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35章 澄明真相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韦氏心下一慌,不由自主低下头来,然而半晌复又恢复镇定,声音凄凄哀哀地道:民妇竟也没想到,我的孩儿居然还活着

    说着竟又作势要大哭一场。

    大胆李大人厉声道:当初本官命你抱着你孩儿让仵作验证是否有中毒迹象,你却告诉本官说你已把他下葬,本官这才作罢,可今日你孩儿又好端端地出现在这公堂之上,你告诉本官这究竟是诈尸,还是借尸还魂啊

    这一句质问掷地有声,恍如一块巨石,投入沉静的湖面。

    站在一侧一直默默观看案情的陈平此时也忍不住站出来,道:现下此子根本没死,韦氏所言孟大夫谋害其子的证词已是不攻自破,还望大人明断

    李大人默默瞥他一眼,没作声。

    眼下此种情形他也颇认同陈平所言,然而却也不能心急,还得慢慢道来才是。

    他向一旁师爷使了个眼色,那师爷意会,忙起身一径儿去了,不见踪影。

    众人纳闷,都不禁翘首以盼,却没过多久,便见从后堂屏风内走出个人来。

    原来是仵作。

    仵作先生向堂上府尹大人做了个揖,便径直走到那少年掌柜身边,道:请将这孩童暂且交付于我。

    然后便接过那男童,放于一旁衙役搬过来的榻上又是捏眼,又是掐舌地检查一番,直弄得那小孩皱着脸嘤咛一声,似是被打扰了睡眠般不快。

    仵作微微笑了笑,退回来恭敬地向李大人道:大人,此子脉象正常,呼吸平稳,根本毫无中毒迹象。

    李大人点了点头,沉吟半晌,问道:那有没有可能是中了毒之后又被人喂了解药解毒了呢

    仵作摇了摇头:不像,若是中过毒之人,脉象会较一般人虚浮无力,更何况这短短几天下来,即便是解毒了,也会留下可寻之迹。然而此子脉象沉稳有力,甚至过于笃厚了,本不像是中过毒之人。

    然而他说到这里,却是稍有些迟疑,踌躇道:不过不知什么原因,此子睡眠有些过于沉了,像是难以唤醒,但这应不是服用所致,反倒像是什么害了什么心疾说到这里,他微微侧过身,把目光落到那堂下跪着的孟珩身上。

