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红楼]大老爷的网红之路 > 第16章 大老爷万万没想到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把亲儿子折腾的不成人形的亲爹一后悔,那满腔的父爱简直是要爆棚

    圣人也不敢刺激孙子了,转头就折腾太医,眼睛跟刀子一样地看着白术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一瞬,其实他想脱口而出的是太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在要出口的那一瞬,又被他硬生生地给吞了回去。他像是迟了半拍,又像是故意遗忘了自己在将这个儿子废了之后就没给过他任何一个封号,连个郡王都不是

    糊涂他从来都没想过自己居然这样地糊涂

    难得检讨自身的圣人一下就将自己的满腔怒火全发泄到白术的身上,又道:算了,朕现在懒得问你原因,你只给朕好好守在这里,直到他好为止,听懂了没

    白术头也不抬道:臣遵旨二皇子的病情我们已经控制住了,只是要大安,最少要细细养上一两年,这些年他身子亏损太大,若非天生底子好,怕是臣等如何也无法挽回。

    白术身后的五个太医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就怕皇帝将火气发泄在他们的身上每个心里都觉得宝宝心里苦啊,跟着这么一个随时要找死的上司,还能好好活

    圣人听着二皇子这个称呼时还给白术在心里点了个赞,不愧是当了这么多年院判的,终究是有些眼色。可等他说到后面的时候,他下意识地看了眼司徒璟就见这孩子在哪怕在昏黄的灯光下都发白的小脸儿,他看着这张几乎要跟记忆中的那个小人重叠在一起的小脸儿,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没让人把白术给拉出去

    这老东西,也是一个越老越混的,摆明了是给他添堵让他窝心地这么死命地戳他心窝子呢

    见他不语,白术才道:圣人,您也让臣给您把把脉吧,我看您现在有些不妥。

    戴权见圣人不语,赶紧递了台阶道:白大人还不快点龙体为重

    可等说完这句,他突然觉得身上有点凉飕飕地,难道他穿得少了

    被圣人挡住的他自然没看到小孩儿看向他时的眼神。

    圣人在半刻钟后就被确认患有心疾,要好好调养,万不可劳累。

    这些话不但太医说得习惯了,戴权和圣人也都听了几十年了,早腻味了只是区别是又多了一个心疾罢了。圣人完全不愁,只是目光看向病床的方向,他其实已经不敢再上前了

    不只是怕刺激孙子,而是他怕刺激了自己。

    那样强烈的悲痛的,他有些承受不住。

    他开始打量这间房子。

    他的儿子人生中三分之一的长度就是被他困在了这样大的一间屋子,那么大点的院子里。

    在这里生下了儿子,死了发妻。

    在这里教养孩子,让他的孙子这么大了,能看到的也只有巴掌大的天空,能走的只有这么区区三进院子的地

    原本是想让自己放松,再放松,可那一下爆开的强烈的后悔与痛恨,几乎要将他完全吞噬他突然捂住了胸口,呼吸急促,而戴权一下就将他搀住,白术,白术

    正在写方子的白术和几个太医一下子就围了上去,几个人分工倒是不错,有去拿白术的针灸包的,有将圣人搀扶到椅子上让他坐下的,而还有帮圣人更衣解带的,等针取来后白术立刻用烈酒棉球擦了银针,赶紧施针。

    司徒璟望着那些忙开的太医,与满脸焦急的戴权,再望了望他那仍旧未醒的爹爹,狠狠地攥紧了手心

    圣人夜探前太子如今的二皇子的事儿,几乎是飞一样传遍了整个京城。

    圣人的行踪在后宫虽然一直都有人窥伺,但是从地道出来又如何能让人窥探到白术与五个太医又不是不想活了,这样的消息也敢放出去

    因此这事儿只能是圣人自己放出的风声,意欲为何,白术表示自己完全不想知道。

    他正念叨司徒徵呢,您也太不在意自个的身子了,如今已亏损到这个地步,就是再调养,也怕有损寿数。

    司徒徵长睫微垂,唇角微弯,你若是孤,又如何选

    白术一时无语。

    这位爷要是再在这里住下去,缺医少药地,怕是真的熬不到小皇孙长大就要先撒手去了。如今还只是有损寿数而已,还有大把的日子能活呢

    他能当上院判当然不只是因为他的医术高明,还在于他心思纯正,不管再多人拉拢威胁,从不低头他敢那样放肆的跟圣人说话也绝对不是因为活腻了,而是有恃无恐。若没了他,圣人哪里能撑上这么多年同样,若是不信他,让圣人又要信谁

