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红楼]大老爷的网红之路 > 第31章 大老爷万万没想到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发现圣人无声无息地来溜达了一圈儿后,自己的老娘也不闹腾了,大老爷心里嗤之以鼻,想干啥干啥。

    大老爷还能干啥呢穷逼就老老实实搞直播

    不不不大老爷从今天开始就解放了自我,那个叫跟拍精灵的小机器人很好用,大老爷索性申请了一个直播子平台,搞了几个频道,现在只要让君将软件上实时传输回来的播放视频直接给剪辑好丢上去就行了。

    要妹子的,去看他老娘的院子吧,反正贾家的颜控是一脉相传的,就那个叫鸳鸯的小loli估计就够他们跪舔的了。

    要看做菜的,不算他的小厨房,府里还有仨呢,一天下来的花样也足够他们的口水流成河了

    喜欢看他儿子的,他还放了一个过去跟拍他儿子,当然了这个要严格把关的,绝逼不能让他儿子再走光他可是和君反复强调了不过说起来,这样他也能随时看看贾敬有没欺负他儿子毕竟之前

    喜欢看老爷他的,哦,这个稍后再播,老爷他先干点喜欢干的事儿

    大老爷在星网里最喜欢做什么呢除了被人夸夸夸外,当然是买买买啦

    虽然目前他各种荷包羞涩,但是不买看看也不错是不是还能观察下物价,指不定就能发现什么他现在迫切所需的玩意儿,比如他就挺想买个儿童款智脑给基友的,也不贵,只要998就能带回家可问题是大老爷又以己度人,万一基友到时候也掉个马怎么办,就他那张脸又万一被人看到怎么办

    暗搓搓地想了好一会儿,大老爷最后还是把这个念头给打消了。

    大老爷的购物车里放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某些情趣用品啦,虽然目前他还是一只单身狗,且有心无力。也比如一大堆星际最火爆的零食,哪怕现在吃不着也总有一天能尝到滋味的。一些微型机器人啦,用来帮他办事儿的。当然最多的就是机甲了要不是购物车有限制,指不定他能将所有感兴趣的机甲都放在购物车里

    说起这个,大老爷有点可怜。

    星网上的男人就没有不爱机甲的,没有几架拉风的机甲你怎么好意思当网红这在大老爷的理解内,就是你没有几匹拉风的马,怎么好意思当纨绔

    可是大老爷缺钱啊,定制机甲都超级贵的好吗而且他看中的还是好几个好吗关键是他就算买了,也没办法和机甲合影留念顺带发博啊,买了又何用老爷现在可是一个很务实的人呢

    人生艰辛啊大老爷都要抹泪了。

    正伤春悲秋感怀自身的时候,君又一下把他给弹了出去,这让他顿时不快,很想知道是哪个傻叉敢在这时候打扰他,不是都说了这几天闭门谢客

    结果来的人还真让他谢不了五皇子,司徒微。

    看清楚啊,这是微笑的微,不是徵。不是老爷的好基友,而是老爷好基友那位净搞幺蛾子的弟弟

    司徒微也拥有一张极为俊美的脸,属于风流倜傥那款的。再说贴切点,那就是风流浪荡子型,浑身上下都在散发荷尔蒙且男女不忌的那种款。而这位五皇子比司徒徵小了六岁,那几年圣人像是井喷一样生儿子,每年都会喜当爹,但是不提那几个小的,如今立得住的也就这几个。

