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56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年逾不惑的威严男子端坐于书案边,一手细细摩挲案上那玉白镇纸,一边挑眉听着案前几人的汇报。

    听了半晌,他那深沉的眉目间方微露出几许笑意。

    一旁红玉见此,嘴边也不由挑起一抹讥笑,道:如今太子显然已是方寸大乱,竟愚蠢到把一干元老重臣通通得罪一遍的地步,以致于现下各方对太子都颇有微词,大人,依奴家看,不待咱们对他出手,他自己就已经自顾不暇了。

    末了,又添一句:就这等人物,还妄想要跟大人作对,跟我作对,真真是不自量力。

    说着,她眼角划过一道狠戾轻蔑神色。

    除了那个人,她一向从未把人间男子看进眼里,哪怕对方是身份尊贵的当朝太子。

    尤其是对方还跟孟珩有牵扯不清的联系时,便更让她厌恶。

    一想到至今仍在玉面山逍遥自在抓不得杀不掉的孟珩,红玉的脸色更阴沉了几分。

    吴有贞转过头来,淡淡瞥她一眼,缓缓捋了把颌下长须,有深不可测的微光从他那双深邃的眼眸里发出。

    依老夫对太子的了解,倒不像是如此轻浮躁动之人。他徐徐道:太子此举,或许是有意为之,故作此态。

    不然,便是孟珩此人在太子心中的地位着实有几分分量,如此才会失了方寸。

    话到此处,他的目光又别有意味地落到女子身上。

    红玉面色一紧,知对方是在提醒自己未曾成功杀掉孟珩,放任孟珩苟活至今之事,欲开口解释几句,可心中郁结,反绷紧了红唇,一个字都不愿吐出。

    因为她比谁都更不想看到孟珩活着。

    却听得吴有贞低笑一声,道:红玉姑娘可愿将功补过,再为老夫办一差事

    红玉一怔,抬眸看向对方,似是想从对方那深不见底的眼眸中窥探一二,半晌方道:大人请讲。

    如今的情势下,她仍十分需要吴有贞的势力,因而也不得不适当听从对方差遣。

    只要在她的容忍度之内。

    吴有贞点了点头,道:劳烦红玉姑娘将那孟珩的去处,寻一恰当时机,透露给太子知道。

    红玉微微有些诧异,然而不过片刻,便意会过来,一抹凉薄冷酷的笑意慢慢爬上了她艳丽的嘴角。

    萧宅这两日很是不太平。连洒扫侍奉的侍女都察觉出来,行动处更比平日添了几分谨慎小心。

    彼时那大门紧闭的房间内,气氛也颇为沉重。

    皇兄当真下了决定三皇子看着坐在上首凝眉不语的青年,忍不住开口问道,语气中似乎希冀青年还有转圜心思的余地。

    肖彧眼中一片深沉之色,良久,方缓缓道:我意已决。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况且,有皇弟在,我相信定不会出事。话落,他脸上本来那薄薄的一层愁容已被坚定的神色所取代。

    三皇子暗叹一声,罢了,又似想起了什么,不由笑道:真不知那被皇兄寻了整整两个月的孟大夫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让皇兄下此等决心。

    肖彧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正待要说什么,便见门外侍从通报,说是人已到齐。

    他正了正神色,扬声道:请他们到大堂稍候。转而又对三皇子道:皇弟还请随我一同过去。

    语罢却是一副肃然神情,俨然是对即将到来的情景做好了准备。

    三皇子见此,也收起那副揶揄神色,周身上下转瞬之间便尽显皇族威严,甩了甩袖,同肖彧一起往大堂去了。

    堂上等候的,不是别个,却是当朝左都御史刑部侍郎顺天府尹诸位朝中重臣,以及接任暴病而亡的御史中丞的新任御史替卧病家中的安定侯邹侯爷前来的侯府长公子五城兵马司指挥陈廷文诸人。

    这些官员人数不多,却皆是太子殿下的心腹,为一方循吏清流,廉洁正派,与吴有贞把持的内阁一派泾渭分明。

    此前两月朝中局势动荡,怪事频仍,这一干能臣也着实忙碌调查一番,心中自有几分忧国忧民之怀。

    此次前来太子私宅,更是怀揣了几番忧虑之情,希望能与太子建言献策,以稳定朝局。

    肖彧站在诸人中间,淡淡扫了一眼,静观众人神色态度,缓缓沉声道:此次叫大家前来,是有一事要告知大家,还请诸位提前做好准备。

    日前五城兵马司陈廷文陈大人得到消息,称有人亲见,孟大夫被人掳到那西北方向,千里之外的峡谷妖山之中,为了确证此事是否属实以及尽早寻回孟大夫,我预备带一小拨人马亲自往那西北寻去。

    此话一落,便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座下众人皆是一片哗然。

    新提拔上来的御史中丞最先发难:眼下朝局不太平,当朝重臣先御史史善长安定侯邹侯爷刑部尚书高大人诸人皆惨遭不测,天灾还是尚未有所定论,且不论这几位大人都是殿下的肱股之臣,即便为防着有人恶意作祟,殿下此刻也决计不能离开京城半步

    此番话引得众人一片附和之声,更有顺天府尹李大人温言劝诫,刑部侍郎慷慨陈词,亦有人以担心太子殿下的安危为由,质疑陈廷文的消息是否准确,从而一力阻拦太子殿下离京。

    唯三皇子始终抿唇不语,一片淡然神色。

    面对众人阻拦,肖彧却也并不着恼,只视线淡淡扫过座下众人。

    这些人都可算朝之栋梁,肱股之臣,为官清正廉洁,从不与那奸佞小人沆瀣一气,皆算得可以信任之人,唯有

    他将目光停留在坐在下首神色颇有些不宁的陈廷文身上,眼中神情略微一变,然而转瞬又恢复平静。

    他静等众人议论声音渐止,方道:诸位所言,肖某都深有所感,因而待肖某离开之后,一应事务都交由三皇子殿下暂理,还请诸位鼎力相助。

    众人听了这话,更是惊诧不止,一个两个又纷纷起身劝阻,然而青年却始终不为所动。

    待见得众人议论得差不多了,方与三皇子交换了一个眼神,转而沉声喝道:我此番叫诸位前来,不是为着让诸位劝阻我的,而是把我的决定告知各位,也好叫各位做好准备,在我离去之后各司其职,莫要乱了方寸。

    青年声音低沉喑哑,不复之前的温润柔和,反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恍然间倒叫这帮大臣们瞬间记起此人尊贵无比的身份,一时间纷纷禁了音,鸦雀无声。心里即便仍想力劝,此时也不敢再开口,更何况旁边还有三皇子在,一味劝阻倒显得不信任三皇子了。

    肖彧这才放缓了脸色,神情之间却有几番倦色和不耐。

    他挥了挥手,示意这帮大臣可以各自离去了,便转身回了寝房。

    诸位肱骨脸上又是难看几分,各自叹了口气,却也只得无奈离去,心里只期盼着太子殿下能幡然醒悟过来便好了。

    只有陈廷文脸上始终一片恍惚之色,这会儿倒是眼中闪过一道异色,没声没息地掩在人群中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