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34集:危城少女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场夜袭归城,早有郭靖、黄蓉、小龙女、程英、陆无双、郭破虏诸人等的焦急万分,见得江晨和杨过二人平安归来,不由得大出一口气,又闻得二人此番夜袭,杀了不少敌军,顿时尽皆面露喜色。

    江晨瞧着这满屋等待之人,除了郭破虏这小子是真心等待自己,其余的人都是在等杨过,不免心里有些不得味儿,寒暄两句之后,便就跟众人告辞,自回房中休息去了。

    即至第二天,元蒙大军又有异动,众人登城望去,只见敌兵的万人队在离城数里之地列开阵势,却不进攻。过不多时,千余个工匠负石竖木,筑成了一个十余丈高的高台。又望见千余名士兵舞动长锹铁铲,在高台四周挖了一条又深又阔的壕沟,挖出来的泥土便堆在壕沟以外,成为一堵土墙。

    只听得号角吹动,鼙鼓声中,一个万人队开了上来,列在高台左侧,跟着又是一个万人队列在右侧。阵势布定,又有一个万人队布在台前,连同先前的万人队,一共是四个万人队围住了高台。这个大阵绵延数里,盾牌手、长矛手、斩马手、强弩手、折冲手,一层一层的,将那高台围得铁桶相似。

    猛听得一阵号响,鼓声止歇,数万人鸦雀无声,远处两乘马驰到台下。马上乘客翻身下鞍,携手上了高台,只因隔得远了,两人的面目瞧不清楚,依稀可见似是一男一女。众人正错愕间,黄蓉突然惊呼一声,往后便倒,竟是晕了过去。众人急忙将她救醒,齐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黄蓉脸色惨白,伸手指着那处高台,颤声道:“是襄儿,是襄儿。”众人吃了一惊,不禁为之面面相觑。

    杨过口中呀的一声大叫:“不好,真是没有想到,鞑子攻城不成,竟然使出奸计,真是……真是无耻卑鄙已极。”

    黄药师和朱子柳经他一说,登时省悟,满脸愤激之色。郭靖却兀自未解,问道:“襄儿怎地会到这高台上去?鞑子使甚么奸计了?”

    江晨随之叹道:“郭大侠,襄儿不幸落入了鞑子的手里,他们建此高台,台下堆了柴草,却将襄儿置在台上,那是要逼你投降。你若不降,他们便举火烧台,叫你和郭夫人心痛断肠,神智昏乱,不能专心守城。”

    诸人听得又惊又怒,但偏偏又无可奈何,黄蓉呆呆望着高台,一时心乱如麻,纵有诸葛之智,此时此刻,也半点用不出来了。

    见状,江晨连忙道:“为今之计,咱们唯有先破了高台周围的四个万人队,才有机会救回襄儿。”

    黄药师道:“正是。”凝思片刻,说道:“咱们索性便用二十八宿大阵,跟鞑子斗上一斗。这阵法变化繁复,乃是当年我瞧了全真教的天罡北斗阵后,潜心苦思,参以古人阵法,创下这二十八宿阵来,有心要与全真教的道士们较个高下,没想到,如今倒要先用到鞑子身上了。”

    当即他选出城中精锐并群雄高手,共四万人,分作五路,每一路八千人,分别由郭靖黄蓉、一灯大师、周伯通、杨过和他自己统领,剩下江晨一人,因他武功最强,便由他负责抢上高台,救回郭襄。

    点将已毕,黄药师命诸路军士在军器库中领取应用各物齐备,然后令旗一展,四万兵马分列东南西北中五方,随着号炮三响,四方城门大开,五路兵马列队而出。

    只见东路军各人背负一根极长的木桩,攻到高台东首,一千兵手执盾牌,冲前挡箭,其余七千人纷纷放下木桩,东打一根,西打一根,看来似乎杂乱无章,实则八千根木桩的位置皆依黄药师所绘图画竖立,分按五行八卦,顷刻间已将高台东首封住。

    西路军以全真教为主力,群道素来熟悉天罡北斗阵法,只见长剑如雪,七人一堆,四十九人一群,左穿右插,蜂拥卷来,元蒙兵将看得眼也花了,只得放箭阻挡。

    猛听得北方众军发喊,却是杨过、小龙女领着三山五岳怪杰,拖着一架架水龙,将毒汁往元蒙兵将身上射去。那毒汁溅身,登时疼痛不堪,少刻便即起泡腐烂,元蒙大军抵挡不住,向南败退。