    司徒微对贾赦挑了挑眉,调侃道:荣安侯,你这是不欢迎本王

    贾赦没好气地给了他一白眼,好歹他也是在当伴读的时候和这位打过几年交道的,不客气道:倒不是不欢迎,只是没想到您会贵脚踏贱地,屈尊来我这儿。

    他如今还没搬家,隔壁就是马棚,要说是贵脚踏贱地,倒也不算夸张。

    司徒微用扇子拍了下手心,笑道:这地方父王来得,本王就来不得了行了吧,再不让本王进去,本王就先踹你一脚再进去。

    贾赦只得苦哈哈地在前带路,心里想道,这货来干嘛为了进化液来的也不会啊,这货才没那么傻缺。

    司徒微的生母乃是先继后,也就是圣人在元后死了之后立的继后,只是没几年继后也死了。真说起来,这位的身份倒也算的上大雍朝第三尊贵的人物。可是性格嘛

    大老爷呵呵,那群一见到这货就发疯一样发评,铺天盖地的打赏的人到底知不知道他什么德行

    老爷我之前名声那么臭都比不上他万一好吗

    当然了,大老爷是坚决不会承认自己满脸羡慕嫉妒恨的,毕竟老爷自己也很帅哒好吗

    面无表情脸地将身后这位给带到了出镜率很高的书房,然后等茶水端上来之后,贾赦捧起来意思意思地品了口就放了下来,目光落到那一脸悠然洒脱的男人身上,心道,莫装逼,装逼被雷劈知道不

    五皇子被封了瑞安郡王,属于各种不被老子待见的那一种上朝毫不积极,被参当属第一。

    于是这样的五皇子堪称是皇室里的一朵奇葩。只是参他的本子再怎么多,圣人再怎么教训,他都巍然不动。次数多了,御史们也就瞧出了端倪,他们圣人根本就没在意自己这儿子是不是干了出格的事儿,毕竟要是真在乎,又怎么会每次不是留中不发,就是罚俸或闭门思过而已

    换了他们,早喊人抽上二十板子去了

    司徒微见贾赦那微妙的小眼神,颇是得意地笑笑,看来本王今天来这,荣安侯你是一点都没料到啊。

    贾赦皮笑肉不笑道:在下并不会算命,看到王爷突然到访自然是有些惊讶的。

    司徒微点点头,嗯,本王今天来没别的事儿,就是让你给我二哥捎句话。

    贾赦一脸懵逼他是真懵卧槽你要跟你二哥说什么你来我这里干毛,皇宫是你家开的又不是我家的我现在想去都去不了啊,你还让我给带话

    司徒微对此视若不见,一脸淡然道:那么多兄弟里面我也只服气他一个,本来我也想掳了袖子上场玩玩的,结果父王就把他给放出来了,弄得我有点措不及防。不过他毕竟是当兄长的,应该不会跟我计较吧

    我屮艸芔茻贾赦心里已经一万种脏话在刷屏了你这么轻描淡写就完了你到底干了啥啊你说啊怎么一下子又要让我家那口子给你擦屁股了

    而且你这么自恋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司徒微瞧着他那样儿就没忍住嗤笑了一声,你就给本王老老实实传个话就行了,说起来本王还真搞不懂我二哥怎么看上了你这样的玩意儿亏得你不能生,否则我还真担心你这么蠢会不会有影响。

    大老爷如遭雷劈

    司徒微不等他反应过来,直接抄起了自己的扇子,直接吊儿郎当地出了书房,也不用他送,径自走了。

    贾赦这时候也完全没有想送他的意思,事实上他差点想掰断手里的扇子,更或者大步追上去拽住他领子,使劲儿摇他,喷他一脸老子怎么就配不上你哥了,我们这叫王八看绿豆就是看对眼了懂不懂天生一对懂不懂

    大老爷更恼的是刚刚他被这人诽谤的时候直播还开着呢,他不用去看评论也能知道现在的弹幕有多精彩了。

    事实上

    哇哈哈哈哈哈哈,我从来没见过大老爷能吃瘪成这样啊,喜闻乐见这分明叫以耻服人,这位新出场的郡王刷新了本剧最高耻度

    23333这皇子我喜欢,不但有颜值还有个性,关键是能把大老爷气的脸都青了啊,爽呆

    卧槽这位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啊,看他走路这样儿,身子摇摆地我心都跟着摇摆起来了不知道的看了还以为他是妹子呢2333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喜大普奔,当上头条

    orz我又一次在演员公会败退,这位的资料又没找到,我本来还想跪舔的只能求剧情更多前边儿的你似乎忘了这剧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人独资好吗你看他那铁青的一张脸,觉得真的全是演技吗xddd

