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76.第 76 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视线回转过来,那真实的金銮殿里,气氛也确实剑拔弩张了。

    你们给朕再说一遍圣人紧皱着眉头,手稍稍握紧了旁边的青玉龙柄杯,沉声喝问。

    仿佛下一瞬间,那个青玉杯便会被狠狠摔下来。

    殿下之人咬了咬牙,向前举了举牙笏,心里一横,道:臣等要状告吴首辅

    吴首辅私自兼并佃户租地,使得佃农荡尽家财,最后家破人亡。吴首辅为官不仁,此乃罪一。

    陆大人向前一步,垂首沉声道。

    吴首辅欺压良家妇女,将贫苦百姓欺凌至死。吴首辅德行有亏,此乃罪二。

    严大人向前一步,敛眉正色道。

    吴首辅唆使地方官员暴敛横赋,使得河东春旱之地灾情愈重,百姓皆成难民,流离失所,此乃罪三。

    张大人亦向前一步,面色沉重道。

    此三项罪责,于百姓则不仁不义,于社稷则如附骨之疽,还望陛下明察秋毫,勿要放过此等罪责深重之人。

    一旦有人开了头,剩下的,便如江上波涛,一浪接着一浪,转眼之间,朝臣们纷纷跪倒在地,伏首恳求。

    豁出去了

    若今日不能把吴有贞扳倒,回去之后也仍不得安宁,与其被那阴灵恶鬼缠死,不若今日便拼得你死我活

    圣人脸色发黑,抬眼不悦地看向离他最近的吴有贞。

    这位肱股之臣的某些举动他并非不知,只不过吴首辅人虽极好奢侈,贪享财富,可德行他倒觉得不应如此不堪。

    毕竟当年满朝文武都反对他修道炼丹,只有吴首辅站出来支持他,非但如此,还主动网罗天下真君道长,邀进宫来为他讲道。

    这么些年来,其在御前的侍奉也一直颇合他的心意。

    只不过今日的动静,闹得确有些大了,实在不好收场。

    吴首辅,对于他们所说的,你有什么说法沉默了良久,方听圣人沉着声音问道。

    吴有贞面色岿然不动,恭恭敬敬垂首施礼,然后站得笔直,朗声喝道:臣只有一句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除此之外,无甚好辩驳的。

    辩驳只会显得臣心虚,故而臣选择噤声不言。可是臣不言,不等于臣可以纵容那些恶意诽谤的奸佞陛下,这几日以来,类似于此等谣言层出不穷,其言辞之粗鄙,用心之险恶,日月可昭有些同僚辨不清谣言真假,倒也是无可厚非,可到陛下面前搬弄唇舌,非但不对流言加以批驳,反而助纣为虐,污臣清白,却不能不让臣痛心哪陛下

    他这番话说得是正气凛然,声泪俱下,更会混淆视听,三言两语间便把矛头从那些罪责上引到了官员告发同僚的不义之举上,竟摇身一变,把自己置在了被害的地位上

    有人耐不住了,站出来就想反驳吴有贞,不料圣人却把这话听到了耳朵里。

    既然是谣言,诸位爱卿就该查清楚再来呈上,不然没有证据便白白毁了人家清誉,却是不好。圣人眉头渐展,却是又冷下一张脸来,对着刚刚一众进言的朝臣道。

    吴有贞脸上露出了一个不动声色的倨傲笑容。

    群臣脸上的表情却是都僵住了,一个比一个难看。

    查清楚要证据这么多人证都不算证据吴有贞几年来的行为,朝臣们莫不是都一一看在眼里。当日与其同为一党的官员们,又有哪个没有因为吴有贞的明示暗示向他施过贿

    更何况这等贪污墨迹之事若要查,何其简单连户部的账簿都不用对,只需圣上一个旨意,抄了吴有贞的家便是,指不定能抄出一个金库呢

    而那欺压良民之事,却是根本无从查起,来诉苦伸冤的都是阴魂,早不知尸身何处了,又从哪里去查

    圣人此言不是要他们查,却是要包庇吴有贞了

    心凉,心凉哪

    群臣彼时都一片阴沉晦暗之色,一阵无声的愤慨和绝望蔓延开来。

    却在此时,一道高喝声骤然响起。

    儿臣有证据

    此话一出,登时便攫取了所有人的注意,群臣不禁心头一惊,纷纷抬眸看向站出一步的青年。

    青年一身暗红色滚金朝服,身形笔直地站在那里,薄唇紧抿,深邃俊朗的眉目间并无怒意或是不悦,然而视线扫过之处,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流露出来。

