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51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青年的瞳孔微微缩紧,似是疑惑,又似是黯然神伤。

    孟珩却并不心软,一字一句道: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虽然这次的幻境比刚刚那虎豹豺狼要逼真许多,眼前的青年也仿佛是活生生的,有声音,触摸得到,还有掌心暖意融融的温度。

    然而,假的便是假的。

    即便他刚刚差点就要忽略掉那随着青年而来的一股若有若无的妖异之气。

    珩儿,你怎么青年怔愣了一下,然后满脸焦急之色,像是急于解释着什么。

    孟珩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

    你走吧,你不该出现在这里。他又强调了一遍。除此之外,却是不肯多说。话落,便狠心挥掉青年握上来的手,转身而去。

    珩儿。青年在背后低低唤道,语气里颇有几分落寞。

    孟珩脚步一顿,终是呆立半晌,而后微微侧过身,扭过来半边脸,道:你等着,我会回来的。

    然后便是大步离去,再不顾身后之人的呼唤,一路出了孟宅。

    却在刚踏出门槛的刹那,又是一阵天旋地转,昏天暗地,再抬眸时,哪里还有刚刚那玉宇琼楼雕梁画栋

    孟珩有些许的怅然若失。然而那只是一瞬,下一刻,他便冷眼打量着又生变化的幻境。

    此刻他却是身处一座悬崖之上。

    此崖看起来竟像是有万丈高,脚下云雾缭绕看不真切,然而透过那黑漆漆的幽光往下看去,竟是深不可测,望不到底。

    远处是一片似血残阳,霞光旖旎,云缠两侧,崖边长着百年的老松,招摇着被风吹动的枝叶。

    再凝神一听,远远地似有鸟鸣猿啸,凄凉婉转,久不断绝。

    四下一望,竟是无路可退,无处可走。

    眼下,孟珩正立在这悬崖上的一块较为平坦的巨石之上,要想脱离开这座悬崖,必得从巨石上攀爬而下,方可。

    然而此石庞大无比,足有三层楼高,四周又极为光滑,根本无手脚攀附之处。

    分明是绝路。

    敕啦一声,鸟儿振翅飞来,一只体形格外庞大的秃鹫落在石上,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孟珩挑了挑眉,眯眼打量着这只秃鹫。

    鸟喙细长而尖利,两爪紧紧叩在地上,堪比雄鹰,却是比鹰的体格大了几倍不止。

    在这峭壁之上,只要它轻轻扇动一下那肥厚的羽翼,想必就能把他掀翻下去,掉入那万丈深渊。

    既是如此,且等它扑过来便是。

    孟珩从容站在悬崖边上,背脊挺得笔直。

    不过片刻,那秃鹫果然一阵疾跑滑翔,硕大的羽翼张开,如同一片阴云般从孟珩头顶堪堪掠过。

    然后又是来回一阵旋转。忽地一下,鸟喙顶着孟珩腰部,直直地将他甩下了悬崖。

    一阵利痛从腰侧传来,然而孟珩此时已顾不得了,唯感到飒飒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

    眼前是飞快闪过的景色,气压的急剧变化也使得他胸腔里压抑得难受。

    仿佛此时此刻,死亡就真的近在眼前。

    孟珩能感受到自己心脏的跳动。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只凝神静心,细细感受着周身真实的气流变化。

    和风徐徐,潺潺水声,花香鸟语,不见异动。

    他猛地睁开了眼。果见自己正好好地立在平地之上,周围也并无悬崖峭壁,有的只是那绿柳依依繁荣春景。

    脚边有一阵瘙痒袭来。孟珩低头一看,见是那白狐,正拱成一团,蹭在自己的脚边。

    果然仍是玉面山的地界。与自己沉水之前的景致并无半点不同。

    看来,这是出了幻境了吧。

    他正要抬眸扫视一番,便闻得一阵笑声传来:元阳之气,洞察人心,树叶吹曲,乐声惑人,现下又安然无恙地从我轩玉郎一手布置的幻境里走了出来,孟珩,你到底还有多少让人惊叹的地方