    论装逼我原本只服大老爷,现在我发现我错了这个装出了新高度

    大老爷虽然在第一时间就气哼哼的关了直播,刚想让君放出来他儿子那边的视频,看看贾敬有没趁机偷罚他儿子,就见林之孝过来道:大老爷,老太太请您呢。

    贾赦板着脸道:老爷是让你给我当管家的,不是让你给老太太跑腿的,什么时候她要见本老爷还用你来跑腿

    林之孝心里那个委屈啊,还不是您说的以后老太太那边要是有什么吩咐,就让我亲自来回话的

    贾赦喷了一句之后也就收拾了下衣裳,不用想知道是司徒微这厮刚刚大摇大摆地进来惊动了他的好太太好母亲

    刚刚还受了气的大老爷想到见了贾母之后有可能上演的场景,眼珠子一转,又将直播给打开了。同情分啊,赚取同情分的机会他一次都不会放过的。没一次看到大家的讨论他都心中爽着呢这绝不是他这个当儿子的问题

    见到贾赦进来之后,贾母纵是脸上没有什么笑容,还是在他问安后就让他坐下来,对他道:我听说瑞安郡王来了

    贾赦不咸不淡道:是。

    贾母被他这一个字给噎地恨不得把他再给塞肚子里回炉再造去,却也只能忍了,又道:他堂堂皇子,又不曾提前下帖子,突然起来是为了何事

    儿子比您还糊涂呢,过来一杯茶都没喝就走了。

    见他真的是翅膀硬了完全没将自己放在眼里,甚至连敷衍她都懒得找理由的样子。贾母被气地不行,胸口就真的疼了起来,可是想想然圣人她又压下了心中的烦躁,对贾赦不快道:五皇子你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圣人你总是知道吧

    贾赦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儿子不知道啊,那可是被好一番惊吓。

    他倒是没有咬死了说来的不是圣人,只是态度依然没好到哪里去。

    而下一瞬,呯啪一声,贾母直接把一个杯子摔到了他的脚下,而一个碎片直接蹦到了贾赦的脸上,也亏得他下意识闭上了眼,让那一块小碎瓷只是落到了他的眼睑上,并没伤到眼睛。

    贾母反被唬了一跳,一颗心都在扑腾乱响,她赶忙压了压胸口,训斥贾赦道:所谓小受大走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刚刚躲都不躲

    若是刚刚差了那么一点儿,她要是真弄瞎了贾赦的眼睛,纵然她是贾赦的母亲也躲不过悠悠之口,一辈子的名声也都完了

    贾赦缓缓地将那片碎渣拿了下来,淡淡地看着贾母道:听说老太太要回金陵

    贾母心里咯噔了下,立刻道:昨儿个王氏诊出来有喜,她都这把年纪了,我哪里放心得下纵然你是个生来讨债的孽障,我这当母亲的还能跟你计较

    呵呵。贾赦心里冷笑,却只道:那还真是恭喜二弟和弟妹了,当然了,您若真想回去一趟也好,家中尚有邢氏,再加上前些天我入宫见了瑞德亲王,他将他的奶娘赏给了邢氏,断不会出什么岔子。

    贾母再也绷不住,脸色一变,道:这怎么行她不是都去荣养了

    贾赦抄起茶杯润了润嗓子,才笑道:是荣养了啊,但是您也知道您儿子都变成侯爷了,可邢氏那样子却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等琏儿再大了,我让她给他相看媳妇都不放心,也就将这位老太太给求了过来。

    贾母一时无语。

    这夹枪带棒地,她哪里会听不出来况且到底是不放心邢氏还是不放心她和王氏就难说了。

    一想到那个宫中出来的柳氏,她甚至开始担心起了王氏的肚子

    好半天后,她才道:那位柳氏什么时候到

    贾赦这才露出了一个发自肺腑的笑容,今天下午。我担心家里粗茶淡饭地人家瞧不上,索性让人将张氏的奶娘高氏给请了过来,到时候也能给她当个伴儿,毕竟人家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贾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点了点头。

    不点头,她又能说什么呢不许吗纵然不是太子,可是身为诸皇子中唯一的亲王,他们荣国府,照样得罪不得那位本来就被人抓了一手小辫子,她又不是老寿星吃找死

    不同于张氏的奶娘高氏,虽然年纪不大就因为身怀绝技吃了一身肥膘,以至于腿脚不便。这位前太子的奶娘柳氏虽然年龄和高氏仿佛,但人清癯精神,穿了一身半新不旧的衣裳,头上只一根普普通通的玉簪,只是那一双眼睛,锐利有神,别有气度。

