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50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淅淅沥沥

    一阵凄风冷雨打在孟珩的身上,他蹙了蹙眉头,终是醒了过来。

    沉入溪中之时肺里呛进了不少水汽,他猛地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方觉得胸腔里好受了些许。

    雨势却是愈发的大了。冷雨粘在身上,叫他不由得有些发抖。

    重重雨幕挡在眼前,使一丈之外的地方都看得有些不真切。漫天阴云翻滚着卷动着移过来,更使目之所及皆是晦暗一片。

    孟珩集中精神看向远处,然而视线却被阻挡。

    他索性闭上了眼睛,只聚精会神地听着耳畔的动静。

    风吹雨响,隐隐地有野兽的嘶吼声,穿过雨幕而来。

    这究竟是玉面山,还是又到了什么地方

    孟珩又睁开双目,往身侧看去。

    他记得昏过去之前为了使那气息归于平静,他扑进了水中,眼下却是身侧无水,只有一条沙径,遥遥地延伸向那雨幕之中。

    沙径此处缘何会有沙径

    那耳畔的野兽嘶鸣却是越来越近了,容不得他细想,便有风驰电掣一阵匆匆脚步,由远及近地传来。

    却不是狐狸。看那被雨幕遮掩得影影绰绰的身形,竟像是豺狼虎豹之类。

    然而鼻尖却亦隐隐捕捉到一丝妖异之气,却是怪异得很。

    那一群野兽并不多等,似是见孟珩只身一人,手中无物,又身形单薄,便渐渐壮了胆,迈动着四肢匍匐过来。

    孟珩没有动。眼下四周皆是厚重雨幕,目不可视,身侧又皆为沙径石路,处处为平地,根本藏无可藏。

    更是连一棵树半片草也不见,不可能像刚刚那样采摘树叶为乐器,来吹奏催眠曲。

    或许便要命丧于此。孟珩凝眉暗想。

    只不过,不到最后一刻,便仍有尝试的余地。

    他稳住气息,底盘纹丝不动,只透过那雨幕,目光平静地望着最前面那身姿猛健的兽中之王。

    既是妖物所化,定然有神智思维,应当比猛兽倒要好应对一些。

    这只黑斑黄纹虎又穿过雨帘,往前凑了几分,现下离孟珩只有两尺距离。

    兽王所喷出的温热鼻息近在眼前,它张了张那血盆大口,似是迫不及待地想把孟珩吞入腹中。

    孟珩皱了皱眉,视线扫过一同靠近过来的豺狼狮豹等兽,心中疑云渐渐酝酿。

    不对,眼下情景很是不对劲。

    他再凝眸看向那蓄势待发的黑斑黄纹虎,仔细审视了片刻,竟是缓缓地勾唇笑了。

    索性也不再干坐在原地,以手撑地慢悠悠站了起来。

    一众野兽登时将虎视眈眈的目光追随过来,那黑斑黄纹虎更是喉中咆哮一声,目眦尽裂地怒视着眼前意图反抗的猎物。

    仿佛只要孟珩再动一下,它便要扑过来将他撕成碎片

    孟珩却恍若未觉,只嘴角噙笑,目不斜视地向那最前面的兽王走去。

    两尺一尺半尺终于,二者的距离只在一寸之间。

    在傲然盘踞的猛虎面前,少年瘦小的就像是一只白兔,只要那野兽张一张口,便能把他的脖颈咬断。

    然而那兽王却没有动作。

    除了咆哮怒视和舞爪示威之外,便再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了。

    再看一旁几个跟随的豺狼狮豹,竟也是如此,彼此之间拉开圆阵将他团团围住,可偏没有一个伸出自己那尖牙利齿,朝他扑过来。

    孟珩了然地微微一笑。

    虎豹豺狼猛兽雄狮本来就势同水火,绝不相容,纵然天长日久有了灵性,化而为妖,亦不当融洽共处群攻一个猎物。

    再细察那黑斑黄纹虎身上所缠之妖气,虽阴沉诡吊,却若有若无,平淡和缓,决然不像是蓄势待发猎物在前的猛兽所发出,与之前想要取他性命张牙舞爪的妖所散发出的妖气完全是两番模样。

