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30章 身陷波澜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这日清晨,红日初升,朱雀街上的一溜店铺也陆续开门迎客,一番淅沥秋雨过后的干净街道上,逐渐有行人川流来往。

    气氛颇为祥和宁静。

    彼时,却突然有一阵细小轻微的啜泣声隐隐传来,钻入行人的耳里。

    有人蹙了蹙眉头,开始左顾右盼,下意识地寻找着声源。

    却见那阵啜泣声由小及大,渐渐变成呜咽,又变成了哀泣,最后竟变成了嚎啕大哭。

    惨痛悲绝,不忍闻听。

    不少人开始向声源的地方望去。

    原来竟是一对贫寒母子,头发散乱的母亲怀中抱着瘦小的男童匍匐在地,哀恸不止,而那男童却是双目紧闭,脸色乌青,被母亲抱着,一动也不动,竟像是没了生气一般。

    这是

    有人猜测到了这位母亲的悲哀境遇,不由摇了摇头,唏嘘不已,长叹一声从她身边快步走过,像是不忍心再看一眼。

    而那女子竟像是兀自沉浸在悲痛之中一般,恍若无人地自顾啼哭着。

    待日已高升,人来人往,实有人看不过去了,便走过去轻声询问安慰。

    不想那女子已然听不进去任何安慰之语了,围观劝慰之人愈多,反愈发触动她内心的绝望,哭得也愈发撕心裂肺起来。

    直到有人轻提一句,要不要叫官府的人来问问。那女子似是突然被点醒了一般,猛地抬起头看向那人。

    露出一双布满了红血丝饱含怨恨的眼眸。

    官府官府应该把他给抓起来女子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说道。

    众人一怔,随着女子手指遥指的方向看去,却蓦然看到了斜对面匾额上胶囊铺这几个字。

    一时纷纷议论不止。

    这不是那个京城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胶囊铺么

    对啊,据闻是那位善医心疾的孟大夫的铺子,怎地和这母子有了牵扯

    该不会是

    正在猜测惊疑之间,却闻那女子哭诉道:求求各位好心人,帮我评评理啊

    正是这家的孟大夫,医死了我家孩儿

    女子这一句哭喊,登时语惊众人。围观之人更像是炸了锅一般七嘴八舌地吵嚷不止。

    而偏偏此时那风口浪尖上的胶囊铺却是大门紧闭,竟似是尚未开张。

    在眼下这个时机,反让人更添了几重猜疑。

    那日我抱着我那得了失心疯的孩儿来这铺子求孟大夫医治,孟大夫起初不肯,说是要收我们一百两银子,可怜我们母子家境贫寒,哪里竟能筹得这一百两银子我别无他法,只得对他苦苦哀求。

    说到此处,她略一停顿,将目光殷切地投向围观众人道:当时情景有不少人都看到的,可以作证

    果见四周嘈杂一阵,便有人附和道:我看到了,当时确如这位女子所说,孟大夫站在店门口挡着,她就一直对孟大夫哭泣请求。

    众人听到这一番话,都不禁纷纷咂舌,只说没想到那孟大夫果然如传闻中一般人冷心硬,见钱眼开。

    呸,自以为会医心疾了不起啊,见死不救,早晚有一天遭老天爷报应

    有人愤懑不平地骂了一句。

    这眼下围观之众大多都是些平民百姓,本就对那胶囊店可望而不可即,不免心有不甘,此番见得这母子的悲惨遭遇,更是万分同情,便都愈发对孟珩心生不满了。

    女子又是一阵哀痛欲绝的哭泣,道:他见四周有人围观,怕坏了他的名声,方允许我进得他店内,可仍不愿给我孩儿尽心医治,只说我母子如此寒酸,不配他亲自医治,便只打发了几粒说是没做好的胶囊给我孩儿,对,就是此物

    她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一个叠得方正的粗布帕子来,一点一点掀开,露出一粒胶囊来。

    半透明的米白色硬壳,包裹着里面依稀可见的药材。

    有人曾也有幸见过那颇有名气的胶囊,一眼便认出:啊,这确是胶囊无疑

    女子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继续抽噎道:我本以为孟大夫是好意,千恩万谢地走了,连忙喂我孩儿吃下,谁知谁知不吃还好,一吃下那胶囊,我孩儿病情竟愈发严重当当晚人就没了

    说到这儿,女子似乎是再也忍不住心内悲痛,泣不成声,埋头痛哭起来。

    周围一片啧啧之声。

    有人激愤怒叱道:原来这孟大夫竟不只是见死不救人冷心硬,居然还干出这等谋害人命之事,简直丧尽天良

    更有人附和着骂道:难道这京城之地竟没有王法了吗此人心思如此恶毒,公然谋害人命,官府都眼瞎了吗

    官府女子凄绝地冷笑一声,道:官府根本是跟他狼狈为奸这姓孟的敢如此猖狂,不正是因为背后有官府的人护着么,他们又哪里管我们老百姓的死活

    这一句更是激起众人愤怒情绪,一时之间群怨沸腾,扼腕叹息者有之,捶胸顿足者有之,也有那生性刚勇的,主动站出来扬言道定要给这可怜母子讨回公道,言辞慷慨,倒是引得众人纷纷拜服,彼此交谈商讨一番,竟决定带着这母子一同去衙门击鼓鸣冤,以平心中怨恨。

    那女子见此情景,方觉心中之怨有地可泄,她摇摇晃晃直起身来,向着众人郑重叩了个头。

    然而在弯腰的一刹那,女子的嘴角却悄然勾起一个阴狠的弧度。

    顺天府府衙内。

    府尹李大人看着堂下这一伙气势汹汹的人,眉心深皱。

    今日他刚刚上衙没多久,见公务甚少,本以为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况且自那孟小弟时常来衙门里帮他审案后,再不见往日案件堆积的情状。

