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46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女子刚露喜色,便又见轩玉郎淡然道:但是否要帮你,还要看我的心情。

    你红玉语塞,半晌方道:你不是说过只要玉面山的灵狐想要修道,你都不吝相帮的么

    我是说过。轩玉郎面无表情地道:不过对于你,我倒是不敢确定还算不算是我玉面山的狐。听说,你早已和那世间一众高官巨蠡沆瀣一气,飞黄腾达去了,又何须我来帮你

    红玉心中一惊,似是没想到男子早已将她动向摸清,垂头半晌不语,心中急思一番,才道:我虽和世间男子共谋,然终也是为了修炼得道。玉郎你信我,我绝不会沦落到玉芙裳的地步

    哦是么男子的神情却有些懒懒的,只眯眼看着红玉,若有似无地轻笑几声,见那红玉一脸焦急解释之意,似觉有趣,只观而不语,轻轻抚弄怀中白狐。

    直至女子索性也垂头不语,一副清者自清模样,他才觉得无趣了,便懒洋洋挥手道:行了,我信你便是。既是要采阳去阴,化炼那元阳之气,给我三日时间即可,其间休得扰我。他说着,把手上那白狐一抛,便见那白狐稳稳落到女子手上,把它也带下去。

    红玉登时一喜,忙答了个是,却又闻轩玉郎道:不过你却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方能帮你。

    炼得那元阳之气助你修为之后,你便不准再去那京城之地,与世间男子同流合污。

    男子淡然吐出这句话。

    红玉心内一紧,望了男子一眼,垂下头来,握紧了双拳,半晌才轻轻道了个好,心内却另有一番打算。

    映天石府内。

    寒冰池的池水泡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年,少年身材纤瘦,肌肤白皙如玉,然而透过那冒着汩汩寒气的池水,隐隐可见少年身上竟然遍布了伤痕。

    脖颈上,手腕上,肩背处每一道伤痕虽不深得刻骨,然而却不断有细小的血液从中冒出,又因着这奇异的池水而缓缓流淌绵延不息,竟像是要把这少年的血活活放干

    造成这一幕的始作俑者却仿佛并未意识到此事的残忍性,一袭白衣素尘不染的男子神情慵懒地走到池水边,在少年的背后驻足。

    过了一会儿,他缓缓蹲下身来,伸出一指虚悬在离少年脖颈一寸之地的半空,眼眸微眯,细细感受少年体内气息的运转。

    然而不多时,却是皱起了修眉,收起那副懒散的表情。

    少年体质果然罕见。若不是因那脉息之间流动的与他轩玉郎,还有玉芙裳一模一样的至纯至粹的闭阴之气,他现在都有些怀疑,这个眉眼间与他有三分相似与玉芙裳有五分相似的少年,究竟是不是那个一出生就孱弱得险些夭折的孟珩。

    天下间妖魔千千万万,有这等至纯至粹至柔至阴的闭阴之气者,却是极其罕见。纵然是得上天厚待的狐族,千百年来,轩玉郎也仅见过自己,和玉芙裳二人独有。

    也是因这个缘故,他二人于修为求道之上,进益极快,不过短短数百年时间,便已成为其他狐妖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

    直至被一众狐妖水到渠成地推崇为这玉面山的王者。

    眼下这个少年,却是第三个拥有如此闭阴之气的人。

    不过这倒是没甚稀奇,玉芙裳的血脉自然与她有一样的禀赋。可令他在意的是,缠绕在少年体内的那股元阳之气。

    自他修行上千年来,竟从未见过此等强劲的元阳之气。

    与少年体内那股至柔至阴的闭阴之气相反,此股元阳之气竟是任那常人不可敌的闭阴之气如何化解纠缠,都不作丝毫退让,反倒因这无休争斗,而愈发强势起来。

    甚至连轩玉郎自己传递过去的灵力修为,都无法引导其乖顺下来。

    实在是有趣得紧。

    男子不由得勾起了他那形状优美的薄唇,收回了自己探出去的一丝灵气,看着少年脖颈上怵目的血痕,似笑非笑。

    这还是头一回有他深厚修为也掌控不了的妖。

    尤其是眼前这位,连个纯种的狐妖都算不上。

    他隐约记得他曾经是见过这个少年一面的,当时的少年尚在襁褓之中,弱小得两根指头就能掐死,甚至不知是因为来自母体强大的妖气,还是别的什么,根本不用他出手,就快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

