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13章 妖怪队伍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孟珩的眼眸愉悦地眯了起来。

    这支贝特鲁的镇魂曲是自己在集体催眠中最喜欢用的曲子,前半部分辽阔悲壮,后半部分压抑诡谲,就像是恶魔的手一样,能够轻而易举地勾出听者埋在心底的阴暗面。

    然后借由这滔天释放的阴暗面,让听者就此沉沦,一醉不醒,任自己摆布。

    他曾经对着自己桌前的盆栽用钢琴弹奏这首曲子,一曲终了,本来绿油油的兰草生机全无,凋敝不堪。

    这首曲子从来没有出过错。

    只是有一点没想到,妖怪这种生物比人类和兰草面对镇魂曲时的反应更为激烈,似乎也更为痛苦。

    大概跟体质有关孟珩无聊地想。

    他放下竹笛,站起身,负着手从这些妖精面前走过。

    这些刚刚还凶神恶煞的妖怪们此时已经气焰全无,仿佛被抽走了灵魂一般,目光呆滞身体僵硬地矗在原地,或蹲或倒,或仰或趴,了无生气。

    即便孟珩从他们身边走过,也全无反应。

    孟珩笑了笑,唇边挑起的弧度优雅而邪恶:你们说,接下来我该如何处置你们才好,嗯

    少年停在画皮精的面前,挺直着背脊而立,身材颀长的他看起来就像是这群妖精的王者,神情淡然中透着一抹倨傲。

    彼时月已高挂,风声渐止,如水月华洒下一地皎皎银光。

    孟珩双手捧着一卷油纸,往前递了递,淡然一笑道:大人,凶手就在此了。

    陈平看着神情淡然的少年,心里的滋味颇为复杂,说不上是担忧之后的喜悦,还是略夹杂着些疑惑的惊讶。

    然而眼下却不是细细追问的时机,他接过孟珩手上的油纸,退了几步,递给坐于高堂之上的府尹大人。

    府尹大人也是面带疑惑地接过,然后将那油纸缓缓地打开,目光触及之后,却是当场吓呆到原地。

    陈平一见,也忍不住抬眼去瞧,这一瞧却是比府尹大人的反应更大,他猛地后退了几步,指着那油纸口不成声地道:这这是

    却见那油纸里包着的,不是别的,正是那画皮精褪下的妖艳人皮,此时却是皱巴巴的,甚是可怖。

    孟孟小弟,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府尹大人勉强压下心内的惊惧,强装镇定地问道,不过他话刚问出口,脑内却骤然闪过一道猜测,顿时将心下的忐忑畏惧都抛诸于脑后,忙补了一句:难道是那个东西

    他之前就这桩悬案与陈平讨论过,两人都认为此案之离奇不外乎那两种情况,而现在看来却是第二种更为匪夷所思的情况了。

    正是。孟珩微微点头:此妖名为画皮精,原型乃是长着青面獠牙血盆大口的骨精,专以妖艳人皮为伪装,扮作人间美貌少女迷惑人类男子,一旦得手,便凶相毕露,贪欲横生,挖取人类男子的心肺而食,手段极端残忍。

    原来如此。府尹大人听得心惊肉跳,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油纸上的画皮,脸色变得凝重。

    那孟小弟是如何发现她的可捉住她没有可被她所伤没有府尹大人复又追问道。

    昨日晚间我与陈平兄一起到狱中察看囚犯,忽感到妖气大盛,便追随而去,于京郊野外追上此妖,且一并发现了此妖洞府内残留的男子心肺等铁证。孟珩不慌不忙面色平淡地答道:只是此妖修为甚高,我也只能将其赶出京城,叫她发誓从此后再不害人罢了。

    孟珩说道这儿,声音里不见一丝波澜。

    府尹大人听到未能捉住此妖,脸上不由得有些失望,再一想到有物证,又面上一喜,道:哦那洞府在哪里孟小弟可还记得

    有物证再加上手上这张人皮就可以结案了,那妖跑了也就跑了,总不能像人一样抓回来,万一压不住她再叫她伤了人反倒更加糟糕。

    他倒是丝毫没怀疑这单薄的少年能与那妖对抗一二,毕竟少年名扬在外,又展示过自己那高妙本领,想来有一些伏魔收妖的本事,也是不在话下。

    孟珩道:那洞离此地并不远,大人只须派一些人手随我一齐前往便是。

    好好,本官这就叫陈平领着手下人同你一齐去。府尹大人拍案决定道。

    其实有时候,案情的了结并不执着于作案手法作案动机之类的细节,普通民众更加需要的,只是一个能够承载他们愤怒情绪的罪魁祸首。

    它就像一个缺口,将滔滔不绝的怨恨与悲伤都发泄出去,以此来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

