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34章 逆转乾坤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堂下顿时一片哗然。

    不待那原告韦氏忿忿而起,便有围观之人口中怒骂道:如此铁证,还死不认罪,这等黑心郎中,当真该千刀万剐

    韦氏妇人嘴边悄然挑起一抹得逞笑意。

    然而有人心里却是悄悄松了口气。

    府尹大人心情有些复杂地看了少年一眼。当时在狱中他嘱咐少年,无论如何不能认罪,少年却只回应说按照应有程序审问即可,他当时还以为少年是一蹶不振,自暴自弃了,原来并非如此。

    并不是他承了太子殿下的情,才有如此私心。不过是因为他自认与少年相交已久,既有一份爱才之心,又实不能相信少年会做出谋害人命的事情。

    这一点,他与陈平倒是一样想法。

    而且他昨日准备开堂公审之前,竟得一陌生女子到得家中,奉白银千两,口中婉转之意竟是叫他定孟珩死罪。

    这样的事情,倒更让他相信少年的清白,反怀疑此事背后另有推手。

    李大人抬眸稍觑了一眼站在一众衙役后,同样有些心焦的自己的下属,又转回目光,对少年道:你既不认罪,就要拿出证据来,或是讲清你的理由。

    容草民细秉。孟珩应道,他缓缓转过头来,望了一眼跪在身侧的韦氏妇人,从容微笑道:如这位女子所言,她曾找上孟某求诊是真,孟某拒绝为其子看诊是真,其余者,皆为谎话。

    他不待那女子有所言语,便继续道:当日我见此女上门,求我为她怀中孩儿医治,我略略察看一番,因当时察觉其子所患病症似另有原因,不敢轻易医治,故令她另择名医,从未曾给过她什么含毒的胶囊,更不可能谋害其子。而至于此女所持之胶囊,孟某却是从未见过。

    哦孟大夫说从未见过这胶囊李大人不由问道。

    然而他话音刚落,便又惹得堂下一阵议论纷纷。

    李大人,这姓孟的所言只是一面之词,大人不能听信啊啊对了听说这姓孟的还会妖法,一瞬之间就能夺人心志,大家小心,可千万不能被他操控了心志啊说不定这府尹大人就已经被这姓孟的牵着鼻子走了呢

    不知是谁扯着嗓子嚎了一声,更是使堂下人心浮动,登时嘈杂议论一片,隐隐有失控之势。

    李大人皱着眉往人群中看了一眼,却只看到一个高壮身影从人群中窜过,转眼间便消失无踪,难以辨认。

    这等妖法惑众之人,应该就地处死又有人吆喝了一句。

    紧接着竟如浪潮滚滚,一波压着一波:处死孟珩,不能让他妖法惑众不能让他迷惑了府尹大人

    李大人不由得脸上阴沉一片。

    他猛地抬起手边惊堂木,重重地拍了下去。

    胡言妄语本官是否心志被惑,本官自有判断,岂容尔等在公堂之上胡乱叫嚣他沉声道,若再有人煽风点火空穴来风,本官先打他二十大板,叫你们看看藐视公堂的下场

    堂下众人听得此言,方不敢出声妄议,然而心下惊疑非但减少,反而更酝酿了几番。

    彼时却听那少年突然扬声道:孟某确会夺人心志。

    少年嗓音清越,分外悦耳,回荡在大堂之内,瞬间便攫取了众人的注意。

    李大人皱了皱眉,目光紧紧盯着少年。

    少年却是低低轻声一笑,道:然孟某虽会夺人心志,就一定要夺走你们所有人的心志,来脱离困境么此种做法,孟某实是不屑为之。

    更何况,若果如诸位所说,孟某何不一开始便夺走这韦氏妇人的心志,倒叫她今日跑到这公堂之上胡言乱语置孟某于不义

    他一字一句地缓缓道,神态间没有丝毫慌乱。

    底下众人开始隐隐骚动起来。

    有人冥思苦想一番,终道:是啊,这孟大夫要是真会妖法,没道理被抓进牢里啊。

    亦有人附和道:而且他心中定是恨极那韦氏妇人,若他会妖法,不早把那韦氏妇人给灭口啊,可她现在不好好好的么

    眼见得众人议论风向已转,却又听得一句呼号道:大家不要被这姓孟的给骗了妖性狡猾,他不施妖法定是在谋划什么更可怕的事情况且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可现在人物证齐全,他就是那杀人犯没错

