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58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浓重的血腥味直钻入鼻孔,再加上不知是失血过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肖彧不由觉得头晕目眩,他悄然用掩在袖中的砂石狠狠地扎向手指。

    刺痛如针扎般由指腹入心,肖彧却仅皱了皱眉头,借由这痛感勉强撑起最后一丝清明神智,半敛着眸打量周遭的环境。

    彼时应是正午时分,日渐灼热的太阳高挂头顶,驱散了缕缕薄云,挥洒下一地耀眼光芒。

    晒得这一方飞沙走石的荒芜之地更显茫然无际。

    本来看守他的妖邪之物们也离得稍远了些,放慢了行进的步伐,正四仰八叉地躺在不远处。

    妖物们似乎放松了警惕。

    经过这几日的观察,他发现妖物们似乎喜阴不喜阳。每每到正午日照最为强烈之时,要么择阴凉避日之处行走,要么无阴可蔽,便放松了警惕,懒懒地躲在一旁。

    若是下手,这便是最好的时机。

    肖彧不禁又抬眸看了眼那茫茫无际的荒原。

    此处植被渐稀,到底走了多远,走到何处,已是不可估计。

    只知应是整整三日了。

    肖彧暗自摩挲了一下被他掐进手心里的三道印子。

    再恍惚记得昨夜抬眸观星,应是一路西行未错。

    正思索时,却有一妖察觉到了肖彧细微的异动,走过来朝他身上狠踹了一脚。

    大白日的,休得异动,小心我掏了你五脏六腑

    那妖骂着,方大大咧咧地走到几步远处懒洋洋地坐着。

    红衣女子听到这边响动,侧头看了几眼,见肖彧那副奄奄一息连动弹都艰难的模样,眯眼笑了。

    肖彧强自忍耐下伤口处阵痛,待她转过眼去,悄然捏碎了袖口内藏着的迷踪香。

    迷踪香被捏成了粉末,悄无声息地洒进了地面。

    这是最后一粒了。

    再往前走,便只能以这周身的血腥味为踪了。

    所幸这些妖物们似乎对这迷踪香并无察觉,盖因这浓重的血腥味遮掩,是以这三日都未曾发觉异样。

    一行妖在原地歇息了片刻,也不急着行路,你推我我搡你地站了起来。有两个面容姣好,却长着一双尖耳利爪的女妖走过来,嘻嘻笑着看着肖彧。

    两人不知耳语了什么,半晌过后,竟一人拽着肖彧一只胳膊,将他硬生生地拖行于地。

    坚硬的砂石从背上划过,火辣辣的痛感经由脊骨窜至头脑,本就被撕扯得不成样子的衣衫更是褴褛不堪,起不到丁点保护作用。

    肖彧忍不住闷哼一声。

    他感到背部已凝滞的伤口又再次裂开,有灼热的液体从里面淌出。

    计量时间路途变得更加艰难,浑浑噩噩之中,竟无法分辨到底被拖行着走了多久。

    只隐约听到妖精们一片讥笑之声。

    一旁的红玉则始终袖手旁观,与青年的狼狈不堪相反,她的脸上带着一种明媚而又狠戾的笑容。

    甚至无可否认,每看到青年被手下妖物们折磨,她心里就更快意了几分。

    就仿佛看到孟珩备受折磨的样子一般。

    约走了两里路,青年终于受不住,晕了过去。

    红玉眼睛一眯,疾步走过去,伸手拦下那两个小妖,慢悠悠地蹲了下来。

    她举起手,轻轻抚上青年渗出血的嘴角,动作竟甚是温柔。

    然而下一秒,只听啪地一声响动,青年苍白憔悴的脸上骤然多了一个鲜红的五指印。

    红玉笑眯眯地盯着悠悠转醒的青年。

    这么享受的时刻,你怎么能睡过去呢别睡,我要让你一路上保持着这个状态,去见你的心上人。她咯咯一笑,似是想起了什么般,声音愈发柔美动听:你说,若是叫孟珩看到了你这副样子,他是会无动于衷呢,还是会惊慌失措跪下求我原谅呢

