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红楼]大老爷的网红之路 > 第4章 大老爷万万没想到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知道那些鬼画符的弹幕可以隐藏之后,大老爷表示他对直播完全没有压力了,播,马上就能播

    不过既然要给那么多人显摆自己,还要让他们发自内心的羡慕,因此大老爷在用膳之前还亲自让丫鬟给挑选了衣裳,整理了仪容,活像一只要开屏的孔雀一样,看得刚进来的邢氏心中直抽抽。

    这模样难道前脚刚走了个李氏,贾赦就要迎个新欢回来可之前他的心肝肉也多了去了,可从未见过如此郑重其事。

    贾赦对自家老婆没一直在跟前自己伺候自己,表现的还不如自己的儿子未曾有任何不满。毕竟邢氏虽然是他名义上的媳妇,可是两个人之间压根就没几次男欢女爱。既然没把人打心眼里当妻子,自然也不会对她有任何失望。

    哦,平常的不满那也只是偶尔发泄下情绪而已。

    因而此时面对邢氏挤出来的笑容,大老爷惦记着等会儿要直播,要展现出他的雍容气度,也就微微颔首,算是给了她个面子。

    这下邢氏心里就有点小激动了,看上去心情挺好的这不错,等吃了饭提那事儿,应该也能水到渠成。

    贾琏当孝顺儿子当上了瘾,亲自去厨房看了下给自己爹准备的早膳,又一番挑挑拣拣,又让厨子加了个好克化又适合大病初愈的病人用的汤,这才心满意足的回来。待见了邢氏自然要对这个名义上的母亲问好,又被邢氏连连夸奖,一时间那是一个母慈子孝。

    贾赦冷眼瞧着这两个人说话动嘴不走心的样儿懒得理会,直接让财神爷帮他开了那什么直播,然后招呼贾琏一起用膳。

    至于邢氏,虽然已经用过早膳,但还是陪着坐下,不过都是动筷帮贾赦亲自盛粥,布菜等。

    而星网那边对贾赦的直播账号那是一直有人在保持关注,这边直播一掉落,那边就嗷嗷嗷嗷围上了十几万,而后人数不断飞跃,瞬间变成了今天的人气之最。

    贾赦对此完全不知,只接了邢氏递的粥,淡淡道:怎么和以往用的有些不一样

    这话自是问邢氏。

    大老爷觉得,他平日吃穿用度既然能让人羡慕嫉妒恨,那显而易见这些都是那些人受用不起的。也就是说那些人全是土包子,哪怕知道东西好,也不知道到底好在何处。

    就像今日这早膳这几道饭菜,因他尚在病中,不但寡淡还看上去卖相不佳,自然要找邢氏吹一波。

    可这早膳是贾琏一手安排的,还当亲爹发现了他的体贴周到,哪里能让邢氏居功且亲爹发问,也不管那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笑道:这粥是儿子亲自吩咐厨子做的。乃是昨天就用刀将肥母鸡的两脯肉去皮细刮,再用剩下的鸡熬汤炖煮。今日一早又用碧粳米磨细取粉,又用火腿屑松子肉,提味。起锅时放葱姜,浇鸡油,又去渣,正是适合病体初愈的人使用。1

    儿子神助攻,当爹的不禁摸了摸山羊胡,给了儿子一个我已洞穿你的内心的眼神,说的这么细,谁教的总不能是从昨天到今早都一直窝在厨下

    贾琏不禁有些害羞的笑了,那桃花眼儿弯弯如月,配着稚气未脱的小脸儿看上去煞是可爱,自然是儿子的奶娘。奶娘说母亲曾经就是这样吩咐的。

    这所谓的母亲,自然不是邢氏,让她在桌下的手一下攥紧了帕子,也让贾赦看着面前的这碗鸡粥,眼含了丝惆怅。

    他素来锦衣玉食,在吃上面自然是格外讲究,东院的小厨房中的名厨就有四五个,各有所擅,他哪里知道自己曾经用过的一碗粥都有发妻的苦心

    吃时随意,毫不留恋,现在看到全无记忆,若非儿子点明,怕是他这辈子都不曾得知,更不能再品到这滋味。

    贾琏将他眼神看在眼中,见他对母亲并非毫无感情,那颗小小的心也跟着跳动不已,也不管邢氏在旁,依然挂着灿烂的笑容道:不过虽然只是吩咐了厨下,但终究是儿子的一番苦心,这几样还都请老爷尝尝看,若是能让老爷满意早日康复,也是全了儿子的孝心。

    贾赦往日里只见儿子畏自己如虎,从不敢主动接近自己,哪怕这是他所愿的,可心里也会不舒服,眼下听贾琏说了这么一堆,不但没忍住笑了起来,同样的桃花眼弯起了同样的弧度。

    好,吃

    父子一问一答,一慈一孝,若是没有尴尬的邢氏,自然是再美好不过的场景。

    而观众们看着这一桌摆放的满满当当,区区一碗米粥都能有如此反复的做法,引得他们既是叹服,又是馋的厉害。不过却有一个帖子已经高挂在讨论区下,跟帖如云:怎么都觉得气氛不对,谁来科普下夫人为何面带尴尬

