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红楼]大老爷的网红之路 > 第19章 大老爷万万没想到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大老爷就这样被李太监给哄着催了回去。

    只是大老爷还偏偏有一种来是我孑然一身,去时已功成名就的得瑟感

    大老爷想着,能让那个家伙说一声我想你这该是他上辈子烧了多少高香才能盼到今日啊,真比起来,其实这种欢喜就是连被君砸到脑袋都没办法比呢。似乎哪里不对

    他带着儿子和李太监坐在马车里,一路上都在不着痕迹地问一些问题,毕竟那人素来傲娇,这些年他陆陆续续得到的那点消息都是平平淡淡,既无喜他不信也无忧当我傻看上去风轻云淡,可越是这么着,他心里越是膈应。如今有个李太监,他能放弃盘问显然不

    李太监心里苦啊,李二饼可是吩咐了呢,这位要是问及太子爷的情况一概不能说,可这位大老爷已经迂回前进了十几次了都没放弃呢

    贾赦也在磨牙,这死太监,等老子明天见了你主子再让那个二饼收拾了你

    于是就这么着一到了荣国府门口,李太监简直是迫不及待地下了车,对贾赦说了句咱家先去宫里回个话,明天在宫门口等您就如丧家之犬般赶紧上了自己的马,带着人屁滚尿流地滚了。

    贾赦:

    再一回头,他那好二弟贾政正眼巴巴地在大门口带着人等他呢他倨傲地对他笑道:哟,老二,你这是在等我呢

    贾存周看着这一幕整张脸都是在疼的,太子回来了,他也回来了回来了十年前的那种让他时时刻刻都在暗恼的德行

    可哪怕他再怎么心里恼着,面上还是要挤出一个笑容来,瑞德亲王啊,他还没忘记当年他们都做了什么好事

    贾赦见他那笑容就忍不住嗤了一声,继而冷然道:行了,我身子不好,就不去拜见老太太了,若是让她老人家也跟着担忧多不好你就跑趟腿吧,还有,下次要见我直接去我院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当兄长的多大的派头,出去养个病回来还要让兄弟站在门口罚站呢

    老太太可是早就吩咐了你若是回来就一定要过去见她一下,她放心不下。贾政对他那些嘲讽直接当没听到,厚着脸皮又道:况且这都快到了用膳的时间了,一大家子人都在等你一起用晚膳呢。

    贾赦直接板起了脸,冷冷盯着他。

    贾政被看得越发不自在,在众多下人的眼神中他慢慢攥紧了藏在袖子里的手,脸色难看至极。

    他完全没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贾赦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也不给老太太这在大门口俩兄弟对峙的话要是传了出去,他甚至能想到明天同僚要怎么看他了

    他忍了忍,终于讪讪道:既然兄长你不想去,我就跟老太太回一声吧。

    贾赦这才扭头牵了看戏看的好哈皮的儿子上了马车,对车夫道:还楞个什么劲儿,还不快点回府

    这所谓的回府,显然说的就是他那另开了一扇门的东院,而车夫也当没看到二老爷那想杀人的眼神,赶紧一扬鞭子,马车直奔那黑油大门而去。

    剩下的只有赖大带的人,只是此时他恨不得自己消失不见,可又只能生生地留在这儿,这让他觉得自己都这把年纪了,还要受这份罪,简直虐

    贾政却是看也没看装空气的他,扭头就直接从大门回去了

    赖大琢磨了下,看了看门房,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人,少不得要封口啊,不然这事传出去,贾政肯定要收拾他

    回到东院之后自然是没有看到邢氏,围上来的只有他那一堆小妾。如今大老爷见了这群花枝招展的都有点心里打哆嗦,连忙让她们一个个赶紧滚开,然后让跟着回来的厨子赶紧去做饭,然后就带着儿子两个人去了书房。

