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43章 |家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这日又是一场大雪,年关将至,每个人都似忙碌起来,并不因这大雪停下匆忙而又饱含着喜悦的身影。

    来孟宅送礼拜年的也并不少,却都意外地遭到了婉拒。

    然而听说是孟大夫身体不适之后,也都表示万分理解,唯留下礼品以表心意。

    可见少年并未因年前入狱一事而名声有损,相反倒因那公堂之上离奇曲折的案情变化而更添了几分名气。

    罗云无法再推拒,也只好收了。

    那顺天府的府尹大人听闻少年身体有恙,竟也放在了心上,忙让陈平代自己去孟宅探望少年一番。

    对于真心实意的好意,孟珩是无法推拒的,只得强打精神起来待客。

    好在陈平并未察觉到有何异样,见了他的苍白脸色,也只当他是风寒着凉一般的普通小病,嘘寒问暖一番,又留下好些不便宜的补品,方放心离去。

    孟珩眼睛瞥到那堆补品之上,却是骤然冷下脸来。

    有一股阴沉沉的妖异之气从那外观精美的礼品上散发出去,成包围之势极其缓慢地侵袭过来。

    如丝如缕,勾动着他体内气息的翻搅。

    孟珩眉心蹙了蹙,他强忍着不适,快步走过去,对着那堆东西凝目细看了一番,然后猛地伸手拎出一个雕花木匣来,毫不犹豫地扔进房中燃烧正旺的火炉内。

    噗呲一声,火焰没过了木匣,缓缓吞噬着那材质上好的木料。

    然而那股妖异之气却不减反增,竟随着火势的高涨猛地窜出,黑压压地铺卷过来。

    孟珩退后了两步,眯眼看着那火炉上不断跳动的火焰。

    从刚刚陈平来这儿的一举一动表明,他对此显然是一无所知。必是那妖物寻机借着陈平的动向,溜入孟宅之内。

    此妖着实狡猾,几番骚扰下来,都不肯显露真身,只凭着那股气息便搅得他不得安宁。

    就像是抓住了他的弱点在狠命利用一般。

    孟珩眼睛眯起,眸中划过一道凌厉的神色。

    此妖,或是这妖的背后指使之人,定然对他十分熟悉,熟悉到居然能掌握这个连他自己都尚未弄清缘由的弱点。

    孟珩勾了勾唇。他想他可以确定这背后作祟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此时那妖异之气愈加浓烈,连带着那噗呲作响的火炉都快要被这股气息所扑灭。

    孟珩的脸色愈加苍白,他像是无法忍受体内气息的翻搅一般,身子慢慢绵软下来,扑通一声,重重地倒在地上。

    恰好走进房门的罗云看到这一幕,惊呼一声,连连呼唤着少年,却始终无法把他叫醒。

    而那股罗云无法察觉的妖异之气,此时见孟珩晕倒,反愈发弥漫上来,逐渐将他整个人都覆盖进去。

    夜深人静。罗云把昏倒过去的孟珩安置在床榻上,又使了百般功夫,仍不见孟珩醒来,心中又忧又惧,只得守在少年身边,生旺了暖炉,怕少年在昏睡中被这几日来愈加凛冽的寒意冻着。

    又鉴于上次那般混乱景象,他此次事先把房中一应有棱角能划伤人的东西都清理出去。

    最后竟是疲倦地趴在少年床边睡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床上静静躺着的少年身上竟被一阵突然缠绕上来的阴翳弥漫,不消片刻,少年整个人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床边的罗云似有所感,他鼻中轻哼了一声,侧了侧头,又睡了过去。

