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红楼]大老爷的网红之路 > 第6章 大老爷万万没想到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非常贴心的光脑直接帮他打开了帖子,并且贴心的为第一次接触网络的大老爷调整成了儿童模式浏览。

    贾赦其实还不太擅长从左到右看的行文方式,但他现在压根没空去想这些,为什么呢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专家讲解什么都给我去死啊,我只要一想到小男神居然才三岁大就要开始读书就整个人都不好了,还要五岁写字咧刚刚po的那是什么图片笔是那么用的吗手腕还要不要啦哦,对了,他们还有什么虚岁去掉那一岁才多大点儿如今才几岁大啊,居然就要被扣上不好好读书的帽子了,当爹的还嘲讽儿子字写的不好,简直就是个渣爹啊,谁洗白我跟谁撕撕撕撕撕

    悬腕练字jpg

    no1琏琏脑残粉

    就这一个主楼就让贾赦整个人不好到了新高度

    字都认识,毕竟都是翻译的,怎么看着怎么都不太对呢三岁开蒙五岁练字有什么不对虽然大老爷他自认也是个学渣,但是他那笔字还是很自豪的好吗贾赦总觉得有点委屈又有点不知道从何辩解,满腹郁闷。

    光脑察觉到他剧烈的情绪波动,直接帮他打开了另外一个帖子,他觉得贾赦目前迫切需要这个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远古时期的男人都要留胡子这有什么好看的明明刮掉胡子就是一个小男神的成年版,为何如此想不开山羊胡男主vs去掉胡子后的男主jpg16。泥萌看这差别这差别这差别就算他如此的渣,只要他肯刮掉胡子我就让他当男神啊男神求导演求编剧求造型师看我一眼啊

    no1明明不是羊为何如此想不开

    看到楼主怨念如此之深我就欣慰了本来站父子党的我看到今天的直播都差点泪目了,糖来的如此措不及防,甜的我直接要糖尿病啊以及真的没有和我一样站父子党的吗看图看图去掉胡子后的男主vs小男神贾琏萌萌哒16

    n02是父子之情不是父子情爱

    我去,楼上就是那个微博上的大大吗看这一样的角度一样的眼神一样的表情这绝逼是真父子吧不然怎么能选出来这么合适的角色的萌的我一脸血啊我要是土豪也要公开悬赏他们的通讯号啊

    mo3琏萌萌&10084;你太萌

    贾赦目光深深地盯着图片,尤其是自己和贾琏的那16张对比图。他当然知道贾琏像他,刚出生的时候张氏就跟他抱怨说痛了好几个时辰,结果生下来这小子居然没有一处像她。

    他当时怎么说的说瑚儿像她和大舅子,琏儿自然要像他才对。

    瑚儿

    他都快忘记他的瑚儿的容貌了呢,如果当时他就得了这个财神爷,是不是也能像现在一样就能看到瑚儿的模样了呢

    而下一瞬,措不及防的贾赦就看到了一张张让他几乎差点崩溃的图片。

    刚出生的贾瑚jpg10

    满月的贾瑚

    周岁抓周的贾瑚

    以及,学会走路抱住张氏大腿的贾瑚

    他看着张氏,又看着贾瑚,下一瞬已是泪流满脸,胸口酸涩沉闷地几乎让他难以呼吸

    等贾琏和邢氏推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贾赦目光痴痴,满脸泪痕地模样,这一看几乎是吓坏了两人。贾琏人小灵动,赶忙越过邢氏扑到贾赦身边口呼老爷,老爷你怎么了

    光脑将贾赦与星网之间的连接切断,也让贾赦被贾琏唤醒,他看着满脸焦虑担忧的小儿子,再想起自己看到的画面中他的长子,他的瑚儿最后也不过只是三岁孩童的模样,顿时悲痛地大呼一声我儿而后狠狠抱住贾琏,痛哭出声

    贾琏被他抱地如此措不及防,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听着贾赦唤着他痛哭地几近哽咽无声,他想也没想就跟着哭了出来

    一时间房中只有这两父子抱头痛哭之声。

    邢氏虽然不知道贾赦这是发的哪门子的邪,按说着这个时候她应该去劝她那名义上的夫与子,可那脚就像是生根了一样动弹不得分毫。她只是静静地看着那样只是泪流不止却似乎已经失声的贾赦,然后默默地走了出去。

    她看懂了贾赦的口型,那不是无法出声,而是无法喊出声来。

    瑚儿

    是他曾经的嫡长子啊。

    只是

    她目光森然地看向原本在外间等着伺候的贾赦的丫鬟们,是谁呢是谁让贾赦一下子想起了他那早夭的嫡长子

    外间的丫鬟们个个吓得垂手恭立,大气不敢出。

    里间贾赦的哭声尚且压制,但是之前那声满腔哭声的我儿和贾琏毫不遮掩的哭声还是让她们知道了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算是贾府的丫鬟们平日里再不敬重主子,可如今主子这么个哭法在讲究主忧臣辱主辱臣死的礼与法的时代,就算是她们什么也没有做,毫不知情,也能让邢氏这个大太太一下子将她们全打发了,甚至,发卖