    顺天府将这件悬案的结果公布出去后,被那画皮精所害男子的家属们都异常愤怒地冲向画皮精的洞府,小心翼翼地把那些残骸遗肢收起来埋葬,然后便一把火愤而烧掉了画皮精的洞穴。

    如此过了一月有余,这件事才在众人的视野中渐渐淡去。

    京城西郊翠微林苑之内。

    孟珩负着手在这些站成一排的大小妖精们面前走过。

    没错,眼下这些站在少年面前的妖精们,正是一月前还凶神恶煞张牙舞爪地想要吃人的猛兽恶鬼。

    而现在,他们全都老老实实地听从孟珩的吩咐,排成一队,低眉顺眼,一动不敢动。

    这就是催眠的力量。

    孟珩扫视着这些颇有点垂头丧气的妖精们,心情愉悦。

    先是经由镇魂曲一曲洗魂,把这些妖精们的大脑狠狠地洗刷一遍,震得他们手足无措忘乎所以,根本想不起来要吃人的目的,再通过声音的诱导眼神的暗示和巩固性的谈话,逐次加深催眠效果。

    待到他们回过神之际,就已经太晚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已经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他甚至给他们每只妖都排了编号,从001到016,足可凑成一支妖怪队伍。

    那只画皮精也在其中。

    是的,孟珩考虑一番后做出的打算便是把那画皮精驯服在手下,而非交给官府。

    在这个时空待这么久了,妖魔鬼怪他见了不少,可能与之抗衡的降妖师道士却是很少见,若把那画皮精交给官府,他相信并没有什么人能够稳妥地制服住她。

    况且,对妖精赶尽杀绝并不是个万全之策。

    本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这茫茫天地间,无论是人还是妖,都无非是这食物链上的一环而已,人食肉,妖食人,因果轮回,天道如是。

    而孟珩,从不想扮演什么人类的卫道者的角色。他之所以将这些妖收服,只不过是因为他能够收服,如此而已。

    孟珩于妖精们面前站定,悠然淡笑道:现在,我要你们把五日内的起居饮食都报告给我听一遍,001号,从你开始。

    001号,正是那个画皮精。

    此时她已老老实实地收敛起自己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变幻成一副乖巧少女的样子。听到孟珩点名,忙收起自己刚刚忍不住露出的利爪,颇有些不甘却仍不得不答道:放心吧,孟公子,孟大爷,奴家最近五天可都是连一丝丝的肉腥都没碰呢,可馋死我了

    画皮精说这话时,也不忘一副娇嗔软媚的姿态,甚是勾人。

    孟珩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果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002号,你说。

    002号是那赵员外家池塘里的荷花精,却是个高挑青年的模样,被孟珩唤道,抬起头不疾不徐地道:五天之内,日日饮荷塘水为生,并未食肉。

    很好,003号,你呢。孟珩接着道。

    我也没吃肉,只吃吃后山的野草。兔子精003号忙道。

    不吃肉我吃什么都没兴趣了,天天就舔自己的爪子了有气无力的蜈蚣精012号道。

    孟珩点了点头:不错,对于这种保护生态节省粮食的行为,大家要踊跃学习。下一个。

    众妖又惊又怨地睇了一眼蜘蛛精,却没人敢对孟珩有什么怨言。

    我已经改邪归正,这几日只学着人家做饭下厨,并无食肉。少年模样的狸妖013号语气淡然地说道,只是话刚落下,他的眼睑却极快地眨了一下,然后迅速地垂下,半遮住眼眸。

    视线一直追随着这些妖精的孟珩眯了眯眼。

    013号虽语气平静毫无破绽,可唇部线条却略显僵硬,说话时口型很小,几无大的开合。

    孟珩笑了笑:说实话。

    狸妖一愣,却极快地恢复了镇定,他又用平静的语气将刚才那句话重复了一遍。

    孟珩嘴角边的微笑逐渐扩大,他眯着眼打量了一遍这些妖精,轻声道:看来相处这么多天下来,某些人似乎却对在下还有少许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