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22章 澄明本真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孟珩悠悠转醒之时,已是三天以后。

    头脑有些混沌,体内残留的剧痛仿佛泛起的微潮一般,又隐隐勾起了那疯狂的嗜血欲望。

    孟珩闭了闭眼,双拳悄悄地握紧。

    如此过了半刻时间,那感觉才慢慢地淡去,逐渐消逝。

    他睁开眼打量周围的环境。

    装饰古朴而雅致的卧房,看起来像是勋贵之家。

    他在头脑中飞快地猜测着各种可能性,然后又把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干净而整洁的全新衣物,以及那处理得甚为妥当的伤口之上。

    因体力不支而晕倒前的最后一刻记忆,尚停留在与那女妖对峙的时候,003号们皆以逃走,罗云留在御史大人府上并未跟来,而他在最后千钧一发之际,到底还是强撑着对那女妖施以催眠术,将其赶跑,之后便是人事不省了。

    孟珩掀开半盖在身上的被子,下床探看。

    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单纯地被某个好心人捡走医治,这种事情发生过一次已是天大的幸运了,更何况,如今这位尚未谋面的好心人显然不是当初王世孝夫妇那样朴实的乡间农户。

    果然,他甫一下床走动,便见门口守着的几个丫头立即过来拦他,口中直呼孟大夫,又有门外的侍卫听见响动,即刻退下似是要去叫什么人来。

    看来这个好心人非但认得自己,更对自己颇为重视。

    孟珩挑了挑眉,不屑地勾唇一笑。

    仅他目之所及,便见有十数个带刀侍卫分布在庭院各处,此等情景,与其说是重视,不如说是监视。

    孟珩反手关上房门,走回卧房之中。

    他倒是想看看,如此兴师动众的一个好心人究竟是何面目。

    他脑海中飞快地闪过几个念头,而后慢慢地眯起了眼。

    肖彧见到少年时是在两日后的一个午后。

    仲秋之时浅淡的阳光从苍翠的竹叶间流淌下来,洒了少年满身,而那个尤为俊美的少年正倚在竹林下一张藤椅上,半垂着头,专注地摆弄着什么东西。

    彼时恰有一点光晕照在少年的脖颈上,衬得那段肌肤如玉般的白皙,晃了人的眼。

    肖彧的目光有片刻的怔忡,他微眯了眯眼,眸底的神色变了几变。

    他大步走过去,笑道:孟大夫,许久不见。

    孟珩抬眸斜睨了他一眼,眼底闪过一丝讶然,随即又变得了然,将来人打量了几番后,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

    他唇边微翘,扬起一抹玩味的浅淡笑意,略显苍白的脸庞仿佛皎月挥洒下如水光华,让人移不开眼。

    肖彧挑了挑眉,笑问:难道孟大夫早已猜出,是在下将孟大夫带回了府中

    嗯,稍微猜测了一下吧。少年重又低下头,对着一管新制的竹笛细细查看,语气淡淡地道。

    他随即似是发现竹笛上有什么不妥之处,拿起一旁的短剑,举刃对准竹笛的尾部,利索地起剑削去,然后细细打磨,将那笛子雕琢得更为精美。

    而后方满意地勾唇一笑,笑罢才微仰起脸对着青年道:只不过在看到阁下的前一刻,我也只是把阁下作为最后一个可能的选项罢了。毕竟,我也没想到,当朝的皇子殿下竟会对孟某一介布衣有如此厚待。

