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63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翌日上朝,肖彧便被人以无故离京,扰乱朝纲为由大加弹劾。

    此人官职不大,却甫一发言便引起一片附议之声,五六个四五品的官员将这几月以来肖彧着人搜查各位重臣府邸,以及带手下侍卫擅自离京之事细细道来,言辞间颇为犀利激昂,且毫无畏色。

    再看那奏折上面洋洋洒洒数千言,写的全是平日里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却尽挑出错处来说,对这位太子殿下的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文字也条分缕析,罪证齐全,竟像是对太子殿下的一举一动都了若指掌,更像是有备而来,势在必胜。

    即便是久不问朝政,对自己的太子也不甚关心的圣上,阅览了这几份奏折之后也紧紧地皱起了眉头,脸上一片阴沉之色。

    朝堂之上,站在文武百官之首的内阁首辅吴有贞,却是悄然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

    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行进着。

    即便肖彧设计勘破了红玉的身份,握住了他的最大把柄,他也有能力扭转局面,以最快的速度把握圣听。

    一身绛色滚金朝服的俊朗青年却始终是不为所动,他静静听完了朝臣的弹劾,并不反驳,只是面色惨白地上前一步,对着今上长拜不起。

    太子愿意承担自己的罪责,并主动提出愿意禁足以自省,同时愿交出五城兵马司的掌管之权,以平诸位朝臣之愤。

    圣上沉吟半晌,当庭准许。

    竟是无一人上前替太子求情恕罪,可见太子已是不得人心。

    临退朝之时,圣上有意无意问的一句话,更是令诸位朝臣侧目不已,也叫暗中观察这一切的吴有贞心中更定,笑意渐深。

    圣上抿了一口清茶,徐徐开口道:听说太子此次执意离京,罔顾伦常,乃是为了寻一个叫做孟珩的少年郎

    青年一听此言,脸上神色一变,眉头不由深锁。

    也不知此人是何等品貌风格,竟能吸引太子不顾自身安危前去相寻,不免令朕都有些好奇了。

    青年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不安,定了定神,答道:孟珩此人并无特殊之处,儿臣此次离京也与他无关,乃是听闻西方圣山上有灵物灵草,想去寻了来好献给圣上。

