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40章 发|表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孟珩见他并不接自己的话,无趣地瞥了他一眼,方淡淡道:近几日家中除了皇子殿下您以外,无人叨扰,便懒得费那功夫罢了。

    听了这话,肖彧不觉又心中莫名一喜,方放下少年双手,笑道:孟大夫多休息几日也好。

    语罢又掏出怀中一块素白锦帕,动作轻柔地抚上少年鼻尖,一点一点地擦去那黑痕。

    见擦得干净了,方仔细端详一遍少年的面孔,满意一笑,与少年对坐两侧,问道:那刚刚那个小孩是

    孟珩下意识地皱了皱鼻尖,瞥开目光,道:府尹大人见那孩子可怜,无人寄养,又不忍随便交给那一般妇人姨婆带去卖了,便托我养着,我也就答应了。

    肖彧这才了然地点了点头,又笑道:想不到孟大夫这般仁爱。

    孟珩却是嗤笑一声,摇了摇头,讥道:你这个词是最用不到我身上的。一般闲事我才懒怠去管。

    话落却又似轻叹一声,道:唯只这孩童之心,是最干净如同白纸一般,我看着他的眼睛,就觉得舒服。想来孟宅地方也大,一个孩子还是能养得下的,便顺口应下罢了。

    原来如此。肖彧看着少年略有些感叹的神情,若有所思地道。

    两人又在这亭中坐了一会儿,才觉得寒气侵入,有些冷了,肖彧怕少年冻着,强逼着他进了屋去,方作罢。

    直至午后用膳时刻,肖彧又携着少年往那崇光阁去了,时值寒冬,崇光阁内不见炉火,却不知怎么安排铺设的,竟弄得暖意融融,又有店老板专门着人去那山上打来的野味,味道比夏秋时节更为鲜美,两人品尝一番,酒足饭饱,喝茶谈天,直至黄昏时刻方回得府中。

    孟珩有些受不了肖彧的唠叨,猛地一挑车帘,便飞快地跳下马车,头也不回地朝身后探出头来的青年摆了摆手,便要进得家门。

    青年有些无奈,只好也赶紧跃下马车,疾走两步,跨至少年跟前,把那手中斗篷披在少年肩上,略低了声音,道:不许再把它拿下来,晚上寒气逼人,若孟大夫因为跟我出去而受了凉,便真叫我心里难安了。

    却见少年仍一副漫不经心想要抬手解下斗篷的模样,肖彧皱了皱眉,道:不然还是我送孟大夫进去,看到孟大夫好好进了屋内,我才能放心。

    孟珩手上动作一顿,白了青年一眼,这才咧咧嘴角,懒洋洋回了个不敢劳您大驾,方不理睬那肩上的斗篷,摇了摇头,进得屋内。

    青年好笑地叹了口气,又站在原地看着少年,直至那抹纤瘦颀长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内,方转身登上了马车,慢悠悠离去。

