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9章 不要跟陌生妖说话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孟珩退至一旁,笑而不语地看着抱在一起哭作一团的陈氏和王启。

    这种家属与康复的患者抱头痛哭的场景,他在现代已经看得太多了。

    孟珩挑了挑眉,转向一旁的王世孝,正色道:如今既已真相大白,启儿也已康复如初,小弟也不得不向大哥坦言一件事情。

    我已在西郊寻妥一处宅院,今日便预备搬过去,不想竟发生了这样的事,不过所幸如今事情已经解决,小弟便想立即着手搬家。

    王世孝一愣,陈氏也听到了孟珩的话,不由得止住了哭泣,转过头来看他。

    孟小弟,怎地如此突然莫不是因为今日之事而做此决定王世孝皱着眉,脸上一片难色:我我和你嫂嫂确实错怪你了,你莫生气,回头我就狠狠教训世朴一顿,看他再敢做出如此恶劣之事来

    是啊,孟小弟,启儿能醒过来还得多谢你。之前我确是心急了些,错怪了你,你可千万别生气啊。陈氏也连忙道。

    孟珩却不为所动,只淡笑道:与此事无关。在此叨扰多时,我早已想向大哥大嫂辞别,只是看那宅院还未寻来,今既已寻到,便绝无再次磋磨之理,还望二位见谅。

    王世孝夫妇二人对视一眼,神情都颇为挫败,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懊恼和颓丧。

    他们本想着少年气质不俗非富即贵,两人机缘巧合之下救了他一命,以后等少年伤愈了发达了,再怎么说也会帮衬着他们一点儿,没想到这下子因为王世朴的胡闹,恩情竟变成了怨仇,这可如何是好

    两人一时都无话,想继续劝劝少年却不知从何说起,都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孟珩将两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可也并不打算出言安慰劝解。

    他只是个收钱看诊的催眠师,除此之外,无论是找上门来的麻烦,还是交往中的人情世故,他都无意牵涉其中。

    更不用说什么因为揭露真相,而导致王家从此兄弟不和叔嫂生隙这些事儿,亦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对他而言,半个多月来将自己收入的大半赠给王氏夫妇,就算是恩情已了。

    与王世孝夫妇再三告辞之后,孟珩独自一人回房收拾东西。

    他的行李并不多,无非几件粗布衣裳,箱笼里的银票,易容用的药泥,还有窗台上的石菖蒲。

    简单打包之后,孟珩叫来驿站上的马车,与站在街边相送的王世孝夫妇再作告别之后,便打算开路。然而眼角余光一瞥,却看到了尚呆滞在一旁的王世朴。

    石菖蒲的药效还未过去,况且刚才孟珩有意塞给王世朴一沓厚厚的蒲叶,导致他现在仍然是一副六神无主形容僵硬的模样。

    而且,他似乎正在挨陈氏的骂。

    也不知是在做给孟珩看还是怎的,半坐上马车的少年只隐隐听得陈氏言辞激烈,似还夹杂着哭腔。

    他饶有兴趣地返身下了马车,便见陈氏果真在对着王世朴责骂数落,一会儿抱怨他害得自己儿子受苦,一会儿又埋怨他惹是生非,与他人结仇。

    孟珩笑着摇了摇头。

    早知如此,当初何必对这个好吃懒做的堂弟太过纵容。

    他走过去看了王世朴一眼,只见他似游离云端,对陈氏的责骂浑然不觉,只嘴唇偶尔蠕动两番,吐出几个不甚清楚的字眼。

    大嫂何必如此责骂世朴兄,想来他也不是有心之举。孟珩淡淡一笑,一脸正色道:不过若是大嫂委实希望世朴兄能够改了这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的毛病,不若把他交给小弟,小弟却是有一良策。

    陈氏一愣,她仍沉浸在儿子昏迷的后怕之中,此时也颇为怀疑地看向孟珩。

    王世孝却赶忙道:既是如此,孟小弟,那世朴就交给你了。说完,他像是甩下烫手山芋般揉了揉太阳穴,拉着陈氏进了门。

    他已经快要被妻子和堂弟之间的吵闹逼疯了,若是那颇有手腕的孟小弟能给予世朴一个教训,倒也省得他从中调和,百般尴尬了。

    孟珩待两人走远,便双手环胸玩味地看着王世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让我来数数你一共做了几件突破我耐性的事吧。

    第一,出言不逊。

    第二,不识好歹。

    第三,找人跟踪。第四,搬弄是非。话到此,孟珩挑了挑眉,眼里的笑意更甚:你做了这么多事,可是作为回报呢,我却只打算对你做一件事,这买卖已经够优惠了吧,嗯

    他说着,微微垂了眼睑,语调也变得轻缓柔和:跟我走。

    王世朴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孟珩盘腿坐在草垛上,单手托腮,兴致盎然地观赏着王世朴的丑态。