    那样的人,绝无可能成长为今天的模样。

    那股强大得甚为奇异的元阳之气,根本就像是来自另一个灵魂。

    轩玉郎眯了眯眼,宽大长袖一甩,站起身来。

    相比于给别人劳心劳力地炼化元阳之气,助益他人修为,眼下他倒是想起来一个更为有趣的事。

    他手掌轻轻一挥,便见那少年从池中慢慢升起,冰凉剔透的水珠滑过那玉白的躯体,仅一瞬之间,少年各处伤口上的血痕便像是凝固了一般,不再流出。

    许给红玉的三日之期过得飞快,待轩玉郎回神之时,他已在这石府中待了足有一个月时日。

    在这三十天内,他用了各种方法想要消解打败少年体内的元阳之气,却始终收效甚微。

    譬如用他曾经偶然从一老仙山之上得来的仙草,以灵力锤炼洗濯,化而为剧毒之药,泡在寒冰池水之中,又不伤其性命,只沐浴少年全身,以期能磋磨其体肤,蚕食其精神,损耗其元气。

    结果少年看起来确实比之前更为憔悴痛苦,本来白皙无瑕的肌肤也被折腾得不忍直视,可偏偏其体内那股元阳之气仅消沉颓唐了一两天时间,便又渐渐复苏过来,又与那闭阴之气纠缠不休。

    再譬如他曾经拿一条自己养了百余年的血虫试验。此虫顾名思义,便是专会从人的皮肤钻入,融入人的血液,饕餮般地吸食人体内的元气,待吸食干净,方再回到豢养人手上,把那吸食之元气悉数传导给豢养人,可谓是助妖魔提高修为之神器。

    轩玉郎养得此血虫不过是出于好玩,倒未曾用之吸食过那零零星星,着实入不得眼的元气,此番用在少年身上,倒叫他觉得颇值一试。

    然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虫自入得少年血液之中不过半个时辰功夫,居然腹裂而死,竟像是无法承受那过于强劲的元阳之气。

    此事简直闻所未闻。

    事情变得复杂有趣得多。

    轩玉郎越来越想知道这股元阳之气究竟从何而来,又究竟为何会如此强劲不可撼动。

    说到底他厌恶孟珩,不过是因为玉芙裳叛离了玉面山,跟人间男子厮混一处,令他瞧不上眼。

    当年生下的孟珩也弱小得丢尽了他灵狐的脸,让他恨不能掐死这个害玉芙裳流连人世的孽种。

    不过恨归恨,若是那个孟珩变成了如今这个体内拥有奇强无比的元阳之气的人,他倒是颇有些兴致留他一命,先探个究竟再说。

    而至于红玉的要求,他从来也未放在心上过,那不过是一只自作聪明还自以为天衣无缝的低等狐妖罢了。

    若不是察觉到她身上果没有沾染上太过于糜烂的人间的气息,他连看都不想看她一眼。

    轩玉郎终于决定暂且停止试验,手中微运了灵力,将少年安放入他洞府内的另一处池水中。

    此处池水却是温暖宜人,最适合疗伤养病不过的。

    孟珩有意识的时候,已是又堪堪过了一个月。

    浑身上下无处不在的痛感仿佛针扎,又像是巨石碾过一般,叫他仅动一下手指,便浸了满头大汗。

    随之而来的,还有隐藏在脑中仿佛随时都要炸裂般的疼痛。

    孟珩闭了闭眼,轻轻呼出一口气。

    脑中一片混乱,自他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混乱。

    记忆思绪意识知觉,全都被撕裂成碎片,浮光掠影,来回翻飞,让他无法拼凑出一块完整的图像。

    他握了握拳,想抓住什么,然而动作间却又是一阵针扎般的麻痒之感,令他不得不无力地松开手掌。

    恍惚中只觉得,自己仿佛昏迷了很久。

    到底是多久呢。

    孟珩转动视线,打量着现在身处的环境。

    穹顶,石壁,从未见过的奇花异草,还有一股隐隐的妖异之气。

    他微微垂眸,便看到了离他几丈远的地上匍匐着一只毛色雪白的狐狸,狐狸一双细眼眯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仿佛随时都要扑上来把他这个猎物大快朵颐。

    竟不像是人类的居所。

    孟珩眉心微蹙,两手强自施力,挣扎着坐起,身上一条薄毯滑落,他这才发现,现下他居然未着寸缕。

    若此地并非人类居所,妖魔鬼怪野兽山精之流,倒似乎对衣着也不甚在意。

    孟珩捡起那条薄毯披在肩上,系于腰间,不顾身体上各处的疼痛,强忍着扶着一边墙壁,走下了榻。

    每走一步,都让他冷汗淋漓。

    然而笔直的站立却能比躺在床上让他更能快速地恢复意识的清醒,也借由这痛感,刺激着混沌的头脑,让那一团乱麻般的记忆终能连接在一起。

    他想起来了。是那个叫做红玉的女人,将他掳走,可现在,他居然没死在红玉的手上。

    在他昏迷期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

    却正在这时,听得外间一阵脚步声传来,然后便挑帘走进一个白衣男子来,那男子看了他半晌,挑唇笑道:啧,比我想象得倒是早醒几日,看来你果然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