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52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两人这边倒还算相安无事,却有一人,早已是撕心裂肺怒火中烧。

    红玉此时站在玉面山离入口不远的竹林处,初春时节日渐和暖的阳光照耀下来,透过那莹莹如碧的竹叶洒在身上,暖意融融。

    然而红玉的心里却不似这二月春景,倒像那六月骄阳。

    自她把孟珩带到轩玉郎处,希冀能借由轩玉郎的深厚修为化炼孟珩体内的元阳之气,到今日已过了一月有余。

    按说即便是化炼失败了,这一个月时间也足够出结果了吧。

    可轩玉郎却一直拖着她,不是避而不见,就说是正在百般试探中,不让她前来打扰。

    只怕是事情有变。

    想到这里,她内心更添了几分烦躁。她恨恨瞥了眼一旁扯着嗓子鸣叫的黄莺,伸手一挥衣袖,便见那黄莺转瞬之间就没了生机,一头栽倒在地。

    若是轩玉郎胆敢骗她,她定然不会就此罢休他千余年的修行着实深厚不假,可这么些年来,她红玉也不是虚度时日的。

    可再转念一想,心里又不由生出几分希冀来。

    轩玉郎一向恨透了玉芙裳,又确实不屑吸食人类的元气,没道理不按照自己设想的行事啊

    如此左右思量几番,更是无法再空等下去。这日她既又登上了玉面山,为的可不是在这山口处空等的。

    只这入口之处不知何时多的一层屏障,却着实可疑。

    红玉微敛起双眸,体内暗暗运功,指尖虚对着那屏障,只见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功夫,那屏障才稍稍裂了个口子。

    她眼睛一眯,瞅准那空隙,纵身一跃,便穿屏而过。

    这才入得那玉面山之中。

    远处有只来回走动觅食的狐狸似乎对这外来之客有所察觉,那黑溜溜的细长眼睛来回一转,转身便是几个纵跃,消失在一地繁花绿草之中。

    瞧着倒像是急着回去报信儿的。

    只可惜那狐狸也是有几分修为的,此刻又是兽态,趁她不备之时便窜出老远,倒叫她追赶不上。

    她皱了皱眉,只得不予理睬,一路往轩玉郎的住处寻去。

    幸而这回轩玉郎倒没叫她遍寻不着,甫一靠近那映天石府,便见那姿容映月的男子斜倚在石府外一棵桃花树下,抱臂望着树下那条清溪,似是在赏玩水里的游鱼。

    偶有几片桃花花瓣落下,沾在男子的衣襟上,男子轻浅一笑,便觉风景如画。

    可惜红玉却是没什么心情欣赏。轩玉郎这副潇洒悠游的模样只叫她觉得浑身不舒爽,心下也更添了几分疑云。

    她屏住气息细细探查感受一番,却没能察觉到孟珩的气息。

    而那树下男子像是此时才在不经意间注意到红玉一般,微侧过头,笑看着她。

    半晌,男子薄唇轻启,笑意中似有玩味:不用算了,你算不到的。

    红玉猛地睁开眼睛,蹙眉凝望着他。

    你什么意思话落,心思一通急转,回味过来,忙厉声问道:你杀了他了

    轩玉郎大笑一阵,边笑边踱到红玉身边,伸出手来抚掉她头顶的几片桃花,笑意流转,道:没错。

    语罢又道:我为什么不能杀了他一个空有元阳之气却不能化炼的鸡肋,食之无用,还不如杀了干脆。

    男子那形状优美的薄唇轻描淡写地吐出这句话,神情间一片淡漠,恍若此间谈论的不过是捏死一只蚂蚁般的无关痛痒之事,而非夺人性命。

    红玉皱眉看他,像是要在那双桃花美目间一探真假。

    可孟珩是我带来的人,你就算要杀了他,也要先告知于我才可。她盯着他看了半晌,却也无所获,只得冷声道。

    你这话倒真是可笑。轩玉郎鼻中轻嗤一声,长眉一挑,道:我做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过问了但凡只要到我玉面山的东西,不论是一个人,还是一棵草,都轮不到第三人插嘴。