    孟珩寻声望去,见果是轩玉郎。男子仍是那身宽袍广袖,雪白长衫,满脸玩味笑意地走过来。

    孟珩扯了扯嘴角,淡淡道:劳阁下挂心,孟某也是九死一生,才能勉强从这幻境中逃脱。

    轩玉郎一阵朗笑,边笑边摇了摇头,走过来径直拉起孟珩的手腕,以两指掐住,道:狐术本来最能惑人,我这一幻境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你这般,能历经幻境却不迷失本心的,我数来数去,此生见过的也不超过三人罢了。

    这确是实话。早年他玩心尚在之时,多次以这幻境惑人。其实不论是妖是人,但凡进了这幻境的,要么被那猛兽厉鬼活活吓死,要么沉浸在自己心底隐秘之事上一醉不醒,要么百般焦躁团团乱转而彻底失了理智,欲寻出路而更加不可得,便被困于那幻境之中,孤独终老。

    他这边感叹着,边细细探查孟珩的脉息来。

    如此探着,眼中倒更是一片惊异之色,而后敛眉不语,只伸出两根指来又探上少年颈间,直过了半晌,才神色微沉,道:那元阳之气竟又强劲了几分。不过么

    说到这儿,轩玉郎又狡黠笑了两声,道:只怕这气息冲撞起来,那股力道更会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他想了想,又笑道:不然,你认我一声舅舅,我倒是可以教你一些趋利避害的法子。

    说话间,他那一双狭长凤目微微眨动,里面神色似别有意味。

    不怀好意。

    孟珩淡淡瞥他一眼,不冷不热地推开对方搁在自己颈间的手,讥笑道:这么说来,我这是通过了阁下的考核了

    轩玉郎一怔,似是在品味考核一词,越玩味越觉得有趣,不由蓦地一笑,眯着一双眼,道:没错,你确实通过了我的考核。

    话虽这么说,轩玉郎这个亲舅舅却并没有做什么庇护外甥的善事,反倒整日纠缠不休,问孟珩树叶吹曲,惑人心智,再者是不被幻境所困全身而退,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又不信他一介凡人能做到这等地步,认定他是修了什么邪门歪道的法术,趁孟珩不注意,将他浑身脉息元气又探过一遍,弄得孟珩果真气血沸腾,剧痛难忍。

    不对啊,你当真没修炼什么法术轩玉郎又凑到正凝神运息的孟珩身前,皱眉问道。

    孟珩不欲理睬他。他此时正按照对方告知的秘诀,做一些能调控内息的基本修炼之事。

    虽然那秘诀只有八个字:负阴抱阳,始而为一。

    乍眼一看无从下手,然而他这几日细细观察那林间妖狐修炼之法,却也颇有所得。

    看来修炼之事,大抵如同催眠一般,自我体会和了悟乃是最关紧的,具体的步骤和方法倒是因人而异。

    只是眼前之人的喋喋不休和骚扰,着实烦人。

    孟珩在再一次被对方扰乱气息后,才懒懒抬眸看他,不耐烦道:我之前从不懂你们那些修为法术之流,我使用的,叫做催眠术,管你是人是妖,只要有意识,有思维,有心志,一经催眠,心志便被催眠师掌控,无从逃遁,只能任催眠师的摆布。故而你虽修为深厚,意识思维心志却并不比常人更为坚定强悍,也并不因你的修为而有所变化,所以于催眠之事上,你,还有你那些狐子狐孙们,也只能是束手无策了。

    他难得如此有耐心讲这么长一通,也不过是被对方打扰得烦了,想彻底结束掉对方的好奇心。

    轩玉郎听完果然像是若有所思,口中念念有词道催眠意识思维,反复念叨却也是不解其意,心下不甘,便又欲纠缠上来。

    转眼一看,却见刚刚还盘腿坐于榻上的少年已不见了踪影,他倒也不生气,心中只觉得少年更添了几分神奇有趣来,忙一阵左顾右盼,出得这石府之中,寻少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