    唯有衣袖下紧握的双拳,稍稍透露出他的几分情绪来。

    实际上,他已经忍耐许久了。

    群臣都颇为疑惑又颇有几分期待地看着他,只有为数不多的知情人面上不动声色,内里却已然胸有成竹。

    他们同他一样,已经等待了许久了。

    肖彧上前一步,淡淡看了吴有贞一眼,而后将视线投到了御座之上的圣人,再次开口道:此样证据,不在别处,就在陛下的乾元殿内

    此话一出,群臣哗然一片。

    圣人更是阴沉了脸色,面色不善地看着肖彧,冷声喝道:太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儿臣当然知道。肖彧定定看着他,一字一句道:陛下既不肯相信诸位重臣所言,有一事却是关切陛下龙体,陛下不得不知。

    陛下可还记得元妙真人

    听闻太子冷不丁的问话,殿上诸臣一时都愣住,不解其意。

    有两个人却是面色陡然一变。

    吴有贞脸上的镇定神色荡然无存,眼眸中的处变不惊全然被一种阴鸷的目光所替代,他恶狠狠地盯住肖彧,仿佛下一刻那目光里就会射出冷箭来

    而御座之上的圣人更是面目苍白,额头青筋凸显,冒出一头涔涔汗水来。

    时至今日,一提起这几个字,那梦靥一般的场景便会又缠绕上来,让他胆战心惊。

    妖狐妖狐杀我圣人目光涣散,口里喃喃不止。幸而身侧内侍看出不妙来,已知此种情景该如何应对,连忙举一杯热茶,放在圣上手里,连连温声劝解了一阵,又使圣人将那热茶灌入口中,好一阵忙活,才见圣人稍稍恢复了脸色。

    殿上群臣看到这一幕,却觉得十分怪异,彼此面面相觑一眼,更对太子口中的元妙真人产生了几分狐疑。

    肖彧眼底神色变了变,待圣人神思稍定,方继续道:元妙真人自那日逃匿之后,近日终于被缉拿归案,现在她愿意伏首认罪,也愿意站出来,指证其背后的指使。

    请陛下宣她进殿。

    此话说得掷地有声,话音一落,便引得群臣附议之声连绵起伏。

    吴有贞已是目眦尽裂,恨不能即刻走上前去将肖彧撕成碎片,然而此刻他却不得不强装镇定,心里却已经是慌乱十分。

    他日夜加派人手,将京城乃至周边方圆百余里翻了个遍,都没能找到红玉的身影,没想到现在居然被肖彧找到了

    肖彧,一个被自己手下严密盯着的岌岌可危的太子,怎么可能找得到一条妖狐

    吴有贞狠狠盯着肖彧,想要从那张脸上的神情一探真假,对方却似乎也感应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来,淡淡一笑。

    非常平和的笑意,却登时又让他火冒三丈

    然不待他发作,便闻圣上一句轻飘飘的宣吧,便叫他咽喉被锁住了般,发不出一句声音。

    群臣回过头去,看向敞开着门的殿外。

    有铁链撞击的声音沉重地砸在地上,每一步,听着都叫人心惊。

    那是个白眉白须的道士,一身半旧的衣袍裹在身上,看不出什么异样来。再往下一看,才发现道士的一双脚踝上,原来被缠上了粗重的寒铁

    然而那道士眼中却并无被束缚的哀戚之色,那双眼睛里只充斥着漠然和隐隐的恨意。

    他甫一踏入殿中,就用他那苍老的目光直直地盯着站在最前列的吴有贞,片刻不离。

    圣人脸上闪过惶惑之色,他微微瑟缩了一下,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才低声喝问:你背后可有指使之人说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道士凉凉一笑,笑声竟然是尖锐刺耳的女声:指使之人就是他

    他指尖所指的,正是吴有贞无疑。

    你胡说哪里来的野道,敢在此污蔑我吴有贞已经有些口不择言。

    野道吴大人,你推得好干净道士冷冷道:十年前,你我相识结盟,约定我助你掌控群臣,你则任我取走群臣元阳之气,不加干预。三年前,你要我化作道士模样进宫蛰伏在皇帝身边,日日炼制丹药进献于皇帝。殊不知那丹药却是毒药,吃了非但不会使人延长寿数,反倒如同饮鸩止渴,日日食用,日日离不得,不出几年便会叫人神思迷乱,如同痴傻儿一般,却又查不出一丝痕迹

    而半年前,你动作愈发加大,为了打击异党,你已然没有丝毫仁善之心,那暴病而亡死在家中的史大人高大人孙大人却不是病逝,而是被妖物活活吸干了阳气而死

    他这话一落,更引得群臣侧目不已,唏嘘一片,都不禁想起当日御史中丞史善长那悲惨的死相。

    面皮枯萎,眼窝塌陷,整个人如同干尸一般,不是被吸了阳气又是什么

    群臣禁不住惊怒交加。然而有人却是比他们更为震惊。

    御座之上的圣人大瞪着一双眼,面无表情地看向吴有贞,而那一双眼里的目光已像是无底的空洞一般,酝酿着彻骨的寒气,让人忍不住浑身战栗。

    吴有贞不由自主倒退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