    一言概之,这是位一看就相当了不得的老太太。

    基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这位一下马车后就被请到了花厅见到了邢氏,同时也见到了早来了小半个时辰的高氏。

    邢氏心里原本因为担心柳氏瞧不起她,整个人看上去失魂落魄的。但是高氏那可是张氏的奶娘,陪她说了一会儿话就让她放松了不少,只觉高氏是个妙人,也没因是原配的奶娘就对自己这个填房横挑鼻子竖挑眼,心里颇为感激。

    此刻柳氏到了之后,便规规矩矩地给邢氏请了安,而后就用那双看着特别锐利的眼睛将邢氏打量了一番,而后笑道:太太果真是个有福气的。

    邢氏:她怎么觉得这话里有话呢

    她正想介绍高氏和柳氏的时候,便见到贾赦走了进来,一见柳氏便笑道:多年不见柳妈妈,这一见面虽有几分欣喜,可赦还有几分害怕呢。说着还缩了缩脖子,做了一个害怕的样子。

    柳氏没忍住,那张看上去有些严肃的脸上便笑开了花,道:我可没觉得您怕我啊,若是真怕,还能常常把殿下给打的鼻青脸肿的,让我心疼

    说得就像他没把我当成沙包揍一样,您可不能这么偏心,毕竟现在可是我养着您呢。贾赦说完哼了一声,果然这是奶了谁便疼谁,我虽然没有奶娘,但是这里也有人疼我呢。说着便对高氏讨好地笑笑,您说对吧

    高氏用帕子遮住嘴笑道:您一贯嘴甜,想不疼您也不行啊。

    贾赦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立刻得意地对柳氏道:这位就是我曾经跟您说过的张家的那位大厨,张氏的奶娘,这次您可是有口服了。

    柳氏最初对这个自家殿下主动认同的小伙伴是非常喜欢的,毕竟好不容易才蹦出来这一个,若是被她家殿下给打跑了,去哪里寻下一个能被他看得上眼的可等瞧出了他和太子之间的那点事儿之后,柳氏就对贾赦这个小妖精断然改了态度

    要是在十年前被贾赦这么曲意奉承,柳氏完全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可现在却不同,虽然这些年贾赦将她养得好好地,又特意封了口,但是她早在出宫之前就已察觉到不妙,她去镇子上采买东西的时候果然就打探到了风声。

    皇帝废了太子这等大事,又哪里能是贾赦想藏得住的若非只是被废,柳氏当时怕是一头撞死,随主而去了。

    而这十年里,贾赦虽然一次没露面,但是逢年过节各种礼物银两从无遗漏,足可见是个长情的人。对她尚且如此,何况是对她的主子

    柳氏对高氏微微一笑,道:高姐姐既然有如此手艺,那妹妹就厚颜等着品尝了。

    高氏道:好好好,断然少不了要拿点看家本事出来让姐姐这吃惯了御膳房的巧嘴品鉴一番,且大太太也没尝过我的手艺呢,我还等着大太太赏我呢。

    邢氏忙道:那我可就准备好赏银等着吃了,老爷可是交代了还要让我跟您学两手呢。

    贾赦心道,那是在之前,如今有了自动跟拍,爷还亲自下厨房门都没有,爷就等着吃了

    这边热闹如斯,那毓庆宫中却因着司徒徵至今未醒而人心惶惶。

    老五去见了贾赦他去见他干嘛难道也想捞一份儿圣人对自己那个素来行事荒诞的五儿子是没好气的。

    戴权见他眼珠子都没离开司徒徵身上,看上去一脸疲倦,也跟着心疼的不行,却也不敢劝他,这才一听到消息就来报他。可饶是如此,也没能转走几分注意力。

    贾府的人说呆的时间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路上两人也没怎么交谈,贾赦也没送殿下。倒也是胆儿越来越肥了,不愧是有人撑腰就开始狗仗人势的东西哼