    虽有凶悍之形,却无凶悍之气,便是漏洞所在。

    孟珩更上前了一步,他伸出手去轻轻触碰那猛虎的前额,只见刹那之间,这体格庞大的猛兽竟如同烟雾一般,缓缓蒸腾在那重重雨幕之中,不见踪影。

    与此同时,两侧的豺狼狮豹也一阵烟雾缭绕,然后被那凄风冷雨打散,荡然无存。

    原来竟是幻境。

    孟珩轻笑一声,微微仰颈看向天边渐渐散去的阴霾。

    有几缕微光冲破云层,渐次扩大,而后缓缓驱散了这凄糜的雨。

    雨声渐停,风声渐止,终于露出了这一方天地的本真面目。

    却是飞沙走石,重峦叠嶂,道路交错,不见归途。

    孟珩却不见方才的惊疑了。

    本来沙地之上,缘何会引来瓢泼大雨既有雨水浇灌,又缘何会有不毛之沙

    处处矛盾,处处疑云,可见此情此景,大抵是有人故意为之,专门扰人思绪,乱象迷眼罢了。

    既是幻象乱景,此间又淡淡弥漫着一股妖异之气,想必定是仍在玉面山无疑。

    而出此幻象之者,也只有那位千年的狐妖了。

    既是那位的手笔,恐怕任自己四处探查走动也无济于事,也不会只是乱景这么简单,或许会有如同刚才那般猛兽一类的威胁出现。因而不如待在此处,静观其变。

    孟珩微微收敛笑意,倒也不四处观望了,只敛眉垂目,静等变故出现。

    果然不过须臾之间,眼前景色又有变化。飞沙走石皆一幻而成车水马龙,那重峦叠嶂影影绰绰涟漪晃荡,也终于天翻地覆,幻化成了玉宇琼楼雕梁画栋。

    恍惚间竟像是回到了繁华京城之内。

    再一眨眼之间,竟觉得身下有些颠簸,孟珩垂眸看去,发现自己竟是坐于马车之上,身上也衣衫齐整,马车内燃着暖炉,又一摇一晃地,晃得他不由有些发困。

    想不到这情景倒是有些逼真。孟珩心里玩味道。

    不多时,马车便停了,车外是罗云的声音,正唤着自己下马。

    孟珩勾了勾唇。他倾身掀开车帘,一跃跳下了马车,便见到眼前孟宅二字。

    原来是回家了啊。他淡淡地想。

    他走过去推开了那枣红色大门,不紧不慢地走在那熟悉的道路上。

    却见此时已是冰消雪融,嫩柳吐枝,庭院里的苍竹褪下了那有些发黄的叶,新一茬绿莹莹的竹笋已破土而出。

    没想到山间浑浑沌沌不知气候不问时间,山外已是冬去春来又是一年。

    孟珩难得的有些感慨。

    孟宅跟他离去时并无两样,草木齐整,竟像是有人维护修葺一般。只是这半路都不见一个人影,倒是比之前更冷清了。

    哦,狸妖兔子精他们都失踪不知去向了。孟珩蓦然想起。

    不光如此,连那惯会满地跑的从李大人那儿领回来的男孩也不见了踪影。

    孟珩微微有些怔神。

    彼时却突然听闻背后一声呼唤,却是一道极其熟悉的温润嗓音。

    仔细听来那声音里竟有些丝丝颤抖的惊喜不可置信之意。

    珩儿

    孟珩缓缓回过头去。

    只见一身素色锦袍的青年站在一簇翠竹之下,正遥望着自己。青年的身形似有些消瘦了,本来英俊的脸庞更显瘦削,俊朗的眉目间也恍惚堆积着一片挥之不去的疲态。

    肖彧怎会是他。

    孟珩在心里默默道。

    青年却已是疾步走了过来,伸出手来攥住孟珩的手臂,力道很大,攥得他微微地疼。

    珩儿,这么多天来究竟是去了哪里为何不告诉我一声叫我寻遍了整个京城,差点就要一路往南往北,策马寻去。青年的声音极是低沉沙哑,仿佛在这漫漫两个月间,已是承受了太多东西,以至于疲惫不堪。

    孟珩心里微微一动,却不作答,只垂眸凝神望着对方攥住自己的手。

    珩儿,你怎么不说话青年轻声问道,良久,又抬手抚上他的鬓发,动作间颇有些小心翼翼。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便言说吗青年微蹙了眉头,声音里有些担忧。半晌见孟珩仍是不语,方苦笑一声,低低道:不说也罢。只要你如今好好地站在我面前,我就安心了。

    青年的手停留在孟珩的发间,一下一下地轻轻抚弄。有微痒的触感传来,孟珩闭了闭眼。

    下一刻,他一把拉住了青年的手腕,阻止了青年的动作,目光也不再躲闪,抬眸直直地望了过去。

    珩儿青年的眼神里有些微的疑惑。

    孟珩薄唇紧抿,只觉得嗓子里有些发干,他皱了皱眉,终于稳定了心神,冷声开口道:你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