    最近这几天,他的书房乃是重中之重,毕竟他给基因进化液设定的目标可就是他的书房中的某个博物架。因而大老爷在出门之前就已经吩咐过,他这书房谁也不能进,要是进去了,呵呵。

    话放的早,可是东西还要过几天才到,所以他琢磨着就是有那偷偷摸摸地,也找不到东西。

    他开心的捧着儿子的脸揉搓了几下,明天你爹我就要去宫里,听说那个小皇子的年纪比你差不多,或许将来你小子也能混上个伴读呢。

    贾琏其实已经知道他爹这么混的人也曾经当过东宫伴读这回事儿。刚知道的时候他简直对他那位祖父佩服的五体投地啊,这当初到底是多的省心才能让不争气的儿子娶了一代大儒的女儿,又把不争气的儿子弄到东宫当伴读呢

    他爹要是知道了,肯定怒喷他,这当然是老子我长得萌嘴又甜脸皮厚才自己挣来得差事,才不是你祖父的面子呢

    他就看着他爹在那儿志得意满道:虽然你小子比你爹当年差了点,但是人吧,还算机灵,这下我看那个贾珠能比得过你去

    10岁不到的人生里对贾珠充满了各种羡慕但是暂时还没有恨的琏萌萌琢磨了下,这是他爹想说他二叔的吧

    他虽然不知道他爹为什么笃定太子这一出来就能东山再起,可是看他爹这么有信心也不错啊,最少他是真的有点希望他那仨舅舅能回来呢。

    而且也打心眼里想读书呢他一点也不想让他仨舅舅知道他们的妹子舍生生下来的小子居然是他这么一个不争气的混账qaq

    大老爷带着儿子一起吃了一顿晚膳,吃饭的途中听到了点动静,估摸着是邢氏带着一肚子气回来了,但是他毫不在意,他这位太太,也是要走运了,待他明天从宫里回来就跟她说道说道。

    晚上父子俩一起泡了澡,又特意一起洗了头,用烘笼烘干了发,大老爷还不忘往里放了某人曾经最喜欢的金木樨的香料说起来能把这香料放个十年也是老爷他长情啊

    香喷喷的钻进了被窝,等习惯性的在某个节点惊醒之后,老爷摸了一下半身默默无语,又一下子把自己紧紧搂着的儿子给推开,等明天回来就让邢氏给这小子收拾一间房子出来,让他滚去睡自己

    等将来某天儿子通人事之后回想到某点,他这个当老子的还不臊死了

    而第二天早晨,准确来说是凌晨,天还黑着大老爷就被君给弄醒了。

    除了过年已经很久没起过这么早的他两眼迷糊,但还是坚定地起来喊人叫水,又仔细地刮了胡子,涂了面脂,最后才用了点有点干巴地早饭。虽然在东宫饿不着他,但是万一圣人心血来潮要见见他呢不是没这个可能啊。

    最后大老爷在君的投影镜里看着自己的形象咂咂嘴,对那身将军服满是不爽,太特么难看了根本不衬大老爷好吗可是没奈何,就是得穿这么一身。

    等收拾妥当了,林之孝就已将马准备妥当,大老爷直接上了马,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还算淡定的他居然开始想东想西,他索性直接开了直播大老爷今天要骑着高头大马带你们看皇城

    我看到什么了男主今天又花样炫马吗这马好白好高,但是我完全不接受一早晨起来就被他炫一脸啊。

    卧槽,大老爷这是要洗心革面了我还从来没看过他起这么早,天都刚亮他就起来了简直稀奇啊

    看什么大老爷啊啊啊啊,看建筑啊卧槽,都是木质建筑啊,看那牌子,简直了

    ls淡定,淡定不能的话就去评论区专家帖里呼叫下专家,从来没这个时间遇到直播的我只想问男主今天想干嘛

    哇,有人在吃早点,还有包子我看到了那么大的包子呢从没见男主吃过那么大的

    那你也该看一看他穿的衣服跟男主不对,男主今天穿得怎么这么丑

    大老爷呵呵,直接关闭了弹幕,让你们嘴贱

    等到了宫门口,那李太监果然早早在等着了。

    其实贾赦起得仍旧不够早,最少比起来来上朝的那些大人们,不过赦大老爷就是要避开他们啊毕竟他一个万年不上朝的人,一来宫里就是大腿回来,不说别人,就他史家那仨表兄弟估计都能喷他一脸