    话落竟是甩袖而去,一副懒怠再跟她多说的模样。

    红玉的脸上不由青白一阵。

    想她在京城数年间,何时受过这等难堪,他轩玉郎不过是一只年岁大了点的野狐而已,又凭什么到她面前拿大

    她刚想要上前追上轩玉郎,却见对方竟像是脚下生烟,刚刚还近在眼前,眨眼之间,却又像是离了数丈,人却仍是不紧不慢地走着。

    心下不觉有些骇然。

    此等修为,自己竟着实奈何他不得

    然而下一刻,她便被自己眼前之所见点燃了怒火。

    数丈远之地,就在轩玉郎刚刚消失的地方,一个身形单薄的青衣少年背对着她,正与一只白狐嬉戏耍闹。

    正玩闹间,那白狐似是咬了少年一口,少年不由有些着恼,站起身来便要追着那白狐而去,却在起身的瞬间,身形一顿,似有所感般地侧过身来,淡淡瞥了这边一眼。

    而后便不以为意地追着那白狐而去了。

    是孟珩

    他根本没死,轩玉郎果然在骗他。

    一股怒火在肺腑中熊熊燃烧,叫她差点劈掌砍断身侧的桃花树。

    若是孟珩已死,她倒可以当做轩玉郎做事任意妄为,以后只不求到他门上便可。然而如今看来,孟珩非但未死,反而过得很是惬意。

    况且竟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一脚踢开不长眼凑上来的低等灵狐,艳红的指甲狠狠攥进手心里,又最后看了一眼两人消失的地方,忿忿转身而去。

    那边孟珩若有似无地瞥了眼对岸情形,嘴边不由挑起一抹浅淡似水的笑。

    他懒懒放下那幼小白狐,打算找一清净之地,继续尝试那炼气之法。

    说来轩玉郎给的那八字要诀倒是意外的管用。元阳之气也好,闭阴之气也罢,如今都属他一人所有,就好比他自身意志一般,总逃不过他内心的管控。

    况且,事实上这两股气息也并不是非敌对不可。

    只要他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之前他虽未有意排斥原主的记忆躯体,乃至体内的闭阴之气,然而他原本便是个自我意识极强的人,这不仅体现在他做事行动力强不易受他人影响之上,更体现在他意志的坚定之上,而这甚至也使得他体内的元阳之气变得异常强势,下意识地排斥一切外来之物。

    而在他不断地受到那两股气息来回冲撞导致的剧痛侵扰之时,他本体的元阳之气在接受到他潜意识里想要战胜剧痛的指示后,便愈发不惜一切地排斥那闭阴之气,可惜却始终不能把那绵延不绝阴柔之至的闭阴之气驱逐出去,反而更陷入了无休无止的争斗状态。

    不过,这都是之前的事了。

    如今他已了悟,坚定并非顽固,强势也并不意味着水火不容。有时候适当地退后一步,并不代表着示弱,那反而表征着真正的强大。

    更何况,阴阳不仅相克,更是相生。

    只要能引导那两股气息彼此相济相容,不用驱逐任何一种,便可破困局,得万全。

    只是他眼下仍在摸索阶段,虽尚有所悟,到底还须细细琢磨才可。

    孟珩欲在那石台上打坐,甫一抬头,却看到了去而复返的白衣男子。

    那人率先倒在石台上,白衣铺了半边,支腮看着他,神情中似有不满。

    孟珩淡淡瞥他一眼,不作声,默默转身,打算另找一处石台。

    喂,你这小子知不知道好歹啊我难得心情好,亲自出面替你打发了那女人,你倒好,却专往她眼前晃悠,却不知安得什么心,嗯轩玉郎虽如此埋怨,那桃花眼里却仍是笑意流转,手上也不闲着,边说边朝孟珩扔了一棵身下杂草。

    孟珩闪身避过,勾唇一笑,道:知,我当然知。阁下的恩情,我自是没齿难忘,这几日我看阁下颇为清闲无趣,左思右想,也不能替阁下分忧,于是便趁着红玉姑娘到访,将己身的存在透露于她,也好让她惦念上阁下的仁慈之举,如此,她若是有一番报答阁下善心之举,想必阁下也不会无聊到日日观看孟某清修的地步了。

    他声音清越,不疾不徐,把这一番话说得可谓是诚恳无比。

    轩玉郎一时语塞,无言以对,只得用那桃花眼瞪了孟珩几眼,半晌方道:好你个孟珩,我叫你得意,待她找来,我定推说都是你巧言令色,骗的我一时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