    却见南方烟雾冲天,乃是一灯大师率领八千人施行火攻,硫磺硝石之属一阵阵从喷火铁筒中喷出。元蒙大军见势不对,当即败至中央。郭靖、黄蓉领军八千,随后缓缓而上,见元蒙军乱,当即挥军而前,直冲高台。

    忽听得高台旁号角声响,喊声大作,地底下钻上数万顶头盔来。原来元蒙主帅也是善能用兵,除了在高台四周明布四个万人队外,掘地为坑,另行伏兵数万。郭靖等远远望来,只道敌军是掘的陷坑,岂知是埋伏了生力军。这一来蒙古军败势登时扭转,二十八宿大阵纵横来去,虽将敌军冲乱,要聚而歼之,却已有不能。

    战鼓雷鸣,宋军与蒙军大呼酣斗。高台旁的守军强弓硬弩,向外激射,郭靖所率中路军数度冲前,均被箭雨射了回来。两军斗了半个时辰,一时胜败未分。黄药师青旗招展,猛地里东路军攻南,西路军攻北,阵法变动。

    二十八宿大阵暗伏五行生克之理。南路一灯大师的红旗军抢向中央,郭靖的黄旗军奔西,周伯通的白旗军冲向北方,杨过率领下的黑旗军趋东,黄药师的青旗军转向南路。

    五行大转,是谓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宋兵虽只四万人,但阵法精妙,领头的均是武林好手,而宋兵人人都是对郭靖夫妇感恩,决意舍命救其爱女,是以蒙古人虽然多了一倍,竟也抵挡不住。

    激战良久,黄药师纵声长啸,青旗军退向中央,黄旗军回攻北方,黑旗军迂回南下,红旗军疾趋而西,白旗军东向猛攻。这阵法又是一变,五行逆转,是谓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

    金轮法王站在高台之上,瞧着台下的大战,心下也暗自骇异,眼见蒙古兵死伤越来越重,黄旗军一步步逼向高台。他虽以郭襄为要挟,但终不忍真的举火将她烧死,想劝两句,奈何郭襄此时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她从小便伶牙俐齿,说话素不让人,几句话下来只将金轮法王说的几乎气炸了胸膛,他大声喝道:“郭靖听着:我从一数到十,你若不投降,我便下令举火烧台。”

    郭靖激战之中,回声应道:“恶僧,你看我郭靖是投降的人吗?”

    金轮法王见情势不对,叫道:“郭靖,你听着,我从一数到十,‘十’字出口,你的爱女便成焦炭。一……二……三……四……”他每叫一个字,便停顿一会,只盼望郭靖终于受不住煎熬,纵不投降,也当心神大乱。

    郭靖、黄药师、一灯、杨过、周伯通五路兵马听得法王在高台上报数,又见台下数百名军士高举火把,只待他一声令下,便即举火焚烧柴草,人人都是又急又怒,竭力冲杀,想攻到台前救援郭襄,但蒙军箭法精绝,台前数千精兵张弓发箭,势不可当。一时间竟是难以突破。

    双方胶着间,金轮法王数到了十,虽然于心不忍,终究下令点火,霎时间堆在台边的柴草烧了起来,浓烟升起。郭靖、黄蓉所统的八千黄旗军背上中各负有土囊,但攻不到台前二百步以内,只有徒呼奈何。

    便在此时,猛听得远处喊声如雷,阵后数万蒙兵铁甲铿锵,从两侧抢出,径去攻打襄阳。随之,“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呼声震山撼野,却是蒙古大汗的九旄大纛高高举起,疾趋城下,精兵悍将在蒙哥的亲自率领之下蜂拥攻城。

    郭靖左手持盾,右手挺矛,本已抢到离高台不足百步之处,蒙古射手箭如蝗集,却始终伤不着他,眼见便可蹿上高台,忽听得阵后有变,不禁吃了一惊,心道:“啊哟不好,中了鞑子的调虎离山之计!”

    江晨隐匿军中至此,心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当下谓郭靖道:“郭大侠不用着急,襄儿交给我来救!”说罢,猛地自黄旗军中冲出,宛若飒沓流星,电光火石一瞬,已逼到了蒙军阵前。蒙军虽然箭雨齐发,但他一口长剑飞旋,舞得泼水不进,任凭漫天箭雨,也是难伤分毫。

    郭襄被绑高台,眼见父母外公都无法上来相救,浓烟烈火,迅速围住台脚,自知顷刻之间便要身遭火焚而死,却不曾想,竟有人强行冲破了蒙军封锁,绝望之中,放眼看去,识得来人,口中不由得一声激动呼喊:“江大哥,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