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74.第 74 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流言飘转如风起,与此同时,还有被流言一同带入厄运的陆庆瀚。

    这已是他称病在家的第七日了。家人陆陆续续请了不少大夫来看诊,却无一人能医。

    原因无他,此是心病,寻常药物岂能医得

    不单如此,卧病期间,还不断有人上门来以探病为名来打探消息,让陆庆瀚不胜其烦。

    都是听从了那流言想要一探真假的。

    还有人不光打探消息,言谈间更是极力施压,让他做出表示流言已经传得越来越难听了,他作为上达圣听下探民意的御史总不能不有所行动。

    到底是乘着民意参吴首辅一本,还是置若罔闻装聋作哑。

    外部有来自于官场人际的压力,内部的压力更是让他捉襟见肘。

    那女鬼已经整整缠他一旬时日了,这几日愈发啜泣哀嚎,凄厉哀婉,不绝如缕。

    再来几日,恐怕他还未被同僚的吐沫星子淹死,未被吴首辅发配到远疆颠沛流离而死,就已经活活折磨而死了。

    面临同样窘境的还有那同被女鬼缠身的三品官严颢五品官张贤等人。

    一方面是官场明哲保身的处事原则,另一方面则是几欲弦断的紧绷的精神理智。

    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如此油煎火烤般的日子,简直比十八层地狱还不如。

    直到这第七日清晨,朝露未晞,浅金色的阳光遍洒上被水洗过的青石板道路,事情才迎来了转机。

    听闻家仆说门外来了能医心疾了却心病的大夫时,陆庆瀚心里一惊一惧,下意识竟想到是神鬼显灵,来对他施以了断的,不禁汗下沾襟,火急火燎。

    然正踌躇之时,那大夫却已踏进了家门,一众仆人竟是呆了般未加阻拦,眼睁睁看着他走了进去。

    陆庆瀚惊怒交加,正欲赶人,却突然愣住了。

    因为,一直在他耳边哭哭啼啼的女鬼竟然没了声息。

    他猛地转回头去看,便发现那白衣女鬼脸上可怖的道道血痕竟一点一点地消失了,那缠绕在女鬼身上让人颤栗的阴气,也似乎减轻了些许。

    陆庆瀚这几日压在心头的沉闷感蓦地消散了片刻。他转回视线,惊奇地看着眼前的大夫。

    那人身量不高,却笔直纤瘦,一袭玄色长衫穿在身上,如竹如松。只这脸上却戴了半边面具,看不清面容,唯露出一对漆黑深邃仿佛辰星夜露般的眼眸在外面。

    他身后还站着两个少年模样的人,一穿白,一穿黑,都是面容清秀,神态淡漠,果与常人不同。

    陆庆瀚心念微转,便明白此人果真是来为他了却心病指点迷津的,登时对这人升起了十二分的恭敬,又是倒茶,又是看座。

    这大夫亦不客气,换了两盏茶,点了一炷香,才悠悠吐露了几句话。

    病本无良医,还须心中求。大人眼窝淤青浮肿,脸上面无血色,可见那心中郁塞已扰得大人夜夜不得安眠,既是如此,何不回归初心,择明路而走。

    那阴魂所求者,不过伸冤二字,于大人而言只是举手之劳。鄙人相信若大人放下重重思虑,只听从本心做事,定会使那心疾全消,大人也可得福泽庇佑。

    而至于事后的因果报应,自有那恶人承受,又干大人何事

    那人不轻不重的几句,徐徐如流水般淌过,本是浅白无甚可说的道理,从那人口中说出,却像是悠悠钟鸣,叫人惊醒。

    陆庆瀚精神一震,仿佛积郁于胸的乌烟瘴气通通化开了般,如同茅塞顿开,神清气爽。

    心里想通了,这之后的事情便顺其自然了。

    了却一桩心事,陆庆瀚恭谨问道:请问阁下贵姓

    那人淡淡一笑,声音清越空旷犹如环佩叮当。

    免贵姓孟。

    语罢便同身后那两个少年郎,一同飘然远去。

    陆庆瀚呆在原地,细细品味那个孟字,总觉得有些熟悉,有些不对劲,然而一时却说不上来熟悉在何处。