    眼下他们身处一座破庙,庙里蛛网横结,灰尘满地,人烟稀少,可有一种生物却是不少。

    女妖和女鬼。

    孟珩早先无意中经过此地时便察觉此处妖气甚郁,如今走进一看,果然见有面容可怖的妖怪张着血盆大口,等着落网的路人。

    他略施催眠术驯服了这几个小妖,便百无聊赖地坐在一边看戏了。

    看王世朴和女妖们的戏。

    王世朴已被他从催眠状态中唤醒,甫一见到这面容妖冶艳丽的女子们便心花怒放,搂在怀中就要调戏亲热一番。然而刚一低头,王世朴的魂儿便快要吓飞了。

    只见刚才还妖娆妩媚的面孔转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青面獠牙白骨森森的骷髅

    那骷髅还伸出尖利的骨指若有若无地抚过男子的面庞,就像是情人间的亲密抚弄一般。

    王世朴一声惨叫。

    他呆愣了三秒,猛地把那妖怪推开,连滚带爬地奔向破庙的门口。

    然而还未到达,便见房梁上骤然悬下一个黑白的身影,白衣女鬼的长发如同黑色瀑布一般倒挂下来,阻挡住男人的去路。

    王世朴一屁股栽倒在地,惨叫不止。

    孟珩忍不住抚掌大笑。笑罢,他斜挑眼角,故意问道:世朴兄,你跑什么你不是向来最爱这些温香软玉脂粉风流的么现下小弟专为你找来如此佳人,你可要好好消受一番哪。

    语毕,他向那女妖斜睨一眼。

    那几个女妖看到孟珩的暗示,忙又围上来,将王世朴密不透风地围在中间,一人撩拨着男人的胸膛,一人抚弄着男人的脖颈,忙得不亦乐乎。

    王世朴却是面白如纸,他瞪着孟珩的双眼有如铜铃,上面还布满了血丝,神态里则充满了仇恨疯狂恐惧和不甘。

    他张了张嘴,想要破口大骂,然而还未等吐出一个字来,整个人便又淹没在无边的恐慌和战栗中了。

    不多时,竟有一股骚臭味从王世朴的身上传来。

    孟珩讥讽地扬了扬眉,他跳下草垛,摆手驱散那些女妖,居高临下地打量着王世朴。

    怎么,这就怕了他绕着王世朴转了一圈,道:啧,孟某生平还是第一次见真有人因为害怕而尿裤子的,没想到在你这儿,倒是开了回眼界。

    孟珩勾唇笑了笑,蹲下身直视着王世朴因为恐惧和羞耻而极度收缩的瞳孔,一字一句地道:既然怕了,那就给我好好记着,有些妖不是你能勾搭的,有些人也不是你能招惹的,懂

    王世朴呆呆地回望着孟珩,喉咙里发出一阵一阵喑哑的嘶吼,形同痴傻。

    孟珩无趣地站起身,冷哼一声,大步跨出破庙,没再看他。

    时间过得很快,待孟珩收拾好翠微林苑,已是半个月后了。

    匾额未换,庭院里的花草树木都叫人修葺了一番,前堂后院的房间也着人一一打扫干净。

    主屋内的家具摆设还都齐全,只是并无这个时代的人喜欢的古玩字画等半点装饰。

    不过孟珩一向不喜欢那些。

    他喜欢的,是在现代时自己那间简洁干净的催眠室。

    枣红色的实木方桌并不宽大,方便拉近他和就诊者之间的距离;桌子一侧是一张米白色的布艺沙发,供精神失稳的患者休息;桌台上面则摆放了一个半透明玻璃瓶,里面总会由助手插上几朵清新的百合。

    或者相较于喜欢而言,那仅仅是一种习惯罢了。

    可惜这里的摆设没有沙发,更不会有瓶插百合。

    孟珩兴致缺缺地歪在床榻上,有意无意地扫视着忙于擦洗桌案摆弄桌椅的仆人,那是一个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少女,几日前被鬻宅坊送来的。

    说实话他不太能适应使唤下人这件事,是以只挑了三五个小厮丫头留下,分派了洒扫庭除修葺花草的工作,其余诸人则都原路遣返。

    而且,自己家里多了这么些陌生人,这感觉令他很是不快。

    你,过来。他眯了眯眼,向那丫头唤道。

    扎着两个发髻的少女忙放下手中的活计,垂着头走过来。

    孟珩从榻上站起身,把庭院中分散各处的小厮丫头们都叫至堂下,站成一排。

    这些人都与孟珩年纪相仿,其中一人还略微大点,然而每个人的脸上却都带着显而易见的忐忑和不安,偷眼打量着这位少年。

    怕什么,我又不会打你们。孟珩道,都抬起眼来,让我看看。

    几位少年少女纷纷抬眸,稍稍好奇地看向孟珩。

    孟珩抿唇笑了笑:很好,看着我的眼睛。他轻声道:然后,我们来定个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