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37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原来是站在一旁的肖彧接过了罗云手中的斗篷,披在了少年身上。

    肖彧看着少年颇有些苍白的面颊,不由得蹙了蹙眉心,他下意识地又替少年将那斗篷拢得更紧一些,然后又握住了少年掩在斗篷下的手,感受少年的体温。

    果然是冰凉一片。

    可怜少年刚刚在那四面透风的大堂上跪了那么久。

    他心下不禁微微发涩,手上力道不由又轻柔了几分,牵起少年另一只手,也一齐包在自己的手掌中,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忙抬头对一旁黎青道:黎青,把马车上的手炉拿过来。

    黎青应了一声,转身去取,后又飞快地跑回来,将一个紫铜鎏金镂花手炉奉至青年的面前。

    肖彧忙接过手炉,放在少年的手掌中,动作轻柔地将少年五指都贴在那手炉上,直至把那手炉团团抱住,方温声道:天气骤寒,孟大夫千万不可逞强。

    孟珩眉心一动。

    指尖与指尖相接触的地方仿佛化开了一滩柔柔的春水,顺着皮肤一点一点地蔓延上来。

    他看了一眼被塞到自己手上的手炉,又低头看了看围在肩膀上的斗篷,最后把目光落在青年犹带忧心的脸上,不由嗤笑一声,道:肖公子是把孟某当纸人了

    眼看青年面上一紧,就要开口解释,却又听得少年低低一笑道:孟某多谢阁下一番心意。

    语罢却是目光正对上来,那是一片笑意深邃,宛如一汪明净湖泊般的双眸。

    青年怔愣了些许,半晌,终是无奈一笑,伸手轻抚去少年鬓边落上的一片飞雪。

    彼时气氛正好。

    却闻一道粗粗的嗓音突然斜来,低低道:主子,那几个从吴有贞家里揪出的下人怎么办没料到他们会突然翻供,把一应过失都推到那韦氏身上,倒把吴有贞这个背后指使摘了个干净。

    肖彧眯了眯眼眸,他感到自己就要深陷在少年那清澈却又深邃的目光中,久久不愿拔出,黎青的话像是从天边传来一般,遥遥不可理会。

    直过了半晌,黎青再次出声提醒时,才恋恋不舍地移开目光,皱眉沉思。

    吴有贞在朝中势力根深蒂固,本不可能只通过这一件事便把他扳倒,还须缓缓图之,眼下情景,当还是借由那几个家仆之口还孟大夫清白为重,我当时在堂下出言提醒你也是此意。

    肖彧沉声道。然他话音刚落,脑中便闪过了什么,忙又道:你这么一句话,倒提醒了我一件事。他稍一停顿,看向少年道:不知孟大夫可否注意到,李大人审案之时,总有一人跳出来挑拨离间,搬弄口舌,引得众人都对孟大夫恶语想向,污了孟大夫清白

    是呀先生,我也注意到了此人。罗云此时也忍不住插话道:那人忒可恶,一直往先生身上泼脏水

    肖彧点了点头,正色道:此人口中所言与其余跟风之众不同,颇有章法,竟像是筹备已久,直奔孟大夫而来,且不论其背后是否有人指使,孟大夫都要对此人提高警惕才是。

    那两人说得严肃,少年却只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口中却是语出惊人,道:我知道那人是谁,无须理会,无非一跳梁小丑罢了。

    说罢眼中似泄了一丝疲态,把手炉往肖彧手上一塞,掩嘴打了个哈欠,又摘了肩上披风搭在臂弯中,转身径去,走了两步,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驻足微微侧身,眼睛一斜,似一只猫儿般,道:罗云,走咯,回家睡觉。

    喊话完毕,又要转身迈步,然没走两步,却又被青年挡住去路,重被裹上那厚厚的斗篷,手中也又塞回了手炉。

    看少年还想摘下那斗篷,青年微蹙了眉心,刚想劝导少年一番,目光瞥到少年那略带困意的脸色,眼角也因哈欠连连而沁出了泪珠,登时又有些不忍,只得收住了内心一番话,沉吟半晌,方柔声道:我不放心你跟罗云回去,罗云看不住你,孟大夫如不嫌弃的话,可否与在下共乘一辆马车,让在下送孟大夫回府

    孟珩倒也不推脱,他一向有午睡的习惯,从清晨那群衙役把他吵醒开堂公审到现在,他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于是便只懒懒斜了青年一眼,点了下头,便目光四顾,寻那青年口中的马车何在。

