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48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白衣男子只觉思绪略有些轻飘飘的,对方的眼睛眯起,弯弯的如同月牙般好看,虽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却不知怎地,这会儿倒叫他有些看不够了。

    恍惚间听得对方问自己是何人,他想都没想,便呵呵一阵笑,撩拨了两下手中的白狐,懒懒道:我乃执掌这玉面山的狐妖,轩玉郎。

    如此简单无意义的问题,倒不怕叫这少年打听了去。

    原来如此。那少年得了答案,似是更愉悦了几分,一双湖泊深潭般的眼眸微微闪动了几下,里面仿佛有浅浅流光波动,更叫他好奇了几分。

    第二个问题,少年薄唇浅浅一勾,那吐出的话语温绵绵的,竟叫他愈发放缓了思绪。

    阁下刚刚所说的元阳之气闭阴之气,到底是何意可否给在下解释一二

    轩玉郎只觉得对面之人所问的问题都忒没趣了些,便懒懒地动了动嘴唇,不耐烦道:天下万物阴阳相生,妖为阴,人为阳,你本是狐妖之子,体内自当有遗自你母亲的闭阴之气,或许又因乃父为人的缘故,体内亦有元阳之气,倒也未可知。

    说到这里,他方兴趣上来,道:不过我修行数千年,却从未见过元阳之气如此坚韧强健之人,你是头一个。

    头一个怎样来着

    轩玉郎说到这里,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张了张口,想再补些什么,却是话到嘴边,又如一股轻烟般飘散无踪。

    他突然有些记不起刚刚自己想问这少年的话,是什么来了,只得作罢,复又下意识般地望向少年的眼睛。

    少年却是沉默一阵,微敛双目,半晌才又抬眸,沉声问道:既是狐妖之子,亦当为妖,可又为何时常引得众妖前来,想要分食了我

    轩玉郎嗤笑一声,只觉这才想起刚刚忘到嘴边之话,忙道:你傻么我都说了你虽为狐妖之子,体内却亦有人类特有的元阳之气,且尤为刚健柔韧,与一般人不同。要知道这元阳之气可是助益众妖修行的至宝,妖之嗅觉灵敏,嗅到了你身上的气息,自是争先恐后地对你勾引诱惑,企图据为己有,好大快朵颐吃肉喝血一番,也可借助你那元阳之气增益修为。

    原来是这样。少年似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转而又畅然一笑,薄唇轻启,道:第三个问题,阁下和孟某,可有血缘关系

    轩玉郎直觉有些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然而少年一对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他,不知怎地,竟叫他无法躲闪,嘴边不由自主便道:勉强算有吧。