    圣人摆摆手,老五那小子还算是个有分寸的,而且猴精一个。

    他废司徒徵,前前后后动摇了几年时间,而一旦下定决心,他就没打算再有生之年再立过太子。可是这是他的私心,群臣不知道,儿子们也不知道。

    圣人自觉虽然看儿子没贾代善看的那么明白,可那也是因为他儿子多不是老五他还是用了心的,也是有意地纵着他,宠着他,他要如何便如何,只一条,他不允他心大。而现在听到戴权的话,他对老五又满意了起来。

    把手伸出去不算什么,手回来,他这当父皇的的确应该高看他一眼了。

    戴权默不作声。

    圣人摸了摸儿子的脸,高热依旧,明明要烧坏人的温度里,白术却一次次的告诉他,他在好转,从内而外,每一个时辰都比过去的时辰脉息更强劲当然了,这老东西告诉他的时候还是少不得要转个弯儿,指点他

    这也是您儿子年轻,换了您这么搞,估计就烧死了

    想到这儿便哼了一声,早晚他要砍了这个老东西。

    耳边隐隐能听到隔壁传来的读书声,声音稚嫩,却铿锵有力圣人听着,微微笑了下,转身看向眼睛就没离开他身上的戴权,道:你说,朕退位怎么样

    戴权,呆了。

    圣人缓缓起身,对他笑道:贾赦那小子跟朕说,这东西或许只有皇家的人能喝,这显然是屁话。可是朕知道,这东西绝不该是朕有那个气运能得的,始皇帝没有,再追溯历朝历代,也没有朕琢磨着等喝了那一瓶身体还能好上许多。既如此,那朕就借着这机会好好的颐养天年吧。

    圣人戴权哽咽了声,他知道圣人这不是闹着玩的,素来优柔寡断的他,这显然是下定决心了就像是废司徒徵时那样

    圣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淡笑道:朕这两天,总是梦到那些老东西,其中一个跟朕说,要等几十年才能找朕喝个痛快。

    戴权眸光一亮,那要流出眼眶的泪珠子又让他生生地给眨了回去。

    就是你想的那个老东西。圣人又笑了,笑得开怀。几十年啊,要是朕真撑个几十年,我这些儿子都怕是不知道能留下几个,何必呢不过当然不是现在,朕还要再等等看,或许还要等个几年。

    要让他亲手交托出江山,他的徵儿还需要通过他的考验,且等着吧。

    蠢作者是被坑死的嘤嘤嘤

    1:我对大老爷献上了膝盖

    2:我对大老爷献上了一颗真心

    3:我对大老爷献上了我的舌头,我舔

    4:ls你

    5:求问这是什么画风,如魔似幻,我有点方

    6::3」看样子应该是要感谢大老爷又拉出来了一个美男子吧,尼玛的,这个五皇子的长相都快让我把持不住下半身了,简直恐怖

    7:23333我觉得这不是大老爷的本意啊,你看看他那脸色难看的,别跟我说这是演技啊,这绝逼是本色演出,其实这让我对其他几个皇子也多了幻想啊

    8:其实大老爷的颜值比起来五皇子还是要高一点点的,可气质不同啊,我对这种最没抵抗力了orz

    9:ls1

    10:感觉你们在大老爷的微博这样说,他也未必会让那位五皇子再出场的哈哈哈哈哈,他就是这样的人啊

    11:‵′︵┻━┻不戳破会死啊

    12:我嘞个去,隔壁又起了两个邪教,居然是五皇子和大老爷以及五皇子和咱太子这还真能扯

    13:论邪教我只认咱大老爷和咱太子的官方cp都是浮云,谁让大老爷自己就是这个cp的立教教主呢

    14:卧槽,我看到了神马咱太子他要出席这一届的星网四国机甲大赛啊嗷嗷嗷嗷嗷嗷赦大老爷,求问大老爷要不要一起组个团

    15:两年没出席任何场合的太子赦大老爷求老爷带团

    16:套票已到手赦大老爷求老爷带团

    17:歪个楼,难道泥萌都没觉得大老爷的剧组规模越来越大了吗在下痴汉脸地看了小男神一个下午

    18:在下跟你一样,不过痴汉脸的反而是贾珍不许笑在下就是觉得他傻呆呆的很萌

    19:我倒是围观了一下午的妹纸,表示妹纸个个都是心机婊,再也不敢爱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