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15章 胶囊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嗯,只是一些薄礼而已。孟珩道,他从袖中掏出那个香囊,递给陈平:这是小弟闲来无事时做的小玩意儿,夜间睡眠时放在枕侧可有安神助眠的功效。

    哦这是给我的陈平一喜,忙伸手接过,只见那香囊做得虽不甚精致,与铺子里卖的相去甚远,然而放在鼻尖嗅闻,却果有一阵沁人心脾的药香袭来,只闻一下,便觉得神清气爽,浑身上下都自在了许多,便连忙道谢:孟小弟有心了,这孟大夫亲手制的香囊果然是与众不同啊。

    孟珩抿唇淡淡一笑,没再说话,他微阖上眼睑,靠在靠垫上闭目养神。

    陈平见此也不再说话,只吩咐外面的罗云牵好了马,驾稳了车,便也同坐车内闭目休息。

    顺天府府尹李大人的府邸离翠微林苑颇有些距离,马车驶入京城中心一处繁华地段又走了些许时刻,才抵达李大人府邸。

    孟珩与陈平跳下车来往内看去。

    红门朱瓦,画栋雕梁,果然是高门大户的风范。

    两人在小厮的引领下登门而入,只见一路张灯结彩,热闹而不失秩序,喜庆而不失庄重,确是官家之风。

    两人径直来到后花园的设宴处,便见李大人正被众人众星拱月地围在中间,满脸喜色地与诸人寒暄交谈,周围祝寿之人也都是锦衣华服玉冠博带,你来我往,交谈甚欢。

    孟珩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

    一眼望过去,有几人他认识,曾经到翠微林苑求过诊,也有几人是自己亲自上门出诊的,现下看来都神采奕奕。

    此时李大人似注意到了两人,视线往这边看过来,那几位和孟珩有过来往的也纷纷转过视线,见是孟珩,都面上一愣,又不由得一喜,彼此之间对着少年兴致盎然地谈论着什么。

    陈平见此,忙拉着少年便往李大人面前凑,将自己准备的一幅古玩字画作为寿礼呈上,而后还不忘推少年一把,嬉笑道:大人,下官可是好不容易才把孟大夫给您请来,您可要好好盘问他一遭才是。

    身着便服的中年男子哈哈大笑,不甚在意地摆摆手,道:孟小弟悠游自在,不受拘束,当然不是我等俗人可以约束的,能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语罢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忙回身向众人介绍道:诸位,这就是我跟你们提的孟大夫,不仅能洞察人心,医天下人所不能医之心疾,更有立断真伪明辨忠奸的奇门遁甲之术,可谓是真正的青年才俊啊

    哦果真如此众人听了这话,都颇有些兴致,禁不住拿眼打量着孟珩,却见少年虽身形颀长挺拔,衣着得体,可却相貌平平,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目光里不禁更是充满了好奇和怀疑。

    哈哈,李大人的话我等可以作证。几位见识过孟珩手段的忙接道:只不过,我虽知孟大夫可以医心疾,却不知竟也有奇门遁甲之术,孟大夫,你藏得颇深啊

    是啊是啊,这可不太公平,孟大夫,既然今天你的绝技叫这李大人捅破了,你就露一手好给我们开开眼嘛。其他人一听更是来劲,纷纷起哄道。

    毕竟奇门遁甲这种东西从来都只听江湖术士忽悠过,却从没见过真的,这回既是府尹大人都称赞了的,那必不会有假。

    这么一想,这些个高官贵族们,都纷纷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少年。

    然而却也有几人始终冷眼旁观,本就对孟珩这种邪门歪道不屑一顾,这会儿见众人竟都捧着少年,心下更是鄙夷。

    不过是江湖术士。有人出声冷冷地道。

    气氛瞬间僵硬了一下。众人的脸色也都有些难看。

    李大人拧了拧眉头,却也不好说什么。

    孟珩的眉心也微不可见地蹙了一下。

    作为一个催眠师,他最不喜欢古人的一点就是,他们总把催眠术误认为是具有唯心主义性质的术数之学。

    这让他一个来自现代社会的唯物主义好青年总感到很滑稽和愚蠢。

    更何况,他的催眠术向来是论时辰收费的,何时沦为众人的观看物了

    他淡淡地抿唇笑了笑,对他们的期待或是嘲讽并不作回应,只向李大人拱了拱手以示歉意,不卑不亢地道:小弟前些日子确有些身体不适,是以推脱再三,还望李大人见谅,为聊表歉意,小弟特备了一份薄礼,也算是为大人祝寿。

