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21章 疑点重重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咣当一声,竹笛从孟珩的手中滑到地上,与青石板敲击,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

    孟珩咬着牙,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

    是他大意了。

    自他来到这个时空以来,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强悍的妖怪,竟能从自己的笛音中获得一喘之息。

    不,或许是因为体内那翻滚的异痛的缘故,使他催眠曲的吹奏都有些力不从心。

    此刻,他的肩膀正被这妖怪用利爪狠狠地抓着,有淡淡的血腥味传来。

    孟珩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他的理智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鲜血的味道与不断冲击神经的异痛来回交织,他只觉得体内仿佛有一股鬼魅般的力量在叫嚣着冲破一切桎梏。

    所有钳制住他的东西都该死

    孟珩发疯般地怒瞪向女妖,口中可见隐隐泛着寒光的牙齿,他已经被那疯狂的念头驱动,下意识地就想扑过去咬死她。

    就如同那些凶相毕露的妖精们一样。

    然而就在这时,女妖似是先一步察觉到孟珩的意图,她爪上力道猛地增了十分,骤然之间没入了孟珩的肩膀。

    尖锐的刺痛随之袭来,浓重的血腥味铺天盖地。

    可与此同时,身体上的剧痛却使得孟珩的神智有了一瞬间的清醒

    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容忍自己的意志脱离掌控之外,尤其是任由它变得同野兽妖魔无异。

    如果是那样,那他作为催眠师本身的存在就已经荡然无存。

    孟珩竭力咬紧牙关,太阳穴上的青筋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你给我,住手。他一字一句地道,那如深渊星海一般的眼眸里已布下了天罗地网。

    强与弱的转变,只在一瞬之间。

    少年被人发现的时候已是夜幕时分,偶然经过这条暗巷的路人闻到一股无法忽视的血腥味,便大着胆子叫人同自己一同摸进了暗巷,提着灯一照,却发现一个血流了半身的人来,登时吓得腿软,慌忙之中便吵嚷起来,引得更多人围观。

