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14章 蹲起运动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这句话撂下,妖怪们却一时都没明白,面面相觑地怔在那里。

    唯有013号狸妖眼里闪过一道不明的神态。

    我再问你一遍,说实话。孟珩嘴角微挑,眼睛里却不见了笑意。

    狸妖的手悄悄握成了拳。

    这么多天以来他已经受够了,每日被这人逼着上山食草不说,还被禁止使用灵力,用脚力从城东头跑到城西头,再从城南跳到城北,说是什么跑步锻炼,其实就是变相折磨他们,以泄私愤。

    他们这些妖何时受过这等磋磨

    他实在无法忍受,发疯般地想念人肉的滋味,便背着少年跑到那背街暗巷,杀死了一个无人管的乞儿,饕餮一顿。

    可眼下既然被发现了,他就只能

    狸妖抬眸飞快地看了眼面前笑眯眯的少年,暗自攥紧了埋在袖子里的双拳,眼角划过一抹孤注一掷的狠意。

    这就是实话。他乖顺地说道,然而话到此却停顿了一下,语气突变,那埋在袖子里的双拳猛地变成利爪,向少年袭去。

    受死吧狸妖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双眼不由自主地怒瞪着少年。

    孟珩却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笑脸。可那眼神里的温和却转瞬间消失不见。

    漫天的阴翳和翻滚的波涛弥漫上来,本来澄澈干净的双眸仿佛拉开了一个望不到底的深渊,一下子把对方紧紧地拉下去。

    不过片刻,狸妖已经呆若木鸡,毫无抵抗之力。

    然而孟珩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就在刚刚施术的一瞬间,他又感到那股熟悉的极寒异痛袭来,而且这回却伴随着那隐隐滋生的温暖气息,可这两股气息的交缠却使得那痛感更强烈了几倍,让他不得不拼尽自己所有的意志来抵抗它。

    孟珩狠狠地咬住了牙关,握成拳的手心中指甲掐进肉里。

    他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动了动唇,轻轻吐出两个字:蹲下。

    狸妖不由自主地听从了少年的指示。

    站起。孟珩继续道。

    狸妖听话地直起了身子。

    好,很好。孟珩笑了笑,道:蹲下站起蹲下站起如此反复,没有我的命令可不许停哦。

    本来还剑拔弩张的狸妖经由少年几句话,竟像个玩偶似的,机械地重复着蹲下站起再蹲下再站起的运动。

    在场的诸位无不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孟珩双手环胸站在这群妖的中间,沉声道:如你们所见,这个新的运动形式叫做蹲起,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我不介意你们跟他一起做。

    妖精们齐刷刷地摇头。

    既是如此,希望诸位都以此为戒孟珩还想说些什么,然那股剧痛又猛地铺天盖地袭来,只觉心中似有千万蚂蚁在嗫咬一般,使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少年闭了闭眼,既而轻声道:都各自散去吧。

    妖精们庆幸地一哄而散。

    孟珩的脸色愈发苍白,额头上不知何时冒了一层冷汗。

    他在原地呆了许久,可愈发觉得晕天眩地,力不可支,终于倒在地上,四肢不由自主地蜷缩在一起。

    却在倒地的一瞬,身体不经意间碰倒了一旁的青瓷花瓶,花瓶摔得粉碎,尖利的碎瓷片划破了少年白皙的手掌,鲜血汩汩而出。

    就在这一瞬间,少年像是闻到了什么美味的东西一般,眼睛里迸发出狂热的欲念。

    孟珩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他的情绪鲜少有如此起伏,然而之前的情景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震撼。

    他刚刚,喝了自己的血。

    本以为会是令他作呕的感受,没想到却竟然如同琼浆玉液一般,险些令他情绪失控。

    甚至,随着这股血液的流入,体内翻滚不止的异痛竟也渐渐消逝,与此同时,身体也变得格外轻快。

    想到此,孟珩的神色更加凝重。

    虽然他早已察觉原主的体质似有异常,可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嗜血,而且是嗜自己的血。

    他曾经面对过血腥,可从来没有如此的欲念,不过结合刚才的情景,却是可以推测为两种情况。

    一则,他只有在身体异痛袭来时才会有嗜血的冲动;二则,只有他自己的血才能勾起他嗜血的冲动。

    孟珩的脸上拧出一个阴沉的微笑。

    他是一个催眠师,见过种种常人无法见到的怪像。诸如有些人认为自己是误留在地球上的外星人,总会在自己身上做一些奇怪的实验;有些人认为自己体质与常人不同,常会抽取自己的血液研究