    只得半是赞叹半是惊奇地转身回房,甫一抬头,看见那片刻不离的女鬼,才蓦然惊叫道:原来是他

    竟是那通缉令上的妖孽孟珩

    来人,把那人给我抓回来如是叫家丁折腾一番,却是徒劳。

    孟珩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街角,遍寻不着。

    陆庆瀚已是一身冷汗。刚想忿忿叫骂自己差点被那妖孽玩弄,然一阵异香飘过来,却是令他神思回转,冷静不少。

    那是刚刚那人来时,身旁的少年走过去,在香炉里点上的一炷香。

    香已燃到一半,香气飘飘袅袅,如月下横梅,让人心旷神怡。

    若那妖孽想要玩弄自己,没道理整这么一出啊。按传闻说,那可是个杀人如麻挖心食肺的妖物,又怎会气质出尘恍若天外高人,声音泠然如同高山流水呢。

    再抬眼看那女鬼,与刚刚自己所见相类,面目比之前诉冤之时要和善许多。

    或许是那孟珩所言是真的,才化解了女鬼的些许怨气

    陆庆瀚心思百转千回,终是暗暗下了决定。

    他不知道的是,在这接下来的几日内,与他遭遇相似的,已有半个朝廷的官员。待吴有贞察觉之时,已是为时晚矣。

    四月初一,飞红万点,乱花尽谢,唯有柳枝偕风相依,吐出满城风絮。

    天空蓝得发亮,万里无云。注定是不平常的一日。

    今日上朝的官员甫一踏入金銮殿,便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有紧张的气息微微蔓延。

    有人将目光扫视一圈,便发现不只他一人如此感受,许多同僚的脸上都带着严肃凝重的表情。如同开弓前的箭。

    今日是圣上因病休养十数天后的首次开朝。

    这十多天以来,可谓是风雨不息波澜迭起。先是最初,圣上莫名其妙地病了,群臣只略微探悉到,那日乾元殿上,似有大动静,吴首辅甚至也调动了兵部权限,带兵而来,然到底所为何事,却是不知。

    只之后便听吴首辅一口咬定,孟珩驱策妖狐作乱,害得圣上卧病不起,更有太子纵横包庇,实是失德之行,已是连连上书,要求罢黜太子。

    只是圣上一直没有回应。

    再往后,便是那传闻骤起,一时之间遍布京城。吴首辅几乎倾尽了手下兵力,搜捕了京城每个角落,都未能揪出那幕后煽风点火造谣生事之人。

    眼下,他已是怒不可遏了。

    吴有贞一袭镶黑色织金边锦缎官袍,一步一步地踏上汉白玉的阶梯,走上大殿。

    官靴踏在净如水洗的地砖上,发出清晰的声响。群臣不由自主地噤了声音,回过头来,自发地分成两侧,让开一条道路。

    哪怕是御座之上的圣人,此时都将目光注视着姗姗来迟的吴有贞,却是默不作声神情平静,没有半点呵斥责难之意。

    吴有贞满意地眯了眯眼,这才迈开步伐,不疾不徐地从群臣中间走过,神情倨傲。

    有人愤愤不平地握紧了拳,然而却忍下了怒火。且让他再嚣张片刻。

    吴有贞按例走到群臣的最前面,略一点头,带领群臣跪地朝圣。

    悠悠呼万岁之声,响彻大殿。

    然而抬起头来,吴有贞的面容上却无半分恭谨之意。

    在他的眼里,圣人需要他的扶持,依仗他的能力,又离不开那丹药,更离不开自己,又有什么好敬畏害怕的呢

    这几日来即便传闻愈演愈烈,他除了怒意之外,却是没有丝毫担心。

    他笃定,圣人不会对他产生丁点怀疑。毕竟什么事情圣人都要倚仗他,又凭什么对他产生怀疑呢

    就像刚刚这样,即便他来得迟了,圣人也没有一丝不满。

    吴有贞抬眼看向圣人,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恭敬地避开视线,亦没有按照惯例汇报朝政之事,反倒态度漫然,故意随意开口说了一句话。

    臣看圣上今日脸色憔悴,精神不济,不若回乾元殿好好休养,何必上朝朝堂之事,自有臣替圣上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