    这围观的人群见此人奄奄一息,又因其脸上沾了血,分辨不清到底是何人何身份,一时都有些拿不定主意,既不知此人究竟是死是活,也不知该把这人送到衙门还是医馆。

    却有一人,望着地上躺倒的少年,神色忽地一变。

    黎青,过去探探情况。这人沉着声音道。

    被唤作黎青的人低低答了声是,便动作利索地走过去,蹲下身探了探少年的鼻息。

    主子,人还活着。他立即返身回去道。

    男子点了点头,眸色变得愈发深沉,他略一沉吟,道:着人把他带回府好好将养,差几个大夫给他诊治,务必不许有差错。

    是。那护卫答道,随即便身形飞快地隐没到了黑暗中,不多时,便叫来了一辆马车,连同一个人来,一齐把那受伤的少年小心翼翼地抬到马车上,驾车而去。

    随后,那站在人群外侧的男子也悄无声息地随马车一同而去。

    围观的人群见此情景,彼此虚头巴脑地议论一阵,方兴趣减淡,渐渐散开。

    却说那叫人将少年带走的人,正是那日于翠微林苑拜访少年的肖彧。

    他本与护卫黎青在这附近一家客栈内等待消息,完事之后经过这条暗巷,见里面似有喧闹之声,便进来探看,没想到却看到了那个人。

    孟大夫。

    少年此时狼狈的模样与当日在翠微林苑见到的淡然姿态迥然不同。那总是噙着一抹笑意的唇此刻紧紧地抿着,无一丝血色,那双暗藏锋芒的眼眸也闭着,半点生气也无。

    看起来是受了很重的伤。

    坐在另一驾马车上的肖彧不由得眉头紧锁。

    那日在翠微林苑与少年的一番长谈可以说并未获得什么有用的情报,少年的态度越坦然毫无遮掩,反倒叫他越感到疑雾重重。

    名为医者,却偏偏医天下大夫所不能医之心疾,模样普通,却竟有操控人心驱邪捉妖之术。

    更叫他感到怀疑的,是少年的身世。

    如他所想,这位孟大夫当然不可能是凭空冒出来的,这些时日来他叫人细细调查,果然发现了一个被隐藏颇深的隐秘事件。

    当朝二品大员兵部尚书兼内阁大臣的孟仁孟大人曾经也有一子,名字就叫做孟珩。

    只不过那个兵部尚书的幼子孟珩却在三个月前因病夭亡了。

    而这位孟珩孟大夫,却也正是于这一两个月的时间骤然出现,扬名京城。

    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何关联,亦或说,一个普普通通的世家子弟究竟如何摇身一变,变成了能操控人心驱邪捉妖的孟大夫,这一点,不能不叫他深感疑虑。

    况且眼下,少年又原因不明地身负重伤,出现于这暗巷之中

    肖彧的神色愈发沉郁,手指不由自主地摩挲着袖口的边沿。

    夜色渐深,人声寂静,唯有两驾马车一前一后地驶向城内一僻静宅院之处。

    日光熹微,待肖彧从朝堂之上回府,接受手下人的报信儿时,已是翌日傍晚之后。

    回殿下,微臣昨日对孟大夫细细诊治和探查一番后,果然发现有几处不同寻常的地方。头戴六品太医冠翎的男子略敛眉垂首,语气恭敬地对青年说道。

    肖彧眯了眯眼,点头道:章太医请说。

    孟大夫负伤之处乃在锁骨以上三寸之地,伤口极深且细长,看样子对方像是要从肩头贯穿而过,所幸似乎中途遇有阻拦,是以孟大夫这伤虽然极深,却并无性命之虞。那章太医一一道来,说到此处时却略一停顿,语气微妙地变化了几分:只是微臣仔细观察这伤口,却发现此伤不像是常人用利器所为,倒像是猛兽利爪所伤。

    猛兽利爪肖彧别有意味地重复着这几个字。

    京城之内,如何会有猛兽简直是无稽之谈。

    可这无稽之谈却偏偏发生在了少年的身上

    章太医肯定地答道:是,微臣虽分辨不出到底是何种猛兽所为,可却有九成把握认定,此伤不会是人类所为。

    既是章太医有九成把握之事,必不会有差错。肖彧沉吟半晌,方如此说道。

    章太医略一谦让,又道:还有一事,却也令微臣深感疑惑。

    哦肖彧剑眉一挑,问道:还有何事

    孟大夫他似乎章太医似对此事不知从何说起,犹豫了半晌,终从袖中取出一叠纸包来,奉至青年的面前,道:殿下请看看这个。

    肖彧接过那纸包,耐心将其打开,却见里面是一小堆深绿色微微发黑的浓稠物质,不由皱了皱眉:这是何物

    此物行内俗称易容散,顾名思义,乃易容换面掩人耳目之药。微臣在与孟大夫疗伤之时,无意间发现孟大夫脖颈之间肌肤有所不同,心下生疑,又见孟大夫脸上冷汗不断,便命人拿温水擦拭,果然发现了此物。章太医一一答道,语罢也不由得皱眉道:只是不知这孟大夫为何要易容,又要掩何人之耳目

    易容肖彧心下飞快闪过一个念头,他迅速地瞥了章太医一眼,眸色一暗,问道:那么章太医可否认得孟大夫易容之下的真实样貌

    章太医摇了摇头,道:微臣从未见过。话到一半,似是又想起了什么,微微叹道:若是微臣曾经见过,那必将不会忘记孟大夫这个人,因为那样的容貌实在是微臣生平之仅见或许是因为这等缘故,孟大夫才易容的吧。

    肖彧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心内暗自揣测章太医的话。

    若那位孟大夫易容的原因果真如此简单的话,那他倒是不必费如此多的功夫了。

    他又与章太医吩咐了几句,方叫其退下,又于晚间唤来黎青同几个暗卫,命他们将近些日子以来调查少年的结果一一报给自己知道,直至半夜乃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