    说到这里,少年嘴角边的笑意变得狡黠,似是意有所指地道:那么现在,需要我对殿下叩首谢恩还是当牛做马结草衔环

    少年虽这么说着,然而语气里却是一如既往的淡然,既看不出一丝诚惶诚恐的感激,亦察觉不到丝毫的不恭,唯有那几许意味不明的笑意夹杂其中。

    肖彧的神色变了一瞬,那双看着少年的眼眸也酝酿了不同的神色。

    原来孟大夫竟早已知道肖某的身份。青年沉声道。

    少年淡淡瞥他一眼,不经意笑道:阁下通身气度言谈举止心内所思眼中所露,早已袒露了这一点。

    肖彧敛眉不语,心下却是沉思了起来。

    这些时日以来他派人调查少年,结果却是既在他意料之中,又在他意料之外。

    少年自两个月前借住在京城郊外的一户农家起,便开始接触官宦富贾之家,一个半月前搬进了西郊一所宅院后,这种倾向性更加明显。此间来往过的大小官员共有六十二位,而高居六品以上的官员更有四十位之多。

    能够在短短两个月时间结交如此多的朝廷命官,恐怕朝野上下还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人来。

    这不能不让人怀疑少年的居心。

    而偏偏这一点也是出乎他意料的地方。暗卫虽调查出少年与这些官员有所来往,可却也仅止于此,再深一步的能够证明少年操控这些官员夺取其心志,亦或是以妖法惑人的证据却是未能发现分毫。

    相反,跟少年有过来往的官员非但未表现出丁点儿的反常,于朝政上也更是清清白白的,并无贪墨败度结党营私之事。甚至说,那位与少年过从甚密的顺天府府尹更是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于政绩上有突出的表现。

    肖彧看向少年的神色愈发不明起来。

    却闻得少年一笑,道:怎么阁下这些时日来可从孟某身上调查出什么了

    肖彧神色一凛,问道:孟大夫怎知我在调查你

    听得此言,少年眉毛一挑,道:孟某生平别无所长,唯见微知著洞察人心而已。倘有人着意跟踪我或是调查我,绝然逃不过我的眼睛。

    况且阁下两次三番对孟某那点雕虫小技表现出莫名的执着和兴趣,再兼之此次如此费心救了孟某一命,又派遣这么多人手拘着孟某,啊不,是保护孟某的周全,不难猜出阁下背后的举动吧。

    孟珩说这话时,那如墨玉般的眼眸里流淌出一丝隐约的轻慢神情,却愈发使得那张眉目如画的脸庞渲染上一种让人无法移目的美。

    肖彧定定地看了少年一眼,而后朗声一笑,道:孟大夫果然心思通透。看来在孟大夫面前,果真是做不得半点虚言妄语的。

    语罢却是停顿了半晌,微敛笑意,沉声道:只不过在下虽派人调查了孟大夫,却始终是一无所获。孟大夫的身上有太多令人不解之处。

    哦孟珩意味不明地轻哼一声,用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眸若有似无地扫过青年的脸庞,似是在判断这句话是另有叵测,还是发自内心,半晌,才淡淡收回目光,轻笑出声道:并非孟某身上有令人不解之处,而只是阁下将自己的诸般猜测统统放之于孟某身上,自是欲使其彰,反被迷雾所障。