    早就整装待发的考古帝兼科普专家中的一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答了这题。

    远古时期的人婚育较早,一般男子二十,女子十五成年。但往往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定下婚约。按照大老爷二十成婚来算,琏二爷岁模样,算上古人的虚岁也不过十岁。可又因为古人的夭折率惊人,琏二爷应该是大老爷的第二个儿子,上面应该还有个哥哥,因此大老爷的年龄应该是在三十五岁左右。而邢夫人看上去年龄不过二十五六,又虽然和邢氏相处得体,但应当不是邢氏的儿子。他刚刚所言的母亲,应该是他的生母。

    围观群众一片哗然。

    原来哪怕家中如此骄奢豪富,在医疗条件较差的古代不但孩子的夭折率高,成年人居然也如此早逝

    而也有人手快,直接截图了贾赦听儿子细说鸡粥时的表情,用来表示虽然贾赦花心,但对这原配还是挺有感情的。而自然是有人赞同,有人反对,反对者贴图卧槽有十二个小老婆全放家里不怕她们掐死彼此再掐死你吗jpg表示我就在心里数下小妾的数量不说话。

    且不管围观者如何,大老爷心怀怀念的用完了这顿饭,又因为明白儿子的那点小心机怕是处心积虑的想和自己好好相处,多少有些怜爱他这个小人儿年纪小小,就要操这些心,受这些罪。毕竟他虽然从小不成器,但家里的老子哪怕是怒其不争,但也没有像他这样直接冷淡疏远他。

    再加上有了那笔意外横财,自己又有了念想,贾赦觉得不妨接近儿子的亲近,毕竟再疏远下去,或许就真的挽回不来了。

    等用完膳贾赦刚要让邢氏忙自己的,就听邢氏道:还有一事要问过老爷才好。

    何事贾赦挑眉,平日里还挺有眼力见儿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邢氏平日里见他虽然不像贾琏一样见他畏如虎,但也是发憷的,可想着自己的大业也不禁壮了胆道:是关于李姨娘。可怜她这么多年跟着老爷都一无所出,好容易怀了个哥儿也没想到哥儿一落草她就去了。我就着要好好给她操办一场,也不枉她为老爷留下了一个哥儿,您看怎么样

    自然是要好好操办,那个小子你先养着,让奶娘们都仔细着些,其他等我病好了再说。贾赦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

    大老爷觉得,这是邢氏跟他诉苦呢。毕竟李氏是张氏去世之前给开的脸,也就比她进门早了一年。说李氏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一个儿子,岂不是在哭自己现在还一无所出怕是打的那个小子的主意吧。

    既然她想养就姑且让她养养看吧。

    邢氏一愣,这虽然得了句准话,可这怎么还多了一个拖油瓶

    不过见贾赦满脸不耐,她也不敢再纠缠这事儿。

    待她走后,贾赦看向眼观鼻鼻观心的贾琏,心中颇觉好笑,他这儿子倒是聪明,该居功的时候自表,不该说话的时候嘴巴紧闭,虽然不擅读书,可这不也是像他吗

    儿子像爹,爹还抱怨个什么难道像他老子一样动辄要给他上家法唬的祖母赶紧来救吗

    去给我端杯茶。

    贾琏赶紧亲自去吩咐人烧水备茶,等温度正好之后才给贾赦端来,正是他平日最爱的碧螺春。

    贾赦看在眼里也不禁给儿子又加了点分,虽然这事问一句就有人能告诉他,可儿子有心问也是他孝心可嘉。他细细品茶,三口之后才放下茶盏,看着还在那儿恭恭敬敬站着的小人儿不禁道:我今日就问你一件事,你是想读书,还是不想

    贾琏不禁愣了下,他自觉在读书上并无什么天分,从给他开蒙的夫子再到家学的贾代儒,都觉得他冥顽不灵,玩心重,定型差。比大了他三岁的贾珠,那是远不能比。

    被人这样评价贾琏当然心中有些不忿,可他也知道自己在书桌面前坐不住,也不耐烦去背去听,可现在贾赦一副让他自己决定前途的时候,他突然有些怕了起来。

    他是贾赦目前仅有的嫡子,就算贾赦以后和邢氏再有了儿子,那也还是以他为尊,长幼有序,他将来继承爵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贾赦这爵位已经只是一个一等将军了,而等他袭爵,怕也只能跟隔壁的珍大哥一样得一个三品

    而珍大哥眼下过的什么日子呢贾敬挂冠而去出家之后,他虽然没人管教,生活恣意又放纵,可是也只是一个连朝都不能上的三品呢,他的长子贾蓉将来怕是只能落个捐官的地步呢。

    自己将来也要像珍大哥一样吗贾琏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