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12章 被妖精围攻了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门外等候的陈平也是一脸急色,他一见孟珩出来才松了口气,赶忙拉着少年道:衙门里又出大案子了不说刑狱司上下人等没见过这等奇案,就连府尹大人也一时无法,我们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只能请你来,这个时间上门叨扰,还望孟先生见谅。

    孟珩摇了摇头,脚下加快了步伐,跟上陈平的步子,道:无妨,陈平兄尽管说便是。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人离奇死亡。陈平面色凝重地道:而且死法奇怪,死者胸前被掏出一个洞来,经仵作验定,乃是掏空心肺而死。这倒还是其次

    男人说到这里,诡异地停顿了一下,半晌,他的喉咙动了动,继续道:问题是,之前已抓捕了一名重大嫌犯关押狱中,可就在一个时辰前,狱卒发现那人也被掏空心肺而死

    男人的声音有些沉重。

    孟珩挑了挑眉,看向男人,脚下微顿:虽说此案紧急,可这种疑案陈平兄该去找提刑官破案才是,孟某虽可让人口吐真言,面对死人却也别无他法。

    虽说顾客至上,然而能分清顾客的要求是否合理对口,对一个专业人士来说则更为重要。

    陈平忙开口道:我并无此意。只是怀疑陈平斟酌了一下,压低声音,决定坦诚以告:一则怀疑狱中出了内奸,此人放凶手进入牢中杀人灭口,所以还想请先生寻个时机,将牢中上下人等都审问一遍,问出忠奸;二则此案作案手法如此狠辣奇绝,乃陈某生平仅见,所以我不得不怀疑是

    有妖作祟孟珩眯了眯眼,接道。

    这个时空确实与众不同,妖魔鬼怪不是活在传说故事中,而是实际存在于现实的,虽然大多数人并不像孟珩一样有机会亲眼见到这些妖怪,但坊间时不时传言的怪力乱神之事已足以使一部分人相信,妖精是真实存在的,并且与人类相隔未远。

    陈平眼睛一亮,叹道:孟先生果然如传闻所言,乃是不世出的高人还请先生定要随我去衙门察看一番,揪出元凶才是

    孟珩丝毫未被陈平激动的情绪感染,他睨了眼陈平,淡淡道:走吧。

    心里却无端生了丝怨怼。妖精什么的,到底是比人要难对付些,这回总该多收几百两银子。

    哦还有,别先生先生的叫了,如此称呼一个比你小岁的人,不别扭么孟珩斜了斜嘴角:不介意的话,喊我孟珩或是孟大夫,不然孟小弟也可。

    虽然算起来自己的真实年龄未必比陈平小,陈平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可现在让他揣着一张嫩脸装资历,还真是有些拉不下脸来。

    陈平爽快地应了一声,拉着孟珩的步伐更快了些许。

    孟珩看着牢房内死相惨绝的人,眉头深锁。

    他感到了一股浓重的妖气。

    而且,这股夹杂着血腥味的妖气还带着一股令他感觉熟悉的气息。

    孟珩的脸色变得凝重。

    自他穿越到这个时空以来,便能够时不时地感受到妖精的气息,遇到妖精,和妖精发生碰撞,而尤其在那股诡异的异痛袭来之后,他对妖气的感受则更为敏锐。

    他现在可以确定,杀了这个人的妖精一定是他曾经遇到过的,甚或,那东西现在就在这牢房的附近,并未离去。

    他飞快地在脑内思索起来。

    孟小弟,你有什么高见陈平见他半日不语,忍不住出声问道。

    孟珩沉吟了半晌,低声道:跟你猜测的情况一样,第二种。

    那该如何是好陈平心下突地一跳,忽然觉得背脊有些发凉。

    孟珩正待要回答,蓦然感觉那股气息有变,他脸色一变,低声喝了句跟我来便拔腿奔出牢房,追随着那股气息而去。

    陈平一愣,也赶紧追了过去。

    然而他甫一出牢房,便被一股迷雾遮挡,环顾四周,却发现不知何时牢狱门口已被一片雾海包围,而少年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这片雾海之中,茫茫不知所踪。

