孝已经回过味来。

    这么几番对质下来,少年神色平静如常,王世朴却已急得跳脚,颇有些恼羞成怒的味道,更何况少年所言不无道理,倒是叫他不由得不细细回想起来。

    可他又实在想不通,世朴为何要弄这么一出

    他把目光投向王世朴,却见王世朴依旧指着那他们从没见过的草药,急躁地道:哥,你吼我做什么证据可是在这里摆着,难道还会有假不成

    证据孟珩忍不住轻笑一声,道:阁下难道是指这无毒的石菖蒲好吧,我告诉你,这东西只有镇静人心催人睡眠的作用,除此之外,一无他用。

    当然,如果服食过量,尤其是误食了根茎,药效猛增,是会导致长时深度睡眠难以唤醒之症的。

    只不过这一点,眼下他没必要说。

    你胡说这绝不可能我从没见过这草,镇上的郎中也都说没见过,凭什么相信你的一面之词我看这东西根本就是你私自藏的什么毒枝毒草,想趁着我们不注意害死我们全家

    王世朴的两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龇牙咧嘴得恨不能扑过来将孟珩狠揍一顿。

    孟珩百无聊赖地拨弄着石菖蒲的枝叶,冷不防拔掉一片搁进嘴里细细咀嚼。

    叶质肥厚,味微甘,不难下咽。

    将嫩叶吞进肚里,少年还伸出舌尖舔了舔黏在嘴角的汁液,动作慵懒闲适,丝毫不见陷入窘境的难堪与尴尬。

    我是不是胡说,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他说着,又摘了一沓石菖蒲的叶子,睨了王世朴一眼,飞快而又准确地将它塞进王世朴的嘴里,低低一笑,用命令式的口吻轻喝道:吃

    只见王世朴满嘴绿叶,冷不防被孟珩抵着喉舌,不得不狼狈地将那叶子悉数含在口中,待孟珩手指松开,便要立即吐出来。

    然而他还未有动作,便被一双幽暗深邃的眼眸震慑,动弹不得。

    孟珩望着王世朴,嘴边似还带着一抹笑,他轻轻开口,柔声道:咽下去,不许吐。

    只这一句话,男子便仿佛被摄住了心神一般,异常乖顺听话地将那石菖蒲悉数吞进了肚里。

    末了还听得一声异常清晰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孟珩满意地拍了拍手,拍掉手指上沾染的石菖蒲的汁液,扭回头看向王世孝夫妇道:大哥大嫂请看,我与世朴兄都吞食了这草药,却并无不妥之处,可见,此药无毒。

    世朴兄,你说对么语罢,他还回头问了一句王世朴。

    却见刚才还剑拔弩张的男人此时竟气焰全消,听得少年问话也不再反驳,只呆呆地点了一下头。

    王世孝夫妇二人登时面面相觑,脸上的表情又喜又忧,又惊讶又夹杂着了然,实是复杂难言。

    那启儿他到底是怎么了陈氏此时的问话已无锋芒,只充斥着作为一个母亲的担心和哀求。

    大嫂无须担忧,小弟自有办法。孟珩看着陈氏,笑眯眯地答道。

    一行人来到王启的房间站定,孟珩走到床边,细细察看王启的面部表情。

    眉头舒展,肌肉呈放松状态,偶尔双唇紧抿,发出嘤咛之声,似在梦中。

    与睡眠状态相似,基本上并无大碍。只不过服食过量石菖蒲的人,精神意识处于游离封闭状态,非专业的催眠师,常人是叫不醒的。

    孟珩坐在床沿,倾下身子,唇贴在王启的耳侧,轻声道:好了,你一个人待了那么久了,不无聊吗来,跟我说说话吧。

    少年的声音轻柔悦耳,如童谣一般,如丝如缕地钻进听者的耳中。

    王启的眉心动了动,不多时,他似乎有所感应一般,微不可见地嗯了一声。

    王世孝和陈氏大喜,陈氏更是飞扑过来,却被孟珩伸臂挡在了一步之外。

    少年继续神情专注地对躺在床上的稚儿道:仔细听我的声音,跟着我的声音走,不要理睬别的东西。对,就是这样。

    王启的呼吸开始时而急促时而平缓,看样子他封闭的潜意识已经被孟珩给打破了。

    别着急,一点一点地来,放心,我会在这里一直等着你。少年的尾音拉得绵长,让人听了,不由觉得舒适惬意:看到出口了么

    我我要出去爹娘王启的嘴巴张了张,嘤咛半晌,含着哭腔吐出这几个字。

    陈氏已是声泪俱下:娘在这里娘在这里转而又对孟珩道:孟小弟,你让我过去,让我过去看看启儿

    到底是王世孝冷静些,拉着陈氏,劝说她别妨碍少年救人,这才安抚住她。

    孟珩瞥了陈氏一眼,挑了挑眉,继续对王启道:好,你既已看到出口,径直走过去便是。只不过

    少年说到这里,若有似无地轻笑一声,眼角划过一抹狡黠的神态:在出去之前,你须得回答我几个问题。

    王世孝听得少年如此说,倒是一愣,看向少年的眼神有些复杂,口中欲言又止,过了半晌到底还是一言不发。

    王启紧抿着唇,重重地嗯了一声。

    告诉我,孟珩是否去过你的房间少年一字一句地问道。

    没有等了半晌,王启清晰地答道。

    那么,是谁让你吃下那桂花糕的少年继续问道。

    是二叔王启慢吞吞地回答。

    孟珩勾唇笑了笑:好,现在你可以出去了。认真听我的声音,慢慢来到出口处,我倒数三声,你便会醒来。

    三

    二

    一

    话音刚落,王启便悠悠睁开了眼。

    那两只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甫一看到站在旁边的王世孝夫妇,小口一张,便嚎啕大哭起来。

    爹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