    哪怕他那么明摆着嫌弃他亏待自己的儿子,帮儿子抱不平呢。

    可偏偏是这样反而让圣人放心了起来,他曾经最心爱的儿子如今成了这样,不托给他,又能托给谁呢

    与圣人夜探二皇子的消息一起放出来的,还有圣人龙体不适,修朝三日的消息。

    要是没有前面那条,大家对圣人那身体早就已经习惯地不能再习惯了,毕竟每隔半年都要来上两次。可有了前面这条则是给了大家无限的想象

    圣人,到底是因何病得呢

    像是一滴水倒在了油锅里,前朝后宫一下沸腾了起来。

    身为工部员外郎的贾政也在听到风声后急忙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贾母,心中惴惴。

    贾母听了也是心中骇了一跳

    虽然她最近越发地觉得三皇子和甄贵妃已不得圣心,正想着要谋条后路的时候,她最怕的就出现了

    看着母亲一下变得苍白的脸色,贾政攥了攥拳,犹豫道:不然问问大哥

    当年他们能在那样关键的时刻果断地背弃了太子,原因不就是因为太子那边还有个贾赦可以随时安抚吗

    贾母微微眯眼,而后摇头冷然道:究竟是要复立太子还是拿他当筏子引蛇出洞都是两说,而且你说的对,既然有你大哥,那又怕个什么

    她人老成精,早在当日里太子喜好男风的传闻出来之后就疑心上了儿子。而果不其然,其后她屡次试探发现她那个好儿子早一门心思放太子身上去了,让人恶心

    不过也不妨早做点准备,不管是废太子还是三皇子,还是其他的谁,都不耽误她安排好的那步棋。

    三日后复朝,整个朝野上下都为之震动他们已经将太子废了十年的圣人,居然将太子司徒徵给放了出来,加封瑞德亲王这还不算,居然又给他如今仅有的一子,也是他的嫡长子司徒璟给加封了安信郡王好嘛,一下子比他几个小皇叔的地位还高

    圣人从继位之前身子骨就不太好,膝下荒凉,太子之上就只有一个同胞兄长活到了三岁,却是夭折。而太子既是长子又是嫡子,自然是国本封太子之时没任何大臣敢有疑问可随着太子一日日长大,圣人那身子骨还是如旧,既不好,也不坏,可坏就坏在他将自己曾经的心肝宝贝给养的太好了

    不提容貌,只说气度之高华便是圣人本人也都觉得既是欣慰又是有那么点吃味。

    圣人时不时的病上一场的时候,太子监国非但从来没出过差错,更是赞誉满朝

    时间长了,次数多了,再加上后宫的枕头风听多了,原本就称不上什么心智坚硬反而有那么点多疑,最终废了太子

    等把反对党全给一撸到底之后,朝中再无人反对,反而还有些个弹冠相庆地如今圣人这悔意一现,这些人个个惶恐不安,个个盼着圣人长命百岁了起来。

    对于这群人来说,圣人虽然比不得太祖的文韬武略,可是就一个上司来说,他还是比较好糊弄的,毕竟不是每个人大臣都是奔着当文正公个去的,也不想上个佞臣传,既然不求青史留名,自然是如何实惠如何好。

    不管他们如何,圣旨一下,自然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触圣人的霉头,毕竟这只是加封亲王又不是复立太子不是

    而原本面色铁青的三皇子也似是想到了这点一样,出列奏请道:父皇,儿臣已有多年没见过二哥,如今您既然已经宽恕了二哥,儿臣便想和皇弟们前去相迎,也是兄弟情份。

    圣人冷睨着他道:既然你要尽兄弟情份,这些年你可有为你二哥求过一次请,说过一次话逢年过节又可曾想过他,给他送点什么你侄子从出生到现在,又收过你什么礼

    被圣人这么明晃晃地一讽,三皇子简直掩面丢尽,再也不敢多言,心里那是一个苦说得跟您都做过一样

    圣人冷哼一声,锐眸扫遍满朝文武,尤其是他那几个年长的儿子,将他们每个人都看了一遍后才冷声道:眼下没有合适的王府,瑞德又是朕最年长的皇子,又无王妃,朕不想薄待了他,就先让他住在东宫罢,待王府修好再搬。

    话落,圣人也无需朝臣意见,直接退朝

    群臣:

    圣人,你这样任性,你老子当年知道吗

    诸皇子:

    怎么感觉又回到了从前,就那一个是亲生的,他们都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