    圣上闻言不语,良久只冷笑一声,站起身拂袖而去。

    把圣上表情尽收眼底的吴有贞亦轻蔑一笑,上上下下打量了眼眉头紧锁的青年,甩袖迈步离去。

    一众朝臣方紧随其后,陆陆续续出得大殿。

    唯有青年留在殿中。

    肖彧悠悠站起身,走出殿外,面对迎上来面有忧色欲言又止的黎青,缓缓摇了摇头。

    那边吴有贞却是心头大定。

    下朝之后他并未出宫,而是老神在在地拐到了皇帝的乾元殿,通报宫人求见。

    片刻之后便得到圣上准许,进得殿中。

    吴有贞深不见底的眼眸中透露出一股得意傲然之色,他的视线转了转,落在了正与老道对坐清谈的圣人身上。

    圣人已褪下了那身皇袍,只着一身粗布青袍,作道士打扮,脸色苍白,眉目间透着深深的疲惫之态。

    然而这个年近不惑的男人却并未察觉,眼眸中倒还隐隐闪现着兴味昂然之色。

    吴有贞笑了笑,立在一旁并不打搅。

    那老道却隐晦地与吴有贞对视一眼,而后话头渐收,呼吸吐纳之间,起身施礼:陛下,今日的讲道暂且就到此处吧,还望陛下不要劳累,早些休息才是。

    他转身退后,与吴有贞擦肩而过之时,却低下头暗沉沉地笑了一声。

    圣人却丝毫未觉。他的目光空洞而淡漠,仿佛弥漫上了一层薄薄的阴翳,神思也游离不知所踪,体内五脏六腑之处,只感觉空荡荡的,像是被那老道牵走了一丝生气。

    这是圣上与道长对谈过后,一贯会涌出的感觉。

    虽则空虚,却也奇妙。

    道长告诉圣人说,此是由于修行尚浅之故,还需进一步修身养性,炼气补阳。

    陛下吴有贞看着双眸渐渐恢复清明的圣人,低低开口笑道:臣此番又得了一枚灵丹,特来献给陛下。

    这枚灵丹,乃是仙道闭关七七四十九日,专门为陛下所炼,若陛下服了,非但能洪福齐天,延年益寿,更能于修为上大有进益啊。

    他说着,从袖中掏出一个乌木雕花方盒,打开呈到圣人的面前。

    那里面正躺着一粒浮动着莹白色泽的丹药。

    圣上眸光微闪,伸手接过了盒子,两指捻起丹药细细察看。

    却是与他平时所服的元阳丹看着略有不同。

    吴有贞似是看出了圣人的疑问,从容解释道:这枚丹药叫做闭阴丹,因功效益于元阳丹数倍,故而外形色泽上有些许不同,圣上放心服用便是,臣可以拿身家性命作担保。

    圣人摆了摆手,目光悠悠地落在了吴有贞身上:不必如此,你的话朕何时怀疑过

    语罢便将闭阴丹含在嘴里,抬手端起一旁宫女奉上的温茶,以水送丹,吞进腹中。

    不多时,便见圣人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目光却是一片神采奕奕的清亮。

    吴有贞唇边笑意渐扬,略谦逊几句,接受了圣人的赏赐,便施礼告辞,转身出了乾元殿,放心地离了宫。

    却见那个刚刚与圣人对谈的老道不知从何处突然冒出来,于渐浓的夜色间竟化作一只火红的狐狸,几步跨纵跳跃,便跃进了吴有贞的马车之上。

    却是无一人发现。

    吴有贞看着马车内突然出现的红衣女子,阴沉沉地笑了。

    原来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销声匿迹叫太子一伙人搜查不着的红玉。

    他们只知红玉与吴有贞来往密切,又何曾知道那时常出入皇宫大殿的神仙道长却是红玉所扮

    吴有贞盯着女子那郁结不解的神色,幽幽开口道:幸而你未在圣人面前露出破绽,不然即使我有心庇护你,你也恐怕再难保全。

    红玉握了握拳,没作声。

    算了,此次是我低估了他们,一则没料到肖彧那小子竟是事先勘破了你我二人计策,反被他将了一军。事已至此,陈廷文此人便决不能再留。

    二则,想不到孟珩竟是个有造化的,却与你,和你那薄命的姐姐迥乎不同。他说到这里,意有所指地瞥了眼红玉,似笑非笑。

    红玉抿了抿唇,终是忍不住冷哼一声道:造化我倒要看看他今后还能再有那般造化不能

    想来当日他不过是借了轩玉郎的势而已,现在到得京中,我看他能否还凭借着那妖术嚣张横行这些姑且不论,如今我已有了万全之策,只要抬出了此人来,想必孟珩就是有通天本领,也不得不败下阵来。