    登时他心下又惊又疑,额头禁不住冒了一层冷汗,后背也汗湿一片,站在原地呆愣半晌,终是身体僵硬地退回了牢房之中,又过了良久,那雾气才消弭下去。

    可少年终究是不知去了哪里,难不成会被那妖精给

    陈平不敢想下去,他抹了把头上的汗,脚步有些踉跄地回了衙门。他要守在衙门里等着,不管少年是生是死,他都得第一时间知道才可。

    却说孟珩一路追随那股妖气而走,直至京郊一无人之地才住了脚步。

    那妖如此狠辣恶毒,他也是故意随它走到偏僻人少的地方才驻足的,否则误伤了他人,或以他人为要挟,就有些棘手了。

    只见眼前这片林子,却正是他曾经寻找石菖蒲所至的箕尾山,此时月上梢头,风声渐重,成片的树叶飒飒作响,平白无故地添了几分凄绝惨淡的气息。

    再加上愈益浓重的妖气,此地倒是绝佳的妖精们的狩猎场。

    只不过谁是猎人,谁是待宰的猎物,可就不能轻下结论了。

    孟珩身形笔直地立于簌簌落叶下,扬声道:既把我引到这里来,就不必躲躲藏藏的了,现身吧。

    话音刚落,便有阵阵呼号嘶吼和凄异啸声连绵而来,不绝如缕,宛如丧钟悲鸣。更有一阵狂风乱作,卷起一地落叶。

    孟珩看着忽然现身的妖精们,眯了眯眼。

    眼前共有十多个妖精,成包围之势渐次向他逼近,在黑夜的掩盖下,他们都褪去了白日的伪装,露出了自己原本的模样。

    凶残而贪婪,狠毒而绝情。

    而孟珩一眼就认出了正面对着他的妖精画皮精。就是那个被他撞见和王世朴纠缠在一起的女妖,眼下脱去了人皮的她面目骇人,青面獠牙之上甚至还挂着几滴鲜血。

    一股积久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原来是她制造了那起悬案,还杀害了狱中那个无辜的嫌犯。

    孟珩转了转视线,看向她身旁的妖怪,不由得玩味地挑了挑眉。

    熟人还真不少。

    赵员外家吓倒赵夫人的那只荷花精,寻石菖蒲时遇到的妖艳女狐,还有之前几个被他整治过的妖都在此列。

    看来大家是打算集结众人之力,一气呵成地把他这个老仇人干掉了

    很好。

    孟珩勾起唇角笑了笑,表情淡然,他甚至悠然地盘腿坐在了地上。

    画皮精嘴里发出一声嘶吼,似是被孟珩的举动激怒,两只血红的眼珠更缠满了诡异的煞气,白骨森森的手指也蓄势待发,仿佛随时都能冲过来把孟珩撕成碎片。

    围在他左侧方的荷花精围在他右侧的狐妖,还有背后的几只妖怪也都嘶吼着,摆出一副虎视眈眈的姿势。

    眼下的情景对他很是不利,众妖成包围分散之势,他视线所及的只有面前的三个妖怪。

    这种形势下,想要迅速而准确地对众妖用眼神施之以催眠术,可能性微乎其微。

    然而越是有挑战性的场面,他就越从心底深处感到一种蠢蠢欲动的兴奋。

    少年的嘴角不自觉地弯起,眼睛亮得惊人。那双眼眸里的光彩仿佛把明月星辰的光辉都收拢其中,使他那张平庸的面庞仿佛也褪下了粗糙的伪装,变得异常夺目耀眼。

    孟珩从袖子里掏出一支短笛,修长的手指在上面暗自摩挲。

    这是他自穿越过来就准备好的,用湘妃竹精细制作的一支短笛,音域宽广,尾音嘹亮,作为便携式催眠曲的演奏乐器,刚刚好。

    他轻轻地扫了一眼面前神色各异的诸位异类,淡笑一声,将竹笛举到唇边。

    形状优美的薄唇微抿,白皙修长的手指优雅地覆在音孔上,飘渺悠扬的曲调洋洋洒洒,登时飘散在这广阔的天地间,转瞬之中便攫取住了所有人的注意。

    众妖的脸色莫不是一变。

    这曲子虽壮阔悠扬,沉郁悦耳,然而细听之下,却感到一股莫名的阴沉力量席卷而来,铺天盖地,宛如一只粗壮的手,紧紧地扼住了他们的咽喉。那只手的力道如此之大,大到甚至于将他们所有的意识都狠狠地拽了过去,拖入一个水流湍急深不见底的漩涡之中。

    有妖怪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

    画皮精是这众妖里修为最强大的,她极力顶住这乐声的冲击,将自己浑身灵力集中与爪上,目眦尽裂地朝席地而坐的少年奋力一击。

    孟珩眯了眯眼。

    不得不承认,有生物能从这乐曲下获得一喘之息这个事实,还是让他有些不快。

    他剑眉斜挑,手上指法一变,那本来悠扬嘹亮的乐曲蓦然音调一转,突然变得诡谲悲凉,仿佛有滚滚怒涛和无边阴云在天际变换交织,震人心魄。

    画皮精惨叫一声,那离孟珩仅一寸之隔的利爪突地僵在原地,既而猛地缩回,紧紧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哀嚎不止。

    其余的妖怪也都鬼哭狼嚎,哀天叫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