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25集:破局再会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月色正好,烽火照亮,擂台之上,江晨负手而立,一双目光冷冽,透着湛然神光,径直落在对面的何师我身上,微一点头,随即,淡然出声道:“拿出你的真功夫来,否则这第一招,你就得死!”

    话音未毕,只见江晨足下一步踏出,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处,再定睛时,却已到了何师我的身前,群雄尚来不及惊叹江晨轻功之快,就见江晨抬手之间,一股刚猛至极的掌风呼啸,直奔着何师我门面猛击而来!

    何师我大惊失色,这一掌来势凶猛,掌力宛如实质,直将四周空气都为之凝结,根本难以退避抵挡,除非,他使出兵刃,拿出看家本领来,只是这么一来,自己的真实身份势必要暴漏,后果不堪设想。正犹豫间,江晨的雄劲掌力已经奔及身体,何师我只觉得身子一震,浑身血液瞬间逆转,不由得心下大骇,对方这是在下死手啊!

    “呀!”危急关头,何师我终于不再留手,只听得“哧”的一声破空声起,一道寒芒乍现,带着刺耳尖啸,径直迎上了江晨猛袭而来的霸道一掌,而他本人则借势跃开,手中已多了一件短小的兵器。

    江晨霸势一掌,雄劲掌力破空,生生劈落寒芒,只听得“叮”一声脆响,那寒芒落地,赫然是一根怪异铁条,恍惚之间,到与扇骨有着几分相似。

    “好小子!”江晨一声笑骂,翻手又是一掌,罡风鼓荡,掌力澎湃,直奔何师我攻去,另一只手却猛然一抬,遥隔两三丈距离将何师我的铁棒凌空摄来,何师我见状,不由得为之大吃一惊,眼睛一突,作势想要上前阻止,奈何他被江晨掌力所迫,自保都很困难,谈何前往阻止?

    江晨拦腰抓住那铁棒,猛一用力,只听喀的一响,铁棒登时碎裂,这棒原来中空,并非实心。江晨内劲迸发,震开铁棒,露出一条晶莹碧绿的竹棒来。丐帮帮众一见,刹那间寂静无声,跟随齐声呼叫:“帮主的打狗棒!”

    直此一见,人人都大为奇怪:“打狗棒怎么会藏在这铁棒之内?如何会落入何师我手中?他又为何隐瞒不说?”

    江晨哈哈一声大笑,掌力越发凝聚,但何师我兵刃在手,劣势登时扭转,但见他点、戳、刺、打,兵刃虽短,招数却极奥妙,江晨又有心跟他拆招,出手之时,消减了几分力道,于是乎,短时间内,两人竟斗了个不相上下。

    朱子柳看了片刻,忽是省悟,叫道:“郭夫人,我知道他是谁了。只是还有一件事不明白。”

    黄蓉微微一笑,道:“那是用胶水、蜂蜜,调了面粉、石膏之类涂上去的。”

    耶律齐和郭芙、郭襄姊妹这时都站在黄蓉身边,听了他二人的对答,都摸不着头脑。郭芙问道:“朱伯伯,你说谁是谁了?”

    朱子柳道:“我说的是打伤你丈夫的这个何师我。”

    郭芙道:“怎么?他不是何师我么?那么他是谁了?”

    朱子柳道:“你仔细瞧瞧,他使的是甚么兵刃?”

    郭芙道:“是霍都?不,不会是他。嗯,他用的是一把折扇,和这兵刃倒有点相像,是了,现下手中这把扇子只余扇骨,没有扇面。”

    朱子柳道:“当年大胜关英雄会,我跟他那场激斗,实是我生平的大险事之一,他的身法招数我怎能不记得?这人若不是霍都,朱子柳是瞎了眼睛啦。”

    江晨见时间差不多了,哪里还有心思与他纠缠,铁掌功猛然一变,两指一并,一道剑气迸射,这一剑来势汹汹,毫无烟火痕迹,何师我如何能够抵挡,给这一道剑气不偏不倚,击中了眉心!

    “轮回者江晨击杀剧情人物霍都,你当前拥有轮回赋予的天赋,可以选择是否获得其一身能为?”