    贾赦是真的痛,锥心的痛,自从张氏死后一直都被压抑感情就像是在心中的脓包重新被戳破,若用一个词形容,就唯有痛煞。

    我儿,我妻,痛煞我

    他哽咽不止,耳畔传来的是贾琏一声声带着哭腔的爹。

    他的长子,会喊的第一个字就是爹,奶声奶气,童稚眸眼中看他时全是孺慕。

    而贾琏在贾母身边长大,学的是她的规矩,喊的是大老爷,到两岁多后才能喊清晰,而他那时全然没有任何喜意,也只能装作欢喜地摸上他的小脑袋,谢过了贾母。

    而如今这一声声的爹,喊得他更加肆意地沉沦到悲痛之中,没一会儿他就无力地趴在了原本被他抱住的贾琏身上。

    贾琏一怔,随后赶紧将他推倒在床上,见他昏过去就慌忙大喊:快来人,快点去请太医,快去

    外间自然是慌张一片,纷纷燃起灯笼,不多时就已有人开了门去请太医。

    等了大半个时辰上次前来看诊的王太医就被请了过来,因邢氏不好见外男,便由贾琏出面接待。

    探了脉后,又看了眼一脸焦色泪痕都没擦的肿着眼的贾琏,心中已有些了悟。

    把完脉后他一边写方子一边交代贾琏道:将军之病乃是心疾,以往全压抑在心,这两次迸发而出,尤其是这次如此恸哭,虽然一时间损了身体元气,但若是借记调养一番,对于长久大有裨益。至于琏二爷小小年纪,也莫要心事太重,将军也会心疼。

    贾琏被他说得脸上一红,他的确是被贾赦带的将以往心中所有委屈全在这次给倾洒出来,虽是哭得一塌糊涂,但心里却舒服了许多。

    如果父亲也是憋久了太委屈,现在哭出来也会跟他一样舒服许多吧

    他郑重地谢过了太医,又亲自递了邢氏准备好的荷包,道:这些天多有劳烦您,今夜更是将您在床榻之上请了过来,委实过意不去,一点心意请您万万不要推辞。

    王太医见他小小年纪就装得出一副大人模样再加上如此说辞,既觉好玩又觉好笑,加之他经常来往于贾府,对这家的那点破事儿还是有点了然于心的,对这个死了亲娘又不怎么得爹疼的小家伙也颇有怜惜,不但笑着接过,还暗示地劝慰了他几句。

    贾琏又谢过了他的好意,也将他的话放在了心中。

    毕竟看过亲爹悲恸过度直接昏阙,又加之最近父子感情直线上升,他哪里还敢有什么过重的心事

    而等送走王太医后,邢氏才从屏风中出来。

    因邢氏也听到了太医的话,贾琏也没有重复,只是一边将药方给她,一边道:眼下老爷已经昏了,儿子心中担忧地不行,今夜无论如何也要守在老爷这儿,麻烦母亲给准备一床铺盖,我在老爷床下守着便好。

    邢氏先吩咐王善保家的亲自去开私库照方抓药,若是不足的便去宫中,而后对他道:你才这般年纪哪里能睡什么地上,我等下便吩咐人将屏风移出去,换张软榻来。

    贾琏连忙谢过。

    贾府到了宵禁时分便会落锁闭府,即使贾赦住的离大门口最近,又是单独开了一个门,但是大晚上的请太医的事儿还是少不得让贾政夫妇得知。

    待婆子回过话之后贾政便皱着眉对王氏道:你不是昨天才说大哥已经好很多了怎么又病重了

    他这两天正想着要跟贾赦商量那个贡生名额一事,贾赦身体不好他这个当弟弟的如何能在兄长病中提这事只是若是不提,怕又是要耽误一年。

    王氏颇有些委屈,话是大嫂说的,我也只当大哥好了,谁知今夜又出了这种事,怕是真将那李氏放在心里了吧。

    听王氏提起贾赦刚死的小妾,贾政不禁瞪她一眼,这话就算是真的也不应该说给他听况且他是不信的,毕竟要是真将那李氏放在心里,又缘何会弄了一屋子的小妾挤得人都要装不下了。

    比起李氏,他倒是更觉得这是李氏难产让贾赦想起了同样难产而死的张氏。

    他那先大嫂张氏真真可惜了这么好一个人,却配给了他大哥啊

    将心里的那点惋惜给压下去,他摸了摸胡子道:明日我去探病,你准备点好药材,至于珠儿的贡生名额便只能缓缓再议,或者想点别的办法。

    王氏虽然是不识得几个字,但是和贾政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哪里还不知他是什么人,又是言下何意,不过是想着王家的名额罢了。

    她二哥王子腾眼下仍是膝下无子,可手里握着个名额呢。

    只是那也是她王家的名额,就算是大哥的长子仁哥儿有些不争气,也轮不到给珠儿啊

    她口中应下,心里却已盘算好,要好好和老太太说说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