    欲使其彰,反被迷雾所障青年闻言一愣,眉头微蹙,喃喃地重复着这两句话,半晌,他重又将目光投向少年,却蓦然跌入少年那双恍若湖水般明澈的双眸里。

    那双眼眸此时是如此的澄澈,清透得似乎能看见自己的倒影。然而他又仿佛见过这双眼眸的另一种样子,那是幽黑深邃仿若望不到底的深渊。

    究竟哪种才是少年的真正样子亦或这两种皆为少年的本真模样

    肖彧神色一闪,又在心底念了一遍少年最后那仿佛谶语一般的话,登时扬眉朗笑:看来竟是肖某思虑过多了,孟大夫妙人妙语心界高远,果然有叫朝中文武竞相拜访的资赋。

    笑罢又正色道:既是在下平白被那迷雾所障,那么孟大夫可否替在下消除这些迷障也好叫在下放下那诸般繁琐的思虑。

    青年说着,双眸直直地望向少年,目光里竟真的放下了那深重的疑云,反倒被一片一览无余的坦诚和恳切所替代。

    孟珩看了他两眼,半晌,终是不在意地一笑,道:若孟某替阁下消了这些疑虑,便能够恢复自由身,又有何不可说话间手指却轻抚上那刚刚制好的竹笛,眉眼中满是漫不经心的神色。

    他之所以有耐心在此地多留了两日,并非是被那些带刀侍卫阻拦,出不得去,只要他想,别说这一院的侍卫,纵再来数十个,他也不会有丝毫惧意。

    在此滞留,无非是想要一睹这位好心救命人的真容,这位连院中侍女也一问三不知的神秘人士倒勾起了他几分好奇。再者,在未弄清楚对方的底细之前贸然通过催眠术强行离开,也不符合他一贯谨慎的作风。

    他将竹笛放入袖中,又抬眸瞥了一眼青年,道:阁下将心中所虑直言便是,孟某定当尽力为阁下解惑。语罢又微微勾唇,挑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肖彧眉心微微一动,叫手下也搬来一把藤椅,放在少年对面撑膝坐下,又叫人摆上一台矮几,煮了一壶清茶,先命人斟了一杯让与少年,方浅笑道:在下听闻孟大夫不喜饮酒,茶也只好品清茶,便叫人特备了这郦春山上最新一茬的茶尖儿,请孟大夫一品。

    哦阁下倒是调查得细致,连这般细节也不放过。孟珩扬眉讥笑道,他大方承了对面青年的谦让,端起茶盏轻抿一口,方悠悠笑道:不错,味道虽浅,却余韵悠长,难得阁下费心。

    青年不由得朗笑,摇头叹道:这又哪里须得肖某费心调查孟大夫可知这京城上下希冀探得孟大夫一二口味两三喜好之人不可胜数,肖某不过稍稍留意了一番,生怕怠慢了孟大夫罢了。

    少年听得此言,倒是似有愉悦地眯了眯眼,不置可否。

    肖彧望了少年一眼,也淡笑一声,趁机问道:其实这也是在下不解之处。孟大夫既得诸位大人赏识敬服,又与府尹大人私交深笃,何不趁此机会入朝为官相信若是孟大夫想要入仕,定能一帆风顺平步青云。

    本以为少年听得此问,必会有所遮拦吞吐,却没想到少年只淡淡瞥他一眼,目光里隐隐有一丝不明的嗤笑意味,半晌方风轻云淡地反问道:谁规定与朝中大臣结交就一定要入朝为官

    那湖水一般透彻的目光中似乎把一切都未曾放在眼里:孟某不入朝为官自是不喜为官,更不喜入朝。天下之道,何其多也,孟某自认并不擅长官场权谋,更没有那等关切天下苍生的治世胸怀,唯喜不受拘束来去自由于自身所长之上寻些许意趣而已,又为何为官何以为官阁下此问,当真是多此一举。

    少年嗓音清越,声音里又隐约带着一惯的浅淡笑意,偶有风吹叶动,卷起少年鬓边一缕墨发,掠过那微含笑意的薄唇向白皙的耳颈边扫去。

    仿佛这官场名利蝇营狗苟在少年眼中不过如那一缕清风,都付笑谈中。

    肖彧的双眸微眯,深深地看了少年一眼,良久才道:原来孟大夫竟如此淡泊名利,在下佩服。

    不想却闻得少年朗声一阵大笑,笑罢方道:阁下错了,我从不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只不过我想要的名与利,却不在官场。语毕又睨了青年一眼,目光里别有意味。

    肖彧凝眉不语,只静静望着少年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心下一时思绪流转,半晌终道:孟大夫果然与众不同。

    少年嗤笑一声,只自顾啜饮一口清茶,慢悠悠放下,并不作答。

    在下还有一虑,想请教孟大夫。肖彧开口道。他的目光慢慢落在少年那张美得惊人的脸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