    当然了,他们背后自己喷大老爷就懒得管了。

    李太监在早朝之前就在这儿杵着当木头桩子呢,等看到贾赦骑着马过来心里别提多感动了,见他在下马碑下来,赶紧让人去给他牵马带走,自己则是恭恭敬敬地对他道:将军您跟我来,殿下可是在等着您呢。

    贾赦淡淡地嗯了一声,可是耳朵尖已不自禁地就开始红了起来。

    看,多想他

    早知道十年不见面那家伙能这样,他算了,他还是忍不了十年不见他啊

    不过原本还毛躁的大老爷就这么平静了下来,跟在这人身后进了宫,熟门熟路地一路直奔东宫。

    而被大老爷关掉的弹幕早炸了,你有本事关弹幕有本事别耳朵红啊有本事关弹幕有本事别害羞啊啊啊你说你说你快说,到底是谁想你了殿下是个什么鬼,难道就是你正儿八经的好基友吗这剧终于迎来了感情戏吗快秀我们一脸,单身汪已张嘴你倒是赶紧造狗粮啊

    而另外少数道德模范也心中感动啊,他们完全没想到今天居然有这么大的惊喜啊这居然是皇宫啊神一样的剧组逆天壕的剧组

    大老爷为了见基友心情急切着呢,步伐那是一个快,等终于到了东宫门口的时候,相当干脆果断地掐了直播他总不能让这群人发现他的好基友长得跟他们星网那边的短毛太子一样吧万一让那群人以为他的好基友是短毛怎么办

    更关键的是,万一被短毛家的人认为他好基友是他们家孩子怎么办

    据说短毛家基因牛叉,从不用特意修正基因呢

    星网:次奥你这么一路狂奔只差跑,我们也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你和基友来相会,你特么的居然关直播

    你出来我们不砸死你

    李二饼早在门口等着呢,一见到大老爷,俩人各自瞅了对方一眼,彼此心里都是呵呵。

    大老爷对这李二饼不待见着呢,谁让这货一见他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呢他主子都好吧,他主子这么对他也就算了,他一个当奴婢的凭啥啊

    大老爷仗着身高优势,傲然地看着李二饼道:没想到你居然还能瘦下来,啧,真是难为你了

    李二饼:

    阿呸,虽然我谢谢你这些年送的金子,但是话能不能好好说能不能

    不过贾赦看他红着眼看着自己的样儿,突然道:殿下不好

    这货都能从个球瘦成这样,指不定那人怎么样了呢。所以他刚刚那话,虽然语气中不对,但也真觉得李二饼是跟着好基友吃了苦的,难为了他。

    李二饼原本只是气红了眼,可一听他这话,那两眼一酸没忍住豆大的泪滴子就一颗接一颗,简直丑的不像样子,也让贾赦跟着绷紧了脸。

    他今天身上带了好几方帕子,直接从袖子里递了一双过去,别扭道:快擦擦你那泪,真是个怂包。

    可自己心里也发了酸,只是强忍着,他知道那人这些年指不定受了多少罪呢。

    贾赦也不用他带路,撇了他在身后,自己直奔寝殿。

    一路无人阻拦,直到他进了寝殿内室门口,脚丫子才打住,他杵在门边往里偷偷地看,只见病床上隐隐约约地人影,才吸了口气,缓缓地走过去。

    等走到床边刚一对上那人的眼,英雄好汉赦大老爷,泪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