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44集:规矩,挑战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一夜之间,港岛数十个政界高官都死在了自己的家里,失窃的财物暂且不说,关键是他们的尸体上,都洒落着他们的各自的罪证,更有凶手的留名,黑衣修罗的存在,瞬间在港岛上掀起了一阵难以言说的可怕风暴。

    且不管这些外界的风暴,江晨仍是照常在叶问的手底下学习咏春拳,经过昨夜的杀戮,他身上的血气翻腾,修炼起化劲来,简直有如神助,不过小半日的工夫,便足以抵得过寻常一两月之功。

    叶问也似看出了他的进步,不由得讶然道:“阿晨,你的功夫又进步了?”

    江晨笑着道:“距离完全化劲,还有一段时间呢,比不上师傅你,怕是已经将化劲练到大成了吧。”说着,他似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转口问道:“对了,师父,我听说昨天黄粱师弟是和洪拳一系的弟子起了冲突,那教洪拳的洪震南师傅是港岛武术界的魁首,他没有刻意跟你为难吧。”

    “没有。”叶问笑着道:“洪师傅不过只是跟我稍稍提了一下在港岛开武馆的规矩,说是要公开接受各大门派的挑战,一柱香的时间之内不倒下,才有资格开馆教拳。”

    “原来是这样。”江晨似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提议道:“那咱们可要早作准备,设擂台的事情,最好由我们自己来操作,而且还要公开,最好请些记者过来。”

    “不就是一场比武,何必弄得这么复杂呢?”叶问有些诧异的出声,但他毕竟也是聪明人,很快就捕捉到了一丝不寻常:“阿晨,你是不是担心他们耍什么阴谋诡计,应该还不至于吧?”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江晨嘿嘿笑道:“总之,小心谨慎一些总不会有错。再说了,我们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宣传一下咏春拳,以后师父你想收徒弟,也比较容易些,总不能一直只靠着黄粱师弟介绍人来拜师学拳吧?”

    好吧,说句实在话,后面的才是江晨真正的目的,他想让咏春拳以最快的速度传遍港岛,那么,公开的擂台比赛,无疑是最好的方法,反正,他对叶问的武力有信心,目前的港岛武术界,没有几个人能够与他匹敌。到时候,只要自己再让记者们大肆宣传一番,这事情自然也就齐活了。

    “你说的倒也是。”叶问稍作考虑,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只是,说话之时,不免皱眉几分眉头:“只是,这件事情,恐怕并不容易。”

    “那也未必。”江晨笑着道:“关于擂台和记者的事情,我帮忙可以解决,不过,联系各大门派高手的事情,恐怕得师傅你亲自出马了,我毕竟是个小辈,强出头的话,只怕少不了争端。”

    “好。”叶问自然明白江晨话中的意思,这事情自己出面尚可,换做江晨,就算他的武力强横,也势必会让各大门派的那些教拳的师傅感到不满,这就是武术界辈分上的差距,历来都是十分被人看重的。

    当下,师徒二人一起行动起来,叶问去跟洪震南联系,而江晨则寻到了一处开阔的广场,摆下了擂台,并邀请了不少记者前来观战采访,这事情看起来挺不容易,但江晨手头上有钱,一切自然都好办。

    三日之后,一切准备就绪,包括洪震南在内,港岛上几乎所有门派的人都来了,自有江晨领着徐世昌等一众脾气较好的咏春弟子出面招待,至于黄粱等人,则被安排在场外维护秩序。擂台周遭,早已经摆好了座椅,奉有茶果点心,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各大门派的人倒也不好太过无礼。

    看着四周广场上众多围观的人和记者,一个馆主忍不住冷哼出声:“场面搞这么大,也不怕到时候收不了场。”

    另一位馆主笑着道:“怕什么?说不定人家自认为功夫高强,无惧大家伙的挑战,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这算什么大场面,这样的擂台……我以前打过几十次了,不过以前下面都是刀啊……”一位馆主看着广场中间,那里有一张比较大的圆桌,周围倒竖着的几十上百个木凳,搭成了一个比较简易的擂台,毫不脸红的吹着牛,尽情的享受着身后弟子崇拜的眼光。

    偌大的广场之上,除了那些来看热闹的人和记者之外,擂台四周,早就围满了众多武馆的馆主和弟子,这些馆主在洪震南的整合下,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过大的摩擦了,现在正两两一对,坐在一起吹着牛,丝毫没有将即将到来的叶问放在眼里。

    “叶问……有没有听过?”