    那边孟珩却是在踏入宅中的刹那,陡然收起那副慵懒的模样,他双眸骤然眯起,眼神里划过一丝不明的神色。

    这已经是连续第三天夜晚了。

    弦月高挂,星辰寥落,不见飞雪,只闻那风声一下一下地敲击着叶已发黄的苍竹。

    孟珩盘腿坐于榻上,目下昏暗一片,唯见一缕如水月光透过窗前单薄的纱纸照耀下来,带来些许光亮。

    他不动声色地抚了抚袖中的竹笛。

    说起来这根用凤眼竹制作的笛子还是上次在那青年的府上,砍了他一根竹子,挑其中材质最好的一部分做成的。

    谁让他的笛子因为那次被妖精袭击而遗落了呢。

    想到那妖,孟珩的神色不由又凝重了几分。

    自他搬到这所宅子以来,许是地处京中人口较为密集之地,倒是甚少再受到妖精主动的骚扰和袭击了。

    况且宅子里还有那001号到016号一众妖精在,妖精们甚少互扰,便本不应再随意进得别的妖精才是。

    然而如今的情况却是有些古怪。

    此阵突如其来的妖气已在他这宅子里盘桓了三天,然而此妖却一直不现身,非但如此,此妖的身上还隐隐有一种令他感到莫名熟悉的气息。

    仿佛与上次在那左都御史府外遭袭击的妖有相似之处。

    难道是同类

    彼时忽闻得窗外一声喑哑的嘶吼,孟珩蓦地眯起了眼。

    是003号兔子精的叫声。

    他飞快地起身,三两步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凝神看向院中。

    却不见兔子精的身影,唯有那狸妖少年一身的戒备模样,弓着身子,姿态仿佛一头随时都准备扑向敌人的猛兽。

    孟珩再视线轻扫,才发现此时院中不仅有狸妖少年,还有001号画皮精以及其他几个妖精也在此,然而人数却是不全。

    有的妖精莫名消失了。

    忽而又是一阵冷风袭来,便见那庭中仅剩的几个妖精更是神色一凛,皆是一副准备随时大战一场的姿势。

    这情景很是古怪。

    这些妖精们平日虽可听他派遣,然而却极懒怠跟他们的同类相较量,不为友亦不为敌,便是他们一贯的态度,因此孟珩近来也不指望他们能帮自己驱逐妖怪。

    然而此时,情况却显然与平时大相径庭。

    看来此番盘桓在孟宅之上的妖,不仅于他是来者不善,甚至对这些同类们都不打算放过。

    孟珩不再犹豫,他悄然把竹笛举至唇边,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抚上去。

    悠扬的曲调登时飘散出去,和着那风吹竹叶的飒飒响声,显得尤为诡谲沉郁。

    仿佛是一曲悲壮凛冽的哀歌。

    庭中立着的那几个小妖已经没了招架之力,然他们也知孟珩此番不是针对着自己而来,便也不挣扎,只任凭身体软倒在地上,希冀孟珩能用这他们领教过的曲子制服那盘桓不去的不速之客。

    一曲终了,果见那异风渐止,庭院之中仿佛恢复了宁静。

    孟珩却是皱了皱眉。

    催眠的效力还要几个时辰才能过去,因而此时院中狸妖他们都仍仰躺在地,不做动弹。

    那不速之客恍若也没了声息。

    可是仍有不对劲。那妖异之气虽已大为减弱,然而那令他感到熟悉的气息却是不减反增。

    甚至隐隐地一点一点地勾动着他身体里血液的共鸣。

    忽然之间,那股气息猛地席卷而来。

    孟珩脸色难看了一瞬。

    他猛地转身走回房中,哐当一声巨响,把门甩在身后。

    却是在门关上的刹那,整个人毫无预兆地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肖彧看着眼前大门紧锁的孟宅,心下一阵沉闷焦躁之感。

    这已是他第三次被拒之门外了。

    两日前上门拜访,罗云只言先生身体不适,懒怠见客,他心下担忧不已,想要进去探看少年,却被罗云死命阻拦,当下便觉得不对,然而也不忍强逆着少年的意,只得退了回去。

    昨日前来,依旧如此。

    今日甚至连罗云都不肯再出来,只冷冷地以这紧闭的大门示人。

    少年他到底怎么了

    黎青看着一旁自家主子呆站在孟宅外的身影,有些不忍,便再次上前跨至门边,叩了一阵那朱红门上的铜扣。

    无人应答。

    他皱了皱眉,刚想再抬手叩门,便闻吱扭一声,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一旁的肖彧不由一怔,忙走上前来,却见那从门里走出的罗云,脸上比昨日更添了几分惨淡愁云。

    肖公子,怎地还是你罗云话刚出口,顿觉得有些失礼,忙致歉道:实在抱歉,我家先生今日还是不便见客,肖公子请回吧。

    说完他便要转身关门回去,却被肖彧一个箭步上前,拉住了门沿,动弹不得。

    肖彧剑眉紧皱,他细细打量了一番罗云脸上的匆忙神色,沉声问道:你家先生到底怎么了

    罗云眸光微暗,动了动嘴角,却终是抿唇不语。

    肖彧心里更发觉事情的严重,然而心下虽慌,嘴上却不得不反放柔了声音,道:罗云,你应知道我和孟大夫的交情如何,眼下孟大夫有了不测,我于情于理都不应袖手旁观。

    见罗云神色一动,似是有被说动的痕迹,他忙又接着道:难道你忍心看着你家先生就这样独自一人忍受病痛而无人照看

    我罗云下意识地便要摇头否认,被肖彧盯着的眼眸里已满是担忧慌忙之色,他看了眼前的青年几眼,终是紧紧咬了咬下唇,颤声道:肖公子请一定要帮帮我家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