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红楼]大老爷的网红之路 > 第12章 大老爷万万没想到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书香世家为家中的女儿选的陪嫁庄子细看上去也是挺清新脱俗的,最少贾赦觉得比他祖母给他的那些来说。

    而贾琏因为在马车里抱着他爹哭得一塌糊涂,在下车之前贾赦亲自用冷帕子给他敷了眼,现在还有些扭捏又紧张的站在他身后呢。

    虽然被免了外出相迎,但是庄头还是带着人侯在门口,一见马车停下就呼啦一下跪了一片。贾琏当时就想,这在外面可是比家里看上去有派头多了

    等贾赦叫他们起来,贾琏就看到一个拄着拐的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正眼巴巴地看着他,那满含希冀地眼神儿一下就让贾琏心里咯噔了下,也有了数儿。

    贾赦对这位老太太是极为尊重的毕竟她的发妻家可没他家那么大的派头,就是奶娘都有好几个,张氏只有这一位奶娘,被他奉在这边荣养。他亲自去扶着老太太,见她只是对自己笑了下那眼睛还是落在跟在他身后当跟屁虫的贾琏身上,就不禁笑道:看到这个小子,您这眼里就瞅不见我了。

    老太太娘家姓高,倒是挺喜欢贾赦对她的亲近,不过还是看着贾琏笑道:我是见到琏哥儿心里高兴。

    贾琏见她没说其他的,显然是不想勾起他的愁思,不禁对老太太笑了下,然后作揖行礼。

    那老太太赶紧让开,这可怎么使得,琏哥儿可是主子,断没有给我这个下人施礼的。

    贾赦无奈道:早将您的奴籍给消了,您就是他长辈,又怎么不能受

    老太太断然道:说是这样,但我这个老太婆心里您还是我家姑爷,琏哥儿还是我的小主子。

    贾琏却是趁着老太太说话的功夫又行了一礼,而后笑眯眯道:既然拿我当主子,就更应该给您行礼,我还指着您照顾我呢。

    高氏没忍住笑,笑罢又没忍住泪,擦了又擦。

    贾琏却是忍住着没有哭,反跟着贾赦劝慰了她。

    庄子并不大,但周围却有两百倾田地之多,让贾琏很是惊讶了一番。

    贾赦便笑道:你母亲在家中是幺女,上面三个兄长,独独她一个女儿。虽然有几个堂姐妹,但是除了公中给嫡女的份例之外,你外祖母也将自己的嫁妆里的好东西以及庄子都留给了她,你外祖父也送了好几幅珍藏,每一副都是价值不菲,倒是便宜了你。

    高氏也道:这几年风调雨顺,收成绩好,姑爷心善虽然只收四成租子,但还是攒了不少粮食。

    贾赦心道,我这不是有备无患既不缺钱,卖粮做什么可也能听出高氏的提点,便对她道:这次带他来就是教他怎么查账,等教完了,我便领着他把所有的庄子都转一圈。

    高氏心中瞬间欢喜起来,她跟在贾赦身边也有六七年时间,自问对这位姑爷的性格也是摸透了几分,他若是想管,绝对不会有人糊弄了他去,而自己的担心,也全是多余。

    庄头自从贾赦去搀高氏就一直在冒冷汗,原本被提溜了几天的心就提的更高了

    贾赦几天前突然派了一队人过来,二话不说就直接去库房,问了他账目所在后就直接把所有的账本给抱走了。

    他虽然是张氏留下的人,但是这都快十年过去了,眼看着贾赦一年年对这些事不管不问,又哪里能按捺地住便是自己能忍得住,家里的婆娘小子又有哪个是能忍地慢慢地就壮了胆子。

    他原本就防着高氏,也不是没起过歹心,可高氏在这些张家老人中极有威信,再加上贾赦逢年过节从来不忘她那一份礼,且也从来没做过找人送信或者与人结伴入京的事,也让他渐渐放宽了心。可谁知道贾赦会突然来这一手啊

    不管他的真账还是假账直接就被人给直接一锅端了

    贾赦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让高氏带着贾琏去洗把脸换身凉快点的衣裳,顺便让他们培养下感情,自己则是这边走走那边看看,看似只是搞领导视察,但是看到直播上诸如嗷嗷嗷这个我知道,这个才是真正的鸡,原始种的炫富新高度,我老公败给了我男神话说男神你还缺小老婆吗受过高等私立教育一个能打三个那种此类的评论,大老爷他也很辛苦的

    嗯,压抑嘴角不让上扬很辛苦的。

    他们出城的时候天还未亮,只是匆匆垫了垫肚子,心虚不已的庄头看了看日头还是上前道:老爷今日起了个大早,想来早膳用的也早,是不是先垫垫肚子

    贾赦提前打发来的人早就将一切准备妥当,结果被他抢了个先,当即就有个刚被贾赦提拔的小厮给了他一个眼刀子。

    贾赦已经将周围的景色拍了一遍,已经没了东西可以炫,肚子虽然不太饿,但是谁让他将来打算开酒楼呢当然要提前宣传下美食

    被他当成行礼一样提前给带过来的俩大厨早已将一身本事全用在了今天这顿饭上,哪怕用膳的就只有贾赦和贾琏一大一小两个主子,外带高氏这个老太太,仍是满满当当的摆满了一大桌子。

