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红楼]大老爷的网红之路 > 第20章 大老爷万万没想到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赦大老爷其实是个非常能哭的哭包。小时候每次被老子罚了啊,打了啊,被未来的岳父揍了啊,被仨大舅子轮流收拾啊,那泪珠子都跟不要钱一样,用缸挥洒

    床上的人也有十几年没见过他这么没出息的样子了,可看他从嚎啕大哭到哭到打嗝,而且是一边看着他一边打嗝,老实说,心情愉悦

    倘若不是他卧床不起,就绝不是让他哭一哭就完了,怎么着也要用马鞭往他身上抽出十几朵鞭花来

    贾赦完全不知道自己侥幸逃过一劫,只瞧着他那凹下去的脸颊,凸出来的下巴,瘦骨嶙峋的手臂,简直每一点都是在挑战他的忍耐极限,等打嗝打的快喘不过气的时候,他才赶紧用帕子擦了脸,又拿了一个擦了鼻涕,接着一脸炫耀:虽然阿徵你都变成这样了,但是放心,我肯定不嫌弃你,等过几天就有好东西给你补补,到时候你肯定就好了

    那我还该谢谢你不离不弃司徒徵微眯了眯眼,先滚去洗把脸,再滚去换身衣服。

    大老爷被他的低音炮给刺激了卧槽老子还没嫌弃你呢,你倒是先嫌弃我了正想喷回去,可一看那人躺在病床上面色如纸还冷着脸地小样儿,他怂了。

    行吧行吧,不就是洗把脸换身衣裳吗老爷我也觉得这身衣服不配我呢不过他凑过身去,在司徒徵挑眉的一瞬,吧唧一下亲在了他的嘴上,接着舔了舔。

    司徒徵眸光一闪,直接伸手捏住他的下巴,盯着他那泛着水光的淡粉色唇瓣,目光幽深。也看得贾赦一下跟着红了脸,刚刚主动揩油的勇气都不知道跑哪去了,眼神瑟缩地看着背面。

    虽然有点怂,但是大老爷总觉得这人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对,难道是这些年憋太狠了也想主动亲自己

    这么一想,大老爷他整个人都开心炸了

    等了十几年的好消息啊他还以为这辈子都等不到这一天了呢

    对,大老爷曾经和太子爷之间完全没有圣人想的那么亲热,俩人虽然友情以上,基情已满,但是不管太子对太子妃也好,还是贾赦对张氏,俩人心怀敬重,虽然有些勾勾缠缠,却怎么都没滚到一张床上去。可以说大老爷他对这个,早从梦遗的时候就开始心痒痒了,一直痒到现在

    大老爷被他这动作给振奋地一下没了刚刚的小羞涩,双手将这半躺地人一搂,嘿嘿笑着,想不想接着亲

    完全不,孤只是想提醒你,最好去照照镜子。司徒徵冷冷道,而后直接将这人的脸给推开,伤眼

    大老爷:

    被他这么一刺激,他嗖一下就跑一边找镜子去了。当然这不过也只是做个样子罢了,等他看到君的投影之后,目瞪口呆

    这眼肿的跟核桃又红的像兔子一样,脸上还有点湿漉漉地还被帕子揉的红红的

    身为一个颜控,他瞬间懂了司徒徵的嫌弃

    李二饼在关键时刻跳了出来,解救他于水火之中,先是让他洗了脸,接着又给他找了冰,等那兔子眼好了点之后,才找了一件司徒徵没穿过的外袍让他换了,他摸着簇新的袍子,心里嘀咕道,要是旧的爷也不嫌弃,就是这么痴汉,怎么着吧

    等收拾妥当又照过了君之后,大老爷才得瑟地重新出现在病榻前,对着已经拿了一卷书正看得起劲的前太子嘟了嘟嘴,我好容易来看你一趟,你不看我还看书

    看你碍眼,看书可不会。司徒徵说罢才施舍了他一个眼神,凤眸在他身上上下打量着,最后停留在他下身某处三秒才缓缓移开,孤劝你还是老实点,最好别挑起孤的火气来,否则就算孤拿不起鞭子,也能让李二饼抽你一顿。

    大老爷:

    宝宝委屈宝宝心里苦啊宝宝何错之有啊

    谁家十年不见的情郎见面之后先是嫌弃对方,又要放话抽对方的贾赦默默地泪流满心之后紧接着就自查了起来,毕竟他知道对方从来都是有的放矢啊

    他最近也没做什么坏事儿啊,难道是因为金子这么一个念头蹦出来,大老爷他立刻解释:那些金子你不用担心来头,绝对没问题,到时候我们从私库偷偷搬出去不就行了

    司徒徵放下手中的书,盯着他那双兔子眼看了又看,看他一脸你放心万事有我的模样,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是造了什么孽才遇到这混账还看对了眼这么一想终于没忍住,对这人勾了勾手指,见他老实过来俯下身就一把揪在了这人脸上,凑近他低低道:孤听说,你不举了

    卧槽

    我屮艸芔茻

    我我贾赦眼里的泪珠子又快掉下来了,这次不是心疼的,是吓得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眼前这位是吃醋了那才是傻透了

    完了完了,他这一辈子都别想抬头了啊脑子乱糟糟地,可他那双桃花眼还是可怜地眨巴着,像是求饶,又像是装无辜,惹得司徒徵手劲又大了一些,原本就低沉地声音越发显得危险,还一院子小妾嗯

