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61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愈走到深处,便见视野渐阔,林木渐稀,日光挥洒下来,这玉面山的一幅丽景才终于显露出来。

    有红得如火,白得似雪,棕得发亮的,身形高大健硕的野狐在草原山涧匍匐走动,一双幽碧幽碧的眸时不时地向闯进来的两人瞟去,带着虎视眈眈的意味。

    可不知为何,却只窥伺在两人周围方圆三尺之外,并不敢靠近。

    除此之外,这天上飞的神鸟体格也异常庞大,偶然滑翔过来,凄厉鸣叫一声,便能叫人两股战战,抓心挠肺。

    可孟珩像是早已见怪不怪,一路挺直着背脊,目不斜视,如入无人之境。

    及到了一处花红柳绿之地,淌着那看似极深,却轻易潜过的溪水,到得一处题为玄玉映天的精致石府前,才停了下来。

    你且在这里等候片刻,我去去就来。孟珩转过身向肖彧道,末了又补充一句:那些野兽不敢靠近,你只待在原地不动便是。

    好,我听珩儿的。肖彧温润一笑,有些不舍地松开了少年的手,这才立在原地看着少年走进石府中的背影。

    孟珩甫一进入洞中,便看到了懒懒倚在石榻上逗弄白狐的轩玉郎。

    男子一见他进来,便立即抬头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似是故意在此等候。

    哟,回来了可是想好了要如何报答我,嗯轩玉郎桃花眼一挑,笑意中的算计和得意毫不掩饰:我此次借你灵石一用,可是大展威风,吓得红玉那一干黄毛丫头再不敢嚣张了吧这等恩情,照你们凡人的话来说,可不是要结草衔环当牛做马

    孟珩双手负于背后,但笑不语。

    不错,他之所以能震慑红玉她们,虽则有一半的原因是,这几月以来的修身养性使自己的催眠术大为精进,于声音和眼神中运了几分灵力便比之从前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自身因气息调和阴阳互益,结成一股强大的气势,隐隐地竟能放出一股令小妖胆寒的威压。

    可最根本的,还是借了轩玉郎的势。

    轩玉郎给他了一枚灵石,上面附了一丝他的灵力。释放出来便如同他本人在场,威压强大令诸妖不可抗,撷取运用又能助他御风而行,日行千里。

    他两日前从轩玉郎手中骗得这块灵石的说辞是,替他好好收拾玩弄红玉等人一番,给大家图个乐子。

    还有就是,等办完了事儿,可以勉为其难地手把手教教他催眠之法。

    恩情我当然记得,不过么,学催眠一事可是急不来的。孟珩想了想,笑盈盈慢悠悠地说道。

    轩玉郎点头,也眯眼笑:不急不急,一年两年,十年八年我都耗得起。

    孟珩挑了挑眉: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他一副乐于传道授业解惑的人师模样在石府中踱了两步,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面中似有难色。

    但还有一点,你既不愿去京城,我要教你又是一日不能落下,这其中路途往返,还须倚仗你的灵石一用啊,不知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地停住了。

    尽管拿去用,就一块破石头,送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拿去拿去轩玉郎颇为大方地挥了挥手,人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少年。

    那我便不客气了。孟珩一口应下,旋即又道:还有我既要教你,自是比平常更为劳心劳力,再加上我修为低浅,比不得你,若是哪日精神不济身体倦了,或者有个小病小灾,我倒是没什么,怕只怕耽误了教你催眠术一事

    他瞥了眼轩玉郎有些紧张的表情,粲然一笑道:若要能借你的暖玉池一用,消病消灾,强身健体,这些问题自是不在话下了。

    轩玉郎恍然大悟:说得有理,只管去用,只管去用

    孟珩心中一松,面上半点不露,只施施然道了个谢,方转身而出。

    轩玉郎这个人说好对付也好对付,说难对付更是极难,单只论他数千年修为道行,动动手指便能叫人死无葬身之地。

    可这样一个人,偏心性却是极为古怪,常人所道恩怨情仇全不论,只对那稀奇古怪尤其是他自己弄不懂的好玩儿之事施以青眼。

    爱恨如此两极分化。

    不过这对孟珩来说却是更好把握一些。

    因着这此世罕见的催眠术和他体内独特的元阳之气,轩玉郎对他还是有一定容忍度的。

    于是他大大方方地把肖彧带进了石府的暖池之中,连个解释也无,只摆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淡然模样,又轻车熟路地采集四周奇珍异草,研磨萃取,炼煮熬汤,叫肖彧服下。