    唯有房中的暖炉偶尔噗地一声,冒出火星来。

    却说那阵鬼魅的阴翳不是别的,正是这几天以来日日骚扰孟珩的妖异之气。

    此时那东西挟了孟珩一路出得孟宅来,速度竟如一阵风般,转瞬之间就从那夜幕下的街道之中,走街串巷地掠过,只半盏茶时间,便见其现身于京城另一侧的高宅大院之内。

    却恍若是一间女子的闺房。

    从外面看这房间里黑乎乎的,然而里面竟是灯火通明,极为亮敞。

    一位身姿曼妙容色极为艳丽的女子,于这数九寒冬的天气里,竟只披了件绯红纱衣,裹一身银白长裙,斜倚在房间内的软塌上。

    仔细一看,这女子也不是个陌生的,竟是那曾出现在首辅吴有贞府上的美艳女子,红玉。

    此时她正笑意嫣然地看着房间里骤然出现的那团阴翳。

    只见那黑漆漆仿佛云雾般的东西缓缓地飘散幻化开去,不多时竟化出了几个人来。

    除去孟珩被丢在地上,口中似闷哼了一声。再看那黑影幻化出的几人,模样竟都与常人迥异。

    其中有男有女,一个个却都尖牙利爪,眉眼细长,眼眸转动之间都隐隐流出一股凶狠冷漠之色。

    乍眼看去,竟和当初那狸妖的模样有几分相似,却是更为狡诈阴险得多。

    红玉轻笑一阵,声音有如黄莺般悦耳,手上却猛地撑榻坐起,身形如飞一般,蓦地闪到孟珩面前,再一个闪身,诸妖只觉还未看清女子身形,便见那地上的少年已经被女子放到了那软塌之上。

    女子倾身细细端详了少年几番,伸出她那细白如葱的手指轻抚上少年那肌肤颇有些粗糙的面颊,冷笑一声,手指上暗施了力道。

    便见那涂着火红丹蔻的尖利指甲竟从少年的面颊上刮出一道药泥来,药泥污了那鲜艳的丹蔻,红玉却不在意地掏出袖中锦帕,边随意地拭了拭,边看向少年的脸。

    只见少年那略微发黄的脸上多了道指甲刮过的红痕,然而待红痕渐渐消褪,却可见得那处的肌肤竟是与别处不同的白皙细致。

    红玉不由得又是一阵轻笑,却与前番不同,仔细听来,这笑声里竟多了几分毫不掩藏的阴冷。

    端月青凤,你们退下吧。红玉望着少年的脸,缓缓道:这次的事,于你们几个身上各记一功,鉴于此,那从孟宅里掳来的十几个小妖,可任你们处置。

    那堂下立着的诸妖一听这话,都不禁面上一喜,随即纷纷面色恭谨地道了声是,便又一齐于原地凭空消失了。

    此时房间无人,女子脸上更没了笑意,只眼中神情不断被狠绝恼恨又有得意等诸般情绪来回交织占据。

    然彼时她细看少年的脸,一双凤眼却蓦地眯起,神色也阴暗了几分。

    原来你早就醒了。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冷声道。

    果见刚刚还仿佛昏迷不醒的少年此时正缓缓地睁开眼,露出他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恍若明镜一般,冷静而又淡然地看向女子。

    若是不醒,又岂能见到阁下的庐山真面目少年淡淡一笑,边以手撑榻坐了起来,边漫不经心地道:承蒙阁下不弃,几次三番惦念着孟某这一条贱命,半年前险些置孟某于死地,如今又不辞辛苦地派那一众妖魔,把我弄得身心俱疲,无法施那操控人心之术,再趁我昏迷不醒之时将我带到此地。如此费心尽力地想要我性命之人,不见一见庐山真面目,又怎么够本

    你红玉没想到少年竟把她那一番动作都已看透,心下不由一惊,然而下一秒,她又立即恢复了镇定。

    女子那似血红唇勾起一抹冷意森森的笑:你果然与以往判若两人了。

    她欺身上前,飞快地伸出手,紧紧地钳住少年纤瘦的下颔,徐徐道:半年前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女子尖利的指甲掐住他的下巴,带来一阵尖锐的痛感。孟珩却只一挑眉毛,淡淡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他顿了顿,伸手缓缓推开女子的手,道:没人教过你,这个动作很失礼么。

    他兀自推开女子,起身下榻,挺直着背脊,负手立于一侧。

    宛如苍劲翠竹,寒风冷雪不可动摇。

    红玉的脸色难看了一瞬。她不禁想起过去种种,那压抑着的怒火更是窜了上来。

    她旋身一转,身影如同鬼魅一般闪身到孟珩面前,伸手一下子勒住对方的脖颈,阴沉一笑,道:看来那名震京城的孟大夫却是个不会审时度势的,眼下你落到我手上,还有什么资格跟我摆架子。

    她细眉一挑,面上的笑容更扭曲了几分,一字一句地道:别忘了,你早已不是那个孟府的二公子了,孟仁到现在都不知你还活着,你不要妄想我会因为他而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