    大老爷觉得,要不是他现在坐在床沿上,估计已经腿软地跪了。

    看他吓得泪珠子真的要滚啊滚地落下来,司徒徵才冷哼了一声。

    他劝自己别生气,毕竟眼下他身子骨禁不起折腾。等放开了他的脸,又甩了他一张帕子,擦干净。

    大老爷忙不迭地擦了泪,又巴巴地看着他,急道:阿徵,我错了,我回去就打发了她们,我再也不敢了啊

    舍不得抽他几十鞭子,眼下又没办法更好地处置他,司徒徵只得将这笔账先记下,换了个话题道:跟孤说说金子,你怎么弄到的

    李二饼到金库查看之后差点没吓死,若非是他一个人进去的,还不知道要封多少口,这也让他既好奇他到底是如何将那么多金子放到他私库地,又担忧他这些东西的来路。毕竟,眼前这人过去的人生里,办事儿从不带脑

    贾赦缓了缓劲儿,让自己的心跳稍微平复了下才将自己是怎么被君给砸了头,又是如何发现账户里有一大笔钱,又是怎么给换成了金子给运了过来,一一照实说了,还说得那是一个眉飞凤舞。

    他边说边看着司徒徵,可这人素来是心机深沉似海,倘若他不乐意,也从来不会让他看出来任何情绪。这次也是一样,他只瞧着人微垂着长睫,似乎听得用心。

    我当时被吓地整整三天三夜都没睡啊,那可是三天三夜,简直把我吓死了,你也不心疼我qaq。

    司徒徵这才瞥他一眼,心道,孤现在能忍住没掐死就是因为爱你

    贾赦看他脸色的技能点早就点满了,见他似乎已不气了也不计较他到底心不心疼自个儿了,反正现在他心疼的是他。

    先去倒了两杯参茶,自己先喝了一杯觉得还是熟悉的味道才捧了另一杯来喂他,等他喝光之后又喂了一杯才放下杯子摸上了他的手,心疼地看着他,那个进化液等到了之后我就拿来给你喝,应该还能补回来,而且我还能赚钱呢,等赚了之后再买

    机甲啊,游戏机啊,短毛太子的征战视频啊,大老爷全都不要了他现在就要他的阿徵好好的

    不过他刚刚说了那么多,基于司徒徵今天已经喝了那么多醋更放话要抽他鞭子,赦大老爷就是再智缺也不会在提短毛太子的事儿。

    反正他就是下意识地觉得还是不要提的好,若是提了,怕是今天这家他是回不去了

    司徒徵难得见他一脸的心疼也难以再板着脸,终于对他施舍了点关心,你怎么打算赚钱毕竟你可是将人家的钱给花了一干二净。

    不是他说,贾赦如果在他见过的败家子儿里面排第二,怕是没人能排第一。就这样一人跟他放话说赚钱,还是在完全陌生没半点根底的地方,他能信

    贾赦就将自己的酒楼和黄豆啊之类的打算全说了出来,倒是让司徒徵跟着蹙起了眉心,思考了片刻后,道:酒楼放一放吧。按照你说的,他们那边的世界有很多物种都和我们不同,那么你说的那个星网上的也肯定是不一样的。既然不一样,你光是筛选出来味道接近的食材就要耗费多少功夫有这个时间倒不如先去找豆子或者是葱姜蒜之类的调料去,等这些确定了再说。

    贾赦忙不迭地点头,又仔细瞅了瞅他的脸,怎么看都是一个心疼地心肝都跟着抽抽的,好好好,我都听你的,不过我跟你说这些可不是让你给我出主意的,是给你解闷地你给我好好歇着吧,都说面如刀削,老子现在才算是知道什么叫刀削的脸了,可快心疼死我了,等会儿用午膳你可要多吃点。

    司徒徵倒不觉得他在怎么身前鞍前马后屁颠颠地有什么不对,毕竟他们俩人之间相处模式从来都是如此,只是说起午膳,他对贾赦道:等下璟儿过来你可规矩着点,莫要吓倒他。他可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厚颜无耻的长辈。

    贾赦全然不在意他这讽刺,只玩着他的手道:好好好,我规矩,我一定规矩。

    所以现在先让本老爷好好摸两把

    司徒徵全然不在意他占自己的便宜,是便宜是亏,太子爷他自个儿知道

    司徒璟见到贾赦第一眼便很是惊讶,这和二饼跟自己说的不一样啊,虽然双眼红肿,但除去这点怎么看都是风姿翩翩地,怎么像是地痞无赖了不过他从未见过地痞无赖,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好词了。

    贾赦见他冷着矜持着地模样像极了司徒徵心里就先对这小殿下有了十分喜爱,又因为要守规矩不能上前摸摸他的小脸儿,又因为他不但像他亲爹,还像短毛太子,不能给他拍了图发微博上去,于是老爷颇为遗憾以至于看向小郡王的眼神颇为热烈,以至于小郡王被看得不好意思,直接看向他父王。

    司徒徵对儿子招了招手,等他到了身边之后就摸了摸他的头,道:这是我昔日的伴读,贾赦贾恩侯,这些年你吃的每一副药都是他给你买的,对他无需客套,日后没人的时候,你喊他叔父便可。

    司徒璟用力点点头,再看贾赦时果然就已有不同,端端正正地对他行了一个子侄礼,道:璟儿见过叔父。

    这简直让贾赦太意外了,本想避开这一礼,却偏偏被小人儿身后那人的眼神制止,他吸了口气,便泰然地受了这一礼,而后轻轻地摸着小家伙的头,低声道:叔父这次没带什么好东西,等下次就把见面礼给你补上,让你也能身子骨棒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