    轩玉郎对着这个不速之客起初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又是诊测脉息,又要拿各种草药实验,照他的说法是,想看看跟孟珩小儿打交道的人是不是都有那势力奇强的元阳之气。

    结果当然是令他失望。

    然而他紧接着又道:不然叫我杀了他,化炼了他的元阳之气给你,让你修为一日千里他体内元阳虽比不得你,却也是少见的纯粹刚劲。

    他笑嘻嘻地瞥了眼赤身裸体浸泡在池水中闭目养神的青年,又伏在孟珩肩上,故意扬声道:你本身体质不俗,又有我轩玉郎一半的血脉在,若是再吸食他的元阳之气,想必不多时,便能和我比肩。怎么样,我这个主意不错吧

    孟珩默默睨他一眼,并不作声,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

    肖彧却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他缓缓睁开眼,面上并不见半分惊恐不安之色,只转过头来,对着少年扬起了一抹轻浅的笑。

    那笑容里有心安,有满足,更有毫无保留的对少年满满的信赖。

    孟珩也不禁回之以一笑。

    轩玉郎俊美修长的桃花眼眯了起来,刚想说什么,却听得少年声音淡淡地道:你不用再对我百般试探,更不用想着挑拨离间,我二人的关系不,我对肖彧的感情,如你所见,确是不同一般。

    他丝毫不顾对方由讶然逐渐变得冰冷的表情,平静无波地道:非但如此,在这玉面山,我还会尽我所能地保护他,因此,你妄想从我的眼皮子底下伤他半分。

    不过当然,你也可以杀了我。说到这里,孟珩一展笑颜,声音也变得柔和,微微偏过头来,暗运了一丝灵力,低沉着嗓音道:只不过若是这样的话,你就再也不用想着能学什么催眠术了。

    孟珩看过来的眼眸里仿佛荡起了一圈圈涟漪,清明透彻,又引人沉沦,无声无息地诱导着对方内心的潜意识。

    轩玉郎的神思恍惚了一下。

    可却也只有一瞬,他对孟珩早有防备,事先以灵力护住心神,可眼见得即便这样,也差点被孟珩小儿蒙骗过去,心里又急又痒,更对那催眠术的秘法迫不及待了几分,可那深埋于心的郁结又实在过不去,只得恶狠狠瞪了池中青年一眼,怒气冲冲地甩袖而去。

    孟珩眯眼笑了笑。

    如此给肖彧调理了五六天时日,方见得那被红玉一伙狐妖折磨得残破不堪的身子痊愈如初,孟珩伸手再次探上肖彧颈间,测试脉息,感受到了一股充盈的元阳之气静静流动,这才放下心来。

    可轩玉郎那关却是不好过。

    他一是不愿放孟珩离开,二是总也看肖彧不顺眼,满心的不耐和蔑视就差写在脸上了。

    他那双桃花眼停留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冷声一笑,对肖彧道:我说你这小儿也忒愚钝了些,相处这么多日就是傻子也看出了关窍来,你身边站着的那位,不是人,却是跟我一样的狐妖,狐妖,懂么

    这会儿如胶似漆,小心转眼他就把你吃了还不快快松开你的手轩玉郎说着,边伸手做了个掏心挖肺的动作。

    对孟珩他无可奈何,可对这个凡人的小子,他不信吓唬不了他

    反正凡人在他眼里都是怂包蝼蚁,没一个好家伙,更是休想染指他玉面山的宝贝狐儿们

    可肖彧的表现却是叫他大失所望。

    青年非但未曾退却,反倒更握紧了少年的手,与少年相视一笑,眼睛里的宠溺意味快要流淌出来:我知道。

    珩儿与一般常人不同,这我早已有所察觉。他说着,恍惚间想起当日看到少年失去神智自残嗜血的场景,漆黑的眼眸里晕染上一抹心疼神色,不由得抬手轻轻抚上少年乱发拂过的鬓角:可是他却绝不会害我,这一点,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无论珩儿是人是妖,在我眼里都没有分别,珩儿就是珩儿,任何人都不能相比。

    青年的声音格外沉静,一字一句缓缓吐出,带着毫不迟疑的坚定。

    孟珩心里一动,嘴角不觉浮上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