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56集:师徒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隔多年,难得再见到江晨,这个已经在武术界被传为天下第一高手的存在,茶馆里,各大武馆里的师傅齐聚,却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大场面,更有李记者为众人摄像留影,也算是一桩缘分。

    随后,叶问与江晨二人先行告辞离去,留下徐世昌代表咏春国术馆与各大门派的师傅交流,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心生疑惑的李记者以及众多后辈弟子才有机会询问出声:“刚刚那个是什么人啊?”

    “呵呵,”闻言,田傲山不由得带着几分训斥出声道:“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整天舞刀弄枪的练武,妄想成为天下第一流的高手,却不知道刚刚你们见到的,就是现今武术界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

    “天下第一高手?!”众人闻言不由得为之一怔,但随之就不约而同的想起了江晨,这几年来,江晨虽然没有回过香港,但因他四处挑战各方高手,所以时不时的会有消息传回,其中最令人震撼的就是,世界各国的武术界都公推他为天下第一高手。

    “不错,那就是我大师兄江晨!”徐世昌言语之间,不知不觉的就带上了几分自傲,没办法,谁让江晨身上的荣誉光环实在是有些太过耀眼了一些。

    天下第一高手啊,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拼死拼活都只是为了争夺这个称号!

    当然,也有人不在乎名利,如叶问,作为一个真正的宗师人物,他的修养真的很高,回去的路上,他只是不住的询问江晨这些年来的状况,关于什么天下第一高手之说,却是半个字也未多提。

    江晨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经历都说给师父听,包括各国武术界隐藏的顶峰高手,包括丹劲的修炼,洗髓换血的过程,如今的叶问,因得了自己赠予的百年老参,修复了以前的暗伤,十多年修炼,已经冲破了极限,凝结罡力,成为丹劲强者,放眼整个世界,都是第一流的武道大宗师。

    不过,终究不比江晨有着轮回天赋加持,叶问虽然破入丹劲,但也只是将将开始洗髓换血,想要彻底完成这个过程,还需要不少的时间苦修,江晨带回来的种种感悟,正是他现在所需要的。

    好吧,虽然作为一个师傅,到头来竟然混到了要靠徒弟反过来指点,确实有些叫人憾然,但叶问却并不以此为意,对于江晨的指点,他欣然接受,最后,他方才问道:“阿晨,这次回来,你还要走吗?”

    “要走。”江晨带着几分感慨出声道:“慢慢武道无尽途,一重山水一重关,我想要去追寻打破虚空、见神不坏的无上境界,便注定了不能停下脚步。”

    “打破虚空,见神不坏。”闻言,叶问不由得为之一怔,直到半响之后,他才忍不住的叹道:“真是没有想到,阿晨你的武功修为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既然追寻武功的至高境界是你的梦想,我也就不多劝你了,毕竟,你向来都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

    “多谢师傅体谅。”江晨笑着道:“不管我此生有没有可能进入那传说之中的至高武道境界,我永远都忘不了,是师傅领着我进入了国术修炼的大门,让我有了追寻心中梦想的可能!”

    师徒二人边走边聊,从叶问的口中,江晨知道了不少的事情,比如洪震南还是死了,不过他不是死在与洋人拳王交手的擂台上,而是死在了与病魔较量的赛场里,四年前,因为他的疾病发作,都来不及送往医院,就死在了自己的家里,如今的洪震南国术社,已经由郑伟基接手,更名为洪拳国术社。

    还有就是关于金山找,他如今已经是一家大型鱼档的老板,供应着港岛上半数酒楼的鱼虾海鲜,生意兴隆非常,而江晨的几位师弟,黄粱等人,则在负责经营着当初他组织开设的那些工厂、饭店,生意也都不错。

    江晨又问起叶问家里的情况,叶问还未及回答,却是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口中失声道:“哎呀,坏了!”

    见状,江晨连忙问道:“怎么了?师傅,出什么事情了?”

    “没事,没事!”叶问连忙带着几分尴尬应声笑道,“就是永成叫我去接阿正放学,我一时给忘了,现在怕是时间要过了。”

    “阿正?”江晨稍作迟疑,随之恍然道:“是了,当初我走得时候他才刚刚出生,但现在过去这么多年,他也该长大,上学了。”

    “我带你过去看看那小子罢,昨天还跟同学打了架,可皮着呢!”叶问笑着在前领路,师徒两个直往学校走去,虽然时间紧,但他们步伐甚快,到底还是赶在放学前到了学校附近。

    志仁小学,是学校的名字,看得江晨不由得为之眉头一挑,心中不由得感叹命运转轮轨迹之强,他的到来,早已经大幅度的更改了此方世界的轮回运转,没有想到,叶正到底还是进了这所小学。

    “就是这里了,阿正现在读小学二年级,再过一会儿就放学了。”校门口处,早已等着不少来接孩子的家长,二人等在外围,静候学校放学。

    “咦,叶师傅!”这时候,旁边同样来接孩子的一个妇人见到叶问,口中不由得为之一声轻咦,“今天怎么是你来接孩子啊?你老婆没来?”

    “你好!”叶问连忙笑着应声道:“今天她有事要忙!”

    那妇人不以为然道:“那你教拳不忙啊?”

    “呃。”叶问稍稍一愣,只得无奈应了一声:“还好!”

    “叶师傅,你怎么越来越年轻了呀。”妇道人家都是这样,喜欢凑热闹,再加上叶问的名声一直不错,旁边的家长也凑过来笑问道。

    “唉呀,那还用问,叶太太的汤水够滋润嘛!”

    “对啊,这很重要啊!”“他们夫妻俩多幸福啊,哪像我们家……”

    一旁的江晨眼见着叶问被一大帮子中年妇女围了起来,非但没有上前解救的打算,反而悄悄地往后退了几步,没办法,他可没叶问的好脾气,受不住被这些中年妇女调戏打趣,还是退一步的好,海阔天空嘛!

    “叶师傅!”好在,虽然江晨这个徒弟不给力,但叶问还有其他的奥援,只见一个三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一声呼喊,将叶问从尴尬的包围圈中解救了出来。

    虽然与来人并不熟识,但此时此刻,来人的声音却不亚于天籁,叶问连忙与围着他的一帮中年妇女们点了下头,然后脱身而出,对着远远退到远处的江晨叹了口气,随之向着那中年男子走了过去,口中带着几分感激出声喊道:“张先生。”

    有着轮回腕表注给自己的信息,江晨一眼扫过去,不多时,便就确定,这个中年男子应该就是咏春派梁赞一脉的传人张天志了。

    这人得了咏春的真传,一身功夫很高,若是叶问没有修复暗伤、突破到丹劲境界,只怕也就比他稍强一线,是真正化劲顶峰的高手,他很穷,但是他却没有仗着自己高明的功夫去偷去抢,他只是依靠着自己的力气去拉黄包车赚钱。就算是去赌场打黑拳,在江晨看来,那也不过是依靠自己能力去赚钱谋生的手段而已,却并不能说明他就是一个坏人。

    至于好人,他也算不上是一个好人,虽然遇到绑架他也会出手相帮,但是在赌场头目马鲸笙的威胁下,为了不得罪马鲸笙,为了能继续打黑拳,他答应与马鲸笙交易,打断了田傲山的一条手臂。

    江晨有着足够的自信,如果在同样的环境下,叶问绝对不会受马鲸笙的威胁,也不会答应马鲸笙的条件,这就是两个人之间最大的差距,也是一个普通武者与一代宗师之间的分别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