    见青年不语,只微皱了眉心,她便挑起青年下颚,仔细盯着青年的表情,饶有兴致地道:好,就是这个眼神。你愈发恨我,我便愈高兴,非但如此,我还要叫你们二人往后日日叫仇恨折磨,欲报而不得。

    她一字一句地说着最后几句话,细长的凤眼里酝酿着一片幽邃阴云。

    肖彧垂眸,撇过头去,并不看她。

    红玉脸色一沉,还要说什么,却突然变了神色。

    她眯眼看了青年一眼,冷笑一声,五指成爪抓住青年脖颈一跃而起,片刻之间便不见了踪影。

    余下妖精们见了,纷纷收起那副散漫表情,彼此对视一眼,也连忙追寻着红玉的方向而去。

    彼时恰逢狂风乱作,卷起一地飞沙走石,纷纷扬扬,飘飘荡荡,转瞬之间便在那血迹之上覆了一层新土,复又重归平静。

    恍若从未有人在这儿停留。

    再看那携着青年而去的红玉,几息之间便纵跃到一处隐蔽石洞中,来回扫视一番,见洞内并无他物,方把青年毫不留情地撂在地上。

    于半空中坠下的撞击使得青年闷哼一声,红玉却不见手软,一把勒住青年颈项。

    居然有人来救援,说,是不是你一路上做了什么记号她厉声问道。

    肖彧低低地笑了起来,并不回答,心内却松了一口气。

    如此,计划便完成了一半。

    他决计不会拖着这副身躯去见珩儿,更不会让自己成为少年的软肋。

    红玉咬牙切齿,然而片刻,她便又恢复了那张盈盈笑脸:你以为这样做就能从我手上逃出看来太子殿下还是没有认清自己的处境。

    不过是凡胎,我动一动手指,便能叫你下黄泉她尖利的指甲泛着寒光,飞快地朝青年脖颈上的致命处掠去。

    眼见指甲轻轻一划,便要将青年割颈,却堪堪停住了动作。

    红玉笑眼瞥着青年,希冀从那里面看到恐惧惊慌等等神情。

    然而那里面依旧是什么都没有的平静,甚至还有些微的令人讶异的释然。

    她忍无可忍,爪上动作不再停滞,却是转了方向,狠狠向青年前胸抓去。

    本已结痂的伤口处顿时又血流如注。

    青年额头上爆出青筋,脸上冷汗如瀑,汗珠蜿蜒而下,滴在胸前,更加剧了那火焰炙烤般的痛感。

    可他却始终闷声不语,薄唇已被他咬得鲜血淋漓,却未曾发出半点声音。

    红玉阴沉着脸色看他几眼,不再在此间停留,挥手示意这才赶来的一众小妖,便要加快脚程,径直往那目的地而去。

    虽然于她而言,纵使那救援之人再来百个千个,她也不惧,更不会因此逃窜,却仍是要隐匿气息,掩藏身份,少惹是非。

    毕竟在京中见过她的人不少,她并不愿在此时暴露了身份。

    至于被她挟持的青年,她根本没打算在利用完了之后还叫他活着回去。

    一只并不如表面般温顺易掌控的绵羊,留着迟早是养虎为患。

    她如此想着,更是加快了脚下步伐,意图甩掉身后渐渐跟上来的脚步声。

    然而她还未走出多远,便不得不重又停下脚步,浑身僵硬地立在原地。

    她感到了一股强大的让她无法抗拒的威压。

    这威压来得如此迅猛剧烈,以至于竟使她动弹不得,只能静静感受着那从心底蔓延上来的仿佛是本能的恐惧感。

    她使出十分力气略略侧头,看向身后一众小妖,见她们各个也都是面色纠结,甚至已有人忍耐不住躺在地上痛苦哀嚎,一片惨相。

    心中不安又扩大了几分。

    这种感觉,她上次亲身体验时,还是在面对着轩玉郎的时候。

    再有便是十多年前的玉芙裳。然而玉芙裳早就死了。

    难道

    她握成拳的手不由又紧了几分,面色一片凛然之色。

    可接下来的场景却是出乎她的意料,更让她惊呆在那里,半个字也不能吐出,只得咬牙切齿目眦尽裂地看着对方,一步步向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