    那是常人无法理解的精神地狱。

    他倒是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踏足其中的一天。

    孟珩的嘴角玩味地挑起。

    如果面前是地狱,他便要与那地狱的业火一较高下;如果面前只是浅勾,他便只需不屑地踏过,如是而已。

    他从榻上坐起身,抖了抖略有些褶皱的衣袖,踏过沾满了血迹的碎瓷,走出门外。

    上次的意外就像是小插曲一般无声无息地从流水一般的日子里晃过,似乎不留痕迹。

    孟珩看着手上的名帖,皱了皱眉。

    顺天府刑狱司陈平。

    这已经是陈平连续第四日给他递名帖了,再推脱的话,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算算日子,名帖上写的家宴日期好像就是在今日。

    小罗,备马车来。他对面前等候吩咐的罗云道。罗云应了一声,脚步轻快地跑走了,看样子颇有几分高兴。

    陈平是要邀他去给顺天府府尹大人祝寿。

    顺天府府尹这种级别的高官自是不可能亲自写邀请函邀请一个江湖人士去参加他的寿辰家宴的,因而便叫陈平以他自己的名义邀请孟珩。

    对于这一点上层人物的心理,孟珩还是能看透的。

    然而就算这样,他对这些应酬交际也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在催眠这个领域,他向来凭借的是自己的实力,过去是这样,以后也更会如此。

    不过至于陈平本人,他对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知遇之恩的,这个人情,孟珩记得,因此也不能太过拂了他的面子。

    如此想着,孟珩起身去了被他当做研究室的东厢房。

    此时正是上午,阳光堪堪从东边照过来,甫一推开房门,便有芬芳而温暖的气息扑鼻而来。

    东厢房里培植着各种各样由妖精们上山采来的药草。除了现今已经栽了连片的石菖蒲外,还有首乌藤秋茯苓等等,其中有一些草药,他命妖精们施以灵力萃取精华,裹以糯米,做成了胶囊,功效可事半功倍。

    他从一旁柜子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木盒,捡了一些能安神解乏集中精力的胶囊置于木盒之内,想了想,又寻出一个平日里闲来无事时做的香囊,放入袖口之内,这才关门离去。

    后又回寝房换了身稍显正式的衣裳,便唤上罗云,乘着马车出门而去。

    没成想半道上便遇见了往翠微林苑赶的陈平。

    青年在外面勒马惊呼:哟,这不是小罗么既而惊喜问道:我就知道孟小弟一定会来小罗,孟大夫在里面吧

    却不待驾车的罗云回答,就闻马车里传出一道清越好听不疾不徐的声音来:承蒙陈平兄邀请,小弟不敢不来。

    陈平不由得哈哈大笑。

    少年总是这样,自他在街头认识他那天起,就总一副不急不缓云淡风轻的样子,审案时这样,情况有异时这样,拒绝人时这样,现在也这样。

    话说得倒是严丝合缝,恭谦谨慎得很,可如果没有那语气里那叫人恨得牙痒痒的无谓态度,这话却会可信得多。

    陈平一把掀开马车帘,跳了进去,待稳住身形,看向少年时却是一愣。

    马车帘子被卷起,外面的阳光照进来,洒了少年满身。

    少年身着一袭水蓝色锦缎衣袍,衬得那本就有些苍白的脸庞异常白皙,一头乌发被高高地绾起,束以月白色的和田玉玉冠,更为少年平添了几分温润恬静。

    陈平鲜少见少年这样穿着,他眨巴了几下眼,哈哈一笑,轻拍上少年的肩膀,嬉笑道:果然人靠衣裳马靠鞍啊,孟小弟你这么一打扮,可比平时俊多了

    孟珩斜睨了青年一眼,不着痕迹地躲过肩上的手,淡淡道:为府尹大人祝寿,总不能失了礼数。

    嗯,对对。陈平有些尴尬地收回手,目光乱窜之下瞥到了孟珩身侧放着的精致木盒,眼睛一亮,忙问道:孟小弟,这是何物可是给府尹大人备的贺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