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25章 木秀于林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吴有贞引着少年一路出了前厅,往后院曲折小道走去,到尽头耳房附近,才指着那耳房道:那老管家就在此处歇息,孟大夫稍等,我命人把他叫出来。

    语毕他向身后侍女使了个眼色,便见那丫鬟低垂着头,几步上前走上台阶,轻轻叩了一阵房门。

    里面初时无人应答,再敲,却猛然听到一阵嘶哑呼喝声传出,紧接着,便见那房门砰地一下被从里面踢开,转眼之间就闯出一个持刀乱舞蓬头垢面的人来。

    只见那丫鬟似受到了惊吓,惊叫着飞快跑开,吴有贞也不紧不慢后退几步,一边还对孟珩悠悠笑道:孟大夫小心,这老管家已全然没了心智,似是见人就砍,无人能制,孟大夫可千万不要被他伤到。

    却见他话音刚落,那老管家便已直奔孟珩而来,手中柴刀竟像是认准了这单薄的少年一般,劈手就要砍下来。

    孟珩眯了眯眼。

    此人宣称是迷了心智,六亲不认,可自打他跑出了房间,偏不到吴有贞和那丫鬟面前放肆,却只认准了他一人,又如何像是得了失心疯的人

    再觑此人的神色,虽口中呼号不止,面上隐有狂怒疯癫之模样,可那一双黑亮的眼睛却分明没有一丝精神病人该有的涣散虚空,反而清明无比。

    不过转瞬之间,孟珩便认定,此人精神正常,所谓疯态不过是伪装。

    明确了这一点,他唇边的笑意反倒渐次加深。

    用如此低劣直接的手段来试探他,无非是想看他是否有一瞬之间夺人心志的能力,而这背后的意图也不外乎两种,一则忌惮清扫,二则拉拢收服。

    只可惜无论哪种,都不会是他要的选项。

    眼见得这位老管家快要扑至跟前,孟珩却不躲不闪,只待他近到身前,低低一笑,道:阁下分明无癫无傻,何必装出如此模样

    只见老管家一愣,动作略一迟疑,孟珩敏锐地抓住这一空隙,更上前一步,眼眸轻转,正望进老管家的双眸里,登时拉开一片无底深渊。

    戏已演完,阁下可把刀放下了。

    只这轻轻一句,无意一瞥,就见那柴刀哐啷一声滑落在地,而刚刚那疯癫之人也蓦然没了力气,木然地退后了两步。

    吴有贞的眸色暗沉了几分。

    少年的动作他刚刚看得清楚。面对如此险境,少年非但处变不惊安之若素,也并无其他多余动作,只跟刚刚与他谈话时一样,三言两句之间,眸光对视之际,便把老管家制住,脱离险境。

    再细细察看那老管家的神色,恍惚间确实似有些呆愣木然,与情报中说的那王姓农户大街上劫财之人当时的模样姿态都极为相似。

    吴有贞走上前去,并不对老管家的失礼举动向少年致歉,反凝视了少年几番,而后沉声道:孟大夫果然能于一瞬间之间夺人心志。

    孟珩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玩味地一笑,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道:不错。

    吴有贞肃然:孟大夫此等才能可谓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若叫寻常人等看到,必认其为骇人听闻之事。

    吴大人多虑了。孟珩剑眉斜挑,勾唇一笑,道:若是寻常人等,必不会陷孟某于如此险地,而孟某便无必要夺其心志,又何来的骇人听闻

    这话里虽暗藏讽刺,然而说话间,少年却一如既往的语气淡然,笑意宛转,看不出喜怒。

    吴有贞眯了眯眼,半晌才凛然一笑,道:孟大夫说的不错,本官确非寻常人等。

    语罢,他沉吟半晌,凝眉道:然而纵本官再如何使计试探孟大夫,想必也动弹不得孟大夫分毫,孟大夫又何须介怀

    孟珩听得此言,不由一阵朗声大笑,道:吴大人当真不愧是当朝天官,手腕心计使得如此坦荡,可见心胸眼界绝非常人能比,在下佩服。

    吴有贞也笑,笑罢方又肃然敛眉,意有所指地承接着少年的话,道:所谓天官,不过煊赫一时也,若须长久,必得扎根深广才是。若论这一点,倒比不上孟大夫才冠当世,悠游自在。

    他目光缓缓落在少年那风轻云淡的眉眼间,话锋一转,继续道:只不过,孟大夫可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孟大夫此等能人异士,若风头过盛,不知韬光养晦,恐怕会遭人忌恨。

    话到此,他语气愈发沉郁缓顿,一瞬之间,威势顿显,犹如那在朝堂之上叱咤风云的权臣。

    孟大夫可曾想过择一毓秀之林攀附如此才能够真正得己之所欲,立足于世间,也方能善始善终,否则恐怕就会有伤仲永之类的嗟憾之事了。

    却见少年仿佛浑然未觉对方的迫人威势,只眯眸怡然笑道:哦在下可否把大人这一番话视作对在下的笼络

    吴有贞泯然一笑,道:孟大夫善察人心,果然不差。不错,本官正有此意。

    吴大人倒是坦率。孟珩淡淡瞥他一眼,却见男子那暗沉的眼眸中酝酿了另一番神色,挑唇一笑,道:只可惜孟某一向喜欢独来独往,既无意做那林中秀木,亦不愿求人遮风挡雨,此番美意,孟某受之不起,恐怕要让大人失望了。

    吴有贞听得此言,神色未变,只稍稍眯起了眼眸,半晌,沉吟道:孟大夫不必如此匆忙便作出回应,有些事情此一时看是一番模样,彼一时看又是另一番模样,孟大夫何不耐下心来,沉思几日,辨清利弊,本官相信届时孟大夫一定会做出对你我都有利的抉择的。

    却见少年听了这话,也不再反驳,只挑眉笑了笑,淡然道:大人既执意寄希望于孟某,孟某也实是不忍破大人心意,权且思虑几日,以免大人认为孟某不识抬举。

    孟大夫能如此想,便是深明大义了。吴有贞笑道,继而又道:此番劳烦孟大夫前来,又使孟大夫受了一番惊吓,本官心下过意不去,特此着人备了薄礼聊表歉意,还望孟大夫收下。

    语罢,男子打了个手势,便见早已等待在一旁的随从走上前来,双手捧着一个红木托盘,献至孟珩的面前。

    那上面摆放着一枚温润细腻的玉璧,旁边更有数锭黄金,实为夺目。

    若说是为表歉意的话,此等礼物却也太贵重了。

    少年只淡淡扫过一眼,目光不作多留,他径直绕过那小厮,负手踱了几步,笑道:孟某虽爱财,却只喜取那可得亦可退之财,大人此礼却是有如千斤之担,孟某不敢轻易收下。

    吴有贞眉头微蹙了一瞬,目光一凛,而后只得慨然笑道:既是如此,本官也不便勉强。只不过,本官希望几日之后再见到孟大夫时,孟大夫能够收下本官的这些薄礼。

    少年却只笑而不答,随意与男子客套几句,便扬长而去。

    然而在临去的瞬间,却感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妖异气息从这尚书府中传来。

    孟珩脚下略一停顿,微微侧头见男子表情无丝毫异样,便微微勾起唇,照常离去。

    那边吴有贞看着少年的背影,神色却愈发凝重起来。他心下飞快筹谋了几番,似另有一番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