    肖彧轻笑一声,忙叫黎青把马车牵来,亲手扶着少年登上马车,又嘱咐罗云驾着另一辆马车跟随即可,便也掀帘钻入马车之内。

    却见少年已是眼眸微闭,头微微歪着,看样子竟像是已经入睡一般,那x裘也从少年肩上滑落。

    不过好在肖彧来时便准备充分,专挑了辆极其保暖的马车来,又烧了暖炉,倒是冻不着少年。

    他伸手扶住少年颈肩,轻轻把少年平放在马车内设的软塌上,又往少年脑后垫了个软枕,把那滑落下的斗篷盖好,方坐回一旁,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少年的睡颜,半晌,不知是被车厢内融融的暖意熏得,还是被这过于宁静的气氛染得,也缓缓阖上双目,浅浅睡去。

    及快到了孟宅,肖彧才被马车颠簸给扰醒,彼时却见少年已醒,正微眯着一双眸似有玩味地打量着他。

    那双眼眸在暖炉星星点点的火光的映衬下,显得分外剔透好看,比他见过的最璀璨的宝石翡翠还要漂亮。

    肖彧就这么出神地望着少年,一时间恍然不知今夕是何夕。

    孟珩曼笑一声,他倾身凑到青年耳边,压低了嗓音,轻问道:怎么,睡傻了

    恍惚是比少年给人看诊时更为绵软柔和的声音,此刻近在耳边,夹杂着那扫到耳侧的温热气息,竟似乎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暧昧感。

    肖彧极力压下心中那怦怦一阵乱跳,有些发窘地往后倾了倾身子,与少年隔一段距离,才仿佛恢复了呼吸和正常思考的能力。

    他轻咳一声,微垂着眼睑,道:在下失态了。

    孟珩保持姿势不变,若有所思地盯着青年的脸庞,来回上下打量,甚至在打量中还更靠近了几分。

    孟大夫这是在做什么肖彧忍不住轻声问道,然而一开口,他便发现自己的嗓音竟如此喑哑。

    和少年之间的距离也太过于近了,近到仿佛两人之间的呼吸都是灼热的。

    我在观察阁下。孟珩故意拖长了音,语气理所应当地道:阁下也知道,我一向喜欢探查人心,已成习惯,这会儿突然发现阁下心中所思所想甚为有趣,故忍不住探查一番。

    语罢,他轻声一笑,玩味道:想必皇子殿下如此大度,定不会怪罪孟某失礼吧

    肖彧听得少年这一番解释,反更添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窘迫之感,直感觉仿佛内心有什么隐秘之事就要被少年勘破,下意识想要阻止少年的探查,却又无论如何都无法对少年说出拒绝的话。

    心脏宛若被悬在半空中一般。

    正尴尬在这里,忽地听闻车外黎青喊了一句,似是已经到了孟宅门口,青年这才如获特赦一般,悄然舒了一口气。

    这一举动自然也被孟珩尽收眼底。

    他鼻中轻哼出一句意味不明的笑,又打量了青年几眼,才端端正正地直起身子,不再看他,俯身挑帘便跃下了马车。

    肖彧见此,也忙按耐下缠绕上心头的一丝莫名失落的感觉,跟在少年身后下了马车。

    却见少年已快走进门中,便顾不得再想其他,连忙把人叫住,道:孟大夫,可否稍等片刻

    少年顿住了脚步,转身看他。

    肖彧三两步跨至少年跟前,正色道:还请孟大夫务必告知我今日在堂下出言挑拨之人到底是谁,此人实在狡猾,掩入人群中半点破绽也不漏,我实是担心他会对孟大夫有所不利。

    孟珩挑了挑眉,见青年一脸正经的表情,实在懒怠跟他在这事儿上纠结,便不在意地道:此人名叫王世朴,京郊的农户王世孝的堂弟,当日我住在王世孝家里时,曾跟他有过过节,他此番或是攀扯上了什么人,或是特意来报复我,都不奇怪。

    说罢抬眸见青年眼中神色渐深,不由玩味笑道:跟如此小角色计较,皇子殿下不怕有份么

    青年偏一脸正色道:无论是谁,但凡是对孟大夫不利的,我都不能坐视不理。

    孟珩听得此言,不由好笑地摇了摇头,他转身头也不回地朝青年摆了摆手,以示告辞,便跨步进了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