    她说话间眉目自有一股狠毒之意流露出来,吴有贞见此,反露出一抹笑容来,眼角划过一抹精明神色。

    与朝堂之上的勾心斗角不同,这边孟珩回到孟宅以后,四顾看着空荡荡的宅子,颇为不适,当即就决定要采取简单粗暴的手段,把那一干尚被抓走关押的小妖们救回来。

    说来自孟珩突然失踪后,宅邸一时无人看管,一直是肖彧派人洒扫庭除,精心照看,是以几月过后,他再登家门,竟丝毫未觉落寞之象,反倒比他在时更干净整洁了些许。

    庭院里的新竹整整齐齐地挺立成几行,翠绿翠绿的竹叶在阳光下泛着莹莹的色泽,池边花圃中不知何时多了几簇白海棠,迎风舒卷,娇艳欲滴。

    只这院中人却是一个也不剩。

    倒是那被孟珩收养的男孩韦尧章当日因独居一室,人小气息也微弱,所幸逃过一劫,后被肖彧发现,带回去托人养着。

    而至于罗云狸妖少年等人,肖彧也有心无力,心知定是被妖物掳走,可根本无法寻得妖物踪迹,便一时不得相救。

    可孟珩却是能感受到妖精的气息。

    妖之气息相通,狐妖又尤为灵敏,再加之孟珩此番习得炼气之术,比之前只能被动地感应到妖气又有所不同。

    他挺直着背脊站在庭中,轻轻阖上眼睑,伸出一缕缠绵不绝的闭阴之气飘散于空中,随风逝去。

    半盏茶功夫,便又睁开双眼,似有所得。

    只不过距离颇远,若要知其精确方向,还须借助另一样东西。

    他把轩玉郎给予的灵石从怀中掏出,借由意念牵动,细细感受其中的气息流动,不多时,便蓦地一挑眉梢,收回了灵石。

    位在东北。

    他与一旁殷切看着他的兔子精对视一眼,勾唇笑了笑,两人一人驾了辆马车,又牵了一辆,一同出门而去。

    只在出门乘上马车之时,却听得身后一阵极细微的响动,然而不过瞬间,又隐没下去,重归于无。

    孟珩心下了然,只当作未曾察觉,淡然驾着马车而去。

    京城东北。与南郊的郁秀之林不同,仅一燕山之隔,便风景迥异。行道处见怪杨异柏,寒风穿梭,平白添了几分阴冷气息。

    孟珩一路跟着那灵石的指示,不多时便到得一处隐蔽的院落前停下。

    果然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妖异之气。

    他皱了皱眉,与兔子精一同翻身跃下马车,掌中运了几分灵力,便拔锁推门而入。

    兔子精不由得扑到孟珩身上,紧紧抱着孟珩的手臂,抖着声音道:她当日把我们抓到这里严刑拷打百般折磨,我一想起那日子就痛不欲生,幸好孟珩你来了。

    不过你也要小心啊,指不定红玉会不会突然蹦出来他说着,又是往孟珩怀里一拱。

    孟珩安抚性地拍了拍怀里的兔子精男孩,心里却也不禁有些狐疑。

    对方应料到自己回京之后定然会找到此处,理应在此处设下重重防备才是,可他眼下竟如此轻易得进了来,况且这院中竟是无一人一妖把守。

    他微蹙着眉头,暂放下心中犹疑,照着兔子精的回忆,撞开了一扇房门,目之所及果然是一片惨烈之象。

    被各色刑具驾着的囚徒已然被折磨得面目难辨血肉模糊,他们恍然已经失去了神智,只沉浸在这低沉一片的痛苦哀嚎声中,连孟珩闯进来也未能察觉。

    倒是兔子精一个激灵,痛哭流涕地扑过去,唤醒了他们一丝神智。

    众妖纷纷抬头看向来人,见到门口立着的清俊少年,一时间有些呆滞。

    再一个转念,便是哭声震天,涕泪连连。

    泪水打在伤口上,泛起尖锐的痛感,然而他们此时却都顾不得了,心下只被一片酸涩和惊喜所淹没。

    和红玉的残忍手段相比,即使跟随孟珩便意味着要时不时被他的催眠术玩弄整治,可也要温和惬意得太多。

    孟珩嘴角挑起一抹无奈的笑,走过去一一运了灵力,帮他们解开束缚,又命兔子精将带来的草药喂他们服下,一时间只闻妖精口中一片感恩戴德之声。

    唯有一同被关在这里的罗云已是奄奄一息,与妖精们有修为护体不同,他已经命悬一线。

    孟珩蹲下来探了探罗云脉息,低低叹了一声,取出一个瓷瓶来,将自己事先化炼好的元阳之血顺着罗云干裂的唇间,滴了进去。

    见罗云悠悠转醒,方放下心来,与兔子精两人将众人半扶半抬地往马车上抱去。

    待一切收拾妥当,正要出得这院中之时,却见来时还空无一人的林间小道不知何时已围满了官兵,截住了他们去路。

    孟珩看着为首的那两个人,不屑地挑了挑眉。

    仁哥,这回你可亲眼看见了,孟珩果然已与那妖物沆瀣一气,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珩儿了长相艳丽的女子倚在男人身侧,徐徐地吐出一句话来。

    男子听了这话,本就愁眉深锁的眉宇间更是一片惨淡痛心之色。

    他脚步有些不稳地扶着女子上前几步,撩开了马车的车帘,然后缓缓转过头来,眸色深沉地望着孟珩。

    孟珩,还不跪下男子怒喝一声,埋在袖子里的手微微地发抖。

    孟珩眼眸眯起,站在原地,并无动作。

    你这个逆子孟仁气不过,拔起一旁侍卫的腰刀就要向孟珩挥去。

    孟珩冷笑一声,暗自借了灵石一丝灵力,纹丝未动便将那寒光闪闪的刀弹到了一边。咣啷一声,那刀弹跳了几下,终是摔到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孟仁大惊,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少年,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几步,然而又不得不信,回过神来,更是怒火攻心,悲从中来,禁不住指着孟珩厉声喝斥:你已然是妖气附体,坠入邪道,今日我便大义灭亲,再不能容你横行作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