    何师我满不甘心的倒了下来,众人还在静待江晨解释这许多疑团,江晨却不说话,径直跃下台来,双手横持打狗棒,恭恭敬敬的交给了郭襄:“襄儿姑娘,当初我与你大哥哥也算有场际遇,蒙他侠义,我才能有机会杀死裘千仞,今日,这根打狗棒,便算是我为神雕侠送与你的第三件礼物。”

    “江大哥.........”闻得此言,郭襄不由得为之一愣,眼见江晨挺立在前,打狗棒通体晶莹碧绿,一如往昔,她睹物思人,想起鲁有脚的声音笑貌,不禁心下黯然,接过棒来,递给了母亲。

    江晨不等他们说出什么感激的话,乘着众人关注何师我的真实身份的时候,开始盘算是否获得霍都的一身能为,但他左思右想之下,还是选择了放弃,毕竟,霍都那一身武功在他看来,尚不如尼魔星之流,于如今的他,实无太大作用,还不如留着这最后一次的天赋,或许还有更好的选择。

    心神一定,江晨随之便就清晰的感应到了暗处的两股隐晦气息,料知这二位必然就是东邪黄药师和杨过,当下口中哈哈一声大笑:“二位既然来了,何不现身相见!”话音未落,但见他屈指一弹,两道剑气已经激射而出。

    随即,夜色之中,两粒石子激射而来,抵住了剑气,当空炸开,众人惊愕之下,仰首瞧那暗器飞来之处,但见云淡星稀,钩月斜挂,此外空荡荡并无别物,暗器似乎分从台前两根旗杆的旗斗中发出。

    黄蓉听了这暗器的破空之声,知道当世除了父亲的“弹指神通”之外,再无旁人有此等功力,只是两根旗杆都高达数丈,相互隔开十余丈,何以两边同时有暗器发出?惊喜之下不暇细想,纵声叫道:“是爹爹驾临么?”

    只听得左边旗斗中一个苍老的声音哈哈大笑,说道:“杨过小友,咱们一起下去罢!”右边旗斗中一人应声:“是!”随即,便见两边旗斗之中各自跃下一人。

    星月光之下,两个人衣衫飘飘,同时向高台跃落,一人白须青袍,一人独臂蓝衫,正是东邪黄药师和神雕侠杨过。两人都是是斜斜下坠,落到离台数丈之处已然靠近,黄药师伸右手拉住了杨过的左手,在半空中携手而下。众人若不是先已听到了两人说话之声,真如陡然见到飞将军从天而降一般。

    郭靖、黄蓉忙跃到上台去向黄药师行礼,杨过跟着向郭靖夫妇拜倒,说道:“侄儿杨过,向郭伯伯,郭伯母磕头。”

    郭靖忙伸手扶起,笑道:“过儿,你这三件厚礼,唉,真是……真是……”他心中感激,不知道要说“真是”甚么才好。

    杨过跃下高台,走到郭襄身前,笑道:“小妹子,我来得迟了。”英俊而沧桑的面容,强大而潇洒的气势,举手投足间不自觉散发出来的魄人魅力,无论是哪个少女见了,恐怕都难以抵御。

    果然,郭襄一颗心怦怦乱跳,脸颊绯红,低声道:“你费神给我备了三件大礼,当真……当真辛苦你啦。”

    杨过笑道:“只是乘着小妹生日,大伙儿热闹一下,这算什么。”说着他又似想起了什么,向江晨看来,口中道:“多谢江兄弟为我送上的第三份贺礼!”

    江晨笑道:“何必道谢,以神雕侠之能,想必就算是我不出手,你也一样可以拆穿何师我的真实身份。”

    十六年前,杨过与终南山全真教的重阳宫大败金轮法王师徒,命危一线之刻,霍都弃师叛逃,金轮法王以及其师兄达尔巴都恨不能杀他而后快,他这才替换了何师我身份藏身丐帮,一边躲避金轮法王与达尔巴的追杀,一边害死鲁有脚欲谋求丐帮势力。

    杨过获知这消息,此番特意设法擒了达尔巴,本就是想要拿来对付霍都,却不曾想江晨先一步出手将之击杀,是以,听得江晨话语,他自含笑不语。

    众人一番寒暄,谈笑之间,却见东邪黄药师一双锐目,似笑非笑的落在了江晨身上,随之,口中道出了一句令在场众人尽皆为之惊骇话语:

    “黑衣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