    可少年此时却像是事不关己一般,也不知在没在听,只嘴角噙一抹漫不经心的微笑。

    李大人点头道:既不是所致,可见妇人韦氏之前所举孟大夫以含毒胶囊谋害其子的证词无效。韦氏,你可知我朝随意诽谤他人扰乱公堂,该当何罪

    大人民妇冤枉啊,孟大夫和我无怨无仇,我为何要平白陷害他大人明鉴啊韦氏匍匐在地,嚎啕大哭,然而此时却已鲜少有人再站在她这一边了。

    甚至有人不屑骂道:拿自己孩子的性命诬陷好人,我呸,这种当娘的就该五马分尸

    引起一片附和之声。

    韦氏哭得越来越没底气,然而走到这一步,却早已无半分回头的可能了,此事不成,在首辅大人面前她定不得善果

    她猛地抬起头来,伸出手来直指向孟珩,厉声道:虽则民妇孩儿不是因那胶囊而死,可从那胶囊铺搜出的毒药却是铁证孟珩,我看你对那毒药如何解释

    听这夫人如此一说,底下诸人倒是齐齐愣住。

    就算孟大夫没害死她家孩儿是真,可这胶囊铺里搜出来的却不是凭空冒出来的啊。

    一时都不禁把视线投到少年身上,好奇少年此次还能翻出什么令人一惊的证据来。

    少年却还是一副淡然神情,仿佛对四周视线浑然不觉,他嘴边笑意悠悠,眼眸微眯,竟是一副不打算开口回应的样子。

    李大人皱了皱眉,禁不住想替少年说些什么,然他尚未开口,便见堂下又走上一个人来。

    是个高瘦青年模样,不独他自己,身边竟似还押着几个被绑住双手的人,从衙门外一径劈开人群,阔步而来。

    走得近了,看清那青年模样,李大人却是不禁心下一惊。

    竟然是他

    不过仔细一想,震惊之后倒是了然,而后心里又不由得对那孟珩的分量往上提了几分。

    只见那青年一直走到公堂之上,方把手中押着身边几人的剑放回腰侧,转身对李大人拱手行礼,也不跪下,便道:大人,在下这里倒是有证据可证孟大夫清白。

    李大人看了看青年,又扫了一眼那被青年拎上来的几个瑟瑟发抖的人,心下登时有了几分猜测。

    便道:请说。

    那青年点了点头,又转身向那几人冷声道:说吧,对着府尹大人,我看你们敢有半句虚言若是肯老实交代清楚,府尹大人或可饶你们不死

    却看那几人都一副畏缩模样,此时被青年一喝,更颤了几分,忙不迭叩头道:小的说,小的说。

    然后举目一阵乱看,猛地把视线对准一旁跪着的韦氏身上,举起那被绑住的双手,指向韦氏,道:是她都是她指派小人去陷害孟大夫的

    其中一矮小男子道:没错,就是她让我们仿着孟大夫的胶囊,做了一批外形一模一样的,可里面却要包着毒药,一批专门藏入孟大夫的胶囊铺内,还剩几颗她自己拿着,说是另有用处,却没想到是要拿来陷害人啊

    李大人耐心听完,又看向另外几人,道:你们也是一样说辞

    几人忙不迭一阵点头。

    韦氏,他们说的可是实话李大人复又向那女子问道。

    韦氏整个人如坠冰窟,咬紧牙关沉默不语。

    她自这几个人进这公堂上始,就已经想不到自己还

    李大人蹙了蹙眉,再次问道:这几人可是你派去陷害孟大夫的

    民民妇她试图挣扎几番,却终是败下阵来,将头深深地垂在胸前,无力答道:确是民妇所为。

    堂下又是一阵哄闹之声。

    之前猜中结果的皆是一脸得意之色,那没猜中结果的也对这一番波折颇为津津乐道。

    然而此时却见那青年突然有所动作,他一把提起刚刚那矮小男子的衣襟,生生把他提上来几许,冷声斥道:你这狡猾胚子在衙门外与我交代时可不是这番说辞,转眼之间便自翻其供,谁给你的胆子快给我一一交代,到底是谁指派你陷害孟大夫的

    被这青年勒住脖子,矮小男子立即憋出一把泪来,连连求饶道:大爷,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叫我交代清楚,我已经交代清楚了啊,就是这韦氏指派的,若是还有他人掺进这事儿来,小的却是不知啊

    如此哭啼求饶了两番,青年才不耐地把他撂在地上,他刚想换一种方式逼这人说出实话,却听堂下兀地传出一声清咳,犹豫半晌,终是停下手来,默立一旁。

    只脸上表情似还有不甘,可他忍了半晌,终是拱手向李大人道:大人,既然这一干作奸小人已承认陷害孟大夫一事,韦氏也已认罪,还请大人昭告孟大夫清白。

    他话音刚落,却见一旁静默许久的少年轻笑出声,打断了李大人即将说出口的话。

    孟珩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几眼那突然出现的青年。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人应该是那位身边的侍卫,好像叫做黎青。

    还有刚刚那声隐在人群中的清咳。

    他将视线淡淡扫过堂下人群,然后落在某一角落上,唇角微勾,眼中笑意又扩了几分。

    这人还真是爱多管闲事。

    孟大夫,你可是还有什么话要说李大人不由得疑惑道。

    却见少年撑膝慢慢站起身子他此时站起也不会再惹任何非议了笑道:虽则韦氏已经认罪,可还有一事,需要辨别清楚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