    大老爷已习惯用膳之前拍拍拍,未动筷,一边让财神爷拍漂亮点,每一道都给他来个大特写,一边对高氏道:这次来的厨子是我新请的,想让您来试试看有几成本事。

    昔日张氏嫁给他的时候并没有将高氏给当陪嫁带到荣国府去,只是一个月让她来上半个月,追根究底还是因为她那手好厨艺已经养叼了张家人的嘴,张氏不愿家人尝不到高氏的饭菜罢了。只是这样的前因,也造成了高氏差点被发卖的后果,也是一饮一啄。

    高氏笑道:人老了,嘴已拙笨了许多,可当不得您这样说。

    说是这样,可到底是一一品评一番,比如哪道鱼早从蒸锅起了片刻,哪道鸭的腌料多放了花椒,看得琏萌萌目瞪口呆。

    他从小跟在贾母身边,别的不说这吃食上那是样样讲究,可这么金尊玉贵地被养大,比起高氏还是差了不少。

    高氏被他的小模样都笑了,不禁拍着他的手道:我虽然已经老了,嘴巴也钝了,但是还是能做上几道拿手菜给琏哥儿的,谁想被姑爷的厨子给抢了机会,只能等晚上了。

    贾琏却是摇摇头,认真道:您都这把年纪了,自然要荣养,我和父亲都不想让您劳累。

    贾赦却道:你只表你心意就罢了,可别带上我,老爷我可还是要等着尝奶娘的手艺呢,你难道不想试试你娘生前最喜欢的菜

    一下戳中了琏萌萌的心底,让他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贾赦这边用着丰盛的午餐还惦记着晚上的美食的时候,荣宁二府所在的荣宁街往东百里之内,却是一间被严密看守的大院,院内一片凄凄苦苦悲悲切切。

    爷您就用点药吧,这样下去您怎么撑得住呢李二饼如果不是怕眼泪掉到手里的药里,泪都要掉下来了。

    而床榻上之人不为所动,轻轻挥了挥已是瘦骨嶙峋的手,冷笑道:这药若是不喝,孤怕还是有能重见天日那天。顿了顿,他又道:璟儿可还好

    李二饼咬牙道:小殿下已经好多了,也能用下粥了,只是再这样下去,怕是没多少银子能供着这些豺狼了。

    他们被圈禁在这里,一切粮食蔬果油盐酱醋都是定量,若是有人生病还要等太医看过才能给开放抓药,且所有药材都是现抓现给,半点留存都没有。这也就罢了,可恨有人从中作梗,每每殿下或小殿下病了,就算给药也不过是一两副罢了,往往耽误病情若要多余的,往往要金银开路,若非怕是绝对熬不到现在。

    璟儿那边再吃上两天,孤这里就不用再花钱,你可听明白了床上之人脸颊微凹却是眼神锐利无比,让李二饼的泪珠子一个没忍住就崩了出来,哭道:可您这样不爱惜自个儿的身子也要有人心疼才行啊,若是圣人不在意,您的身子骨可就给熬坏了

    床上之人却是摆摆手,再多的银子,也只是落到他的私库去罢了。

    稍缓,他又牵起了唇角,倒是那个傻子居然说要给孤一座金山,让孤直接反了吧。

    李二饼瞬间哆嗦了下,泪珠子也给止住了。

    能在他们殿下嘴里叫傻子的从来就只有一个人,事实上在他们这些奴才全部只穿了一件单衣被重重检查后他们还能落得一笔银子,也全是那人用鹰隼偷偷将银票送来的,可金山

    蠢笨至极将药倒了吧。

    李二饼再不情愿也知道今天这碗药是如何也让他家殿下喝进去了,只能听话地偷偷倒掉。

    晚间时分,贾赦和贾琏食指大动地享用高氏的美味时,皇宫中圣人只是用了一碗粥后就失去了胃口,让人撤下后对戴权道:今天那边有没动静

    戴权苦笑道:又花了五百两买了两副药。刘太医说小殿下身体已大有好转,而二爷那边反而更差了。

    圣人目光瞬间转冷,从一年病个几次到一个月病个几次,他身子骨素来是极好的,怎么会差到这个程度难道是有人故意磋磨他

    戴权心道,您儿子和您孙子吃服药都要跟您买,之前有钱也就罢了,那贾恩侯当初就是给的金山过了这么多年也快花光了,何况还不是金山呢

    他不说圣人也想到了,不禁咬了咬牙,这么多年居然也就一个贾恩侯对他情深意重,其他那些人居然半点动静都没有,更可恨那落井下石的墙头草等怒气宣泄的差不多之后他才对戴权道:贾敬回家了

    是,是因为贾赦病了,王太医说是因为心病,病症颇重,要好好调养一番才好。又探到乃是因为贾代善托梦训斥他的缘故,又说也托梦给了贾敬,他这才回转心意,要回家好好教导子侄。

    贾代善圣人喃喃道,这是所有臣子中他最放心的心腹,又被他救过驾,若非如此,他当时还能留得贾赦

    可当年那股子火气被时间一点点消弭掉,他反而觉得这个一无是处的家伙最少有他爹一条好处忠心。

    哪怕忠的不是他,也好过别人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