    语毕,孟珩把手上的精致木盒呈了上去。

    众人的注意力瞬间被这木盒吸引,把刚才的尴尬抛诸脑后。

    李大人颇有些好奇地接过木盒,大家的目光也都追过去,心下都不禁猜测着,这么一个能人异士到底能送什么宝贝。

    却见木盒被缓缓打开,里面并非什么能辟邪驱魔的如意棒桃木剑,也不是什么亮光闪闪的金丹妙药,却是一粒一粒形状甚为怪异仅有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东西。

    说它是药丸吧,可它的外面似乎裹着一层硬硬的半透明的米白色材质,能吃吗

    说它是什么驱邪用的玩意儿吧,这么小又能有多大用

    李大人也是一愣,他小心翼翼地从盒子里拈起一粒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半晌之后也无甚结论,只得怏怏地放下,问道:孟小弟,可否为我讲讲,这究竟是何物李某孤陋寡闻,着实没见过。

    孟珩略一点头,简而言之:胶囊。

    见众人齐齐愣住,不得不继续解释道:此物有稳定心神安眠解困消除疲劳之用,乃草药萃取精华之后,裹之以糯米为壳制作而成,以水就之服用,可药效大增,事半功倍。

    哦众人齐齐惊叹道。

    原来还是药丸啊,而且是孟大夫独家制作的,做法服法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啧啧,一定非常管用。

    众人联想到少年一贯的手段,不禁更对这胶囊艳羡不已。

    李大人也是一脸惊喜,忙把木盒收到一边,叫下人拿去放好,喜不自禁地对少年道:难得孟小弟有心了一路远途,还请快快就坐。言辞间更添了几分热络。

    孟珩扯了扯嘴角,道几声无碍,便有些迫不及待地挪腾到角落里的几案边坐下,悠闲地给自己斟了杯茶。

    然而隐约之中,他却总感觉有一道视线若有若无地扫过来,让他十分不适。

    他皱了皱眉,端起茶杯举至唇边,轻轻啜饮一口。

    宴会直至晌午才正式开始。众人于两侧矮几旁各自就坐,李大人先站起寒暄了几句,又豪饮一杯先干为敬,赢得一片叫好声,诸人也都放开了,各饮一杯作为回敬。

    孟珩却是悄然放下了酒杯,斟了一杯清茶,以茶代酒。

    他身侧的陈平注意到了少年的举动,凑过来嬉笑道:怎么孟小弟居然不喝李大人的敬酒小心我偷偷告诉李大人去。

    孟珩斜睨他一眼,淡淡道:我从不喝酒。

    哦这倒是奇了陈平打量了少年几眼,见少年神色平淡不像在诓他,便打趣道:我道孟小弟是个无所不能的,却原来喝不得酒啊,哈哈,看来果然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我就特别能饮酒。

    说罢,语气里还颇有几分得意。

    孟珩好笑地摇了摇头,自顾又斟了杯茶,并不理他。

    他不是喝不得酒,而是从不喝酒。或者说,一切有损于神经系统有碍于神志清醒的东西,他都会远离。

    而酒精,恰恰是最能麻痹人的神智,摧毁人的神经的东西。

    况且,喝了酒之后的那种意识漂浮昏昏沉沉的感觉,他很不喜欢。

    他需要保持意识的绝对清醒,无论何时。

    恰在此刻,有一道声音来,打断了孟珩的思索。

    孟大夫,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来人声音里饱含着笑意,手上还端着满满一杯酒:上次的事儿还没好好谢你,这回我先敬你一杯说罢,便仰头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孟珩抬眸看去,原来是自己诊治过的刑部员外郎崔大人,便也扯出一个笑脸,与他寒暄了几句。

    却见此人还不走,放下酒杯表情颇有些不自在,半遮半掩吞吞吐吐了半晌,才道:孟孟大夫,你的医术实是高明,上次经你诊治过后,我就再没犯过那毛病,只不过

    他嘿嘿笑了两声,又道:只不过我这心里总有些不踏实,不知可否也给我几粒胶哦对,胶囊

    孟珩挑了挑眉,视线在这崔大人脸上盘旋了片刻。只见他面色红润,眼神清明,精神饱满,可知那癔症已经是完全好了。

    症状已消,却还来要药,只能说是贪欲作祟。

    不过么

    孟珩薄唇一勾,笑道:崔大人想要胶囊,自是没问题,只不过这胶囊作为专门给李大人准备的寿礼,制作过程颇费了一番周折,恐怕短期内是不好再做成的。

    这崔大人为难了,可一听到那胶囊果真是孟珩费尽心思制成,心里却是更想要了。

    不急不急,孟大夫慢慢制作便可,我等着便是,等着便是。踌躇了一会儿,崔大人只好如此说道。

    孟珩嘴角边笑意更盛:不过若要想快速制成,也不是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