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75.第 75 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吴有贞语罢微挑嘴角,不慌不忙地抬眸打量圣人神色。

    圣人双眉微蹙,脸庞大概是因为病中的缘故有些难看,不过仍没开口说什么。

    吴有贞慢悠悠一笑,眼眸中透露出几许得意的光芒。

    今日圣上突然宣召群臣上朝,有臣下特意跑来透露给他说,要他做好准备,恐怕有人要在今日朝上兴风作浪,对他吴首辅不利。

    眼下看来无疑是庸人自扰多此一举了。

    圣人对他,仍旧同以前那般态度,并没有什么改变。

    再退一步,即便圣人察觉到了什么异样,他也根本不惧。

    他有什么可惧的呢当日乾元殿内虽说擒孟珩一事失败,圣人也受了妖狐惊吓,受了伤,以至于卧病十数日。可红玉才是明面上的罪魁祸首,是她自己把孟珩是妖孽的传言说与圣上献计排布阵法捉孟珩,又是她带一众狐妖扮作的小道入宫,乃至显出原形伤了圣上,这些都是红玉一人所为,他可是半点都没参与进去。

    现下红玉那妖狐躲了起来,晾她也没胆再出现,不过如此一来,便更是死无对证,他只需把种种罪责统统推到那妖狐身上,自己则全推说不知,自当能够置身事外。

    而今日散播的种种传闻,更是可笑,全是些捕风捉影的无稽之谈,且不说圣上会拿这些来怪罪于他,他倒是要请求圣上怜恤,大力惩处那些传播谣言之人呢。

    更何况,他还有最后一步棋。

    筹划已久谋篇布局,只待最后鱼死网破破釜沉舟之时亮出,到那时便会改天换日,推陈出新。

    这天下,到底由谁说了算,尚还未有定论呢。

    大殿之上落针可闻,群臣之中隐隐压抑着因为吴有贞的倨傲语气而挑起的怒火。

    吴有贞却浑然未觉,他瞥了一眼站在另一侧神情沉静的肖彧,眯眼笑了笑。

    怎地殿下也来了臣听闻殿下近日似有麻烦惹上了身,怎地还能如此镇定地前来面圣吴有贞对他上下打量一番,半晌笑道:莫不是殿下已明白自身皇储身份难保,特来向圣上求情的

    他已连续数日发动群臣向圣上奏疏,要求罢黜太子,若说今日圣上上朝是针对他而来,他倒是相信圣上是来宣告对肖彧的裁决的。

    肖彧并未被激怒,只淡淡望他一眼,唇边挂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吴首辅,你有些逾矩了

    却是有人看不下去了,站出来冷不丁地提醒了这么一句。

    吴有贞回头,见是袭了安定侯一爵,接替其暴病而亡的父亲前来上朝的邹侯爷,便挑了挑眉,抿唇但笑不语。

    脸上却是一副全然不在意的神情。

    恰在两人僵持间,方听圣人开了口。

    太子的事,朕自有定夺。圣人略有些不耐地瞥了殿下诸人一眼,沉声开口道:朕听诸位皇子请愿说,各位爱卿有一件要事要秉,朕方带病上朝,却不知这件要事,到底为何

    这十数日来他夜夜被噩梦所扰,已是身心俱疲,只想好好待在乾元殿内休养,谁也不想见,眼下上朝召见群臣,他已是强打了十分精神,只想尽快结束,好回去休养。

    如此想着,便有些埋怨地瞥了眼站在下手的吴有贞。

    有什么事,这吴首辅为何不帮着朕处理好,何必放在朝堂上说

    心下不禁更是烦躁煎熬,不得已方抬手抿了口几案上的龙井,稍定心绪。

    整个大殿上安静了一瞬,竟是鸦雀无声。

    正待圣人以为没有人会做声,正欲发怒之时,却听到一道洪亮沉稳的声音蓦地响起,响彻了大殿。

    回陛下,微臣有事请奏

    这一声好像投入湖面的石子,带起了一阵阵涟漪。

    回陛下,微臣亦有事要奏

    回陛下,臣等有要事秉奏

    波澜相接,掷地起伏,已成汪洋之势。

    圣人微微眯起了眼,目光深沉地看向朝臣。

    此时远离京城的另一个地方,也正发生着不亚于那宫城内精彩程度的一幕。

    京城以南百余里的虢州,乃当朝皇室的旁系一支世代承袭的封地。

    现如今已是四世传承,到了郕王肖睿手中,已很有些动荡了。

    这一带地处西南高地,本来就土地贫瘠,加之毗邻南夷之地,多遭蛮人抢夺,更是谷物难收人心难安。

    人心难安的地方,就容易产生异动。

    郕王已经不安分许久了,他有封地,有驻兵,有野心,可却一直苦于无门路改变自己的境遇。

    可就在不久之前,事情突然迎来了转机。

    京城内权势滔天的内阁首辅吴大人忽然主动跟他密联,并送来了黄金数万两并粮米无数旦丝绸布帛数百匹,以及珠玉宝石十几箱。

    任谁也不可能不动心。

    吴有贞需要一个退路,需要一个能任他宰割的傀儡君王,郕王需要一个生路,需要一方富贵无忧无虑的天地,而这天下最富贵最享受的位置,则莫若帝王之位。

    两人一拍即合。只待那京城里重重宫闱中的朝局一变,即可改天换日翻江倒海。

    眼下太子储位岌岌可危,吴首辅亦传来密信笃定说圣人命不久矣,实在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

