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47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只见他话音未落,孟珩的脸色就难看起来。

    背上冷汗涔涔,全身的血液都仿佛战栗起来,叫嚣着冲破着就要把他整个人撕裂,再加诸刚恢复意识不久的浑沌,一阵滔天的晕眩感前赴后继地袭来。

    他不由自主地紧皱着眉头,一双眼眸狠狠地眯起。

    这个人不,这妖身上的妖异之气居然如此强大,几乎转瞬之间就勾动起了他体内那两股气息的翻滚。

    比之之前那个叫红玉的妖更为强大,甚至二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此人强大到甚至已然带出了他那不可抑制的嗜血。

    孟珩紧紧握住了拳,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手心,强自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不让自己精神失控。

    远处那只白狐似乎也感到了这股威压,浑身白毛颤了几下,口中哼唧一声,于地面之上不安地来回乱窜一阵,最后闪电一般向孟珩扑过来,蜷缩在他身后的墙脚下。

    孟珩被白狐撞了一下,脚下不稳,险些要摔倒在地,然而他手中极快地攀住身边墙壁,咬牙挺直了背脊。

    不想那白衣男子竟更走近了几步,随即像是对孟珩这副模样颇感兴趣似的,微倾了身子,笑眯眯挑着一双俊眉修眼,细细打量着他。

    不多时,竟还伸出手去掀开孟珩身上裹着的那条薄毯,露出脖颈,探上他的脉息之间。

    孟珩拧了拧眉,却并不动弹,只强忍着体内的不适,强迫自己抬眸看向对方那双过于俊丽的眼眸。

    然而却只见里面笑意盈盈,别的意味竟然是一丝不露。

    他心里不由更沉了些许。

    此妖不但妖力强大,心性之坚韧更是与普通凡人凡妖不同。

    却是难对付。

    正如此思索着,却蓦地听到对方带有笑意的声音响起:元阳之气受那阴绵不绝之闭阴之气如此纠缠干扰,竟非但未有颓势,反愈挫愈勇,有意思。你昏迷之时此两股气息已是争斗得难分难舍,谁想到如今清醒之时,却比之前更激烈了几分,当真是罕见。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白衣男子收回了探在孟珩颈间的手,一甩衣袖,便见那躲在角落里的白狐被一阵轻风卷住,径直扑到男子怀里。

    男子笑盈盈接住,然后方姿态优雅地坐于那软塌之上,斜倚上去,对孟珩如此问道。

    只是在这一瞬之间,那逼迫得孟珩血脉沸腾天旋地转的强大妖异之气也随着男子甩袖的动作,顿时收敛起来,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白狐舒服地嘤咛一声,也转过头来看着孟珩。

    孟珩闭了闭眼,待那疼痛的微潮平复下去,才又睁开眼看向那白衣男子。

    却并不回答白衣男子的问题,反而站在原地上下理了理衣衫,半晌才表情平静无波地反问道:阁下既与那位红玉姑娘同出一族,又与之交情匪浅,想必关于孟某的事情,红玉姑娘知道的,阁下也亦当了然于胸才是,又何必来问孟某这一遭

    说完这话,他便紧盯着那白衣男子的面庞,不放过其一丝表情变化。

    白衣男子眼中微微闪过一丝讶异,然而只在一瞬之后,便又恢复了那盈盈笑意,饶有兴趣地道:你应当从未见过我才是,又怎知我和红玉的关系

    说着,还似是下意识地前倾了身子,摆出一副侧耳恭听的模样。

    孟珩眨了眨眼,缓缓地勾起薄唇,但笑不语。

    他一向于识别妖气之上尤为敏锐,此妖和红玉身上的妖气极为相似,怕是族类相去不远。

    况且都能对自己造成异常剧烈的干扰。

    他虽未彻底弄清楚自己会出现此种状况的缘由,然而这么多次下来,有两点却是不会错的。

    一则并非所有的妖都能以其身上妖气对自己造成干扰,必是某些特定族类的妖才可;二则此种妖的妖力越强大,越难以对付,对自己的影响则越大。

    眼前这男子恐怕是这两样都占了。

    至于这人和红玉的交情是深是浅,二者关系如何,不过是简单的逻辑推理罢了。

    这一点,孟珩却并不打算回答白衣男子。

    他微微侧过视线,淡淡扫视着这一方石室,见地上所长之奇花异草甚多,而那石台之上更有研磨成粉化炼成汁以琉璃方碗盛着的草药。

    若不是为了害人,便是为了救人的。

    他收回视线,又看向那白衣男子,嘴边挑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徐徐道:不过阁下虽同为妖异之族,却留得孟某一命,无论阁下的目的是什么,孟某还是要对阁下说一句感谢的。

