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大明星 > 第53章 圈套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老望着吴美霞远去的背影,看了看儿子:“哪个强哥是什么人?”

    “吴文强,”他儿子一脸怨恨:“吴美霞说是她认的干哥哥。”

    “吴文强!”朱老猛地咳嗽几声:“难怪她这些天越来越嚣张,原来是出到那座高墙上了,罢了,早知道她不是能守得住妇道的女人。”

    朱老的儿子脸上铁青,握紧拳头,却又颓废地叹了口气,他和朱老虽说都有一定的地位,可惜都是知识分子,朱老的地位也许在吴文强之上,可没有实权,根本奈何不了吴文强,更何况吴文强靠山的地位又在朱老之上。

    到了这种层面的纷争,卢冲一介草民更加无能为力,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帮朱老把腿伤恢复好。

    想到之前帮曾莉恢复好腿伤,他对自己的能力有点信心,便对朱老说:“朱老,我之前学过按摩,给您腿上按摩一下。”

    医生也点点头,笑道:“适当的按摩确实能帮助骨骼肌肉生长。”

    朱老笑眯眯地看着卢冲:“那就麻烦你了。”

    手放在朱老腿部石膏旁边,按摩的时候,卢冲心里默念,赶快好起来,赶快好起来,他专注感受手部的感觉,确实如曾莉所说,确实是有一种淡淡的热流从他手中涌出,裹在朱老的腿部上。

    朱老笑呵呵地说:“好舒服啊,腿慢慢不疼了。”

    按摩了将近一个小时,卢冲感到自身的能量几近枯竭了,赶紧放手。

    他没有马上让医生打开朱老腿部的石膏,还是等第二天或者再晚一点的时候打开,他才不会被认当成怪物。

    这些天,经历了一些报复,卢冲越发觉得,要是自己身怀异能的事情被传扬出去,有关部门把自己抓起来切片研究,该如何是好呢,还是要小心谨慎一点,该藏拙的时候就要藏拙。

    朱老舒服地睡着了,卢冲告辞回去,跟严青一起,往朱老给他们的房子走去。

    距离朱老房子还有四五百米,一栋楼房里出来一个人,獐头鼠目的样子,走上前,冲卢冲挤眉弄眼:“里面有麻将,牌九,筛子,扑克,想咋玩都能玩,还有小妹给你按摩,刚才就有个兄弟赢了好几万走了。”

    卢冲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到那栋楼房一楼挂着一个小玩怡情的牌子。

    本来卢冲有点心动,他自信以自己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只要这地下赌场里没人出老千,他一定稳赢,可问题是,地下赌场不出老千才怪。

    除此之外,他又突然想起吴美霞临走时看他那一眼,眼神里的恶毒,让他不寒而栗,而吴美霞那个干哥哥吴文强目前从事的工作,更让他心生警惕。

    他悄悄地扫视周围,现在他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近视眼,得到李文堂5.5的视力,不但能看清一公里外的东西,也能大致分辨出黑暗里的东西。

    四边灌木丛后面埋伏着十几个人,手里都拿着东西。

    卢冲马上就明白了,他不理会那个人的蛊惑,快步往前走,走的时候,悄悄地对严青说:“他们对付的是我,你赶紧走开,小心观察,迅速告诉朱老。”

    严青马上就明白了卢冲的意思,装作跟卢冲根本不认识的样子,往一边的岔路走去,很快就消失不见。

    灌木丛里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那小子不上当,怎么办?”

    一个领头的腾地站起来,大声喊道:“抓赌!这小子刚从赌场出来,把他抓起来!”

    我靠!卢冲出离愤怒了,老子根本没进赌场,他们太他妈会颠倒黑白了吧!

    十几个黑衣人,像一群饿狼,扑向卢冲,试图把卢冲控制起来。

    卢冲飞起一脚,将为首一个黑衣人踹飞,然后闪身冲入那群黑衣人中间,一拳砸晕一个,一脚踢飞一个,宛若虎入狼群。

    不到一分钟时间,这群黑衣人全都被踹倒在地。

    为首那个黑衣人艰难地爬起来,从腰间拔出手枪:“卢冲,你竟敢拒捕!”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卢冲轻蔑地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我猜,这根本就不是抓赌,而是设下来的圈套,专门对付我的!”

    “呃,”那人哑然无语,继而恼羞成怒:“没错,就是对付你小子的!”

    “那我明白了,”卢冲坦然自若,淡淡一笑:“那我跟你们走,请问你们是哪个单位的?”

    “我们是青山派出所的。”

    卢冲冷笑一声:“可我们这里是红山派出所管辖的地方,为了对付我,居然违规跨区域抓人,我真服了你们。”

    那人撇撇嘴:“跨省拿人都很常见,更别说跨街道了,只能说,你少见多怪。”

    严青隐藏在一颗大树后,听到那个人的话,赶紧去医院汇报给朱老。

    朱老勃然大怒,马上派警卫员去探查究竟。

    青山派出所里,卢冲非常配合,问什么说什么,可就是不承认自己赌博了。

    “不承认也没关系,”刚才那个人换了一身皮,戴上大沿帽,盯着卢冲,冷笑一声:“反正我们有目击证人。”

    刚才那个獐头鼠目的拉客仔走进审讯室,指着卢冲说:“就是他,他在我们那里输了一万块呢,您看,这就是一万块。”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叠钱来。

    那个大沿帽拿起那一万块:“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5日以下拘留,看你这赌资比较大,处于5日拘留!”

    卢冲气乐了:“还好我只是路过赌场,要是我路过什么发廊洗脚店,那你岂不是要变出来一个套?”

    那个拉客仔眼前一亮,冲那个大沿帽说:“哎,这步棋走岔了,赌对人的名誉没太大影响,嫖就不一定了,早点咱们在发廊埋伏了。”

    大沿帽啪地打了他一下脑袋:“你脑子有病啊,在他面前乱说什么啊。”

    “反正他都死定了,”那人撇撇嘴:“就让他死个明白。”

    大沿帽拿出一张纸,放在桌子上:“卢冲,你来按个手印。”

    卢冲瞥了一眼,赫然是认罪的口供,结果上写着,拘留五天。

    拘留所那种地方,恐怕进去,就很难再出来吧,喝水死、做梦死,什么死法都有可能。

    卢冲摇摇头:“你们急什么呢,反正我也死定了,就让我临死前想想,到底得罪了什么人。”