    甚至连作奸犯科之事也一并少了许多。

    谁曾想眼下居然发生了这等事情。

    他一时心绪纷杂,难以厘清头绪,又被那啼哭不止的女子弄得阵阵头痛,然无论如何却也不肯相信,那孤高傲岸的孟小弟会做出这等事情来。

    肃静他重重地一拍惊堂木,堂下骤然安静了许多。

    你既告那孟大夫医死你的孩儿,可有证据李大人沉声道:若只是虚言妄语,本官定治你个诬告之罪

    大人,民妇有证据那女子忙道,说着便把自己小心翼翼收着的那粒胶囊呈上去,哭诉道:那日正是孟大夫给了我这个,我将它喂给我孩儿,没想到竟

    女子想到伤心事,不由又痛哭起来。

    李大人捏起那粒胶囊细细察看,皱起了眉头。

    这果然与孟小弟赠给自己的胶囊外形无异。

    可既是那胶囊,又怎可能置人于死地

    他脸上的表情不由变换几番,更是暗沉下来。

    却听那女子道:大人,民妇岂敢冤枉他人啊那日情景很多人都看到的,都可为民妇作证还有这胶囊更是铁证啊孟大夫他亲口说,民妇不值得他亲手医治,便打发了这没做好的胶囊给民妇,民妇本以为他是好意啊,可谁知竟包藏如此祸心

    似想到了什么,她又连忙补充道,口中呼号不止:大人不信的话大可以去搜那胶囊铺,民妇可以发誓,这胶囊就是孟大夫从他那店里的一隐秘之地取出给民妇的当时民妇以为此物金贵,故而藏得隐秘,没想到竟是啊想必定是他平日用来打发像民妇此等贫苦人家用的

    堂下诸人一听这此等隐秘之事,更是颇为咂舌讶异,一时之间纷纷义愤填膺道:若这大姐说的是真的,那姓孟的不知已害了多少条人命啊大人头顶青天,定不能任那姓孟的随意欺凌百姓啊

    底下诸人见府尹大人久不说话,都不禁为女子出声助阵道。

    法不责众,人云亦云,永远是集体行为的模式。

    李大人眉头更皱了几分。

    公堂之上,岂容尔等随意给他人定罪他肃然喝道:除非证据确凿,不然尔等所说都可视为胡乱臆测诽谤他人

    他再一拍惊堂木,堂下这才略略噤声,然仍有人在不忿地絮絮碎语,议论纷纷。

    李大人心下一片烦闷。

    眼下此等情景,他必不能直接为孟小弟开脱,否则激起民愤不说,还有可能落得个官商包庇相互勾结之嫌,孟小弟被泼的那身脏水更是洗不清。

    而且,被告本无资格审案,孟小弟那一身辨别忠奸的审案功夫竟也是无处可使。

    实在棘手。

    他来回思虑了几番,终于对一旁的衙役沉声道:去把陈平给我叫来。

    一纸命令,陈平便不得不带着手下人马查封孟珩所营药铺,上下搜检一番。

    奇怪的是,这胶囊店似是事先预知了这场风波,今日自清晨始都一直未曾开门。

    来往路过的行人已有得知了风声的,都不禁对这胶囊店指指点点,曾经的高不可攀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人人唾弃。

    陈平皱了皱眉,勒令手下驱赶围观之人,又责令他们简单进店搜查一番便可,不可破坏财物。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那女子口中所言罪证只略略翻找一番,便被手下找到,呈到了他的眼前。

    陈平的脸色不由得阴郁了几分。

    这下,算是人证物证齐全了。

    他将所找到的胶囊交付李大人,经仵作鉴定,竟果然与那女子所持物证一模一样,药理同出一源,确含有剧毒物质。

    李大人沉吟许久,没再说话,只在纸上写了一句话,然后转身负手而去。

    只留下陈平呆呆地看着那句话,心上仿佛压了块石头。

    青年蹙着眉心一脸凝重地抬头看着匾上孟宅二字,久无动作。

    此时时值晌午,晚秋阳光正好,恰照在孟宅内一株高挑翠竹上,清风拂过,点点碎金于竹叶尖流淌,更显其苍劲风骨。

    他心下一阵烦闷,脑内不断地回想着府尹大人写在纸上,交代给他的话。

    为平民怨,须得将孟珩押回衙门。

    如此做法,他当然能够理解。在处理以往那么多案件的时候,他一样也这么做过,从未犹豫。

    然而此次,许是那孟小弟帮过他太多次的缘故,亦或是那个少年总是一副淡看世事,笑意从容的样子,竟使他怎样都不能认同这样的做法。

    陈大人,时间不早了。一旁跟着的衙役小心提醒道。

    陈平握紧了身侧的长刀,终是点了一下头,道:叫门吧。

    那衙役利索地应答一声,挥了挥手,叫余下一众衙役迅速排成队伍,持刀堵在孟宅两侧,自己则迈步上前,毫不客气地扣了扣那朱红门上的铜扣,厉声喝道:嫌犯孟珩可在顺天府刑狱司有召

    然尚未等到喊第二遍,便闻吱扭一声,大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

    一身月白衣衫长身玉立的少年正站在门内,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们。

    那双漆黑眼眸微眯,仿佛将一切都早已盛在眼中。

    风轻云淡,世事了然。

    众人都不由一愣,刹那之间竟呆愣在那里。

    孟小弟陈平似有一刻恍然,不由喃喃唤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