    更何况近日京城盛传的太子与妖孽勾结一处,横行作乱,害的圣人卧病不起一事也已经风传到了虢州一带。

    岂不是正好可以借清君侧的名义,起兵勤王

    郕王日夜悄悄练兵,已经蠢蠢欲动了,只待吴首辅密信传来,两人里应外合,即可完成大业

    然而近几日,他估摸着京城那边局势应已差不多了,大军也已训练有素,严阵以待却仍没等到吴有贞的密报,心里不免有些焦躁。

    于是便召集能人异士占卜求算,其中一人道,只待明日清晨首阳星初升未降之时,一观天象,便可勘破天机,求得谋事的最佳时机。

    郕王喜不自胜,翌日一大早,便跟随了一众谋士站在营帐外面,向天际瞭望。

    月光渐渐淡去,云朵被风吹开,一颗闪烁着粲然光芒的辰星慢慢显露了出来。正是首阳星。

    郕王一喜,正待要开口问身侧之人,可看出什么没有,眼前却突然飘来一层淼淼雾气,阴森寒重,好不瘆人

    郕王心下一惊,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却蓦地听到背后传来一道凉薄的仿佛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

    郕王殿下想要求问天时

    那声音边说边低低一笑,清越好听,然而此刻蓦然出现,却让郕王刹那间毛骨悚然

    郕王僵硬地转回身体,看向来人。

    却仍是一阵雾气,飘飘茫茫,看不清楚。待他茫然四顾一阵,才见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正一步一步向他走近。

    却是一个少年郎,身形颀长纤细,有晨曦的微光洒在他的身上,笼罩了他半个脸庞。

    影影绰绰,如同九天外的仙人,亦仿佛阴河畔的魂灵。

    你你你是何人郕王张口发问,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已经发现了不对劲,眼下他四周一众谋士随从竟然都凭空消失了

    在这白茫茫雾气之中,看不到天,看不到地,竟只剩了他一人不对,还有这凭空而降的少年

    殿下无须紧张,在下前来是要帮助殿下的。

    殿下想要求问天时,却竟然忘了所谓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若是人心有变,殿下即便求来了天时,恐怕也是无用之功。

    那少年不疾不徐,在他面前悠悠说道。

    郕王惊疑不止:你知道我

    那少年勾唇一笑,微微点头:世上无不透风的墙,只要做了,自会有人知道。

    更何况涉关殿下生死存亡的另一人,早已败露无遗。他的忠心,绝不会在殿下身上。

    少年语罢,还未待郕王有所反应,便闻悲音袅袅从那愈发浓厚的雾气中穿过,环绕过来,紧接着,他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再睁开眼时,眼前场景竟然全然变了。

    朱门红瓦,宝马雕车,大街上人流如织。

    再一抬头,见身后城楼上京城二字高悬,心下不禁讶异至极。

    这怎地,就来到了京城

    他不由转身去看那神鬼莫测的少年,却发现少年不知何时已不见了踪影。

    他只好跟随着这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而去。

    却是突然看到了一个人吴有贞。

    吴有贞是坐在马车之内,可令人惊奇的是,自己居然能透过车帘,看得到他。

    他看见吴有贞在跟一个人说话,那是个女子,貌美如仙面若桃李。

    可两人说着说着,他便发现了怪异之处那女子竟不是常人,有尖牙利齿大耳长尾从女子身上露出

    没多久,女子便跃出了马车,竟化作一只狐狸,极快地消失在人群中。

    再然后又是场景一转,这回,视线却是跟着那女子的行动而走。

    他亲眼看到女子是如何把利爪掏向耋耄忠臣的胸膛,掏出心肺来的

    还有女子指挥了一众狐狸,潜进一个又一个朝臣家中,幻化为貌美女子,纠缠上去,再一点一点地从那些朝臣的身上,吸食什么东西。

    或许是血,或许是什么阳气。

    他不知道,却能看到,之后那些朝臣的身体就像是干瘪的麻袋一般,一点一点地塌陷下去。

    最后的面目,令人惊骇。

    再然后,便是火热的炼丹炉,那个貌美女子似乎将心肺将从那些朝臣身上吸食的精气投放进去,然后炼造出一颗颗丹药,献给了吴有贞。

    吴有贞收下,脸上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令人胆颤的笑容。

    郕王突然感到一阵恶心,俯下身便是一阵呕吐。

    若仅止于朝臣倒还算了,紧接着他便看到了更骇人的场景。

    那貌美狐妖化作道士潜进宫里,将自己在大臣身上的所作所为,又加诸于圣上。

    只可惜她做的小心,圣上丝毫未觉,身体却是日复一日地衰弱下去了。

    原来这便是吴首辅能够只手遮天的原因

    郕王感到背脊处似乎陡然被一阵寒气侵袭,让他整个人都禁不住颤栗。

    假若今后,自己没能满足吴首辅的要求,他是不是也会如此对待自己

    郕王一时间只觉满目萧然,惨惨戚戚,仿佛他已然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心内已是后悔不迭。

    恰在这时,只闻一句朗笑,打破了这重重迷雾。

    殿下何须自怨自艾,亡羊补牢,尚且为时未晚,殿下只需回头便是。

    少年一句话,仿佛当头棒喝。郕王即刻回过味来。

    他转过头去,便看到另一番景象。

    那是朝堂之上,满朝文武已对吴有贞进行发难,吴有贞已是寡不敌众。

    东窗事发,已在旦夕之间。

    罢罢举兵谋反之事,就当他从未提起过。

    郕王愧然敛目,一副颓丧无力之态。

    少年却是轻不可闻地笑了,眉眼间闪过一丝狡黠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