    话落却听得白衣男子眯眸朗笑一阵,笑罢方道:你们这些人说话便是这样弯弯绕绕的,没劲得很。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孟珩,留你一命,不是为救你,却是为了吸干你身上的血,化炼你血中的元阳之气,好助我修为罢了。

    说到此处,白衣男子微微压低了嗓音,那本就低沉飘渺的声音更透出一股阴森狡诈之意来,吓得他怀中白狐都是一抖。

    孟珩却并不为所动,嘴边的笑意反而更悠悠张扬了几分,他边笑边轻轻摇了摇头,声音有如清风般淡然:阁下此言不实。

    白衣男子笑意一僵,眯起双眸看向孟珩。

    孟珩恍若未觉,只淡淡笑道:虽然我不得不称赞一下,阁下出言恐吓孟某之时,语气表情都尤为到位,不过,谎言终究是谎言,阁下一双眼睛已如此告诉孟某。

    哦白衣男子蹙起他那俊秀的眉,轻哼一声,半晌才又计上心头,扭过头来,笑道:你既如此会洞察人心,倒不妨猜猜我留你一命,究竟何为若是你连这个也能从我这一双眼睛里看出来,兴许我这便放了你,任你自去。

    语罢,男子那笑眯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神色。

    孟珩亦是勾了勾唇。

    单从目光里便看出对方的真实意图,这显然是不切实际的,不过对方既如此说的话,倒是些微流露出了一丝别样的意味来。

    孟珩负着手缓缓上前几步,离白衣男子更近了几分。

    彼时两人一个在榻上,一个在塌下,一个斜坐着,一个站着微微倾身,两人的视线便正好平齐,中间隔了不过半尺。

    在这个距离,倒是更方便二人互相打量。

    对方的眉目之间隐隐有些熟悉,恍惚间竟是和自己这副皮囊有几分相像,这一点刚刚便令他有几分在意,眼下对方既给了他任意打量的机会,这下便可一同问出个原委来。

    还有那埋藏于胸,令自己深为不解的几个疑点。

    孟珩笑了笑,直直望着白衣男子的眼眸,嗓音放轻缓了几分:阁下周身气度风华,均与一般小妖不同,既对孟某有此诺,定要说话算话才是。

    白衣男子笑意未减,点头道:那是自然。他未有躲闪地看向孟珩的双眸,态度有些漫不经心的不屑。

    然而片刻之后,他便收起了那副随意的态度,神情微微正色。

    少年的眼睛里竟是他看不到底的星辰大海,刚刚稍不留神,他竟差点随着那眼眸里的笑意懈怠了神思,叫他哄骗了去。

    如此想着,他体内不由稍稍运了功,眯眸看向少年。

    孟珩挑了挑眉,眼睛也不由微微眯起,声音也更压低了几分,甚至还带上了一丝笑意:怎么,阁下此等修为之人,也会忌惮孟某这类凡人

    他轻笑一声,声音清越温润有如泉水击石,煞是悦耳。

    阁下尽管放心便是,孟某手无寸铁,更是对自己如今身在何处都颇为茫然忐忑,又如何对阁下造成威胁呢他缓缓道来,不疾不徐,嗓音里仿佛蕴含有某种魔力。

    白衣男子眼睑微微颤了颤,脑内刚刚绷起的那根弦仿佛被温水浸润,又缓缓放松下来。

    他不禁嗤笑道:你小小一介凡人,我怎么可能忌惮你

    便是这个道理。孟珩应道,转而又轻笑一声,徐徐道:所以,仔细看着我的眼睛,勿要思索其他琐事,只听着我的声音便可。

    白衣男子警觉的眼神慢慢放松下来,里面只剩下一滩绵软笑意。

    那么,礼尚往来,阁下既要我回答问题,也请阁下先回答孟某几个疑惑才是。

    白衣男子不语,只轻轻点了点头。

    孟珩满意地笑了笑,慢吞吞问道:很好,第一个问题,阁下究竟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