    “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没戏了,没听说过!”

    “呵,说厉害……谁能比得上你罗师傅?”

    “彼此彼此吧!郑师傅!”

    擂台旁边的坐席上,两个馆主正在不着痕迹的相互吹捧着,只是,吹捧的言语之间却又带着几分嘲讽,显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来的那么融洽。此时此刻,那罗师傅正翘着个二郎腿,全然没有一点为人师的样子,郑师傅就相对好多了,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显然养气功夫不错。

    “待会你上不上?”罗师傅习惯性的眨着眼,问一旁的郑师傅。

    “你要上我也上!不用说那么多了,喝茶喝茶!”能在港岛开武馆的人都不是简单角色,听到罗师傅语中的陷阱,郑师傅轻轻一转就将之跳过。

    “师父……”

    洪震南正端坐在自己的席位上喝茶,看着周遭各大武馆之间无声无息的较劲,就在这个时候,郑伟基突然凑了过来,微微抬头,立时便就见到着一袭黑色长衫的叶问,缓缓来到了场中。

    “众位师傅,这位就是叶问,他想在这里开宗立派,所以今天在这里以武会友,接受大家的挑战。”洪震南中气十足的开口,将众位正在闲聊的师傅们的目光全都吸引到叶问的身上,方才转而向叶问道:“叶问,你投降算输,掉在圆桌外算输,一炷香烧完,如果你还站在桌子上的话,我就喊你一声叶师傅。”说道这里,他示意门下的弟子将旁边桌案上的一炷香点燃:“没问题的话,现在就开始吧!”

    叶问将外面的黑色长衫脱下,交给身旁的江晨,露出里面白色短打汗衫,低声道:“阿晨,我知道你天赋异禀,虽然习武时间短,但功夫高强,已不在我之下,但你毕竟年纪还小,未能见识百家武学的长短,待会你仔细的看着,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

    “师父放心,我知道的。”江晨笑着出声道:“倒是师父你,今天可是发扬咱们咏春拳的好机会,待会儿你可要赢得漂亮点儿。”

    “徒弟放心,我知道的。”叶问轻轻一笑,旋即踏步向着圆桌走去,脚步沉稳,脸色不变,半点也不像打擂台的模样。

    “不会吧,就这么走上去?不咋地啊……”罗师傅挤着眼,有些不屑,显然对于叶问就这么走上去很有意见。

    叶问仿佛听都没听到罗师傅的话一般,身形一动,稳稳的站在了圆桌之上。倒是旁边一些咏春弟子,忍不住齐齐转眼瞪向罗师傅,若非有江晨这个大师兄在前面压着,保不齐就要起冲突了。

    缓缓走到圆桌中间,叶问看了一眼刚刚点燃的那柱香,随即冲着在座的众位馆主抱拳一礼,口中沉声道:“各位师傅你们好,在下叶问,佛山咏春派,师承陈华顺,请各位师傅多多指教!”

    眼见叶问登台,洪震南当即笑着出声道:“有哪位师傅想上去玩两手啊?”

    在场诸位馆主彼此相互对视一眼,尽皆笑而不语,他们哪一个不是人精,在没有摸清楚叶问的功底之前,谁也不想上去,毕竟,在场这么多人呢,还有记者在,万一输了,那面子可就丢大发了。

    “罗师傅,还不上?”郑师傅瞥了一眼罗师傅,撺掇着让他上台。

    “看看有没有人先上?”罗师傅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不傻,只是,他转了一圈,这才发现,在场的众位师傅连一个准备动身上台的都没有,显然,大家伙儿打的都是一个主意,无可奈何,他只能硬着头皮上场,毕竟,话他都已经放出去了,要是不上的话,那可就真的没面子了:

    “好!那我就上去抢个头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