    只这一句,便又提醒了众人,纷纷又谴责起孟珩谋害人命来。

    李大人不得不又拍下惊堂木。

    这个时不时挑拨几句的人实在厉害,每说一句话必引得众人都被他牵引,把话说完又即刻隐入人群之中,叫人遍寻不着。

    此等做法,竟像是有备而来。

    李大人不由得眯了眯眼,忙对堂下少年道:孟珩,你若是有证据自证清白,自可堵住这悠悠众口,也可不叫那奸人得逞。

    孟珩看了一眼李大人,笃定笑道:在下当然有证据,而且这样证据却是比其他人证物证,都更能令人信服。

    这样证据,就是他他笑眯眯伸手一指,漫不经心地说道。

    堂上突然静止了一瞬,众人禁不住屏息凝神,忒好奇少年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翻找出什么证据来,便都随他指示的方向看去。

    只见那拥堵的人群忽然自动分出一条道来,直直延伸至衙门外那渐渐被皑皑白雪覆盖的街道上,轻巧而又格外清晰的脚步声一点一点地到跟前来。

    却是一个身材小巧浓眉大眼的少年缓步向公堂上走来,怀中似还抱着一样形状不小的物什。走得近了,方看清他怀中所抱的竟然是一个孩童

    那男童紧紧蜷缩在少年怀里,虽双眸紧闭,然而呼吸间鼻翼微微起伏,一看便是活生生的。

    有人认出了这男童,惊呼道:这不是那韦氏之子吗

    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人群中顿时一片哗然。

    韦氏不是说她孩子死了吗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难不成是耍我们玩吗

    更有人细看之下,不仅认出了那孩童,还认出了那抱着小孩的少年,便又像是有了新发现一般,忙不迭告诉左右,道:快看那抱着韦氏之子的不是那胶囊店的少年掌柜吗

    这可真是奇了,本该长眠于黄土之下的已死之人又好端端地出现在众人眼前,自胶囊店查封之后便销声匿迹的少年掌柜,此时却怀抱着这样的证据走上公堂。

    传奇跌宕程度简直堪比戏文,惹得那围观之众早已撂下心头对孟珩的那点谴责,一时都饶有兴致地互相猜测,接下来的案情该往何方发展。

    恐怕,那孟大夫才是被冤枉的人哪。

    有人这么长叹一声。

    旁边几人听得如此猜测,也都不禁把这案情从头至尾掰碎了揉裂了细细分析开来,有得出相同结论的,亦有对此不尽认同的,彼此之间甚至互相打赌争吵起来。

    说到底,民众对猎奇之事的关心,要远超过毫无看点一边倒的案件审判。

    甚至刚刚还掀动众人情绪的孟珩到底会不会妖法会不会操控人心一事,现在也被大家抛诸脑后了。

    然而却另有一些人,眼见得人群都不再异口同声地谴责那跪在堂上的少年,顿时急得抓耳挠腮心烦意乱,可惜眼下情形却容不得他们再插一嘴了。

    韦氏已是惊出一身冷汗来,她万想不到那自己亲眼看着已断气了的男童居然又活了过来还被对方给找到了

    她忍不住转过头看向一旁笑意盈盈的少年,咬牙切齿地道:你怎么找到他的

    孟珩忍不住嗤笑一声,转过头看她,玩味道:哦看来你是有意藏着他,不想让他被找到

    孟珩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你现在如此做法,吴大人定不会饶你韦氏压低了声音,极尽阴狠地说道。

    机会却闻少年不经意一笑,似品玩了这两个字一番后,道:若如此说来,在下亦给过你几番机会,可惜阁下却未能抓住,终至于今日的狼狈境地。

    你韦氏还想再说什么,却听得堂上惊堂木一响,底下立即安静下来。

    李大人目光深沉地打量了韦氏两番,沉声喝道:妇人韦氏,你对此可有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