    你娘玉芙裳,曾经是我轩玉郎的姐姐,玉面山除我之外修为最高深的狐妖。他蹙着眉头答道,不过那只是曾经。

    少年轻轻哦了一声,便见那深邃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明神色。

    他恍惚是后退了几步,那眸中叫轩玉郎颇为好奇的浅浅流光也看不真切了。

    轩玉郎想倾身凑过去瞧,奈何头脑中昏昏沉沉的,身子也莫名地有些乏,只得略略阖上了眼,小憩片刻。

    约莫过了半盏茶时间。

    轩玉郎蓦地睁开眼睛,神色晦暗不明地瞪着眼前的少年。

    却见孟珩长身玉立于阶下,不躲不闪,只嘴角噙一抹悠悠笑意。

    你刚刚做了什么他冷声道。

    方才他并未从少年身上感受到一丝修为灵力的运转,这一两个月以来,他在少年身上的百般试验也足以让他摸透少年的底细。

    根本是个毫无修为之人。

    连自己手边这个刚出世两个月的白狐都不如。

    可这样一个人,偏偏让他失神了片刻之久。

    轩玉郎的脸上颇有些半青半白。

    栽倒在一个凡人手上多少还是有些伤面子的啊,即便对方有着那等奇异的元阳之气,本不应以一个普通凡人来看待。

    孟珩不动声色地将轩玉郎的神态变化尽收眼底。

    他淡然一笑道:方才孟某略施小计,从阁下处问得几个问题,或可使阁下有劳神乏思之状,是孟某失礼了。

    言辞间态度坦然,既不见畏缩,亦不见遮掩,竟是丝毫未把对方看做是一个修为深厚能瞬间予人生死的妖。

    这种轻描淡写直言歉意的态度倒叫轩玉郎有火无处发。

    他拧了拧眉,瞪了少年几眼,凤眸顾盼间却是狡黠一笑,道:好好,我不跟你一个凡人计较。

    他轻拂衣袖,走下榻来,一步步走到孟珩身侧,微倾下身,凑到孟珩耳边,也学着孟珩刚刚声音轻柔的样子,笑道:横竖到了我轩玉郎的手中,你便记住,以后有你好受的就是了。

    话落,他朗笑一阵,悠哉悠哉地出了这一方石府,只留孟珩一人立在原地。

    孟珩闭了闭眼。眼前略有些发黑,待那白衣男子身影远去,他这才踉跄几步,扶住一侧石柱,俯身深呼吸了几下。

    刚刚对轩玉郎的催眠逼得他集中了所有精力,使得体内那本就尚未平复的气息又微微骚动,现在陡一放松下来,更觉浑身筋疲力尽。

    就在这时,只听嘤咛一声,那被轩玉郎抱住的白狐似又返身跑回来,跐溜一下扑到孟珩脚边。

    孟珩脚下一软,手中一松,堪堪倒在了地上。

    所幸石府中这一方地面乃柔软绒毛铺就,摔在地上倒无大碍。

    孟珩幽幽转过眼眸,看向与自己视线平齐之处,那乖觉地卧在一旁的白狐,心里细细回味刚刚轩玉郎的几番话。

    天下之物,阴阳相生,妖为阴,人为阳

    以及他体内的元阳之气和闭阴之气

    恐怕那时时搅得自己不得安宁的两股气息便是这元阳之气和闭阴之气了,他记得轩玉郎甫一见到自己,就说什么两股气息争斗不休元阳之气受闭阴之气缠绕干扰云云应是不会有错。

    这闭阴之气是因原主为狐妖之子,体内自带,只这元阳之气若说是因为原主之父的缘故,却是不通。

    因为在原主的记忆里,并无此等因两股气息来回交战而痛苦不已的回忆。

    难道说,是因为他穿越过来,把自己原本的所谓元阳之气带到这副躯壳里的缘故

    想到这里,孟珩竟不由得有些想发笑。

    在现代社会又哪里听说过什么元阳之气

    他摇了摇头,视线恰巧对上身边白狐那黑漆漆的眼眸,心里又不禁轻叹。

    原来原主这副皮囊竟是和这畜生同出一族,而且身世还颇有些曲折狐族的母亲,人类的父亲。

    只怕自己那发作之时那难以抑制的嗜血也与原主的狐妖本性有关潜意识里深知自己体内有着妖类都趋之若鹜的元阳之气,气息不稳饥不择食之时便本能地想要去吸食,如此才会自残己身,茹毛饮血,简直如同野兽一般。

    他心情颇有些复杂地抬臂枕在脑后,转过视线似有些不愿再看身侧那白狐,阖上眼睑,略有些疲惫地睡去。

    孟珩这一觉又是悠悠过了两日。

    他是被钻入颈间拱来拱去的白狐给扰醒的。醒来时那畜生正伸着它那湿答答的舌在舔舐他的脖颈,他微一侧头,便看见那小畜生亮出了尖利的牙,就要咬上他的脖子。

    幸而那牙齿虽尖利,却实在短小,不然只怕已咬得他皮开肉绽。

    孟珩挥手拨开那白狐,撑着地坐了起来。

    昏迷时不觉得,这会儿醒了,便觉腹中一阵饥饿之感,倒是提醒了他。

    也不知在他之前昏迷的时候,是靠什么维持能量的。

    必是这洞府中有什么神异之物才是。

    事到如今,孟珩早已把曾经信奉的唯物主义弃之一旁,沧海桑田,世事变化,快速适应才是王道。

    他晃晃悠悠站起身子,还裹着他昏迷之时裹的薄毯,缓缓地走出了这间石室。

    期间一一俯下身去闻嗅那长在角落里的奇花异草,还有摆在石台上已有些干涩的药末。

    闻其气味温和,颜色普通,并不像是有毒。

    又摘了一点叶尖放在嘴里咀嚼尝试,若有所思。

    半晌,他忽地眼睛一亮,摘下一把那尖尖草叶塞进一直跟着他的白狐嘴里,笑眯眯地看着白狐的反应。

    见那白狐自然吞咽下去,并未抗拒挣扎,咽下之后也并无异常,仍双目炯炯地看着自己。

    看来这草,十有也是于这些修道之妖有助益的东西。

    孟珩这方攥下一把草药一一搁进嘴里咀嚼咽下,大约一盏茶时间过后,果然觉得身上爽利不少。

    再出得这间石室,便是一间格外宽敞高大仿若厅堂一般的房间,里面未点烛火,不见天窗,却是通明异常,辉煌金碧。

    孟珩对此不感兴趣,只一径出了这映天石府。

    外面倒是柳暗花明,别有洞天。

    近处流觞曲水,花红柳绿,远处水墨青山,云蒸霞蔚,俨然是一副昂然春景。

    只不过在这如画美景中,目之所及却可见来回出没的野兽。

    不是别的,正是狐狸。

    孟珩的视线淡淡扫过眼前之景,隐隐还能感到一丝妖异之气,些微地勾动着他体内那所谓的元阳之气和闭阴之气。

    但或许是眼前这些狐狸修为都不甚高深以及距离尚远的缘故,这股气息的异动并不明显,尚可在他忍受范围之内。

    他迈开脚,并不往那狐狸群聚之处走,只向着一旁溪水边的几丛桃树走去。

    却也是奇怪,明明那边桃树尚在开花期间,这边几棵桃树却已结出了硕大的果,红扑扑的桃子挂在枝头,看起来十分诱人。

    孟珩伸出手去轻而易举摘下一只,蹲下身来在那溪水边洗了洗,然后凑到嘴边一口咬掉大半。

    甜得发腻。

    而后他三两下便把这只桃子吞咽腹中,又接连吃了两个才作罢。

    这才些许有了饱腹感,他正待要蹲下身清清手,身子却是顿在了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